疫情重挫好萊塢影視產業,串流平台與傳統戲院的勢力版圖如何重新洗牌?

疫情重挫好萊塢影視產業,串流平台與傳統戲院的勢力版圖如何重新洗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武漢肺炎的爆發,可以看到社會、政治、經濟局面都受到巨大的動盪,疫情結束後,世界的權力結構也絕對會與疫情之前有所不同。聚焦於影視產業,看到了串流服務的加速成長,傳統發行通路的一夕崩潰,以往我們以票房來評斷產業經濟與興衰,但今年來看這項評量指標勢必得跟進改良,然而現今串流服務的量化指標依舊存在著透明度的問題。

3月19日對許多加州居民來說將是難以忘懷的一天,州政府一聲令下,加州進入stay-at-home的狀態,餐廳多數關門、公司也多數暫時停業。前一天下班時還跟同事說聲「See you tomorrow」,怎知隔一天卻被迫待在家中,來不及反應的公司可以說是陷入一陣兵荒馬亂,排定要進行的會議議程被打亂,預計要做後製、上傳的影片檔案,受限於硬體限制,被冷落在公司無法處理,不時又聽說哪間影視公司無法應映而開始裁員等等,從這道命令下達開始,可以說是每天都在應付全新挑戰,隨著「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在美國本土不見趨緩,上週加州再度宣布將居家隔離期間延長至5月15日。

shutterstock_17263318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當然,武漢肺炎疫情並不是一天兩天演變而成,早從中國開始流行開始,電影產業便開始成為受災戶之一,包括電影上映延期、拍攝製作暫停、電影院關閉、影展延期取消等等新聞,可以說已是屢見不鮮。影視產業近幾年來歷經了大幅緊縮,2019年底時,多數的分析師與產業人士都滿懷信心與希望,相信新的一年將會是新篇章。

全美最大連鎖戲院AMC總裁Adam Aron在今年二月時便公開預測:2020年影視產值將會從下跌中開始反彈,而2021年將攀至最高點。對比今日全美AMC戲院閉門停業,不只AMC,其餘的連鎖戲院長年以來的舉債、發行股票等支出,可以說因為這回一場疫情而付諸東流,如今甚至不停聽到謠言,若是AMC持續停業,今年夏天便會耗盡資金,走向宣告破產一途。

shutterstock_17531484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隨著暑期檔的到來,影迷們期待已久的電影大作,今年幾乎是全軍覆沒,這些消息想必已經不需在這多做介紹,可以預見今年對這些投資上億的片廠來說,會是多麼艱苦的一年,不僅成本難以回收,連疫情過後要如何持續消化與復原都是大問題。

而這回疫情導致大多數人口居家防疫,促使本來就在好萊塢主流引起滔天巨浪的串流,更是引人注目,今年3月20日便是一個足以載入好萊塢歷史的一刻,環球影業將仍在戲院上映的三部電影《隱形人》、《艾瑪》、《The Hunt》放上了iTunes、Amazon、Fandango等VOD(Video On Demand,隨選視訊系統)平台供購買觀賞,而也在同一天,迪士尼將皮克斯的動畫新作《二分之一的魔法》以同樣方式上線串流服務(該片在隔一週上架Disney+),好萊塢大片廠以及連鎖戲院長期以來為了電影串流發行的90天空窗期(90天空窗期意指電影在戲院上映後90天內不得做串流發行的習俗) 吵得沸沸揚揚,而這回竟然是由這些大片廠率先以戲院發行重點影片來打破。

當然迪士尼早在這之前就已經提前讓《星際大戰:最後的天行者》、《冰雪奇緣2》提前上線串流服務,如今不到一個月,已經可以看到多數剛上映不久的片廠電影都提前上架串流服務,包括《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深海終結站》等。

MV5BZjRmNDY4N2QtMmVkMi00MjFmLTgyZDEtY2Q2
Photo Credit: 《1/2的魔法》劇照

而就在4月10日,環球完成了另一項創舉,環球的新動畫電影《魔髮精靈:唱遊世界》成為了該公司第一部同時登上戲院與VOD平台上映的作品。環球在前一個月前宣布該片將依照原先排定檔期上映戲院,並且同時也會上架VOD的時候,便引起了北美戲院聯盟的不滿,畢竟表面上說是戲院與VOD同步發行,但實際上大家都知道4月10日幾乎沒有任何一家電影院還在營業。《魔髮精靈:唱遊世界》在上映當天僅在少數不受防疫法規禁止的汽車戲院上映,並以週末4萬美金的票房「榮登」北美票房冠軍,讓這部電影成為影史第一部同時取得票房冠軍與VOD銷售冠軍的電影,這似乎是個哀傷的好消息。

可以說是整個好萊塢此刻都在觀望《魔髮精靈:唱遊世界》,不要計算上映後續的發行收入,系列第一集《魔髮精靈》當時估計在戲院票房扣除戲院抽成便淨賺了1.9億美金,這回《魔髮精靈:唱遊世界》以傳統的訂價19.99美元上架,至少要達成1000萬次的銷售次數才能與上集平起平坐,雖然19.99美元的售價比北美多數戲院票價都貴,但別忘了假如一家人這回只需貢獻一次購買的消費,比起過去全家人都需購票入場,利潤可想而知會減少許多。

《魔髮精靈:唱遊世界》之後,下一部類似操作的電影則是迪士尼的全新家庭奇幻冒險電影《阿特米斯奇幻冒險》,將會於原先的上映日期5月29日直接以Disney+作為首映平台。

值得注意的一個點,前面提到的這些片廠電影,都是上架pay-per-view(按次付費)的服務,而非多數觀眾今日選擇的訂閱串流服務,Netflix、Hulu等訂閱串流服務興起後,取代了pay-per-view原先作為VOD主流模式的地位,但從最近VOD的情勢來看,pay-per-view的模式因為片廠電影大動作進攻而重新起色。

除了這些好萊塢片廠的大型製作外,在疫情爆發之前,多數的獨立電影、藝術電影、外語電影這幾年本來就大規模地向Netflix、Amazon、Hulu這些新興串流公司靠攏。對於片廠體制外的電影從業者來說,串流本來就是無法避免的影視業未來趨勢,這波疫情似乎不過就是加速了產業走向宿命的速度,若是這麼認為,仍舊有點偏頗、斷章取義。

Barcelona, Spain. Jan 2019: Man holds a tablet with Netflix vs Disney+ application logo on screen.Disney + is set to compete with other video streaming subscription services like Netflix,.Illustrativ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目前多數好萊塢片廠的做法,採取延期、見機行事的消極策略,畢竟這些動輒上億的製作產品,任何一個失策舉動都是一場商業災難,華納、迪士尼、環球、Sony等公司紛紛將暑期大片延至年底,《玩命關頭9》甚至直接從2020年4月延期將近一年至2021年4月,如果到時疫情仍嚴重,就再延期吧!但是年底本來就已經有其他大片排好上映檔期了,到時勢必將面臨票房分散與產品消化週期的問題,只不過現在誰也打不定要如何應對的主意。

下一個層面便是作為電影商業主場的電影節、影展,這群專跑影展、市場展的買家與賣家,本來就是一群行程爆滿、體力耗盡的業界人士。甚至常有玩笑說,全世界你會聽到最多咳嗽聲的地方,除了醫院便是影展的戲院了。

受到疫情的影響,世界各地多數的影展不是延期就是取消,作為美國獨立電影聖地之一的西南偏南(SXSW Festival) 算是率先宣布取消的重要影展(前幾週則更新,將與Amazon合作推出虛擬線上影展的方式繼續舉辦)。然而沒有一個影展的延期能比原先5月的坎城影展還更影響重大,坎城影展以確定延期,樂觀來看到7月中後(還未有確切日期,是個見機行事的消極策略),但如今看來歐洲疫情仍舊未有趨緩,是否會再繼續延期仍是未知。

89293201_2990164957671087_25795160360972
Photo Credit: Festival de Cannes

坎城影展每年作為年度最重要電影的首映場合(可別忘了去年《寄生上流》一路從獲得坎城金棕櫚獎,到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成為年度最賣座外語電影,到最近獨家上架Hulu,打破Hulu平台的觀看紀錄),吸引的不只是來自世界各地星光雲集的巨星,還包括準備簽下合約與支票的電影買家與經銷商,一整年最主要的電影交易都在這裡完成,從製作到發行層面來看,坎城影展背後是支撐影視產業上萬億美金的場合,從電影發行來看,許多瞄準以坎城作為首映場合的電影,勢必得另尋覓機會了,包括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令人期待的新作《法蘭西快報》(The French Dispatch,暫譯),原先預計的坎城首映、暑假上映,如今已移至年底的獎季檔期。

MV5BMjFkMWE5YTktOGIxMi00YzhiLWI2OWEtMWMx
Photo Credit: IMDb

即便坎城最終在7月,甚至8月如願舉行,仍將衝擊影視產業的時刻表,在電影製作延期導致產量減少的情況下,也會發生影展之間搶片的窘境,首當其衝的重要場合便是以往九月舉行的威尼斯影展,作為同樣重要的歐陸三大影展之一,近幾年來成為吸引更多美國獎季電影的曝光場所,包括去年的《小丑》、《婚姻故事》等。義大利至今是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超過兩萬名居民死於疫情災難,義大利是否還有餘力迎接這場大型的星光盛宴?又或哪個大明星還敢前去參加?

shutterstock_149837869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威尼斯影展之後的下個獎季聖地便是特瑞德柳影展、多倫多影展,都絕對會受到坎城影展的延期所影響,而影響最終明年奧斯卡的獎季時刻。奧斯卡一項近年引發討論的規則,便是入圍影片必須具備商業上映的門檻資格,如今北美電影院皆停止營業,加上疫情關係導致多數電影的製作暫停,今年究竟有多少電影還能夠進行獎季的角逐?這問題對電影發行商、電影工作者而言,左右著他們接下來這段日子的收益來源。

舉辦奧斯卡獎的美國演藝學會將於4月28日進行董事會議(原先預定4月14日舉辦,同樣也因疫情而延),勢必得為當前局勢做出回應,會議結束將會宣布什麼政策改變,好萊塢人士們關注著,也勢必將影響無數電影日後的發行策略與通路管道。奧斯卡獎對於影視產業是一個怎樣的象徵?獎項背後肩負著怎麼樣的意義與任務?在串流大舉壓境的潮流中,奧斯卡一直存在著不合時宜的批判討論,這回將是美國演藝學會重新思考自身在電影產業定位與任務的新契機,也是他們向影視產業、觀眾展現他們在這新世界中存在的目的。

Netflix總部展示奧斯卡小金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回疫情的爆發,可以看到社會、政治、經濟局面都受到巨大的動盪,疫情結束後,世界的權力結構也絕對會與疫情之前有所不同。聚焦於影視產業,看到了串流服務的加速成長,傳統發行通路的一夕崩潰,而且僅以Netflix來說,正是武漢肺炎底下少數受益的公司,華爾街便有研究員預測,今年Netflix第一季的美國訂戶將增加175萬,國際間的訂戶將增加846萬,全球累計訂戶朝向1.77億大關,而且Netflix的股價也在這波疫情中逆勢成長。以往我們以票房來評斷產業經濟與興衰,但今年來看這項評量指標勢必得跟進改良,然而現今串流服務的量化指標依舊存在著透明度的問題。

2r8p4k9sq2wmiu0sqpyvptpdlpa7o5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當然也有不同說法反駁,這只是非常時刻的情境,待疫情過後,一切都會恢復原狀,這道說法是否正確我們仍不得而知,要預測也毫無意義。影視產業本來就是建立在創作者與消費觀眾的供需平衡之上,作為消費者的廣大觀眾,根本的問題還是回歸到,觀眾如何應對這次的巨大改變?觀眾的消費習慣會因為疫情影響而走向何方?而少了作為媒合、曝光場所的影展市場,電影背後的商業交易將如何進?是否會有全新的交易模式應映而生?對於我們這些影視從業者來說,這都是我們注意也好奇的問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