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籍航空好還是廉航好?盤點與前殖民宗主國、華人資本家脫離不了關係的東南亞航空公司

國籍航空好還是廉航好?盤點與前殖民宗主國、華人資本家脫離不了關係的東南亞航空公司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南亞公營航空常面對政治干預、冗員、官僚主義和裙帶主義等因素以致經營不善、而私營航空則多由白手起家的商人創辦,在嚴格的成本管控和高效率的管理模式下,還能獲利多年且在多國擴大事業版圖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中國和周邊國家陸續進行封城和鎖國。首當其衝的行業是依靠訪客出行的旅遊業和航空業。景點沒了旅客,自然沒有空中航運的需求。許多航班因疫情取消,使得空服員和機場工作人員被迫放無薪假。

東南亞作為航空業的新興市場,少了人數眾多的中國旅客和東南亞區域內的商務、觀光乘客,航空公司面臨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機。距離疫情結束仍遙遙無期,究竟哪些航空公司能渡過難關,又有哪家航空公司因周轉不靈而倒閉,除了財務數據,也可以從各家公司的背景看起。

東南亞各國都有自己的國籍航空、私人商業航空和晚進成立的低成本/廉價航空。國籍航空即一國有官方代表性的航空公司,但不限於公股或私企。其可繪上本國國旗,以及使用國名作為公司名稱。國家領袖一般也會乘坐國籍航空出訪外國。以台灣為例即是中華航空。

東南亞的國籍航空——國家主導市場,挑戰重重

東南亞最早成立的國籍航空是菲律賓航空(Philippine Airlines)。其創辦人是Andres Soriano(生力啤酒廠的總裁),於1941年開航。它不僅是亞洲第一家商業航空公司(早於大韓國民航空和國泰航空),還是第一家穿越太平洋(抵達舊金山)的航空。菲航在總統馬可仕時期成為獨佔公營企業後更加輝煌,不但是第一家飛進中國的亞洲航空,也是第一家提供睡床座位的公司。然而菲航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時因為航線過多、員工罷工以及業務量減少,使得公司幾乎破產,好幾年後才恢復正常營運量。如今菲航在私營化後不斷轉手,最後由華裔陳永栽(Lucio Tan)收購於LT集團。

東南亞在戰後不斷冒起新的國籍航空,如馬來亞航空(Malayan Airways, 1946)、暹羅航空(Siamese Airways, 1947)、緬甸聯邦航空(Union of Burma Airways, 1948)、嘉魯達印尼航空(Garuda Indonesia, 1949)、南越的越南航空(Air Vietnam, 1951)和北越的越南民用航空局(1956)。

這些航空公司剛開始成立都和殖民宗主國的航空公司有合作關係。像是馬來亞航空得到澳洲航空(Qantas)和英國海外航空(BOAC,英國航空的前身)的技術支援。緬甸聯邦航空則使用了英國德哈維蘭(de Havilland)公司製造的Dove飛機。印尼航空不同在於其是荷蘭皇家航空(KLM)印尼分公司公營化的產物。

馬來亞航空最先服務於新馬兩地,再增加路線飛往香港和東馬。新加坡獨立後,馬來亞航空改名馬新航空(Malaysia-Singapore Airlines)繼續聯營,並於1972年拆分為兩家公司,分別成為馬來西亞國籍航空馬航(Malaysian Airlines)和新加坡國籍航空新航(Singapore Airlines)。

馬航始終是公營事業,未像菲律賓航空私有化。正因如此,馬航當初一些新開的航線(如吉隆坡-南非-阿根廷)是要服務政客的外交政策而導致航線虧損,再加上長期經營不善(中間有一次於2007年轉虧為盈),常是政府的負資產。與之相反,新航同樣是公營事業,竟多次(2004、2007、2008、2018)被Skytrax評選為全球最佳航空公司。

根據「哈佛商業評論」的分析,新航在管理飛機和人員優於對手,以致服務更佳、成本更低。飛機管理上,新航經常更換新飛機,且投入更多資金在員工訓練、機組人員數和創新上。然而新航因為訂單量大、新飛機省油、薪資較低和精簡編制而有效地管控了營運成本。這些因素讓新航比起傳統的馬航之經營模式更具永續發展前景。

新航超長程機 兩艙等服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新航空姐與空中巴士超長程機型A350-900ULR內的優選經濟艙。(新加坡航空提供)

泰國的國籍航空前身是泰國航空/暹羅航空,以及1960年創立的泰國國際航空,後來兩家合併為泰航(Thai Airways)。泰航目前是財政部持有的公營事業,起初主要的技術支援來自北歐航空(Scandinavian Airlines)。泰航長期發展下來都盈利長達40年,唯在2008年開始轉盈為虧,歸因於高油價和動蕩的國內政治局勢。如今泰航雖然仍獲得Skytrax評比的肯定(2019年第十佳航空),但其債台高築的營運情況仍是政治干預商業的難解弊端。

有別於泰航和馬航,印尼的國籍航空「嘉魯達印尼航空」是東南亞國有航空公司轉型成功的案例。印航由印尼政府擁有,一直以來虧損經營,飛安表現不佳。正是因為政府的干預加上蘇哈托時代的裙帶主義(安插親信),經營不善的印航發生了兩位數的空難事故,重大有如1997年152號班機(234人死亡)和1979年班機(61人死亡)。飛安事故頻發,使得歐盟在2007年禁止印航飛往歐洲。印航此時決定進行改革,砍掉不賺錢的航線及重整財務,加上民主化後的印尼政府減少政治干預,其在數年間轉虧為盈,並於2014年晉升Skytrax的五星航空(與新航為唯二入榜的東南亞航空)之列。

東南亞的私營航空——高效管理,嚴控成本

對國籍航空運營的威脅不僅來自政治的干預和臃腫的編制,私人商業航空和低成本/廉價航空的興起也讓早期壟斷的公營航空事業面對很大挑戰。台灣的私人經營的航空公司有長榮航空(EVA Air),在東南亞的例子則為泰國的曼谷航空(Bangkok Airways, 1968)、印尼的三佛齊航空(Sriwijaya Air, 2003)和巴澤航空(Batik Air, 2013)以及馬來西亞的馬印航空(Malindo Air, 2012)。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