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採用「電子支付」振興紓困,是為難民眾還是前瞻思維?

政府採用「電子支付」振興紓困,是為難民眾還是前瞻思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為達到政策目標,堅持採用電子支付的方式立意良善,若能有更多元的選擇、普惠民眾,振興經濟才能事半功倍,畢竟用的若不是「使用者慣習」的平台,到頭來反而是為難民眾和商家。

文:邱昱凱(台大工業工程管理碩士。台北市政府品牌小組、財經小組 成員,悠遊卡公司企劃室副主管兼董事長特助)

近日因為振興經濟方案到底是要發放現金還是使用電子支付發放酷碰券,成為朝野政黨間的火熱話題。各陣營間各持立場,爭取不同的民意支持,究竟電子支付能不能擔綱振興經濟的重任?大家各自表述。事實上使用手機支付,近年成為政府制定政策間的顯學,為了達到2020年的電子化支付(無現金交易)額度52%的目標,各機關無不卯足全力。

「相信我,我們一定可以成功的教育消費者!」

這並非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而是一場又一場中央與地方輪流的振興方案討論會,在場長官們試圖說服業者們配合手機支付政策的信心喊話。

強制使用單一支付工具,如同難為民眾與商鋪

各商圈及業者發出的疑慮其來有自,台灣零售業過去20年突飛猛進,經營模式多元。電子支付業者也尚未互相支援收單,商戶使用不同種的收款工具仍得跟不同家業者分別簽約,櫃台上琳瑯滿目的QR code。加上此次疫情各產業受害程度不一,國際間災情仍然尚未告一段落,還看不見復甦的曙光,要僅以一種方式來振興經濟,確實是高難度。

不過話說回來,台灣公務體系難為,在資源、工具有限下,長官卻常常期待在一個方案中,達到複合式的效果。此次疫情影響,各產業引頸企盼政府出手相救之際,各機關無不試圖擠上這班以防疫及振興為名的順風車,試圖透過一次性的方案,滿足過去各類無法達標的政策KPI。

有效且符合民心的政策導引、救市良方,不僅是要讓大多數的民眾便於使用、敢於體驗,並期待獲得政府的獎勵。讓政策的出發點回歸到民眾平日的使用習慣,成為是否能夠有效促動民眾行為的重要關鍵。

運用「使用者慣習」的平台,才能激發消費動能、擴大影響面

正常來說,民眾最常使用的前三大交易工具為現金、電子票證與信用卡。

其中,電子票證與信用卡都屬於無現金支付範疇,且使用總數每月都穩定都有千萬以上的使用者,據金管會資料,一月分信用卡有效卡數約3202萬張,消費金額達2731億元;電子票證居次,當月消費卡數約1511萬張,消費金額約70億元,總儲值總額則超過100億元。而這兩種方式皆符合政府的實名發放、無現金支付與非接觸式的防疫原則。更重要的是,各式回饋獎勵、紅利積點制度複合到手機上於業界早已行之有年,民眾都相當熟悉。

政府為達到政策目標,堅持採用電子支付的方式立意良善,若能有更多元的選擇、普惠民眾,振興經濟才能事半功倍。

自有支付百花齊放 跨通路整合平台成吸客關鍵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事實上,世界各國政府為了迅速有效拉抬經濟,也依當地最普遍的「通貨」使用模式來先促進民眾的消費意願,例如:美國以民眾最熟悉的支票發放、日本預計以現金發放、新加坡則打入銀行帳戶當中、中國武漢則是讓民眾上網搶電子禮券等方法,無不希望是先擴大影響層面,讓更多民眾的消費動能能夠先動起來。

政府推廣無現金支付確實是重要政策,然而此時此刻以手機電子支付,等於是要讓所有國民、商家都要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還得熟稔於操作、並隨時連上網路才能交易,都會區的普及性都難以達成,何況應用在數位建設較不齊備的鄉間及數位能力較弱勢的朋友身上。單一方式啟動民眾消費意願,雖然立意良善,但確實有一定難度。

政府該聯合不同的支付業者,共同打造「振興經濟國家隊」

此次武漢肺炎對國際間經濟的影響,早已超出所預設的範圍與時間,連最早渡過感染高峰期的中國,至今也僅能維持低度的經濟運作。面對本次危機,防疫與振興看來都非一時半刻即可完成之事。

我國防疫能夠如此成功,是在於超前部署,並周全的規劃以全民皆能施行的方案,才能讓庶民百姓在防疫與生活之間獲得最大公約數的平衡,獲得民眾最大的配合與支持。產業振興方案更關乎於百姓的生活,如何讓大家覺得政府支持,願意出門勇敢消費,藉由公私協力,政府聯合不同屬性的支付業者共同組成「振興經濟國家隊」,讓台灣在經濟復甦之路,也可以打出漂亮的一仗。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