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危機下的「一帶一路」,到頭來受益的還是中國

肺炎危機下的「一帶一路」,到頭來受益的還是中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冠疫情拖延了中國最重要的全球性基建項目的工程進展。在疫情危機下,「新絲綢之路」的合作夥伴們都在承受巨大的財政壓力。不過到頭來受益的可能還是中國。

文:Ashutosh Pandey

到目前為止全球感染上新冠病毒的人數已經超過200萬。而最初的疫情爆發國中國看起來已經度過了峰值。儘管如此,新冠病毒威脅到中國雄心勃勃的巨大項目——「一帶一路」的成敗。這條「新絲綢之路」原本應該為中國成為世界強國鋪平道路,但是新冠病毒已經在全球造成近15萬人死亡,這造成「一帶一路」上很多工程項目進展變緩。因為這些工程項目的建設速度仰賴於中國的工人和中國提供的工程材料。但是中國採取的控制疫情發展的措施也導致了供應推遲,這造成工期變緩。這些總價值高達數十億的大工程大項目分佈在印度尼西亞、柬埔寨、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

疫情也給中國經濟造成重創。這有可能給中國在全球的野心踩上一腳剎車。因為向自己國內的衛生醫療體系和為國內經濟的恢復注入資金,遠比向「一帶一路」沿途國家發放貸款要重要得多。美國榮鼎咨詢公司就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雄心勃勃的海外項目遇挫?

榮鼎咨詢公司的分析報告指出,鑑於全球經濟所受到的衝擊,「大量的債務問題談判可能會挫傷向海外放貸款的興趣。」新冠危機成為中國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項目受到的又一挫折。在此之前該項目就一再成為批評的焦點,例如涉及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一些沿線國家抱怨建設項目費用過高或不公平的貸款條件等。

「中國的銀行在本土面臨各種不穩定因素,可能沒有足夠的流動資金向發展中國家大筆放貸。此外會有輿論批評認為這是讓國內市場的重要資源流向國外市場。」榮鼎報告的主筆克拉茨(Agatha Kratz)分析說。

她還補充說,作為對國際批評的反應,在新冠危機前,中國的銀行就已開始放慢借貸的速度,而疫情可能加速這一步伐。

中國的馬歇爾計劃

據礦業集團必和必拓(BHP)的估計,到2023年,「一帶一路」項目的投資總額將達到1.3兆美元,這是二戰後美國援助歐洲國家經濟重建的馬歇爾計劃的7倍還多。將一帶一路與馬歇爾計劃相比較的意見認為,前者將使貿易成本顯著下降,提高商品交流,幫助很多國家擺脫貧困。

批評者則指責中國向貧窮國家提供資金是為了在那裡擴大影響。這也意味著會向缺乏經濟效益的項目貸款。但榮鼎集團2019年的一次對中國在24個國家40個投資項目的分析顯示,所謂「債務陷阱外交」的說法可能是言過其實的。被廣泛引為例證的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的項目幾乎可以說是個例外,在貸款償還出現困難後,中國方面2017年接管了這個港口。

克拉茨認為,即便是在眼下的危機時期,許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面對財政極限的情況下,出現像斯里蘭卡這樣狀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斯里蘭卡的例子給北京發出了警訊」,她分析道,這件事招致如此巨大的批評,給北京的國際聲譽帶來如此之大的負面影響,可以想見中國今後不會重蹈覆轍。

救助他人有利可圖

儘管如此,中國還是會繼續擴展外交網路,以可信賴的發展援助夥伴的姿態示人,尤其在川普(Donald Trump)治下的美國無意充當這一角色的情況下。

疫情使得世界各經濟體都受到衝擊,而這也是中國的機會。榮鼎公司的報告指出,即便海外投資比以往減少,中國仍可能獲得更大的影響力。克拉茨說:「鑑於新冠疫情,來自中國的任何支持都受到歡迎。」比如捐款、抗疫物資或用以修建臨時醫院的小額貸款。

中國已經向一帶一路沿線疫情嚴重的國家,包括義大利,派出了醫護人員、送去了防疫物資。

對於許多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和拉丁美洲國家來說,來自中國的貸款佔到本國海外債務的30%到40%。疫情將使一些國家出現償還困難。中國可以利用重新談判還貸條件的機會,比如延期償還,獲取政治上的籌碼。北京依然有這樣做的財政實力。中國在過去15年裡在海外放出的貸款,大多是由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這兩家國有銀行發放的。克拉茨說:「如果中國政府認為,發放新貸款、推遲一宗貸款的償還或減免某些債務在政治上是有利的,那麼銀行就會這樣做。」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