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兩人沿同一方向移動時,一公尺的社交距離足夠嗎?

疫情期間兩人沿同一方向移動時,一公尺的社交距離足夠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研究結果最終顯示,兩人移動時如果是前後位置,接觸飛沫的風險最高,在後方的人非常容易接收到前方的飛沫微粒,而且不光是前方的人咳嗽或是打噴嚏,甚至是呼氣也能讓後方的人身上檢測出飛沫。

全球的武漢肺炎疫情越來越嚴重,截至4月21日為止,全球累計突破240萬例確診,死亡人數累計17萬人,所帶來的死傷及經濟重創,影響性光是想像也難以預估。

之前為了台灣的防疫需求,疫情指揮中心曾訂出社交規範,鼓勵大眾保持社交距離,以避免潛在的感染風險,產生社區傳播的可能性。

台灣目前所規範的社交距離在室內為1.5公尺,室外則為1公尺,這是因為考量在靜風狀態,且人在一定距離的情形下,飛沫的微粒會消散或落下,無法傳播到這麼遠的距離。

1*0ApzPOXSq7ZfTO1MEGqRxw
台灣COVID-19(武漢肺炎)因應指引: 社交距離注意事項

但我們可能還沒進一步思考,人在「移動」的狀態之下,這樣的距離是不是足夠有效,能讓你免於受感染的威脅,而從最新的研究成果顯示,這樣的距離明顯不夠。

之前看到這篇文章所提到,荷蘭的Eindhoven University和比利時的KU Leuven共同研究出來的報告指出,人在移動時的社交距離應該要拉更長,否則還是容易接收到飛沫微粒。

1*v-SvI-3K2sWvqVSi2vKPPA

研究是模擬兩人沿同一方向走路或跑步時,前方的人所產生的飛沫微粒軌跡會如何擴散,並依照兩人的不同位置,包含比肩同行、對角、前後位置關係,來探討後方的人接受到微粒的程度。

研究結果最終顯示,兩人移動時如果是前後位置,接觸飛沫的風險最高,在後方的人非常容易接收到前方的飛沫微粒,而且不光是前方的人咳嗽或是打噴嚏,甚至是呼氣也能讓後方的人身上檢測出飛沫。

後方的人只要通過飛沫微粒殘留的氣團,就有可能將這些飛沫接收到自己身上,而只要飛沫當中含有病毒,且剛好又碰觸到眼、口、鼻,就有極大的風險感染疾病。

報告最後也給出了建議,在步行狀態時,如果是兩人沿同一方向前後移動,在後方的人最好與前方保留至少4–5公尺以上的距離;如果是跑步或慢速地騎腳踏車,則要保留至少10公尺的距離,較快速地騎腳踏車,則至少需要20公尺以上。當然最好的方式還是除了保持距離外,還要盡量避開同一個移動軌跡。

在武漢肺炎流行的這段期間,我們可能以為一些戶外活動都能夠正常去做,像是健走、跑步、騎腳踏車,或許都會是多數人的選擇,但事實上在某些情況,這些活動仍然會讓你曝露在高傳染風險之中,在疫情嚴重的現在,我們還是得更加注意,才能讓自己更加安全。

這個分析結果,也讓我想到平常的通勤過程,光是想像搭車的路上,排隊等待上下車,或逛街的過程中,走向出入口的路程,甚至是騎機車的途中,我們都曾經在別人的後方,並且在同一個移動軌跡中移動。

記住在行走或是運動的過程中,盡量拉開與前一個人的距離,前方的人在移動過程中的呼氣、咳嗽、打噴嚏,都有可能讓飛沫微粒還殘留在空氣中,當你順著軌跡移動,你就有可能接收到飛沫的微粒,而一旦接收到就會有染病的可能。

當然,這個實驗是模擬無風的狀態下所出來的成果,現實中還要考量風速或風力及其他環境因素,而且也並未考量病毒的傳染能力。但這分析的結果,能讓我們注意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狀況,在這疫情肆虐的狀況下,重新檢視安全距離,讓自己多一分保護。

而我們要如何判斷與他人的距離呢?只要平舉我們的手臂,指尖至另一側的肩膀,距離大約就等於一公尺,平常可以以手臂長度做判斷,量測與他人的安全距離時,採用保守估計的方式,寧願多算也不要少算。

疫情爆發以來,我都很慶幸自己生活在台灣,無論是疫情程度、物價、物資,都在有效的控制之下,對於自身生活也都沒有太大的改變,平常都還能安穩的過生活,台灣這次的防疫成果也獲得世界其他國家肯定,防疫成效有目共睹,相信身在台灣的每個人都感受得到。

若有需要,也可以把這些防疫資訊分享給大家,保護自己也保護你身邊重要的人,在疫情尚未結束的現在,讓我們一起繼續努力,共同度過這可怕的疫情,願台灣一切均安。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