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捐助口罩,為何成為德國政府不敢說出口的「佛地魔」?

台灣捐助口罩,為何成為德國政府不敢說出口的「佛地魔」?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產業的巨大收入來自中國,這是背後大家都清楚的硬道理。另外,中國允諾賣給德國足夠的防護物資,並容許德國檢驗驗收,這些救命的物資依賴中國,這更是不能輕忽的理由。

難言之隱

近來台灣捐贈德國一百萬個口罩,德國官方竟不說聲感謝,還臨時取消原來要舉行的公開捐贈儀式。對外稱是為了防疫之故,所以不宜有過多的人出現。德國官方發言人也僅在被記者追問,為何說不出「台灣」時,敷衍地說了「就像我們救助其他國家一樣,我們也對其他國家對我們提供的救助感到感謝。」就這樣,台灣成了德國官方說不出口的「其他國家」。

消息傳回台灣,在台灣議論紛紛,許多人不解,德國一個泱泱大國,怎對中國政府就是畢恭畢敬,不敢聲張。有人為德國緩頰說,他們畢竟把台灣說成是國家,我們應該感到慶幸。一向為台灣發聲的駐德台灣官方代表謝志偉大使,在當德國媒體要訪問他的回應時,他也暫時避不作答。畢竟發球的不是我們,我們無須去淌這灘渾水。

台灣捐贈口罩發自內心

台灣的口罩,從自己沒有足夠產能,必須限制口罩出口與出境的規定開始,一直到全盤掌控國內疫情,並力邀相關企業協力組成台灣國家隊,拼盡全力製造超量口罩,到如今可以克服萬難日產兩千萬個口罩的產能,就足以證明台灣是防疫的世界先鋒,這點無須他人肯定,這在我們觀看世界疫情就心知肚明。

只是在全世界瘋狂肯定台灣之時,我們行有餘力捐贈口罩,出自的就是我們的良知良能,無須受贈國家的特別答禮感謝。但是當德國記者特別為台灣提出要德國官方答謝的詢問時,記者的目的就是希望了解官方曖昧的態度。而德國官方的態度,在記者提問下,就像豬八戒照到了妖境,讓全世界都看到,他們就是全盤傾中而必須親中。這樣親中的立場,是給德國官方難看,使得一般德國人民為他們政府感到丟臉、可恥,而對台灣而言卻是毫髮無損,頂多只是感到費解。

德國政府懼怕的極右派勢力

當然德國產業的巨大收入來自中國,這是背後大家都清楚的硬道理。另外,中國允諾賣給德國足夠的防護物資,並容許德國檢驗驗收,這些救命的物資依賴中國,這更是不能輕忽的理由。

只是,現今世界上美國與英國都對中國隱瞞疫情,要和中國算帳,將來預將公審中國。難道中國沒有讓英、美也賺到大把的金錢嗎?為何英、美願意討伐中國,為他們的人民討公道,而德國就對中國不離不棄,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綜觀德國社會,其實是個講道理、公義的社會,對於政府的行徑,普遍德國人民也大多不認同。倒是此時,德國人民應該警惕的,應是德國經濟被中國掐住脖子的力道有多重,而非僅是感不感謝台灣的問題。由德國官方對台灣的政治反應來說,德國今日沒有中國市場,已經是會動搖國本與滅國的危機狀態,這點應該是德國人應保有的戒心,而非在台灣的議題上爭議。

為了防止極右派勢力的壯大,德國政府心中最害怕的是,不能讓德國經濟走下坡。因為德國的極右派近期已經茁壯到成為第三勢力,如果再不注意,很有可能取代第二大黨。過去納粹時代的興起,就是德國的經濟大蕭條,極右派勢力喊出救經濟、救失業,得到人民大力的支持。近年來德國收容了大批難民之後,靠著主力的汽車產業在中國的市場吃香喝辣,都沒有讓經濟走下坡,反而在歐盟當中一枝獨秀地當著經濟動力火車頭。

當然也因為這樣,也讓德國汽車產業滿足賺盡中國人的錢,而無能提早尋求減碳、研發電動汽車的產業,使之錯失發展新創電動汽車產業的先機。2008年的金融海嘯,德國因應世界局勢而被迫走出新創產業的先機,而近年來依靠中國市場賺錢,飽足的荷包讓他們延遲了新創產業減碳的研發,實為可惜。

因為德國近年來經濟尚為平穩,因此近年來的大選,德國極右派勢力雖有持續增加,但也不至於成為人民的想望。極右派的勢力,從收容難民政策開始,就四處潛藏於德國社會並虎視眈眈,成為德國主流政黨執政的心頭大恨。近來就出現有前東德的圖林根邦(Thüringen)大選,在極右派勢力的操控下,主流政黨為打擊政敵,竟公然與極右派政黨勢力合作,目的就是不讓政敵拿到執政權,引起人民公憤。

在台灣的統獨議題很不理性,同樣的,在德國極右派的勢力也是非常不理性。它一直存在社會中,只要經濟一有點閃失,德國極右派勢力,就會得到非常不理性的高度支持。今日德國政府堅定拒談台灣,讓人看到他們官方必須唯有親中才能取得救命物資與減輕德國經濟下滑的趨勢,這也反映出他們把傾中當解藥,彰顯出德國政府對極右派勢力崛起的驚懼。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