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人的「世外桃源」:沒有人去過,也沒有人回來的「離於島」

韓國人的「世外桃源」:沒有人去過,也沒有人回來的「離於島」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到中國的理想國,很多人第一個想到的應該是東晉時期,陶淵明筆下那位誤入與世無爭「桃花源」,孝武帝太元年間的捕魚武陵人了。那麼,韓國人的理想國是什麼呢?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陶淵明,〈桃花源記〉。

說到理想國,古今中外各個國家都有,若我們先不言脫離人世間,諸如歐洲的月宮的水晶宮,或中國傳說的廣寒殿月宮,於塵世間的「理想國」有哪些樣貌呢?

其中最為著名的,也是大家熟知,早從古希臘哲人柏拉圖(Plato)的《克里特阿斯》(Critias)和《蒂邁歐篇》(Timaeus)兩本對話錄內,皆有言及到名為「亞特蘭提斯」(Atlantis)帝國。這個帝國位於「海格力斯之柱」(Pillars of Hercules)外,帝國內充滿著金銀財寶、高度文明,然而住在裡面的人民太過幸福,因而感到厭煩不信神,而神一怒就把它震沉到海底裡去了,而隨著柏拉圖的言論,歷史上有許多探險家和考古學者,尋遍大西洋的海底,試圖想要找到此傳說沉沒大陸,這座也經常出現在現今西方電影內,永遠理想國的黃金之都亞特蘭提斯。

同樣地,約於13世紀的《馬可波羅遊記》(The Travels of Marco Polo,1298-1299),當時掀起了許多歐洲人尋找「黃金鄉」大航海時代,諸如其中一位航海者,即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故事,也是據說哥倫布看了此本書,憧憬馬可波羅遊記內,對於美好東方世界的描述(註1),而出海尋找傳說中的金銀島。

除了這些金銀財寶的理想國外,於16世紀漸漸興起的英國空想主義(utopian socialism)哲人們,也從社會制度上,論及他們對於人世間理想國的想像,諸如摩爾(Thomas More,1478-1535)的《烏托邦》(utopia,1515)——文內藉由一位旅人希斯洛蒂(Raphael Hythloday),以遊記的筆法,描述他在結束隨行航海家維斯普契(Amerigo Vespucci)到達美洲後,繼續獨自旅行之記,提到他來到一座社會制度完全異於當時歐洲的烏托邦島,島上的居民享有政治、經濟與教育等各方面平等,讓他大開眼界,藉此來批評英國政治之腐敗及當時社會制度之不公。

類似的理想國,還有托馬索・康帕內拉(Tommaso Campanella,1568-1639)的《太陽城》(The City of the Sun,1623年)——書內同樣虛擬了一位熱那亞的航海家與朝聖招待所管理的對話,描繪了一座位於赤道小山上,「一座如同七個同心圓狀的城堡。每一層城堡的東西南北方向各開一門,各層城堡間有大道相連。人們在城堡內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如有外敵侵犯,只須將城堡大門關嚴就可防禦……在太陽城裡實行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公有制。土地,勞動工具,房屋、勞動產品以及一切財富都屬於公共所有,個人住房每隔半年調換一次。任何人都沒有私有財產」的太陽城共和國,而城內居民、制度,分別由最高統治者「太陽」,以及他底下三位助手「威力」(掌管軍事)、「智慧」(掌管科技)和「愛」(掌管文教)所管理,其社會制度也是完全異於西歐各國;此外,如同威爾茲(H. G. Wells,1866-1946年)的《現代烏托邦》(A Modern Utopia,1905年)等,都從社會政治制度層面上,描繪出屬於各自的「理想國」風貌。

若就人性、愛欲而言,印度佛經也常提到人間理想國,諸如《長阿含經》等,或佛說《四大部洲》最為著名——佛認為這世界,以須彌山為中心,周圍環繞四大洲,除了人們現今所居住的地球(位屬四大洲的南贍部洲〔南閻浮提〕)外,還有三大洲也有人類居住,分別為東勝神洲(東毘提訶)、西牛賀洲(西瞿耶尼),與北俱盧洲(北鬱單越)。

其中極樂之地為北俱盧洲,此洲位於須彌山北的鹹海中,洲形四方,每邊各長二千由旬,狀如盒蓋,由七金山與大鐵圍山所圍繞,黃金為地,晝夜常明。土地具有平等、寂靜、淨潔、無刺等四德。此洲人民面形正方,如此洲地形,人人面色皆相同,身高皆一丈四尺。生活平等安樂,沒有憂慮,而且食物都是自然生長出來,讓洲上人民享用,且在此洲的男人,若興起情慾,只要凝望心儀已久的女人,然後進去森林後,咒力便會帶領著女人而來,過了七天情慾便會消失,同時,女人懷孕七日即可產子,生子後,也只要把孩子丟在路邊,經過的行人清洗此孩童的手,手指就有奶水出來,孩子再過了七日,生長成人,壽命高達一千年,在這個國度裡沒有不幸與悲傷,爭鬥與搶奪,更無惡人存在,人死了不會悲傷,把屍體丟在路邊,就有憂慰禪伽鳥來刁走,往生忉利天或他化自在天而去,北俱盧洲於四洲中果報最為殊勝,且因此地無佛出世,因此是學佛的八難之一。

而中國的理想國,我想很多讀者,第一個想到的東晉時期,陶淵明筆下那位誤入與世無爭「桃花源」,孝武帝太元年間的捕魚武陵人了。

明仇英桃源仙境圖
明代仇英《桃源仙境圖》|Photo Credit: 仇英 - 故宮博物院@Wiki Public Domain

那麼,有趣的是,韓國人的理想國是什麼呢?

就我所翻閱到的資料,韓國人的世間理想國,異於上述所言及的中西方、印度等地之理想國,韓國人的理想國內,既沒有享用不盡的金銀錢寶、異於凡間的改革社會制度,也無人性愛欲痕跡,反倒是那是一個人們進去此國後,不求飢餓、不工作能活下去,也不想回來之地。

韓國人世間理想國據傳有二,一為傳說位於大田的食藏山(식장산),此山高約600公尺左右,在1530年代,《新增東國輿地勝覽》(신증동국여지승람)就已經出現,記載山內還有23個村落,而在18世紀的《山經表》(산경표),稱此山為「食莊山」。

關於這座理想國山的傳說不少。一說,傳說食藏山可供給一位孝子,一家族一生吃不完的糧食,換句話說,如果一個人得到此食藏山精氣認可,一輩子可不愁吃飯,也因有此脫離飢餓的傳說,許多人就被吸引到食藏山山底下居住,聚成了大小村落,以求山神認可求溫飽;二說,根據史實記載,食藏山從百濟(A.D.18-660 B.C.)到新羅時代(A.D.57-935 B.C.),被改建為朝廷儲藏軍糧用地,山內預藏眾多糧食,倒也符合「食藏」之名。

而傳說在於,一日山內有位僧侶誠心念經後,牆上突然冒出一顆米來,讓僧侶大吃一驚,結果僧侶再次念經,牆上又生出一顆米,大感神奇,然而,最終因僧侶過於貪心,想得到更多的米,竟在牆上挖了一個大洞,看看米會不會如泉湧般出現,結果米粒不再出現,讓「生米」傳說剎那消失;又有三說,人們在此山內處,放入裝碗半碗米飯食器,稍微等待一下,食器內的米飯會成倍數增加,讓人嘖嘖稱奇,也因此傳說,讓食藏山山名遠播,甚至獲得「食器山」(식기산)之美稱。

此外,在韓國外島濟州島,流傳於婦女們間的理想國,還有一座島名叫「離於島」(이어도,現今為蘇岩礁暗礁處,抑或「波浪島」,距離現今濟州島西南部149公里之遠),而這座島多海浪,難以接近,又屬暗礁,在過往日子濟州婦女間,被稱為「傳說之島」、「寡婦們之島」(과부들만의 섬),或「彼岸之島」(피안의 섬),因為她們相信因戰亂、出遠洋捕魚不幸罹難丈夫或兒子冤魂,都會來到此處安居。

從高麗時代(918-1392)起,濟州婦女在島上工作時,一邊搗著米、撿著馬糞時,不忘記唱著以發語詞「離於島」(이허도)開頭的勞動歌謠(노동요),幻想著從它得到力量與生活的動力,且在著名當代韓國小說家李清俊(이청준,1939-2008)《離於島》一書內,描繪看過此島的人,全都不想回去故鄉了,因為在那島上,人們不用工作也可以好好活下去,豐衣食足無缺,更讓此島增添傳奇性。當然就史實記載,從來沒有人去過那個地方,同時也沒有人從那座島上回來過了。(註2)

就此看來,韓國人的理想國是多麼貼近「現實」,貼近「今生」,只求一頓溫飽之國,而這樣衣食無缺的被害意識,仍是發酵對於理想國度之想像。(註3)

註釋

  • 註1:如《馬可波羅遊記》內,所說東方金銀島是日本國(Zipangu)。
  • 註2:文內提及韓國兩處理想國,出自李圭泰(이귀태)觀點。然而李圭泰觀點內,他似乎沒有區分出人世間與非人世間的理想國型態,過於鬆散且失焦探討各國理想國,因此,若想論述韓國理想國狀態,應該扣緊人世間的理想國;再者,李圭泰整理此兩地理想國傳說,過於簡略。故此文再度重新書寫。請參閱李圭泰,《韓國人的意識形態》,黎明文化事業公司,頁130以下。
  • 註3:有關於韓國人的被害意識理論,請參閱陳慶德,《他人即地獄:韓國人寂靜的自殺》(逗點文創)一書。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