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來自五湖四海的外省族群,為什麼都看似忠於蔣家父子?

背景來自五湖四海的外省族群,為什麼都看似忠於蔣家父子?
Credit: Reuters / Tyrone Si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軟硬兼施的手段,讓蔣家父子成功的把自己塑造成外省族群,尤其是外省老兵心目中的「再生父母」。

台灣的外省族群,給人最刻板的印象大概就是「蔣家的忠實信徒」,畢竟筆者本身就來自眷村家庭,從小也跟著家人參加新黨的活動。

那些我在趙少康或者謝啟大助選活動中認識的叔叔阿姨,或者後來訪問的榮民伯伯,他們未必都始終如一的支持國民黨,但是對蔣中正與蔣經國父子的評價卻永遠是讚不絕口,仿佛生活在兩蔣統治下的他們,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一群人。

來自眷村家庭的孩子們,受到家中長輩的影響,往往也是天天「蔣公」或者「蔣總統」朗朗上口。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在深藍族群長輩面前批判兩蔣父子都被視為大逆不道的事情,對年輕世代而言更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即便是國家認同轉為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省一代或者二代,仍鮮少有人敢公然否定兩位蔣總統,也難怪這樣的刻板印象一直跟隨著外省族群。然而外省族群真的如他們表面上展現的那樣,通通都是蔣中正和蔣經國父子的忠實信徒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外省族群來自中華民國大陸地區的34個行省、兩個地方與一個特別行政區,他們之間存在的差異恐怕遠比外省人與閩南人、外省人與客家人以及外省人與原住民之間的差異還要多,又豈是兩蔣父子可以完全代表的?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來台外省人長期被塑造成兩蔣父子的捍衛者?甚至連客觀理性的評論兩蔣功過,看在外省長輩眼裡都顯得那麼離經叛道。

想要瞭解這個問題,首先要瞭解外省人這個族群是如何形成的,他們為什麼要離鄉背井的在1949年來到台灣,成為除閩南人、客家人與原住民之外的台灣四大族群,才能瞭解他們看似忠於蔣家父子的原因。

RTX4H9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何為外省人族群?

雖然早自日本投降以來,就已經有大量外省軍民在台灣地區活動,但是外省族群大規模移居台灣地區的主要原因,還是來自於中國大陸爆發的共產主義革命。

除部分被「抓壯丁」的非志願士兵與中共地下黨之外,凡外省人都排斥、恐懼乃至於恐懼中國共產黨。如果真的要為200萬外省人找到一個共同點,那肯定是他們通通都反對毛澤東。

外省人在歷史上的角色,其實相當於1917年「十月革命」後被趕出俄羅斯的「白俄」人士,或者1975年北越吞併南越之後投奔怒海的越南船民,三者之間的共同點就是「反共難民」。

只是外省人比白俄人和南越人更幸運,還有一個在中華民國政府管轄下的台灣可以逃往,不必到海外寄人籬下當「亡國奴」。這是為什麼外省族群對中華民國旗號的認同感,一直都十分頑強的原因。

當然對於台灣的外省族群而言,那個讓他們有認同感的中華民國只有可能是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延續了國民政府歷史傳承的那個中華民國,不會是1928年以前那個懸掛紅黃藍白黑五色旗的北洋政府。

可是否認同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就必然是效忠蔣家父子呢?答案其實是未必,因為即便是國民政府統治下的中國大陸,也沒有一天是真正統一過的。

比較中國、韓國與越南這三個因共產主義革命而分裂,或者是分裂過的亞洲國家,各位讀者就能輕易發現,信奉共產主義的中共、北韓與北越比較容易產生如毛澤東、金日成或者胡志明那般真正「定於一尊」的極權獨裁者。

中華民國與大韓民國、越南共和國的領袖,哪怕是威權領袖們,都時常遭受到來自反共陣營內部的其他強人挑戰。

如帶領南韓撐過韓戰的李承晚,就被1960年4月19日爆發的「四一九學運」給轟下了台,隨後靠著軍事政變上台的朴正熙,雖然執政了長達18年之久,也帶給了大韓民國所謂的「漢江奇蹟」,最後卻仍在1979年10月26日慘遭部下刺殺。後來接替朴正熙成為大韓民國總統的,從全斗煥到朴槿惠也沒有一個是從頭到尾萬民擁戴的,下台後更是沒有一個得到善終。

至於南越方面,根據筆者過去在洛杉磯小西貢對南越難民做的調查,更是沒有所謂統一的領袖。他們雖然都高掛越南共和國的黃底三線旗,但效忠的對象卻各有不同,有人欣賞吳廷琰,有人喜歡阮文紹、阮高祺,還有人支持與中國國民黨有兄弟關係的越南國民黨。甚至阮氏王朝的末代皇帝保大,其實也都還是有人懷念的。

1949年來台灣的外省族群,複雜程度比起南韓人跟南越人而言只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直到1937年對日抗戰爆發以前,閻錫山的晉綏軍、馮玉祥的西北軍、張學良的東北軍、李宗仁的桂軍、陳濟棠的粵軍、劉湘的川軍與龍雲的滇軍雖然都掛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但他們可都沒那麼效忠蔣中正,且彼此還常常大打出手。

對日抗戰爆發後,這些軍閥才在民族大義下暫時放下彼此恩怨,在蔣委員長領導下抵禦外侮。許多地方部隊在日軍的凌厲攻勢下消滅殆盡,卻沒有讓軍閥們在抗戰勝利後願意繼續團結在蔣中正領導下建設國家,反而責怪中央政府藉由日軍之手消滅自己。為了防止中央政府「故技重施」,他們在國共內戰中的表現大多是隔岸觀火,甚至於直接倒戈投共。

不過還是有如閻錫山、白崇禧、楊森、龐炳勳、劉汝明與劉汝珍等具代表性的地方實力派,帶著他們的部隊或者親信隨政府來台。堅決效忠蔣中正的中央軍黃埔系部隊不是沒有,但是除了52軍完整撤退到台灣之外,其餘幾乎都在戡亂戰場上遭共軍殲滅。來台灣的老兵當中,基本上是中央軍與地方軍殘存部隊各占了三分之一。

那麼另外三分之一呢?另外三分之一則是抗戰期間效忠滿洲國、北京臨時政府、南京維新政府、蒙疆聯合自治政府與南京國民政府等親日政權的公務員、軍警、情治人員、地方仕紳、商人與知識份子。曾經被視為「漢奸」的他們,因為戰爭時於淪陷區與中共針鋒相對的原因,自知留在大陸必將遭受清算,自然是想盡一切辦法隨政府來台尋求出路。

Fengchiangyan-1-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從大陸時代開始,中國國民黨就沒有真正「定於一尊」的領袖過,照片從左到右分別為馮玉祥、蔣中正與閻錫山
以生存為第一優先

外省族群背景五花八門,唯一聚集到台灣的共同理由是他們反對或恐懼毛澤東的紅色革命,並不是因為他們喜歡或者效忠蔣中正。

這一點其實可以從最有經濟實力的孔祥熙移居美國,還有許崇智、張發奎等軍事強人落腳香港來看,就知道許多外省人即便痛恨中國共產黨,也不願意來到台灣受蔣家父子的氣。許多外省人「選擇」來到台灣,單純是他們沒錢移居國外,或者是與港澳沒有什麼歷史淵源而已。

更殘酷的來說,「選擇」兩個字對外省人而言本來就相當奢侈,畢竟隨部隊調動來台灣的外省老兵,本來就沒可能「選擇」他們要去哪個地方躲避「赤禍」。否則的話,也不會有那麼多人跟著李彌將軍一起到緬甸去打游擊,或者是跟著黃杰將軍一起在越南富國島當難民當到1953年。

即便將中華民國嚴格的入台管制拿掉,隔著一條海峽的台灣又豈是大陸軍民想要來就可以來的?

還有許多人本身未必痛恨中共革命,而且還可能很喜歡毛澤東的革命,只不過因為他的家族「成份不正確」,或者家中長輩做了哪些「對不起」共產黨的事情,就莫名其妙成為共產黨的清洗報復對象,不離開老家絕對是死路一條,甚至冒名頂替也要加入部隊來到台灣者。

如筆者在台中訪問過的吉月祥老伯,他到晚年都是毛澤東思想的忠實信徒,卻不見容於毛澤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

對於這些外省人而言,無論他們是軍人還是文人,是販夫走卒還是知識份子。哪怕就算是嚴家淦、李國鼎與孫運璿等技術官僚,首先追求的還是自己能夠生存下來,然後不要讓共產黨來追殺自己。

至於統治自己的是誰,自己要效忠的對象是誰,那真的只是次要到不行的問題了。他們之所以效忠蔣中正,其實也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們只有蔣中正這一個選擇。

畢竟到了台灣以後,絕大多數地方部隊將領如閻錫山、白崇禧與龐炳勳都已經沒有了兵權。至於西北軍的劉汝明與劉汝珍兄弟,他們的部隊一到台灣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東南行政長官陳誠繳械,上岸了以後全數併入中央軍。

陳誠與孫立人兩位將領對蔣中正的絕對效忠,讓所有踏上台灣本島的地方軍將領都立即失去反抗中央的能力,試問外省人要如何反抗蔣家?

假若美國政府吃錯藥,突然要扶植閻錫山或者白崇禧上台,或者成功策畫孫立人兵變成功,推出一個吳國楨領導的親美反共政府,又把台灣建設的如同日本一樣穩定,相信絕大多數的外省人也不會有什麼異議。

甚至如果美國政府決定轉而支持台灣獨立,就地扶植本省籍政治人物上台執政,相信相當部分外省籍軍人出於對中國共產黨的恐懼,也會願意成為中央情報局的傭兵替台獨作戰。

當然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因為美國政府最終還是認定蔣中正領導的自由中國更符合美國利益,且孫立人將軍也沒有謀反意圖的關係,外省族群與當時的本省人一樣,只能夠無條件擁護蔣中正總統。

如果蔣中正的政府垮台,台灣隨時可能為共產黨所拿去,讓外省人再度遭受共產黨清算。既然在台灣已經穩定了下來,誰又願意再過居無定所的逃難生活呢?

Choubapi
Photo Credit: 北京人民出版社 @ public domain
外省族群來到台灣,與其說他們是追隨蔣家,不如說他們更害怕被中共清算鬥爭
白色恐怖的作用

不過真正讓外省族群成為蔣家信徒的,其實並不是蔣中正,而是他留學蘇聯的兒子蔣經國,一個同時兼具包青天與史達林特色的人物。蔣經國雖然效命於蔣中正的反共政權,卻對史達林的鬥爭手段有爐火純青般的認識,懂得透過政治鬥爭剷除異己。

而在已經「走向共和」的中華民國,蔣經國為了鞏固自己「太子接班人」的地位,更是樂於採用極端手段。

更有趣的是,蔣經國的主要鬥爭對象還不是過去的軍閥或他們帶來的地方部隊將士,而是老父親蔣中正的幾個手下愛將。

千萬不要以為,只有孫立人這個非黃埔軍校畢業的將領才被蔣經國整肅,其實包括桂永清將軍與後來當到副總統的陳誠在內,黃埔系統的人馬同樣挨蔣經國的整。古寧頭與八二三砲戰有功的胡璉將軍,還不是給蔣經國奪走了兵權?

如果戴安瀾、張靈甫與邱清泉等烈士來到台灣,在蔣經國統治下能不能有善終?其實筆者在這裡都很難給出精確答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戴笠沒有在1946年摔飛機死掉的話,他恐怕也難逃被「蔣太子」整肅的命運。

整體而言,經國動手整的都是蔣中正在大陸時期的手下愛將,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排除會擋到他接班的威脅。

所以筆者訪問的黃埔系老兵,固然對老蔣總統是效忠有加,總是左一句「校長」,右一句「蔣公」的,但是提到經國先生的時候都是搖頭嘆息。

曾經被經國拘禁過的老榮民中,不乏200師戴安瀾出身的裝甲兵抗日英雄,可見「太子」有多痛恨自己父親的忠臣。而且別說是忠臣了,就連與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親弟弟蔣緯國,經國鬥爭的手段也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心狠手辣」。

前面筆者有提到,不少出身滿洲國與汪精衛政權的軍警特務來到台灣,事實上他們不只來到台灣,很多後來還被蔣經國吸收成為政戰或者情治人員,回過頭來整肅過去抗日戰戰場上的英雄。

鹿窟事件中鎮壓台共的谷正文,抗戰期間就在山東效力於日本憲兵隊曹長武山英一,卻在戰後成為經國壓制台共、台獨以及監控孫立人的打手,實在是讓人跌破眼鏡。

白色恐怖會在台灣發生,基本上就是有三個主要原因,一是真的要對付中共派來的匪諜,二是政府或者軍方內派系鬥爭的工具,三則是蔣經國鞏固自身接班人地位的手段。

上述三種理由中無論是哪一種,針對的都是以外省族群為主,包括海軍白色恐怖案與山東流亡學生案,無論是不是有蔣經國的介入都沒有什麼例外。

汪政權76號或者滿洲國軍憲兵隊出身的警總與政戰人員,全天候虎視眈眈盯著部隊與眷村裡的可疑份子,只要一有違反當局政策的言行出來,就立即把人抓起來屈打成招後送綠島或直接槍斃。尤其是對於在台灣沒有眷屬的外省軍人而言,一旦被抓就是從此人家蒸發,大陸家人連為自己收屍的機會都沒有,更是備感恐懼。

對蔣家表達忠誠,無論是出自真心還是表面作戲,就成為了外省族群在白色恐怖陰影下求生存的一種手段。

當然蔣經國能夠成功,也絕對不是只靠白色恐怖而已。他在胡蘿蔔與棒子技術的掌握上,遠高於史達林和毛澤東,再加上台灣實施的終非蘇聯式的共產主義制度,又有技術官僚與美援的加持,讓中華民國政府對外省族群也發展出了一套好的「胡蘿蔔」政策。

蔣經國
Photo Credit: Chiang Ching-kuo CC0
靠著蔣經國學習自史達林的特務統治,撤退到台灣的國民黨才真正有了「定於一尊」的領袖
成為體制的一部分

看待任何一個歷史人物,都切忌不能以黑白二分法的態度去評價,對蔣經國這號人物尤其是如此。蔣經國固然在奪權的階段中惡貫滿盈,卻有著同時代整個亞洲都無人能比的治國能力,否則他是無法得到美國中央情報局台北站站長克萊恩(Ray S. Cline)與李光耀等人的大力肯定。直到現在,蔣經國仍是最受台灣人懷念的中華民國國家元首。

而蔣經國能夠讓外省族群對他信服,自然也是來自於他懂得拿捏政治平衡技術,清除老一輩蔣中正的黃埔系人馬,卻又同時扶持自己的黃埔系人馬。

胡璉系統出身的高魁元將軍,還有前不久出身的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將軍,都屬於經國先生重用的軍事幹將。對於李國鼎、孫運璿與尹仲容等技術官僚,經國先生也是知人善任,盡其所能的運用。

他讓原本只是為了躲避赤禍來到台灣,卻對蔣中正沒有什麼忠誠度的外省族群徹底融入中華民國的體制之內,讓他們深深相信捍衛體制就是捍衛自己的權益。

瞭解國民政府沒照顧好老兵,是導致大陸淪陷的一大主因後,他還在台灣建立了廣受世人稱讚的退撫制度。哪怕是許多被「抓壯丁」抓來台灣的榮民,後來也都極為愛戴經國先生。

更加成功的地方,是在於蔣經國不會剝奪白色恐怖受害者子女的受教權,有時候還會在生活上給予特別關照。

蔣經國的目的,是要讓這些受害者不要對體制絕望,相信與體制合作還能得到翻身的機會,自然也就不會徹底與中華民國政府決裂。種種高明的手段,都讓人覺得蔣經國與史達林比起來簡直是青出於藍還要於藍。

無論蔣經國對他的父親有多少認同,他都深知自己的權力來自於父親,所以在教育上更是要把蔣中正捧成無缺點的完人,讓中華民國的下一代,尤其是出身眷村的子民全面接受。

蘇聯式的教育機器加上救國團的輔佐,一度讓整個台灣的戰後世代成為了蔣經國的鐵粉。華人文化又強調有其父必有其子,自然也會跟著連老蔣總統一起崇拜。

慢慢的,戰後出身的台灣人,尤其是眷村子弟很難不成為蔣經國的信徒。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又在經濟成長環境下長大的他們,其實也找不到什麼不喜歡蔣經國的理由。其中有一部份比較極端的,就成為了威權體制的擁護者,走上街頭與黨外勢力大打出手。進入80年代以後,國民黨已經沒辦法以「餵飽台灣人」來當永久獨裁的藉口了。

AP78013106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蔣經國不是純粹的史達林,他也靠著實際的政績與親民形象,擄獲了大量外省人二代的心

蔣經國能夠得到台灣民眾認同的最主要原因,還是來自於他在最後順應了時代潮流,解除了戒嚴並開放黨禁報禁。外省老兵被允許回到大陸故土探親,了卻了他們思鄉的遺憾,同時也放下了他們過去對蔣家父子藏在內心裡頭的怨恨。尤其是看到大陸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摧殘之後,更加堅信自己選擇來台灣追隨中華民國政府是一個正確的抉擇。

軟硬兼施的手段,讓蔣家父子成功的把自己塑造成外省族群,尤其是外省老兵心目中的「再生父母」。第二代外省人大多在環境已經相對穩定下來的台灣出生長大,本身沒有經歷過戰亂與白色恐怖,卻看到國家在蔣經國這個「大家長」帶領下變得越來越有錢,也變得越來越民主自由,當然更是沒有任何理由去痛恨蔣家人了。

他們融入了體制,將自己視為體制的一部分,並且還引以為榮。為了捍衛這個體制,他們當中許多人不惜成為打手,甚至於國民黨的職業學生。

哪怕是不怎麼以這個體制或者身分為榮的人,也會牢記上一輩的默默提醒,那就是千萬不要談論政治,尤其是不要對當局有任何評判。在這樣的潛規則之下,外省人從生存的角度出發,無論是否出於志願,都必須將「蔣家捍衛者」的形象維持到底。

然而外省族群對蔣家的忠誠,終究還是與過去大陸人對毛澤東的忠誠,還有北韓人對金家的忠誠不一樣。

直到今天為止,大陸的毛澤東信徒和北韓的金家信徒大多深信自己正在為了建立一個美麗的社會主義烏托邦而奮鬥,願意為了完成這個偉大的革命奉獻自己的靈魂與肉體。而當今台灣的外省族群,則只是為了生存和追求在體制內的一席之地,談不上有什麼願意為之拋頭顱灑熱血的理念。

進入民主化時代以後,雖然第一代的外省老兵仍基於過去參與抗日反共的榮譽感,或者仍對蔣經國的白色恐怖心有餘悸,但他們的後代在政治傾向上早就已經沒有了「非支持國民黨不可」的想法。

直到李登輝開始推動「本土化」與「去中國化」,鼓勵獨派人士對外省族群展開省籍批鬥,才讓外省人後代又產生起了危機意識。

截圖_2020-04-21_下午7_13_13
Photo Credit: 許劍虹
看似團結擁護青天白日滿地紅的藍軍,其實每個人都各懷鬼胎,無論國旗還是蔣家符號,都只是隨時可以拋棄的圖騰而已
分裂的泛藍大過統一的國民黨

於是一部分外省人「非主流派」脫離了國民黨,在1993年又另外組建了新黨,而且還獲得了蔣緯國的支持。雖然新黨少壯派聲稱自己反的只有李登輝,捍衛的仍是中華民國,且蔣緯國也肯定他們才是「正統的中國國民黨」,然而從他們為了反對李登輝,就可以與國民黨切割這一點來看,就可知道外省族群並沒有對單一政黨的「絕對忠誠度」存在。

李登輝之後,外省族群曾經追隨過好幾個不同的偶像與領袖,他們當中包括但不限於宋楚瑜、連戰、馬英九、朱立倫、洪秀柱、吳敦義與韓國瑜。加入的政黨也是五花八門,同樣也是包括但不限於中國國民黨、親民黨、新黨以及中華統一促進黨。然而根據筆者的觀察,沒有哪一個領袖或者哪一個政黨,是真正永遠得到外省族群擁護或者效忠的。

一旦當某個泛藍政治人物失勢或者下台,他們就會毫不保留的向新崛起的領袖效忠。筆者身邊就好多長輩,在2017年黨主席選舉時擁護洪秀柱,大肆批評韓國瑜,可是到了2018年又成為了激進的「韓粉」,如此大的態度轉變只花了他們一年半的時間而已。似乎一切又回到了1949年以前的狀況,泛藍陣營必須要靠共同反對一個東西,而不是共同擁護一個東西來維持團結。

於是「反對台獨」,就成為了一個外省族群或者泛藍陣營維繫團結的最後一項使命。

當然在如何「反對台獨」,或者怎樣「反對台獨」方面,外省人與泛藍族群同樣沒有統一的標準,有的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有的能進一步接受「華獨」,還有一些則淪為「紅統」,整天舉著五星紅旗在台北的街道上宣揚「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來爭取「祖國」多看自己一眼。

雖然有不少本省人,也因為大中華意識或者反對民進黨的激進手段成為泛藍陣營的成員,但是泛藍陣營卻從來不知道自己要的究竟是什麼,從來沒有推出一個統一的既定目標出來,只能靠著「反對台獨」與「維護蔣家聲譽」這兩大神主牌來與民進黨抗衡。

截圖_2020-04-21_下午7_14_22
Photo Credit: 許劍虹

然而即便是這兩大神主牌,也都在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後不再得到外省族群的集體擁護,關於這一點留待以後慢慢討論。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