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防疫照著民粹走,德國早就玩完了

如果防疫照著民粹走,德國早就玩完了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這個疫情在德國是到四月二十七日就沒有了。那個有註記的病患住了加護病患,之後此病就不再出現。現在大家檢測出來的,根本都是瞎說的。你們不要被媒體給騙了。」我心裡發麻,站在我面前說這段話的鄰居,過去是職業的外科護士。

疫情謬論

住在我們屋後的德國鄰居霜雅(Sonja)是獨居的女性,跟我感情很好。她不在時,常會拜託我幫忙帶她的狗出門散步。喜歡做料理的她,也常送蛋糕和她的美食給我們。這一天,她做好了蘋果蛋糕,興沖沖地前來我家要我們嚐鮮。

離開我家前,看她耳朵上戴了耳機。問起她的耳機,她說是女兒送給她的生日禮物,藉此她常常聽有關疫情的資訊。接著她忍不住地說「Co.檢驗的結果根本就不準確,那僅有的幾個核酸蛋白質做成的試劑,根本就不準確。我們不要都聽主流媒體的片面之詞。」之前已經為了她對疫情與猶太人相關的質疑,對她的言論嗤之以鼻,曾嘗試與她爭辯又無焦點。而這次,她又不知道聽到什麼謬論,忍不住氣,又要和他人分享她的所謂正確觀點。

我跟她說,也許會有一些不準確性,但是我們還是小心一點好。我寧願做過多的防護,也比防護過少好。接下來,她似乎覺得不能說服我,又向我強調了好多次說:「我也可以說說我的意見,你要聽我說完。」當下忘了三月時曾和她為了疫情言論吵翻,於是想說她獨居一人,想找人說話,就沒擋住她的發言。

她激動地繼續說,「我覺得那些對老人院的管制,根本就太過分。他們不讓家屬進去長者住民的房間整理東西。這些為疫情管制的措施,實在太超過。」她憤憤不平地轉述,她在路上聽其他鄰居埋怨。德國老人院已經開放探望,就像醫院一樣。

但是管制措施嚴格,除了僅有讓一個至親或摯友探望外,也限制探訪時間僅允許最多三十分鐘。當天我才去醫院探望另一個開好刀的好友,她和我在樓層的公共空間座椅談話,我沒有進入病房。因為病房只能有一人探訪。機構或醫院擔心開放探望會再引起院內感染,也是可以理解的。德國疫情高峰期間已經有許多感染案例都是院內感染或是老人院感染造成的。

乖張謬論

她看我不反對嚴格探訪措施,接著激動地說「現在這個疫情在德國是到四月二十七日就沒有了。那個有註記的病患住了加護病患,之後此病就不再出現。現在大家檢測出來的,根本都是瞎說的。你們不要被媒體給騙了。」我心裡發麻,站在我面前的鄰居,過去是職業的外科護士。現在腦筋卻不知哪裡不對,一定要往知識的暗黑面裡鑽。實在不懂,她為何不相信政府與媒體的說法。

她看我沒有太大的反應,加強力道繼續說,「住在加護病房的病人,根本就不會有傳染力了。」是啦,十四天以後如果病到要去住加護病房,十四天過了,照說是沒有太大傳染力。那我問她,那之前這病人怎得病的?病人在成為病人以前又怎麼得病了?病人不也是被傳染得病的,傳染一直都在。她不斷地搖著頭重複地說,「傳染就是沒有了,核酸試劑都是騙人的,根本不要去相信。」她拿不出理由反駁我,只是強調她的消息來源正確,卻沒有人相信。

平常不發火的我,對於論述怪異而又即將退休的護士,實在忍無可忍,僅是希望她趕快消失在我眼前。

RTX7SG1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自由與管控的兩面刀

對於這些謬論,我們無法理解,卻無法漠視,因為它一直在到處藉由各種管道傳播著。

打開《時代周報》,也有好大的篇幅在報導許多人上街示威反對防疫措施。他們強調他們不是什麼右翼人士,也不是支持第三帝國的國民,更不是肺炎疫情的否定者。

報導上採訪了女檢察官與年有百萬營收的卡拉OK吧老闆,還有一位綠黨的政治人物。他們表達了對德國政府防疫措施的強烈質疑。檢察官認為各邦措施分歧,而且嚴厲地要求全民居家防疫,這些措施違反憲法保障的人權。而接受採訪的老闆則認為申請補助找不到管道,被各單位踢皮球,超級不爽。綠黨政治人物覺得他的反對意見黨內人士沒有人願意傾聽,所以乾脆和大家一起上街示威。

與他們對談的是柏林主張禁絕示威的參議員。參議員認為最早第一次的示威,示威者都沒有遵守防疫要戴口罩與保持法定距離的規定,並且夾雜許多極右派的新納粹人士,這已經造成大眾健康危害也失去原來抗議的理由,所以不應允准再度示威。

一場爭辯就這樣開始,但可以看出德國人民對於防疫措施的不滿。法官認為在戶外活動安全無虞,她讀很多報告,都支持這個論點,強制要求需要保持法定距離,根本無意義。社群媒體上也常看到,許多人認為生意不能做,更甚於死幾個人。另外,也有人把當時限制出門造成的家暴與憂鬱自殺都歸罪於居家防疫的措施。

目前第二波的傳染案例遽增,近期已出現一天超過兩千六百人以上的感染例,德國政府嚴陣以待,而人民對防疫卻沒有共識,這恐怕也會讓政府的防疫政策動輒得咎。如果防疫照民粹走,德國早就玩完了,還好室內戴口罩與保持距離的規定還在,這個冬天將是考驗防疫最大的挑戰。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