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下的菲律賓社會,誰是防疫過程中被忽略的「潛在犧牲者」?

新冠肺炎下的菲律賓社會,誰是防疫過程中被忽略的「潛在犧牲者」?
Photo Credit : 賴奕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各種封城、居家隔離以及維持社會距離的措施之下,有許多菲律賓人其實是很難做到這些要求的,如每天僅能依靠賺取日薪過活的底層人民,住在擁擠街區或是無家可歸者,都是這波疫情的潛在犧牲者。

文:賴奕諭

稍早參加了一場線上座談會,聽大家討論在COVID-19影響下的菲律賓情勢。雖然這是由Anakbayan Hawaii所主辦的活動,參與者卻包括有來自於菲律賓、夏威夷與美加的跨時區參與者。像是這樣的講座形式,或許是這個全球性流行病所帶來的少數非預期好處之一吧。

簡單來說,這個講座大致以社會階級不平等的議題做為切入點,藉此來討論COVID-19的影響。事實上這大概也是菲律賓很難逃脫出來的基本命題,尤其在該國的醫療基礎設施原先就十分不足的情況之下,本次疫情的衝擊更是讓各種面向的社會問題被凸顯出來。

比如說,在各種封城、居家隔離以及維持社會距離的措施之下,有許多人其實是很難做到這些要求的。每天僅能依靠賺取日薪過活的底層人民不用說,被要求要勤洗手卻無法擁有乾淨水源的人民,還有住在擁擠街區或是根本無家可歸而難以保持「適當」社會距離的人民,都是這波疫情之下的潛在犧牲者。目前在菲律賓的幾個大城市裡,雖然逐步在劃設專有的隔離區域以及COVID-19醫療中心,實際上這卻並非是菲國所有地方都能夠做到的事情,有明顯的城鄉差距。

1_E_XhByYbCsmN5Ur7-dKzQQ
Photo Credit : 賴奕諭

即便日前菲律賓健康保險計劃(PhilHealth)宣布將全額補助4月14日之前所有因COVID-19而來的醫療費用,此般舉措對於解決前述的社會問題卻有如杯水車薪。最主要的原因在於能夠接受篩檢並接受治療的人其實不多,要通過社區健康中心、區域醫院等層層把關及確認之後,才針對真的疑似是COVID-19的病患進行篩檢,進而協助就醫。就某方面而言,這或許是一種保護菲律賓本身就乘載能力低落的醫療系統的手段,卻也讓許多人因此被排拒在外。就算有疑似症狀的人民直接去到目前專門治療COVID-19的幾家醫院求助,他們也會因為這些人並沒有確診的證明而無法受理。

除此之外,非COVID-19的其他病患也在這波疫情的影響下受到嚴重的衝擊。一方面,本來用以救治其他疾病的醫療資源遭到排擠,這在患有長期慢性病的人民身上尤其明顯。另一方面,方才提到菲國近日逐漸將幾間醫院設為COVID-19專屬的醫療中心,原先在這些醫院接受救治的病患在轉院的過程中遭遇到相當大的困難。這是因為不少醫院擔心這些病患其實是帶著COVID-19的病毒前來,於是便選擇拒絕接受轉院。在這樣的情況下,不論生的是什麼病,他們都將被貼上是危險的污名標籤,而無法接受妥善的照顧安排。

1_bZ2bu00WCEvUlzLz9U0WdQ
Photo Credit : 賴奕諭

事實上,菲律賓受到COVID-19疫情的影響遠比前述的現象還來得更多。特別因為菲國政府長年來一直以政策支持,輸出大量醫護人員至世界各地,有許多的菲律賓人便因此在各國的防疫前線承擔相當大的風險。這些風險不只是他們個人擁有而已,其背後連結到菲律賓本土的家庭不論在親密關係或經濟支持等面向上,都將受到一定程度的衝擊。也由於這樣的勞動力輸出是菲律賓社會長期且系統性的過程,這些衝擊勢必直接影響到國內的社會秩序。關於這點,我覺得是最讓我感興趣的一個面向,卻也很清楚這不是相當容易能夠整理出來討論的議題。也因此,雖然有來自紐約的護理師稍微提到這件事情,後續也沒有再有更多討論。

整場座談聽下來,誠如我在文章的一開始所說,有許多的情況都是潛藏於菲律賓社會的長期性問題。看似有些老生常談,卻又不得不去正視。倘若我們不再討論這些社會問題,當焦點只是放在COVID-19的時候,那麼相應的反疫措施與思維將會使得連帶影響到的那些人們遭受排擠。倘若我們不再討論這些社會問題,我們只會把那些在防疫過程中被犧牲的人們視為是一種必要之惡,反倒不去思考怎麼樣能夠做得更為周全。我想,這樣的觀察不只讓我們得以理解菲律賓當前的情勢,就算是防疫工作相對完善的台灣,也應該要帶出這樣的討論。在防疫的過程中,我們排除了誰、忽略了誰,若我們不再談論社會問題,這些人又該何去何從?

1_Az1WT_6KX4qsZB1rbvm0Bw
Photo Credit : 賴奕諭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若是社會問題不再被談論?菲律賓COVID-19情勢座談會後記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