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記者張經義爭議的要害:他供職的不是媒體,而是中共宣傳機構

白宮記者張經義爭議的要害:他供職的不是媒體,而是中共宣傳機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某些台灣媒體和評論人,不去關心台灣的聲譽如何被張經義破壞,卻紛紛為之辯護,將其塑造成台灣的藍綠惡鬥乃至中美對決的大背景下「獵巫」的犧牲品。

張經義在白宮簡報會上公然說謊,美方發現之後,川普(Donald Trump)總統在推特上怒斥說,要將其趕出白宮記者團隊。而台灣陸委會也祭出相關法規,要對其進行處罰。

荒謬的是,某些台灣媒體和評論人,不去關心台灣的聲譽如何被張經義破壞,卻紛紛為之辯護,將其塑造成台灣的藍綠惡鬥乃至中美對決的大背景下「獵巫」的犧牲品。

《風傳媒》發表台灣大學教授石之瑜的文章〈剝奪工作權,陸委會的底線在哪?〉,氣勢洶洶地指出:「陸委會踐踏的工作權是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所以是踐踏自由;針對個別的人恣意懲處設罰,所以是迫害人權;未公告在先,事後才尋覓、發動有關機關,不講程序,所以是背棄法治;公告內容空白授權,違背立法宗旨,所以是缺乏民主素養。」作者罔顧張經義事件的嚴重性,顛倒黑白,將為敵國的宣傳機構服務視為無傷大雅的「移工」,所以要捍衛其工作權和人權。這大概是石教授出於某種「物傷其類」的恐懼吧?若干年來,石教授站在中共立場上發表了汗牛充棟的文字,早已立此存照,白紙黑字抹不去。台大有這樣的教授,真是台大的遺憾。

《美麗島電子報》刊登署名為陳敏鳳題為〈政府不宜處罰張經義〉的文章。該文指出:「事涉新聞自由,我方政府真的不宜處罰張經義。」文章認為,張經義是真的任職中共官營的東方衛視,但他是駐美的記者,與兩岸敏感事務涉及成分並不高,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立法要求國安前提的立法意旨,並不十分切合,何必要在這裡鑽牛角尖?文章又指出:「中共是沒有新聞自由的國家,美國在川普執政後,也把新聞自由與言論玩弄於手掌之中,如果台灣自許仍是新聞自由國家,就該保持自己獨立性,張經義因為一句來自台灣,遭到兩岸網友夾殺,台灣作為他的原生國在事證沒有更明確性之前,就不要跟著中美兩國瞎鬧,去處罰一個遠在美國當東方衛視的記者,不覺得有點無聊嗎?」其結論是:「這場疫情之戰,台灣夾在中美之間,究竟能不能獲利,真的值得政府再深刻盤點。」這種無法自圓其說的論述,比起石教授的文章來更等而下之。

首先,美國是台灣和中國爭奪最為劇烈的外交舞台,駐美記者敏感性怎麼會不高?其次,文章將中美在「沒有新聞自由」的層面相提並論,將民主自由的美國與獨裁專制的中國並列,是刻意混淆是非,其仇美心態暴露無遺。然而,美國白宮的新聞發佈會上,十有八九的記者都是來自與川普對立的左派媒體,他們的提問對川普充滿敵意,在新聞自由的美國,川普照樣耐心回答。美國主流媒體上對川普的批評鋪天蓋地,川普如何「把新聞自由與言論玩弄於手掌之中」?反之,在中國,有任何一個記者敢用質疑的口氣向習近平提問嗎?中美之間在新聞自由這一議題上根本沒有可比性。

再次,作者甚至認為台灣「夾在中美之間」,根本無視美國是保護台灣的盟國、中國是威脅武力征服台灣的敵國、兩者截然不同的事實。這種扭曲事實、似是而非的言論極為惡劣,誤導輿論,也危害台灣採取正確的外交戰略。

《報橘》刊登了署名盧亞蘭的文章〈張經義風波,其實最開心的是中國共產黨〉,這個聳人聽聞的標題,跟事實截然相反——共產黨對於這個引火燒身的事件,怎麼會開心呢?作者難道是共產黨的外交部發言人、難道是中共肚子裡的蛔蟲,知道中共開心嗎?作者雖然承認此一事件「對台灣政治社會帶來一場價值判斷上的爭議與挑戰」(這是這篇文章唯一一句有價值的話),但又為張辯護說「藉中共媒體圓記者夢,說自己是台灣人就不是台灣之光了?」

文章又引用資深記者范琪斐在網誌上的說明,「駐白宮」是跑美國線駐外記者的一項殊榮,也需要一般台灣傳媒沒有的龐大資源,才能坐上這個位子——似乎張經義的做法是借力使力,不僅不能處罰,反倒要表彰。但中共真有那麼傻嗎?中共會讓你用它的平台來彰顯台灣價值?而且,張經義本人在其著作《白宮義見》中承認,白宮記者並非什麼殊榮,並不需要其供職的媒體具有龐大的資源,而且在川普執政之後,已經取消了專門的記者證,任何記者都可以申請去白宮採訪。

該文最為無知的地方是認為:「中共黨支部的權力,在每間公司都不一樣,在一些中國國營企業,當然等同董事會,但若是間合資、甚或是外資公司,可能連日常營運的決定權都沒有。」看來,這位作者要到政大去補一點「匪情研究」的課程。對中共如此無知,也敢胡說八道,真是「無知者無畏」——你難道不知道習近平執政以來的中國,早已變成「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嗎?

AP_2007834768070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以上諸多為張經義辯護的論調,最致命的錯誤就是,他們完全不知道,在中共的體制下,沒有媒體,只有黨的宣傳機構。中共起家靠的是槍桿子和筆桿子兩手抓,這是毛澤東打敗蔣介石的秘訣。毛至死不放棄對軍權的掌控,其副帥林彪雖為中共的「戰神」,卻連一個連隊都不能調動。毛也利用文宣機構發動文革,整肅劉少奇為首的黨務和官僚集團。文革的導火線、姚文元的〈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由毛親自執筆逐字逐句修改,文章殺人不見血。當年,人民日報的清樣,毛常常要親自審定才能付印,可見宣傳是中共的生命線。

在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有一部分官方媒體在一定程度上走市場化之路,在言論尺度上稍有放開,偏向自由化,如以《南方週末》為代表的南方報系。但在胡錦濤時代末期,這些有市場化色彩的媒體遭到宣傳部的嚴厲管控,幾輪清洗下來,早已是萬馬齊喑、整齊劃一。到了習近平時代,中共宣傳部更是比納粹德國戈培爾(Joseph Goebbels)的宣傳部還要嚴酷。早在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九日上午,習近平依次到訪《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三家國家級官方媒體;當天下午,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主持召開「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要求官方媒體「必須姓黨」,其所有工作「都要體現黨的意志、反映黨的主張,維護黨中央權威、維護黨的團結。」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