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時期用非常方法:對所有人課1%「防疫特別稅」,再平均分配

非常時期用非常方法:對所有人課1%「防疫特別稅」,再平均分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防疫特別稅確實會增加富人額外的負擔,但舉債同樣也是要全民共同來償還,結果也一樣會是由以後某一時期的貨幣持有者承受,而且在非常時期進行一次更平均的財富重分配,對社會來講也是美事一樁。

文:吳文進

防疫的根本在避免人際接觸,限制接觸則必須付出經濟崩落的慘重代價,經濟崩跌對人們生活的影響可分為兩方面,一是想消費的人不能消費,生活苦悶;一是依賴這些消費活動營生的業者及從業人員喪失收入來源,有些人的生活就會陷入困境,生活苦悶對多數人來講都還可以承受,但是當有越來越多人生活陷入困境時,其對社會的衝擊可能會比疫情本身還嚴重。

是以在疫情防控和穩定經濟之間就出現了一個極為衝突的艱難情勢,面對如此非常情勢必須要有非常的做法,才能有效應對。本文所要闡述課徵防疫特別稅,並將所取得資金以現金平均發放給每一位國民的措施,實是應對此非常時期的一個有效方案,值得參考。其具體作法及功效詳述如下。

一次性廣徵1%的財產稅,然後平均分給大家

防疫特別稅的設計係對每一位國民所持有除自用住宅以外、超過一定數額以上的淨資產,一次性課徵稅率1%的稅額。

這個稅率非常低,加上處於防疫非常時期,應該可以將阻力降到最低。如果能夠順利開徵的話,依主計總處所發布「106年度國富統計報告」,台灣家計部門共擁有139.2兆的財富淨額,其中屬於建築物財富及建地財富的數額分別為6.9兆及27.4兆,所有淨資產扣減住宅資產後有105兆的課稅標的,以1%的稅率課徵可課得1.05兆的稅額,這是一筆很龐大的資金,有了這筆資金,政府就有很大空間從容規劃防疫期間的經濟穩定措施。

疫情期間有越來越多的人生活會陷入困境,這是疫情防控之外政府必須解決的另一重大問題。對生活陷入困境的人來講,幫助他的最簡單有效方式就是發給急需的現金,但是要發給誰、發多少、政府財力是否足堪負荷等因素,使得這一措施很難照顧到所有需要被照顧的人。

如果有了前述防疫特別稅的財源,那麼政府就可以有足夠財力發放給所有國民每人一筆足供基本生活的現金補助。如果發放給2300萬國民每人每月一萬元的現金,那麼1.05兆的資金將可供持續發放4個月以上,可以保障所有人4個月的基本生活無虞。如果疫情持續嚴峻,需要繼續避免人際接觸,則1.05兆的資金就可以支持社會進行長達4個月的限制措施,再怎麼難纏的病毒,在如此長時間的圍堵之下,應該也會被有效控制。

助業者紓困 經濟部研議振興抵用券(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疫情之下,做一次小型的「重分配」

前述的解決方案構想,不僅簡單明瞭,同時具有多方面優勢可幫助我們更有信心的打贏這場抗疫大戰。

所有人一率發放相同數額現金,每個人都可以有尊嚴地拿到這筆款項,不會遭受異常眼光,而且不必作資格審核,也不用申請程序,沒有人會被遺漏,簡單明確的行政程序,就可幫助所有人都能度過這一段艱困時期。平時財產稅的討論都會遭受非常大的阻力與抗拒,還要擔心資金外移效應,而此方案僅只1%的稅率,且值此非常時期,當可將這些阻力降到最低。

政府有了資金來源,可以保障所有人的基本生活之後,就可以放手全心顧好防疫的工作,不會陷入兩難困境,避免過早啟動經濟振興措施,致使防疫工作功敗垂成。所有人都有生活保障之後,廠商也可比較放心地採取暫時減薪或無薪假措施,無須停業也不用裁員,努力熬過這次難關,等待疫情過後,勞工可以保住工作,企業立刻有熟練工人可用,經濟活動可更快速回到正軌,民眾也能盡速回復正常生活。這個方案中雖然也有一些非急需者也會收到相同的現金,但這些錢本來就取之於民,才再分之於民。

這之中資產較少者會有一些受益,其受益來源則來自於資產較豐厚者的付出,在此非常時期,進行一次更平均的財富重分配,對整體社會來講也是美事一樁,並不會有不公平的問題。

武漢肺炎紓困 政院拍板酷碰券刺激消費(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疫情風暴就像一場重大意外,很多人都突然就失去維生的收入來源,以資格限制的救濟措施難免掛一漏萬,就如攤商、資源回收者、白牌司機等,都很難認定是否該予以補助。這場疫情來的又猛又急,很多企業營運停滯而咬牙苦撐,都需要員工有其他收入,來幫企業減少支出頂住這一段營運停滯期,以便疫情控制後,可快速回復正常經營。

凡此種種,全面性的發放現金才是最簡單周全的方法。不論是救濟措施、紓困措施或普發現金,都需要額外財源,雖然籌措財源的最簡單方式就是舉債,但政府增加舉債就會有債留子孫的疑慮,也有可能引發其他的副作用,所能籌得的財源難以應付當前危機的龐大需求,因此,防疫特別稅會是一項有效值得採用的方法。

防疫特別稅確實會增加富人額外的負擔,但舉債同樣也是要全民共同來償還,且觀諸近現代各國財政實況,不斷往上堆疊的公債餘額甚少有主動清償降低的作為,大部分都是經由通膨作用而被相對抵銷,也就是說這些債務絕大部分都是由貨幣持有者以貨幣資產貶值的方式所償付,現在舉債的結果也一樣會是由以後某一時期的貨幣持有者所承受,實際是哪些人承擔這些債務,視運氣而定,與其如此,不如現在就由所有各種資產的持有者平均分擔,會來的更加公平。

如果台灣真能成功的開徵防疫特別稅,用來對付疫情防堵病毒,那將會是開風氣之先的超強行動,成為全世界所稱許的另一項防疫成績,也會被各國廣為仿效學習,如果全世界各國都能採取這項行動的話,則不愁病毒不被盡快的消滅,在所有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合作努力之下,必能快速弭平疫情,早日回復安全正常的生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