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蒂性學報告》書評:在自慰中聽見男人的聲音,走進女人的沉默

《海蒂性學報告》書評:在自慰中聽見男人的聲音,走進女人的沉默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聲音讓我們走進了自由敘說的女性世界。在這個世界裡面,她們盡情敘述,展現自我。日復一日,當每個女人都能勇敢表達自己這一潛藏經年而不敢言說的秘密時刻,就是性解放的真正時刻。

文:陳海粟

上個月,《海蒂性學報告:女人篇》剛從郵局郵到手裡的時候,我順手將它放進了一旁的包裡。恰巧那時接到友人的電話,拎上背包,赴約咖啡館。等待的時間閒來無事,於是抽出書包裡的書,正大光明地在桌上攤開,開始了「大喇喇」的閱讀。

朋友推門進來時我沒有發現,突然身後傳來一陣匪夷所思的質問聲:「你怎麼看這種書!你是怎麼了最近?難道你現在已經欲火焚燒夜不能寐了嗎?怎麼能在公眾場合看這種書?!」

而他看到的那一頁正好寫道:「我非常喜歡自慰,但是我也很擔心:如果我自慰過度,是否會妨礙我與男人的性關係?我幾乎天天自慰,用的是振動器。我每次自慰都會有高潮,由於我最近才學會用手自慰,所以,近來高潮的次數就少了些。如果借助振動器的話,大約需要5到20分鐘的時間即可達到高潮,不過,要是用手,至少需要30分鐘以上。」

我把書輕輕合上,笑問:「這種書怎麼就不能看了?」他用手捂住嘴湊過來在我的耳邊低聲說:「這種東西這麼私人,在公眾場合看豈不是很奇怪!再說,你有這麼欲求不滿嗎?」看樣子,這本長達八百多頁的全書包含著的不同國家中數以千計的女人對自慰與高潮真實的敘述,對談性色變的友人而言著實是一本「文化震驚」。

自慰,這種作為「人類性生活的原型,人類性慾的基礎所在」的性生活方式,為什麼在大眾的眼光中,竟是羞恥的不能言說的東西?尤其是對於公開場合閱讀或談論這一件事情的女人而言,為什麼更加的「不可饒恕」?而且為什麼此種自給自足自娛自樂的性會導致女人們思考「自慰過多是否會妨礙與男人的性關係」?

自慰,在歷史上被社會文化定義為有生理缺陷的,並且自慰會讓人心理「覺得孤單、有罪惡感、乏人疼愛、自私、愚蠢,不安感」的。這些由骯髒詞彙所組成的令社會不齒且可鄙的性模式,教導人們自慰僅僅只是發洩肉慾的一種模式,別無好處。因此女人們從小就被教導說自慰是所謂的猥褻,不應該沉溺其中。一旦涉及自慰話題,則關乎身份與自尊,因為「嚴守禮教的人不該自慰」。對大多數女性來說,自慰更是性生活中,不太願意坦白的部分,即使偶爾自慰,也絕不會公然吹噓,更不要說與男伴就這件事去進行交流。

於是,女性從社會話語層面被規定了要忍耐性衝動。她們不能談自慰,因為不合禮數,因為會遭受非議,因為會被人說成是「慾火旺盛」。於是女人自慰之後隨之而來的是巨大的罪惡感與空虛感,以至於要「一直為這種罪過而懺悔,祈禱上帝給予力量去戒掉自慰的習慣。」

這種性事上自給自足的天賦若是發生在熟睡的伴侶旁邊,那就更令人手足無措和令人尷尬了,因為「自慰本身已經是罪惡的」,要是在伴侶的身邊自慰,那不更是明目張膽地摧毀了男伴的自我尊嚴,向他暗示「他給的還不夠嗎」?

於是,女性被在場的男性規定了不能自慰,因為「自慰是對男權的不尊重和巨大的挑戰」。男性會發出質疑:「你都能獨立自主的滿足性慾了,那就不需要我了。」

在兩性關係中,相比男性,女性更加注重伴侶的歡愉,從而忽略了讓自己性愉悅的性模式——自慰。正如一個女人說到:「我一直都很想和男人一起達到高潮......似乎是永遠不可能達成的夢想。和他在一起,我就像個可愛的太監,只有當我自己獨處時(自慰),才是一個性慾完滿而正常的人。」在自慰中,她們很輕而易舉地能達到性高潮,然而在兩性性交中,達到性高潮卻很難,但為了滿足伴侶的性需求,她們要求自己假裝高潮,滿足另一半的男性雄風。而這也會反過來使女性思考:「如果我自慰過度,是否會妨礙我與男人的性關係?」

在這種情況之下,女性同時被自己想像的男性規定了不能自慰。她們的性應該且只能夠面對男性的時候才能施展。自給自足的性可能會讓她們丟失了男人的愛情與眷戀。

於是,女性自我的性慾被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社會與男性力量隱藏起來,她們變成了「沉默的無性女人」。

而男人們怎麼看待自慰?現在,我們有了一本女性手冊讓我們瞭解了女性在自慰中的沉默,可是有沒有一本男性手冊讓我們瞭解男性對其的看法?幸運的是,海蒂不僅讓我們用 《海蒂性學報告:女人篇》走進女人的沉默,也通過《海蒂性學報告:男人篇》引領我們傾聽了男性的聲音。

在男人的世界中,我們可以看到有一些男人對待自慰也有在歷史和社會力量雙重作用,認為自慰是文明世界中男人沒有能力與別人共用性歡愉的「挫敗」,從而對自慰難以言說的異樣情緒。然而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一些男人直言不諱地表示:「自從我學會自慰,頓時覺得自己擁有了力量,獲得了解放。」這種聲音一旦出現,就不會停止。於是我們聽到了更多男性直接的表達:「我喜歡不必依賴別人而獲得高潮......我曾經告訴一些女人,不必為了怕傷和氣而覺得有義務和我做愛,因為我有一只健全的右手,性必須是兩人共同的渴望。自慰時有時我會遺憾沒有人與我分享,不過我也喜歡自己,一個人也蠻好的。」

從男人的聲音中,我們瞭解到原來男性也支持這種「情感上和心理上的都可以讓人獲得獨立感的性方式」,並在經歷了一番掙扎之後說出了喜愛自慰並且得到了妻子諒解的男性:「我一星期自慰好幾次......在我沒有和妻子做愛時。她知道,我們常常討論這件事,她慢慢理解了,而且贊成。自慰對我們的婚姻大有幫助,因為我對性的欲望和需求遠超過我太太,所以我能夠在她的贊成與理解下自慰,這消除了她必須滿足我的壓力......我非常愛我太太,部分原因是她知道這件事......她是一個了不起的妻子。」

然而,如男人這樣直言不諱自慰感情的女人實在太少。女人對自慰的閉口不談會讓大部分的男人以為,女人對於性,似乎不像男人需要的那麼多。因此女性不了解為什麼大部分男性總希望多一些性生活,而男人則不能理解女人不能給他們足夠的性生活,是否是因為對性趣的缺乏?

而女人恐懼說出自慰,是因為她們恐懼在床上挑戰男性的權威,她們恐懼她們的奔放會使其失去那份男人的愛。她們恐懼她們會僭越男伴的權威,以至於被這一份直白拋棄。沉默,就成為了最好的被愛方式。

於是,女人們在想像出來的恐懼中沉默,被他者束縛,也被自己束縛。這種自給自足的性則被關進了一個永恆的黑洞裏,成為了一個永遠不能觸碰的黑匣子。

比較幸運的是,在這一本書中,雖然有對自慰深感羞恥至今無法完全言說的女性,也少有與自己的男伴溝通自慰的沉默女性;但也有逐漸從「日常生活各方面漸漸發揮獨立自主的能力後,對自慰的罪惡感慢慢減弱了」的覺醒女性;也有大聲說出「自慰是一種對自我的關愛與照顧,是對自己身體自然的親近」的勇敢女人,這對於一個談性色變的社會,無疑不是一種進步。

這些聲音讓我們走進了自由敘說的女性世界。在這個世界裡面,她們盡情敘述,展現自我。日復一日,當每個女人都能勇敢表達自己這一潛藏經年而不敢言說的秘密時刻,就是性解放的真正時刻。

當我在捷運上「不小心」又與友人談到對這本書時,他不停地看我的四周,確保我們的聊天與別人是安全距離而不會被竊聽時,用手捂住嘴不斷地輕聲提示我:「你小點聲,小點聲,聲音低一點,不要讓別人聽見,這是捷運裡,這種話題不要大張旗鼓地說好嗎?」

沉默,只會讓可言說的秘密更加不見天日。而這種不見天日又能給我們帶來什麼?

參考文獻

  • 雪兒・海蒂(2002)。林淑貞譯。《海蒂性學報告:女人篇》。海口:海南出版社。
  • 雪兒・海蒂(2011)。林瑞庭、譚智華譯。《海蒂性學報告:男人篇》。海口:海南出版社。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