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總部宣布同意罷免票破90萬,韓國瑜率團隊感謝「沒出來投票」的130萬市民

罷韓總部宣布同意罷免票破90萬,韓國瑜率團隊感謝「沒出來投票」的130萬市民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瑜替市府團隊「抱不平」,認為市政團隊表現遭到「扭曲造謠抹黑」,他很遺憾無法繼續在高雄推動建設工作。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投票今(6)日上午8點至下午4點登場;上午8時開始投票時陽光普照,各投開票所都大排長龍;不過中午過後各地則開始下起午後雷陣,投票結束前10分鐘天氣才放晴,「罷韓總部」的門口也擠滿了帶著黃絲帶的群眾,隨著主持人宣布同意罷免票已經超過57萬門檻,罷免案正式通過,許多民眾高聲歡呼、或是激動落淚。韓國瑜則帶領市政府團隊向高雄市民道謝,並提出3個遺憾。

「光復高雄」總部外人潮擠爆、歡聲雷動

不少民眾也在投完票後就前往高雄自立路的罷韓總部,準備一起看開票,約在16: 40時,主持人宣布根據志工和民意代表回報導總部的全高雄市各個投開票所投票率,都超過30%,也已經超過同意票所需門檻25%,讓現場民眾聽了信心大增,一起高聲歡呼並大喊「高雄!加油!」。

後來隨著開票進度,約在17:10時,現場宣佈同意罷免票已經超過罷免門檻57萬票,群眾歡聲雷動,人潮仍不斷湧入現場,約在17:40時,主持人喊出同意罷免已經超過90萬票,票數仍持續在往上衝,而且各區的投票率幾乎都超過40%,讓許多民眾非常興奮,揮舞旗子和黃絲帶,更有民眾激動落淚,表示「終於贏了!」

一位現場民眾陳小姐帶著媽媽一起到現場來看開票,受訪時表示,雖然下午下大雨但還是和媽媽一起撐著傘去投票,投票時看到同一個投開票所,很多鄰居都沒去投票,感到有點緊張,現在沒下雨所以決定到總部來和大家一起看開票「比較不會那麼緊張」,希望罷免能順利通過。

罷韓團體也在臉書上公布罷韓過程中的財務報告,指出資金仍短缺120萬以上,希望民眾在今晚12點截止之前,繼續捐款或是購買「罷韓小物」支持他們。

韓國瑜率市政團隊道謝:遺憾未能完成高雄建設工作

韓國瑜今天一早和國民黨市議員吳芳銘、林義迪、朱信強、鍾易仲等,到美濃及旗山視察木瓜及香蕉農損狀況,農業局長吳芳銘報告指疫情期間香蕉外銷比去年同期逆勢成長11%,韓國瑜開心地向蕉農表達感謝之意。另外也到旗山糖廠社區,視察高雄農產直賣所,了解當地農村旅遊經濟復甦狀況。

韓國瑜約在下午5點多,確定投票結果後,和所有政務官一起在市府四維行政中心現身回應罷免投票並感謝市民,依然有支持韓國瑜的群眾,跑到現場高喊「市長永遠支持你,永遠愛你」、「市長加油」等。

韓國瑜表示,他有2個感謝,3個遺憾,1個祝福。第1個感謝支持韓國瑜的89萬多市民朋友,讓他有機會為市政打拼;他也對市政團隊鞠躬,表示他要感謝最棒的市府團隊,他這一年多的時間,對這個團隊感到驕傲,他也相信大部分高雄市民都對市政府團隊的表現感到滿意。

韓國瑜接著說,第2個感謝,是有130萬名的高雄市民並沒有出來投票,他要感謝這130萬人對高雄市府團隊的支持,他們無法接受這場罷免,甚至認為這是場不公不義的選舉,所以還是有130萬人出來不投票。

韓國瑜也說,他也有3個遺憾,遺憾包括執政黨應該一心一意為人民造福、打拼,讓人民安居樂業過幸福好日子,但民進黨第二執政以來,所有心思都集中在「罷韓國家隊」集中所有中央政府力量、各部會、90%以上的媒體,以及100%的網軍「攻打韓國瑜一個人」。

另外他也強調,對手「抹黑造謠扭曲」市府團隊,團隊所有成員在過去這段時間政策執行、推動上不遺餘力,包括雙語教育是全國第一、路平燈亮水溝通也是全國第一、輔導青年創業也是全國第一,目前肺炎本土感染案例是0,登革熱目前的疫情,也優於過去幾十年的表現,但團隊卻被抹黑。

最後韓國瑜也表示,還有好多工作市府團隊要急著推動,他最放心不下就是高雄的未來。高雄唯一的路就是國際化道路,因此培養下一代、推動政府招商引資所有相關工作都很重要,很遺憾團隊無法繼續這些工作。他要祝福高雄最棒最優質的市民,將城市往好的方向帶,也期待新的高雄市長能讓居民安居樂業。

國民黨中央黨部祕書長李乾龍今天也坐鎮高雄市黨部關心投票情形,黨主席江啟臣則預計在投票結束後前往高雄市黨部。為了及早掌握投票結果,國民黨高雄市黨部在黨部一樓設置計票中心,由分派到各個投開票所的志工報票進黨部後統計。高雄市近年的選舉已很少見人工報票,國民黨高雄市部今天的人工計票板很引人注目。

江啟臣則稍晚在高雄市黨部發表談話,表達尊重投票結果,並感謝高雄市民曾給國民黨和韓國於一個機會,但對於沒能回應高雄鄉親的期待,也感到很歉疚。

江啟臣也強調,韓國瑜帶領的市府團隊從道路整平,排水溝清淤、登革熱整治,到各式各樣的城市行銷,都是具體有感的改變,更是國民黨執政的成績單,然而,高雄市民對於城市進步的期許,對於市府團隊的期待,更勝於他們的努力。面對高雄鄉親的不諒解,面對高雄市民的質疑與挑戰,只能一起面對、共同承擔。未來更要持續拚搏,贏回高雄鄉親的熱情與溫暖。

江啟臣也再次表示,對於執政黨用行政力量「操縱罷免案」,他要表示譴責與失望。這樣的做法對於台灣民主制度的發展,朝野共同合作面對後疫情世界變局的可能都有深遠且負面的影響。但國民黨沒有氣餒的時間,接下來他會儘速與韓國瑜市長還有黨內的幹部磋商,討論如何面對接下來的補選挑戰,尋覓適切的人才,延續高雄市府團隊的努力與認真,贏回更多高雄市民的信任。

投票傳有人「開直播監票」所幸未傳糾紛


猜你喜歡


【影音】整理數十萬張空拍影像,就像一場馬拉松: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

【影音】整理數十萬張空拍影像,就像一場馬拉松: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是齊柏林畢生在做的事,也是看見・齊柏林基金會要接力做下去的事。打造一座把台灣存起來的影像資料庫,讓齊柏林留下的影像資產得以傳承世代,「數位典藏」計畫需要你我一同支持響應。

2017年,《看見台灣》的導演齊柏林匆匆離開這個世界,留下無數珍貴空拍影像資產;這些跨越1990年代到2017年、長達25年台灣自然與人文地景變遷的真實紀錄,不只保留了台灣之美,更在學術研究、環保倡議和環境教育上有著無可取代的價值。然而,龐大的影像素材需要經過「數位典藏」才能被有效應用,因此「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成立的初衷,就是為了承接數位典藏的使命,讓齊導畢生的心血,能夠世代傳承,發揮永續的影響力。經過兩年的摸索,基金會最終研擬出最合適的數位典藏計畫,不只將齊導作品數位化、分類歸檔,更要建置線上影像資料庫,並將繼續記錄台灣的使命傳承下去。

根據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統計,齊柏林導演在空中拍攝超過2500小時所累積的影像,約為10萬張空拍底片、50萬張數位照片,上千小時的空拍影片;要為如此龐大的影像資料建檔與整理,勢必耗費許多金錢、時間與人力。不過,只要能集結眾人之力,這一場數位典藏人員及專業志工接力的馬拉松,將會是美麗而撼動人心的一段旅程。

「數位典藏」做什麼?

數位典藏(digital archive),意思是將有保存價值的實體或非實體資料,透過數位化(諸如攝影、掃描、影音拍攝、全文輸入等)與加上屬性資料等詮釋資料(Metadata),建立數位檔案的形式,作為永久保管儲存。

而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數位典藏計畫可分為三大工作線,分別為:

  • 傳統底片組:挑選底片→掃描成數位檔案→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 數位照片組:挑選照片→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 空拍影片組:挑選影片→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除了要將齊導留下來的影像作品數位化歸檔,數位典藏計畫還包括改版建置「iTaiwan8影像資料庫」,也就是建設完整的線上影像資料庫系統,讓齊導作品更便於靈活運用,也能讓更多世人看見。

飛行2500小時累積的空拍影像,怎麼整理?

  • 整理底片/數位掃描

數位典藏組專員詹宇雯的工作,是負責整理傳統底片。即便存放在防潮櫃中,傳統底片仍面臨逐漸老化褪色的壓力,需要與時間賽跑進行數位化保存;然而大多未經篩選的10萬張底片,有些因為直升機震動導致些微的畫面模糊,也有因飛行路線連續較重複的地景構圖,而詹宇雯的其中一項任務,就是拿著放大鏡一一檢視精挑,並標註定位和勘誤照片資訊。

「整理底片最常發生的問題就是人工出錯,因為以前留下的資料可能是齊導或其他志工整理出來、用手寫的,貼紙可能貼錯或資料寫錯。」詹宇雯說起某次經驗,當時有一張台北車站的照片被貼了很多年份,為了找出正確年份,她試圖辨識照片裡招牌跑馬燈上的氣溫、股市市值等資料,交叉比對推斷出正確年份。雖然偶有這種偵探辦案一樣的趣事,但大多數時候是耗費專注度與眼力的過程。

完成底片挑選的階段,接著進到底片掃描數位化。然而,這步驟並不容易,除了整體的影像品質控制與檔案管理,齊柏林導演留下的底片最遠距今至少11年,老化褪色的底片容易出現色彩偏誤,須進行色彩還原,再修掉畫面上的髒點、存成解析度高的數位影像才算完成。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整理傳統底片的過程,必須拿著放大鏡一一檢視精挑,標註定位和勘誤照片資訊。
  • 建立屬性資料

所謂「建立屬性資料」,其實就是為影像添增各種描述紀錄的資訊,有了這些資訊,龐大的影像資料才能被有效率的搜尋、管理。數位典藏組副組長陳宣穎表示,以齊導拍攝的影像為例,包含:拍攝主題、地點及詮釋地景的關鍵字都屬於此範疇;而其中投入最多時間的便是「定位」和「建立關鍵字」這兩項任務。

「定位」指的是找出拍攝主體所在地點和座標,有時可透過既有的飛行軌跡紀錄來推測,但更多時候是在沒有軌跡紀錄的狀態下,憑藉地理知識及照片上的蛛絲馬跡判讀位置。如果影像拍攝年代久遠,或是地景變化很大,就需要運用更多歷史圖資或佐證資料去搜索、推論。

「我們要一張一張照片判讀,建立屬性資料。像是早期的傳統相機沒有定位功能,常常看到照片中只有一大片山稜線,此時我們就要仔細比對地圖、衛星影像,想辦法查找,盡可能貼近正確。」陳宣穎說。

「建立關鍵字」看起來似乎相對輕鬆,然而事實上,光是決定有哪些關鍵字可以使用,就是一門功夫。第一步必須辨認影像中的景物,例如一塊農田種植的是什麼作物,就必須蒐集其他資料輔助判斷;其次,由於空拍照片尺度不一,在畫面中佔比多大的景物需要設立關鍵字,也需要經過討論訂定規則;最後,還必須從使用者的角度思考,依據一般人的搜尋習慣設立關鍵字。

因此,在建立屬性資料的過程中,看見・齊柏林基金會也特別諮詢多位專家,共同研究規劃出適合台灣空中影像的關鍵字建置邏輯,並以此基礎進行分門別類、校正檢核,確保影像被妥善歸納及運用。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建立屬性資料時需要大量對比地圖,並依照訂定好的規則建立屬性資料,使歸納邏輯一致。
  • 影音資料典藏

相較於照片整理,動態影片的典藏工程更為多元複雜。首先,要針對近千小時空拍影片進行盤點,接著進行特殊格式轉檔與備份,再逐步建立邏輯編碼、標示檔案管理方式,以推動後續屬性資料建立。

「影片整理最大的兩個挑戰,其一是影片內容橫跨的範圍很大,導演可能是台中起飛、屏東降落,因此要去判斷每個影片節點的地景定位;其二是飛機上升的垂直範圍很大、晃動又劇烈,有時候會遇到『果凍效應1』致使內容失真。」影音製作組專員鄭宇程說明,由於各時期的影片拍帶檔案格式、影像內容品質、影片時長都不同,大大增加了管理建檔難度。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影音資料的典藏,需要讀取大量的檔案,逐格檢視、分段建立屬性資料、調色等。

加入數位典藏的馬拉松,傳承接棒台灣之美

從一步步定義操作流程、統一色彩管理語言、購置影像處理設備等,到培訓志工與實習生、讓人力支援一步到位、避免巨量資料的協作過程中出現錯誤,都是數位典藏計畫的範疇。多元內容創意部副總監王俐文表示,「數位典藏」四個字說來簡單,但過程繁複龐雜,需要所有人一致的專注、耐心、細心、以及熱忱。

「iTaiwan8影像資料庫」作為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的目標之一,改版上線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除了完成龐大影像資料的典藏,更大的挑戰是要繼續記錄台灣,讓影像不會只停留在2017年。

「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是齊導畢生在做的事,也是基金會要接力做下去的事。而數位典藏計畫,就是齊導生命的延續,也是基金會動力的源頭。要打造一座把台灣存起來的影像資料庫並不容易,看見・齊柏林基金會亟需各界的支持,共同建置屬於台灣最美的影像資料庫。讓我們一起守護齊柏林留下的影像資產,讓土地脈動的珍貴影像得以傳承世代,發揮更多價值。

捐款支持看見・齊柏林基金會,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


註1:果凍效應(rolling shutter)是數位相機CMOS感光元件的一種效應,當使用電子快門來拍攝高速移動的物件時,原本垂直的物件拍攝出的畫面卻為傾斜甚至變形。(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