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科學家一樣思考》:老鼠可能有同理心,大象則是有智慧到令人不安

《像科學家一樣思考》:老鼠可能有同理心,大象則是有智慧到令人不安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象有智慧到令人不安。我說不安是因為牠們的心靈世界比我們許多人以為還要接近我們。牠們不只能認得象群裡個別的大象(許多動物可以做到這一點),還能夠認得牠們。

文:史坦利.萊斯

雖然這聽起來可能很驚人,但許多科學家,包括勒內.笛卡兒在內,都曾以為哺乳類動物不會覺得疼痛。牠們的行為可能看起來像覺得痛,但他說這只是牠們的反射性動作。假如笛卡兒活在今天,就會把牠們描述成是機器人。到了上個世紀左右,科學才否定這樣的假設,開始把動物當作有知覺的生物,雖然並不是非常有智慧,但實際上可以感覺到疼痛。

但我們對智慧的定義可能不僅於此。我們可能會希望納入自覺的能力,這種能力只有人類和其他一些物種擁有。許多人會用貓作為例子,其中包括我非常親近的人。他們說貓是具有自覺的生物。任何擁有貓或成為貓奴的人都會試著這樣做。我並不是說你的貓巴多羅繆沒有自覺,我只是說你沒辦法證明。巴多羅繆並不一定愛你(抱歉),而只是希望從你那裡獲得溫飽,而且潛意識知道發出呼嚕聲就能遂其所願。

沒有人知道要如何決定動物是否具有自覺。但已經有人嘗試過兩種非常有趣的方法。第一種是鏡子測驗。動物認得鏡子中的自己嗎?或者會認定鏡中的影像是其他動物?大多數鳥類無法通過測驗。牠們看到自己鏡中的影像會發動攻擊。美國幾個城市中,鳥類已經發現如果牠們坐在後照鏡,身體往前傾,牠們就會找到另一隻鳥,然後牠們就會攻擊這隻鳥。牠們可能會弄破後照鏡。

鳥類無法理解牠們犯的錯,所以會互相模仿。很快全市的鳥就會這樣做,市民必須在車子無人看管時,用塑膠袋把後照鏡包起來。整整兩年,一隻公的北美紅雀在春天的交配季節時,每天清晨攻擊自己在我浴室窗戶的反射影像。

將鏡子測驗稍加變化的測驗就是腮紅測驗。這常常是「鏡子測驗」一詞的意思。你把一些化妝品擦在哺乳類動物肩膀上,牠們看不到的地方,然後讓動物看鏡子。如果牠有自覺,在看鏡子時就會把腮紅擦掉。牠知道鏡子裡的影像是自己,也知道有東西在皮膚上或毛髮上。

現在你可能會問:「你怎麼知道牠們不是只是感覺到有化妝品,然後想辦法擦掉?」研究者把一些看不見的飾底乳擦在另一邊的肩膀上,這種飾底乳感覺起來像腮紅,但鏡子裡看不到。有自覺的哺乳類動物只會去擦腮紅。結果猿類(黑猩猩、倭黑猩猩、紅毛猩猩、大猩猩,當然還有人類)都以這種方式測量出具有自覺。虎鯨和瓶鼻海豚也是。

雖然我上面有對鳥類智慧的評語,但歐洲喜鵲仍通過了測驗。根據貝恩德.海因里希(Bernd Heinrich)和其他人的著作,烏鴉、喜鵲和牠們的近親都相當有智慧。烏鴉顯然甚至會記得過去威脅過他們的人臉孔。

還有大象。大象有智慧到令人不安。我說不安是因為牠們的心靈世界比我們許多人以為還要接近我們。牠們不只能認得象群裡個別的大象(許多動物可以做到這一點),還能夠認得牠們。一位研究者回放象群中剛死亡的年長母象聲音,有些較年輕的大象表現得好像在哀悼一樣。這代表牠們能意識到死亡嗎?或者至少會思念老的大象,覺得牠在別的地方?

shutterstock_110882613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有同理心的老鼠?

我不知道科學家如何回答關於大象的那些問題。但有一群科學家準備好要告訴我們老鼠有同理心。我來說個明白吧。

要顯示老鼠表現出不舒服的徵兆很容易。看到另一隻老鼠疼痛時,牠會扭動、翻滾作為回應──這是科學家論證的第一件事。他們將兩隻老鼠放在不同的塑膠容器中,這兩個容器大小只夠牠們移動,沒辦法讓牠們轉身。然後科學家用針筒戳其中一隻老鼠以刺激牠,針筒裡裝的是稀釋後的醋酸溶液。當然,科學家必須發明方法測量老鼠扭動的程度。

其他利用其他動物物種研究的研究者則使用標準化方式,量化動物不舒服時皺眉的程度。他們說這是痛苦表情量表,研究老鼠的人也採用類似方法。

為了回應看到一隻老鼠扭動,另一隻老鼠往往也會扭動或翻滾。(甚至連你使用的詞都會顯示出你是否認為老鼠會經歷痛苦的潛在偏見。)科學家知道視覺誘發扭動的反應,因為他們使用不透明的塑膠筒時,老鼠看不到彼此,就不會產生反應,至少不會超過一般老鼠在塑膠筒中本來就常會有的扭動幅度。

科學家知道視力是老鼠溝通的方法,因為耳聾的老鼠或聞不到味道的老鼠,仍然可以回應其他老鼠的痛苦。

但就因為一隻老鼠看到另一隻痛苦的老鼠而扭動身體,並不代表牠有同理心。牠可能只是感到恐懼,擔心同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這並不需要很大的大腦就可以辦到。你要如何區別同理心和恐懼?

假如老鼠會形成具有同理心的關係,牠們最可能和養在同一個籠子裡的其他老鼠發展出這樣的關係。同樣的塑膠盒上面鋪著木屑,裡面還有水壺,這就是實驗室老鼠的整個世界了。你無法在沒有同理心能力的老鼠中製造出同理心,你也無法消除有能力的老鼠的同理心。但你可以合理預期養在同一個籠子裡的老鼠(籠友),會對彼此有較多同理心。

科學家執行扭動測驗時,發現比起觀看「陌生老鼠」被戳、受到刺激,老鼠顯然更容易在看到籠友被如此對待時以扭動作為回應。但並不是說看到籠友遭受這種待遇一定會扭動,看到陌生老鼠就不會。然而,牠們扭動的程度的確有顯著差異。科學家的結論是老鼠可以發展出同理心,或許不是對其他老鼠一視同仁,而是對生長在同一個籠子裡的老鼠會這樣。

利他主義(會在之後章節更完整討論)是你的作為,同理心是你的感覺,而同理心會強化利他的行為。假如具同理心的能力是人格的指標,那老鼠至少相距不遠了。我懷疑所有群居的哺乳動物都能感覺到同理心。狗當然可以,牠們甚至會對人感覺到同理心,就像人也會對狗有同理心一樣。但貓呢?

相較於狗和人類,貓比較獨來獨往。但據我觀察,牠們的同理心至少和老鼠差不多。同窩出生的貓遭受傷害時,牠們可能會非常生氣難過。我認為這總有方法可以以某種實驗測試。但你曾試著要把貓放進塑膠筒裡嗎?

告訴我為什麼

科學家抗拒媒介的偏見。他們不滿意回答每個問題的答案都是「上帝的傑作」。這就是為什麼許多科學家對那首老歌〈告訴我為什麼〉(Tell Me Why)覺得不舒服。

告訴我為什麼星星會閃爍

告訴我為什麼常春藤會纏繞在一起

告訴我為什麼天空如此湛藍

然後我就會告訴你為什麼我愛你

科學家很容易受到誘惑而說「星星閃爍是因為E=mc2這個公式描述的熱核反應!常春藤會纏繞在一起是因為莖的一邊接觸到物體時,伸展的程度就會小於另一邊,這種過程稱為(我不是憑空捏造的)向觸性(thigmotropism)!天空是藍色的是因為大氣中分子造成光子的瑞利散射(Rayleigh scattering)。」然而,那首歌說這些是全部都是上帝做的,因為上帝創造了你,所以我愛你。

但更深層來說,究竟這世界為什麼會存在?為什麼有星星、常春藤和天空?許多有信仰的科學家用「為什麼所有事物都存在而不是不存在?」的問題搪塞過去。對他們來說,上帝是一切存在最終的根基。關於這點,科學完全無話可說。

相關書摘 ▶《像科學家一樣思考》:人類一定有偏見,但科學家會採取主動避免偏見

書籍介紹

《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史坦利.萊斯
譯者:李延輝

這本書告訴你像科學家一樣思考的種種優點,而現代世界的種種難題也必須以科學的方法解決。你不需是個科學家才可以像科學家一樣思考,任何人都可以,而且每個人都應該如此。它的好處不勝枚舉:從偵測到人類的種種偏誤,到避免犯錯,欣賞世界的森羅萬象。

作者史丹利‧萊斯(Stanley A. Rice)自己就是個科學家,他說科學本質上其實就是有系統地整理人類的常識。雖然對大腦而言,常識是與生俱來的,但它也會依賴許多誤導人的習性。大腦可能不會客觀地推論,而會替自己的判斷合理化。它往往只看到它想看到的東西,而不會如實觀照世界。且大腦不僅善於誆騙別人,在自我欺騙方面更是有一套。萊斯告訴我們,這些習性在身處艱難環境下的人類的演化過程中都有其用處,但是現在種種偏誤和錯覺卻有導致全球災難之虞。

閱讀這本書,就是在學習如何像科學家一樣地思考。它會使你擺脫政客、大企業和宗教領袖的種種操弄,使你有足夠的配備去解決世界最迫在眉睫的難題。而且你會覺得很好玩。

像科學家一樣思考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商周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