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你的心智》:麥可波倫的文筆極好,想知道他究竟嗑了啥藥,一定要讀讀這本書

《改變你的心智》:麥可波倫的文筆極好,想知道他究竟嗑了啥藥,一定要讀讀這本書
Photo Credit: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需要那樣子自我消融的宗教式體驗,但近年的研究也發現,適當劑量的啟靈藥能夠協助戒菸戒酒,因為試過了啟靈藥,菸酒帶來的快感就變得毫無意義。

文:Gene

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的疫情從中國湖北擴散至全世界,在歐美引發更嚴重的疫情,導致多國封城封國。一張社交媒體廣為流傳的照片中,荷蘭阿宅們在居家防疫前,排隊購買大麻。姑且不論這照片是真是假,都不禁讓人好奇:啥時候大麻成了不可或缺的民生物品了?

柯林頓競選美國總統時,被質疑留學英國牛津大學期間曾吸食大麻,但他很賤地公開說「我曾嘗試過一兩次(大麻),但當時我可能沒有吸進肺裡,後來我沒有再吸食過。」如果場景搬到現在,美國社會對大麻的態度已經愈來愈包容,好幾個州開放娛樂用大麻合法化,即使他承認吸過大麻,也不見得會影響選情多少吧。

我在美國留學時,聽說大學阿宅吸大麻胡搞瞎搞的狀況比比皆是,早已習以為常。我還有博士班同學說,他們用大麻做成所謂的「綠色」糕點開趴,是公開的秘密,有次室友從家裡回到宿舍,以為前一晚開完趴剩下的蛋糕是貼心為她準備的早餐,全吃光了去見論文指導教授,一路嗨到教授受不了把她趕回家。

我有親人在去柬埔寨吳哥遺址旅遊時,去吃了「快樂比薩」(Happy Pizza)。我原本也有去那家餐廳,是英文旅遊書介紹的,還說一定要點快樂比薩,只是我不想像其他桌的白人阿宅出了國還只能吃西方食物,所以沒點;但那位親人和朋友嗑掉了一整個快樂比薩,然後去按摩,原本沒有特別感覺,按摩到一半,大麻開始發揮作用。她們在按摩店裡嗨翻天,飛機也搭不成,多滯留了好幾天。

事後,她們才知道原來那個快樂比薩是十人份,她們一人吃了五人份,結果留下不算小的後遺症,有好一陣子接收到刺激的畫面或強勁的音樂,就會出現各種幻覺,看來腦子真的嗑壞了。不過她還是一直跟我說,那體驗真的很特別,有機會要試試⋯⋯

說真的,我不是不想試試,只是還未找到合法的方式,畢竟我也沒去過荷蘭。荷蘭對這些致幻藥物,是有名的開放。我有朋友說他朋友去荷蘭時,和朋友一起試了致幻蘑菇,吃下去後等了一陣沒感覺,想說是不是上當受騙了,兩人就去逛大街。沒想到走在路上就嗨了,都看到自己的腳變成了黃金,而對方的也是,就想去買鋸子把腳鋸下來賣錢。要不是語言不通搞半天沒買成鋸子,要不然兩人就⋯⋯所以朋友奉勸我們,要玩蘑菇也要有人清醒地在場⋯⋯

在這裡大剌剌地談大麻或致幻蘑菇可能讓不少朋友不舒服,畢竟大麻和迷幻藥在一般台灣民眾心目中,是不折不扣的毒品。大麻在法律上是二級毒品,與安非他命同等級,不管運輸或販賣大麻都會被嚴厲處罰,有些藝人也因為被發現吸食大麻而身敗名裂。可是在政壇上,綠黨就主張推動醫療用大麻合法化,在政府公共政策上、媒體或醫療論壇上公開討論。目前已把醫療用大麻合法化的亞洲國家有泰國及韓國。

好了,既然大麻也好,致幻蘑菇也好,都是不合法的毒品,為何我要在此侃侃而談?是有多想嗑藥啊?其實,是因為要談這本重口味的好書《改變你的心智:用啟靈藥物新科學探索意識運作、治療上癮及憂鬱、面對死亡與看見超脫》(How to Change Your Mind: What the New Science of Psychedelics Teaches Us About Consciousness, Dying, Addiction, Depression, and Transcendence)。

《改變你的心智》作者麥可.波倫(Michael Pollan)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他的《雜食者的兩難:速食、有機和野生食物的自然史》(The Omnivore’s Dilemma: A Natural History of Four Meals)和《烹:火、水、風、土,開啟千百年手工美味的祕鑰》(Cooked: A Natural History of Transformation)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書!我原本以為他是對飲食文化有興趣,沒想到他吃下肚的東西還不只是食物而已⋯⋯口味頗重⋯⋯但想想他是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新聞學教授,而柏克萊是全美最自由開放、最具反判精神的城市之一,也是嬉皮文化的聖地之一,就覺得好像頗為理所當然了。

如同麥可.波倫其他好書一貫的作法,他不僅耙梳許多和迷幻藥有關的科學研究和歷史,還親自嗑了藥!所以這本《改變你的心智》有很強的個人探索和冒險的精神。他親身冒死嘗試了三種迷幻藥,一種比一種強勁。當然,他的腦袋沒壞掉,否則也寫不出這麼有條理的好書!他在書中,把所謂的迷幻藥稱作「啟靈藥」(psychedelics),以下都以啟靈藥統稱會改變你的心智的化合物。

麥可.波倫主張,適當劑量的啟靈藥能夠改善情緒、提高認知功能,也讓臨終或癌末患者不再恐懼死亡。然而,社會大眾對啟靈藥有極深的誤解,認定它們是會讓人心智崩壞的成癮物質,應該嚴厲禁止使用!麥可.波倫帶我們到各大校園和研究機構裡探索啟靈藥的發明發現,以及後續的研究,還有名校校園中令人瞠目結舌的瘋狂教授等等,如何開發啟靈藥的潛力,以及後來又怎麼被汙名化,再到近來神經科學家如何用它們來研究人類的大腦等等。

俗稱迷幻藥的啟靈藥難道真的不會危害人心?在回答這問題前,我們必須認知,不管什麼物質,超過了合適的劑量都有害。適當的劑量是藥物,過量就是毒物!這世界上絕對沒有百分之百安全的物質,即使是水,在人脫水後快速攝取,也會讓人水中毒而爆血球!更甭提禁也禁不了的有害「一氧化二氫」,有興趣就自己查找去吧。另外,也沒有絕對的毒素存在,只要劑量在安全標準以下,就是無害甚至有益的,千萬別追求什麼在食物中零檢出這種蠢事。如果要零檢出任何我們以為有害的物質,就只有絕食餓死一途!

回到啟靈藥的問題,關鍵在於劑量!以及使用的方式!麥可.波倫不僅走訪科學家,也訪問了不少啟靈人物,觀察到一些有趣的現象。他發現,使用了適當劑量的啟靈藥,能改變人們觀看世界的眼光,並且觸及內心深處的記憶。同時他也發現那些的改變是持久的,只要身心健康且心態正確,就不會像吸食成癮性毒品那樣會愈來愈慾求不滿。這也是為何啟靈藥會常用在一些宗教儀式上,美國法院就判一個教派「UDV」可以合法使用啟靈藥「死藤水」。

可惜的是,迄今為止的啟靈藥科學研究仍有限,因為它們被汙名化後,難以取得足夠的研究經費。《改變你的心智》提到兩位驚世駭俗的哈佛大學教授,在哈佛校園進行了一系列研究後,因為踩到太多紅線而被掃地出門,然後展開魔幻式的傳奇旅程;另外,啟靈藥的研究還有一難處,就是服用者的行為改變太過明顯甚至誇張到連門外漢都能看出,無法進行嚴謹的雙盲實驗。

麥可.波倫為了繼續探究啟靈藥的神奇效果,他尋求「地下啟靈界」的三位奇人異士的啟靈指導下,嗑了三種啟靈藥,然後很宅地一邊嗨一邊用筆電作記錄。首先,他去了美國某山區找了一位六十多歲的隱士,在他的監督下嗑了迷幻藥LSD。LSD是最有名的迷幻藥,披頭四還為它寫了首無厘頭的歌〈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第二次是從一位靈修女士那吃了致幻蘑菇,體驗「裸蓋菇鹼」(Psilocin)的威力,但因為蘑菇太大朵又乾澀,他還配了巧克力一起嗑下去;第三次是吸食一種從沙漠蟾蜍的毒液中提煉的致幻劑「5-甲氧基二甲基色胺」(5-MeO-DMT)。那種沙漠蟾蜍毒液是劇毒,但結晶後就無毒了,把結晶汽化吸下去。

簡單說,從以上三次體驗中,他從LSD感受到強烈的愛意,從迷幻蘑菇中見到好幾位死去的親人,從蟾蜍的毒液中感受到自我的消融和宇宙萬物融為一體!麥可.波倫的文筆極好,要知道他究竟體驗到了啥,一定要讀讀《改變你的心智》。因為我沒嗑過藥,只能說最接近的經驗只有喝酒喝到茫還有發高燒到出現幻覺,但可能相差甚遠。

其實,啟靈藥讓自我消融,和萬事萬物融為一體的感覺,並非啟靈藥才能辦到。佛教強調的「無我」,並非只是一種哲學概念而已,而是高僧大德在修行中實際感受到的,這也是為何只讀佛學理論的人大多淪為純嘴炮。所以要改變你的心智,絕對不用單單靠藥物,禪修也可以。純粹靠使用藥物產生類似宗教的神秘體驗可能是危險的,雖然效果立竿見影,但因為啟靈藥的藥效會隨著服用次數而降低,而更大的劑量有害身心!

那為何啟靈藥和禪修能夠讓人產生自我消融的感覺?神經科學的研究大致上發現,那是因為產生「自我」的幻覺的大腦「預設模式網路」(Default Mode Network)被關掉了!另外,啟靈藥也讓大腦的各個網路之間的交流更密切和頻繁,產生許多從所未有的感覺感受,並且調動出深藏已久的回憶。就純科學研究而言,啟靈藥有助我們更加瞭解大腦。

或許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需要那樣子自我消融的宗教式體驗,但近年的研究也發現,適當劑量的啟靈藥能夠協助戒菸戒酒,因為試過了啟靈藥,菸酒帶來的快感就變得毫無意義。啟靈藥對改善憂鬱症也可能有顯著效果,讓瀕死的人們不再害怕死亡,還能讓人腦因為不再墨守成規而產生新創意!當然,那樣子的宗教式體驗對一些人產生的人生意義,就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

最後來個免責聲明,以上都是科學性的討論,沒有要推廣任何藥物之意,並且麥可.波倫試過的三種啟靈藥,在大部分國家都是嚴禁的毒品,千萬不可以身試法!真的好奇的話,讀讀《改變你的心智》會是最安全可靠的方式!

延伸閱讀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