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差別的現金紓困,如同任由疫情重災區自生自滅

無差別的現金紓困,如同任由疫情重災區自生自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有明顯輕重的災難,後續振興應該是以「挹注災區」帶頭,讓災區盡快回復正常經濟生活,自然會拿賺到的錢來購買其他勞務商品,而不該反其道而行,把錢到處撒說要促進經濟活動,卻放著重災區自生自滅。

看到一篇文章,提出無謂損失的概念,用來主張發現金好過酷碰卷。現金的無謂損失最少,這個道理是沒錯。但是是不是無謂損失最少,就意味著發現金最好?要回答這個問題,就要搞清楚「這次振興」的意義和目的是什麼?

那篇文章的作者顯然把這次振興理解成一般性的「鼓勵大家消費」,而忽略了這次的振興,是在武漢疫情後的振興。這樣的振興,是有其特殊性的。要而言之,這次的振興帶有損害填補、風險分攤的性質。

在疫情衝擊下,有些行業站在海嘯第一排受傷最重,比方載客運輸、觀光、藝文、運動賽事、觀光餐飲等等;相對地,許多產業受到的影響甚微,甚至有些行業是逆勢成長。尤其台灣防疫有成,經濟活動大致上維持正常。所以經濟上的衝擊,就更是控制在那些海嘯第一排的行業當中,沒有全面擴散出來。

而就如同震災、風災之後,我們會要挹注資源、重建災區一樣。疫災之後的振興,目的是要重建這些重損行業的活力,而不是一般性的促進消費和經濟。

因為這些行業受損,並不是它們的經營不善,而是行業天然體質所致(涉及人群集聚、不是生活必須)。就好比地震總有震央受災區、颱風總有直撲受災區一樣,這些行業只是正好站在了疫情海嘯的第一排而已。災情過後,我們還是需要這些行業持續運作,來豐富經濟生活和社會財富。

所以我說,疫情後的振興,帶有損害填補、風險分攤的性質。我們誰都不想往災情裡湊,但要是真碰到不幸,我們還是會幫彼此一把。所以震災、風災之後,政府投入資源重建災區,大家都不會有什麼意見,還怪你挹注不夠快、不夠強。

遊樂園落實安全社交距離 餐廳內用隔桌坐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忽視這次振興的風險分攤性質,只用經濟效率的角度來談要減少無謂損失、要發現金,就會顯得很荒謬。打個比方,就是震災、風災之後,不是直接挹注災區,而是說要發現金促進經濟。災區居民說「可是我家破人亡沒工作」,官員還說「反正經濟動起來了,你們找得到工作賺得到錢了,自然就有錢去蓋房子了」。長期而言這道理沒毛病,但這是人說得出來的話嗎?

面對這樣災情有明顯輕重的災難,後續的振興應該是以挹注災區帶頭,災區得到挹注後回復正常經濟生活,自然會拿賺到的錢來購買其他勞務商品,加入經濟交易的循環。而不該是反其道而行,把錢到處撒說要促進經濟活動,卻放著重災區自生自滅。

從經濟效率的角度考慮,要提防的是資源挹注創造出不當的誘因。講白了就是,不能讓損害填補反而變成了大家擺爛不為自己負責的理由:「反正政府會補償,我何必防患於未然」。但這是後話了。眼前該確立的大原則是災區重建優先,而不該無視這次振興的情境,隨著民粹起舞大灑幣,只談空泛的振興經濟。

延伸閱讀

本文由真暴民的時事筆記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