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好友邦】海地是個差勁透頂的大錢坑,連中國都不想挖

【台灣好友邦】海地是個差勁透頂的大錢坑,連中國都不想挖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海地總統摩伊士想必也尋求過中國支持,不過海地的狀況實在太差,就算中國答應直接金錢援助,也是一個大錢坑,比起吉里巴斯這種只要援贈一架飛機就能到手的國家,代價也未免太高。

最失敗的國家海地

前陣子美國總統為了移民問題,臭罵加勒比海的小國海地是「糞坑國」(shithole),引起不少抗議。也許很多政治正確人士會譴責川普(Donald Trump)的言論,但如果要他們去海地住一段時間,相信這些PC人士應該避之唯恐不及,事實上,海地政府在治理上,確實是世界上最失敗的國家之一。

海地是個多山之國,位在西班牙島的西側,緊鄰多明尼加。多明尼加和海地因為歷史因緣,人種、文化和發展程度都不太一樣。多明尼加正如大多數加勒比海島國,是多種族國家,混血程度很高,原住民、黑人、白人之間的交流也比較密切,主要語言是西班牙文。海地則是純黑人和少數黑白混血的穆拉托人(Mulatto)建立的國家,講的是法文,它也是世界上第一個由黑人武裝抗暴所建立的國家。兩國雖然是鄰居,不過關係不睦,多明尼加獨裁者特魯希略(Rafael Trujillo)曾在1937年大屠殺境內的海地勞工,也造成兩國間緊張的關係。

海地的國旗是紅藍兩色,中間加入若干圖騰,這是1804年獨立時,針對殖民者法國而來,革命者打算把藍白紅中的「白人」驅逐出去,也可以想見法國殖民者和黑人之間的緊張關係。海地獨立戰爭可歌可泣,創造了許多國家英雄,但因為是武裝起義推翻殖民政權,因此和西方世界的關係很糟糕,法國的殖民者對戰爭掠殺要求巨額索賠,並且在經濟上以若干手段打擊海地,讓海地的發展不僅遲至、甚至倒退。

經濟不好也造成政治的動盪,海地獨立之後,政治一直不得安寧,總統上任後發生暴動或政變,要不然就是被外國勢力介入,旋遭推翻,似乎成為海地政治的宿命。1915年,當全球正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焦頭爛額的同時,美國基於「門羅主義」傳統,趁機強勢介入加勒比海,出兵佔領了海地,將之視為後院殖民地。美國的製糖公司、水果公司在海地開發。此外,海地內部的穆拉托人和黑人間的衝突也逐漸加劇,美國支持穆拉托人,甚至幾度血腥鎮壓統治範圍內的黑人,也讓海地人對美國感到不滿。

美國後來基於反共理由,在海地再次獨立期間,支持獨裁者杜瓦利埃父子(Duvalier)擔任總統;但兩人除了恐怖統治外,並沒有給海地留下什麼建設,最後小杜瓦利埃(Jean-Claude Duvalier)還因為革命逃亡到美國。不過支持反共政權,即便是非民主政體,一向是美國在冷戰時期的基本立場。台灣當時也是美國的反共盟友之一,也因此海地從頭到尾,都因為美國壓力,選擇維持與台灣的邦交,而沒有靠向中國那一邊。

AP_110121147802
前海地總統小杜瓦利埃|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只是在兩岸爭執,以及美中角力之間,海地也吃過不少虧。1994年,海地發生暴動,美軍會同維和部隊強勢介入,事後想要展延維和部隊任務期間,遭到中國杯葛。這不是中國首次利用聯合國權力杯葛維和行動,事實上,在非洲的賴比瑞亞、中美洲的瓜地馬拉,中國甚至曾經直接使用否決權否決維和部隊介入,只因當地國在兩岸中選擇了台灣。

2006年,海地以不協助台灣參與聯合國為條件,並「建議」台灣不要派遣當時的行政院長蘇貞昌參與新總統就職典禮為方式,最終得到了維和部隊展延的支持。只是海地人其實也不見得多喜歡維和部隊,根據當時的調查,維和部隊利用權勢,在當地性剝削少女,最年輕的受害者只有十一歲,並留下了上百位非婚生子女,事後也沒有懲處,任人宰割的悲歌,海地人應該最懂。

聯合國部隊任務完成,撤退後不久,亟欲振興的海地,卻在2010年遭遇了嚴重的地震災害,首都太子港幾乎夷為平地。重建工作成為海地第一要務,不過即便國際關注,聯合國也強勢介入,可是因為海地政府治理能力實在太差,重建的工作嚴重推遲,地震至今已經十年,太子港仍是一片破落,沒水沒電幾乎是常態。

太子港車子不多,大多數的人都走路,不僅道路崎嶇不平,到處也都是髒兮兮一片、放眼望去都是垃圾蚊蟲,公共服務可以說是根本沒有。自來水不普及,電力供應不佳,經常沒事就跳電,一天到晚就有各式各樣的抗議,民眾包圍總統府,最後被士兵開槍驅趕,不過大多數的抗議民眾都手無寸鐵,頂多丟丟石頭,不會造成太大的問題,因此軍警驅離似乎也都輕鬆。抗議、驅離仿若家常便飯,隨時隨地都在發生。

只是這樣混亂的政局,讓參與援助的各國,都對海地的重建感到絕望。日本駐海地大使就曾抱怨民間公司來海地投資,卻因為政府無力管控社會,不僅基礎建設不足,連人身安全都受到黑社會威脅,因此投資並沒有進來。

海地現任總統摩伊士(Jovenel Moïse)是一位聰明的生意人,他最終還是找上了邦交國台灣,以邦交為威脅,希望台灣資助海地建立電網,讓太子港重新亮燈。但由於台灣民意多半傾向不支持直接的金錢援助,最後幾經協商,決定採用貸款方式進行。只是摩伊士並沒有在國會取得過半力量支持,因此這筆貸款遲遲無法動用,著急的摩伊士好話壞話都說盡,還是沒辦法說服國會。

前陣子,台灣大使劉邦治據說和摩伊士起了爭執。依照海地媒體報導,劉邦治被要求七十二小時內離開海地,儘管台灣的外交部否認有爭執,僅強調劉邦治捍衛國家立場,但未與海地高層衝突;但大使目前「因公」未在海地也是事實,因此很多想要趁亂攪和的人,都拿此事來抨擊台海邦誼恐怕生波。

合理推斷的話,摩伊士想必也尋求過中國支持,不過海地的狀況實在太差,就算中國答應直接金錢援助,也是一個大錢坑,比起吉里巴斯這種只要援贈一架飛機就能到手的國家,代價也未免太高。

台灣這幾年的民意,多半傾向不願意給予邦交國直接的金錢援助,甚至有些輿論會認為失去一、兩個邦交國並不會造成很大的民心衝擊,尤其是發生在海地這種被國際社會公認失敗的國家。台海關係緊張,很多國家都想在兩岸的爭執間得到最大利益,但是要變成像海地這種大家都不想要的國家,政府的治理能力也真的要差勁透頂才行。因此要選地球上失敗國家的代表,川普口中的「糞坑」海地,絕對是前幾名的候選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