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切斯家的孩子們》:墨西哥媽媽不會跟女兒談人生,只能任由女孩們幻想破滅

《桑切斯家的孩子們》:墨西哥媽媽不會跟女兒談人生,只能任由女孩們幻想破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墨西哥的女兒之所以受苦,是因為她不相信她的父母。她寧願把祕密和性方面的問題告訴朋友。比如說月經。

文:奧斯卡・路易士(Oscar Lewis)

我開始和克里斯平交往的時候十三歲。從那一刻起,我的恐懼、擔憂、躲藏和挨打就開始了。我哥哥,尤其是羅貝托,隨時盯著我。我爸爸以前從來沒打過我,打了我三次,一次用鞭子,兩次用皮帶,因為他看到我和克里斯平說話。

克里斯平和我會去散步,但他從來不靠近我家。我們約會的時候,康蘇薇若會幫我保密,不讓我父親和哥哥們知道。她會讓我和他去看電影。我會說:「我去望彌撒。」但其實是兩個人一起去看電影。維辛達裡的人已經漸漸習慣看到女孩子和她們的男朋友去看電影,但如果我爸爸知道,他一定會打我一頓。

克里斯平是第一個真的親了我、又擁抱我的男生,所以我才那麼喜歡他。有一次看電影的時候他親了我很久,「讓我耳根發燙」。我感到有什麼從身體流出。那是第一次我想跟他在一起。他立刻問我要不要去旅館。但我們離開電影院時我比較強勢,我告訴他要等到我十五歲。他一直試,但我總是都能拒絕。

有一次他約我去看電影,我說我不能去。那天稍晚,馬努埃爾和寶拉去看電影,也帶了我一起去。我碰巧坐在一個叫米迦爾的男生旁邊,他以前問過我能不能當他的女朋友。我從沒回他,因為當時我是克里斯平的女友。但那整場電影,我們都只看著對方。

八成是有人告訴克里斯平,因為一個禮拜後他提起這件事。他問我,我和我哥哥去看電影的時候有沒有遇到其他人。我說沒有,他用力甩了我一巴掌,說我騙他。那是我們第一次大吵。我們一個禮拜沒說話。

我們也為了跳舞吵架。我喜歡跳舞,但他會吃醋,不讓我自己去。他還學會了跳舞,這樣我就沒有理由和別人跳舞,但每當我聽到哪裡有舞會,還是偷偷和女孩們去。當時克里斯平就住在卡薩格蘭德的對街,他的店就在我工作的冰淇淋工廠附近,所以他要監視我很容易。他朋友也會幫他,如果有人看到我去跳舞,就會告訴他。克里斯平會跟蹤我,然後把我拉走。即使我只是規規矩矩地跳舞,不像我姊姊康蘇薇若和安東妮雅又搖又擺,他還是會很生氣。

我抓到他跟另一個女孩在一起,抓到兩次,但他告訴我他對她都不是認真的,不過是心血來潮一時興起,我是他唯一在乎的女孩。同時,我朋友伊蕊娜開始和愛瑪的哥哥、也就是我前男友多納托約會。伊蕊娜的母親是一個非常受人尊敬、莊重的女人,看到一個女孩和男孩走在一起都會辱罵她。但她的小孩全都走偏了。她兒子是眾所皆知的小偷,伊蕊娜也惹了一些麻煩。

伊蕊娜沒有懷孕,但總之她搬去多納托的母親家住。多納托在麵包店工作,會把他少少的薪水拿去買鞋子和衣服給伊蕊娜。她很漂亮,他很醜,事實是,他們並不登對。她根本不甩他。她不在乎他有沒有得吃、有沒有得穿,還把所有工作都讓她婆婆做。多納托也是那種習慣帶朋友回家的男人,但伊蕊娜不喜歡留在那。所以她會來找我聊上好幾個小時。我那時和克里斯平在一起,想盡可能知道關於男人的事情,所以問了她很多問題。

後來多納托抓到她和別的男生去看電影。為了報復,那天晚上他把她帶到他朋友家,就在那裡,在光禿禿的地板上,他們兩人「上」了她。然後把她丟了出去。

她開始一下子和這個住、一下子和那個住,因為她喜歡漂亮的衣服、看電影。她很幸運,和那些男生在一起都沒懷孕。後來她愛上一個叫潘丘的流浪漢。她有這麼多可以選,結果挑了一個最差的!她離開像多納托那樣的好男孩,換成一個懶鬼,一隻豬,一場災難,這男人不工作,還會打她。她就是愛那個野蠻的生物,相信他打她是一種愛的表現。

她住在她婆婆屋子的一角,甚至沒有抱怨。我們常開玩笑說潘丘瞄得比誰都準,她和這麼多男生在一起都沒懷孕,潘丘正中紅心。他就是讓她懷孕的人。

另一個墮落的是愛瑪。她母親愛諾埃在醫院工作,經常不在家,所以愛瑪要和她男朋友上旅館很容易。她去的隔天,告訴了我整個經過。她說:「只是想想,他什麼也做不了,那個蠢蛋竟然非常生氣地離開旅館了。」

我聽了之後說:「如果他沒跟妳做,妳最好現在就和他分手。為什麼要繼續?他已經試過妳了,下一次他就會直接上了。」

但她愛慕他,兩天後,她告訴我最糟糕的事情發生了。她持續和他出去,但運氣不好,馬上懷孕了。然後她的「愛慕」拋棄了她,把她丟給她的家人。

很多時候一個人的朋友比他的父母、姊姊或阿姨還幫得上忙。很不幸,墨西哥的母親不會和她們的女兒談人生,所以她們得自己承受幻想破滅。即使母親對女兒觀察入微,她也沒有勇氣開口問。她無法找到能使女兒得知真相的詞語。她只能放任她,直到傷害已經造成。於是,女兒懷孕了,但男孩已經把她拋棄了,母親都難以接受這樣痛苦的事實,這很羞恥。

所以女孩們不會向母親坦白。如果女孩子說她交了男朋友,就會被打;如果她們要求去看電影,就會被罵,說她是蕩婦、妓女、不要臉的婊子。那些話很傷人,所以當男生邀請的時候,她們會去。很多女孩去,不是因為她欲望高張,而是為了要報復父親、母親、哥哥們。女孩子就像聖水盆,每個人都來沾一下。他不為了這件事打她們,也會為了別件事打。墨西哥的女兒在家其實都被虐待。這也就是為什麼有這麼多未婚媽媽。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