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安樂入校園演講:自由、開放且多元的社會,事實上有它的「底限」

張安樂入校園演講:自由、開放且多元的社會,事實上有它的「底限」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張安樂享有在自由社會活動的合理性,這絕對沒有問題,不過這卻不代表他從事任何活動都享有正當性。

文:章涵(社會系畢業生,現就讀交大族群與文化研究所)

統促黨總裁張安樂到陳世岳課堂演講一事,不論在中山、學術界甚至整個台灣社會都掀起討論的風潮,目前看學界多數大概一致認為「言論與表現自由」並不代表什麼都自由。我們生活在這個自由、開放且多元的社會之中,但「自由、開放且多元」事實上有它的「底限」。這個底限會是什麼?

對這種社會應該如何規範的命題,理當要與社會脈絡與經驗「協商」,否則就只會淪為喊口號般,沒辦法使我們深刻洞見一些結構存在。

因為我過去大學在中山,所以可以輕鬆地在校版內看到各種意見。同意張安樂進入校園演講的意見,不外乎就是「言論自由」或「多元價值」,甚至還有前學生會長利用生理學與心理學上的比喻,來彰顯以「不正常」當作教材來反思與追求「正常」。總之,這些意見旨在證成張安樂進入校園演講的正當性。

我們可以在這裡先停下來,因為上述意見只論述了張安樂進入校園演講的正當性,但卻另有一些意見指陳:「法律認可了統促黨成立」或「張安樂過去有組織暴力犯罪,但現在沒有」。

我想這兩個意見只是想表示張安樂進入校園演講的合理性,他享有在自由社會活動的合理性,這絕對沒有問題。不過這卻不代表他從事任何活動都享有正當性,所以我們必須拋棄一些關於法律認可等膚淺表達,而必須將核心深入正當性的論辯。

6kyyoyk969gpv0dw8es4cdp2m1g4a9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想正當性論辯的核心就是「多元價值」能否容忍張安樂或統促黨?不容忍某些價值,還叫作「多元」嗎?社會系趙恩潔在Facebook上以美國種族主義為例,說明白人至上主義與3K黨種族歧視言行看似符合自由、開放且多元的標準,實際上卻只是在「白人優勢」的結構下,利用自由、開放與多元遂行種族壓迫。

換句話說,趙恩潔指出這些主張言論自由者忽視了兩個問題:首先,我們確實有保護人人享有言論自由的責任,但不同個人、群體或組織,或是不同性別、年齡、族群或宗教,都擁有或優或劣的能力與資源來發表言論。

這種能力與資源的差異不但代表「某些言論會比其他言論較有能力出現」,甚至可能引發「某些言論壓制其他言論」的道德爭議。我們如果認為各種言論都應當被保護的話,就不能無視於各種言論背後各自倚賴的「能力、資源或權力」結構差異。這也引發了下一個問題。

其次,言論發表有沒有可能牴觸一個社會中的規範與共識?Martha Nussbaum在《逃避人性:噁心、羞恥與法律》(2007)提到,美國向來對政治上「最兇惡」的言論也提供保護,除非有造成迫切「公眾失序」危險。Nussbaum贊同John Rawls的政治自由主義觀點,Rawls也認為對某個社會規範來看顯然「不合理」的言論,也都應該受到保障,除非危及憲法秩序本身的穩定性(2007:221)。

我想我們暫且放下「社會規範與共識如何合理且正當地生成」這個問題,就簡單將台灣社會目前的規範與共識理解成各種進步價值與台派立場就好,來觀察張安樂進入校園演講的爭議。

ymeqktmbspqek00xenas0nigm34i18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針對行政院長蘇貞昌的一支掃把說法,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前)26日率眾到立法院抗議,張安樂表示,願為兩岸和平統一隨時奉獻生命。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8年2月26日

其實就最顯而易見的方式粗淺來談,張安樂與統促黨這種極端與中國及其統戰接觸者在台灣當今的脈絡下,很難予以判定。不過我這邊要先聲明,我對統促黨與其他統派政黨與言論並沒有深刻研究。若是就中華民國憲法來講,統派言論應當享有完全自由的保障,因為這群統派的各種言行旨在完成過去國民黨「反攻大陸」與「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終極目標。

然而,我們一旦這麼認為的話,恐怕又有忽略現實社會與政治脈絡的危險。不僅中華民國反攻大陸與統一中國再也沒有可能,事實上中國現在是想方設法要收復台灣。先不論台灣可能有「與中國合併就是以中華民國為國號」這想法的話,必須有將現今統派都視為中國統戰的「潛在助力」。

至少一方面是,我不再認為台灣有任何統一中國的可能;另一方面則是,有越來越多國民黨或其他政黨表面上與中國進行交流,實際上卻是收取中國利益而加入統戰。所以,與其天真認為統派是過去國民黨理想的延續與復興,倒不如老實地將統派看作現今侵蝕著中華民國與台灣自由、開放與多元的社會還比較好。

歷史洪流有千百種路線,我相信台灣面臨的歷史境遇會更複雜,但我自己先選擇上面的發展與論述來相信。若如此,我們就不會允許統派的各種言論與活動。然而,因為我們始終處在「中華民國憲法」的框架下,所以我們絕對不能視統派為非法,統派始終是合法的,除非統派與中國有非法作為。

可是,我們前面提到合法不等於正當與否,所以即使統派在台灣合法,也絕對不代表統派各種言論與行動擁有正當性。同樣的,如果我們將各種進步價值視作社會目前享有的共同規範與共識,那我們就絕對不會給予各種仇女、反同或種族主義的言論與行動正當性,甚至可能連法律也加以禁止,連合理性都不容仇女、反同或種族主義存在。

統促黨立法院外抗議(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針對行政院長蘇貞昌的一支掃把說法,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26日率眾到立法院抗議,統促黨成員李承龍(前右)持掃把抗議。 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8年2月26日

總之,既然統派在台灣的言論與行動享有合理性,那我們就必須好好的嚴格審視「有無正當性」,但要留意我們都還沒談到統派可能在「能力、資源與權力結構」上是優勢者的可能。我想很多人提言論自由的潛意識圖像就是美國,Nussbaum也提到美國可以寬容最兇惡的政治言論。

可是,台灣能嗎?我們不僅在作為獨立國家時有政治上的危機,甚至我們的自由民主可能也尚不穩固,我們真的能像美國一樣,好好寬容這些對社會可能有危機的言論與行動嗎?

Rawls認為不同言論與行動是「合理分歧」,但如果合理分歧回過頭來挑戰自由、開放與多元社會的核心,社會究竟要不要允許這些挑戰?我想必須端看兩點:第一是社會本身穩不穩定,第二則是挑戰者的能力、資源與權力結構是否優勢。

以張安樂進入校園演講來看,至少我認為張安樂與統促黨是有能力、資源與權力一再挑戰台灣社會本身。不管就林榮基在21日被潑漆,或是統促黨過去犯下對各種自由民主活動的污辱,我不認為統促黨在言論與行動上的能力、資源與權力結構是弱勢,統促黨強勢過頭了,張安樂更如此,人家畢竟可是總裁。

趙恩潔今天在Facebook也提到,很多人拿「更生人也有在社會發表言論與行動的自由」來試圖證成這個爭議,但趙恩潔認為真正的更生人處在社會中卻是處處碰壁。更不要說統促黨還擁有許多對自由民主活動暴力相向的記錄,光是在自由、開放與多元社會中「施展暴力」,就完全沒有立足於地的可能了。

再怎麼不同意某種價值,你都可以利用各種方式來回應並挑戰,「暴力」是人類社會最不可取的回應方式,更不要說因為反對「不同價值」的暴力了。

膚淺中立給我們的警醒是:自由、開放與多元「並不必然保障」會侵害自由、開放與多元的言論與行動,當然「何謂自由、開放與多元」必須視不同社會與政治脈絡而定,但若以我在文與我自己立場而定的話,這個自由、開放與多元就是「進步價值與台派立場」。

統派進入校園演講當然有知識與反省的必要性在,但是否真要由統促黨與張安樂來擔當,恐怕得警覺這個看似單純的行動,背後有非常深刻與牴觸社會規範的後果。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