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蟬效應」還是「狼群效應」?白狼的言論自由,不必由你我來守護

「寒蟬效應」還是「狼群效應」?白狼的言論自由,不必由你我來守護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言論自由是為了捍衛弱者對抗強者的精神,白狼的言論自由,根本完全不必由你我來守護,不會有人否認統促黨的聲音夠大了,學術自由也讓校方只能表達遺憾與不以為然的自由,而一味捍衛的結果,產生的反而是狼群效應。

文:吳建忠

關鍵評論近期有一篇〈給中山大學校長的一封信:先別急著道歉,請教學生思考,而非「從眾」〉,我有一些不同想法。

本文認為這個爭議事件有兩個部分必須討論,一個是演講本體,一個是費用來源,兩者密不可分。授課教師邀請「爭議人物」到校園演講,使用的經費是教育部補助中山大學的高教深耕費用,文章談演講本體卻忽略費用來源就是一種倖存者偏差。

平心而論,文章忽略高教深耕經費的使用正當性,卻用三個論述去反對中山大學校長的公開信:認為中山大學自我審查言論內容、否定更生人有公開演講的權利、少了讓學生思考的可能。

文章作者認為,站在校方的立場,第一應該先檢討的是教學品質。其次,更生人就沒有分享自己理念的價值嗎?最後,帶出該討論的是校方該不該「自我審查」。

關鍵在於,這場白狼的演講是使用高教深耕費用來談「當代台灣政治發展」的荒謬,也是學校必須出來緊急滅火的原因。

填「專題演講費申請表」,就是校方的「審查」

從中山大學的高教深耕的摘要來看,計畫目的是要傳達社會正義及高教公共性之深耕精神,這裡就必須點出計畫目的與執行是否具有一致性。然而,而對邀請的授課教師,文章對於教學品質的討論,作者貼了一張授課大綱就輕鬆帶過。吹毛求疵一下,這堂「當代台灣政治發展」第九週的課程大綱是政權轉移,姑且不論政權轉移與統促黨的政治理念的相關性在哪裡?白狼卻是貨真價實到西灣學院演講。

在常理的範圍之內,學校老師要邀請誰來校園演講,屬於教學自主與學術自主範疇,校方沒有權力也不應該審查老師的教學內容,如此會妨礙老師邀請講者的學術自由。另一方面,依照國立中山大學「高等教育深耕計畫」經費使用及控管要點,邀請學者蒞校專題演講,應事先填寫專題演講費申請表,並依專題演講費支給標準支給,另配合計畫執行有外聘業界專家演講支給,本辦法所列標準支給顯有不足者,得專案簽請校長核定後辦理。

為什麼需要事先填寫專題演講費申請表?要照這個要點,這裡就可以回答作者的問題,校方如何自我審查呢?顯然高教深耕有其計畫目的性與用途,論者難道要主張大學老師要邀請誰來校園演講,是屬於教學自主與學術自主範疇,學校只管核銷就好,填了申請表,就是校方的「自我審查」。

張安樂北檢出庭(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授課教師要用經費就需要填寫申請表,如果不是高教深耕計畫,宣傳海報就不需要標榜高教深耕大旗,明顯掛羊頭賣狗肉。授課教師對媒體指稱演講是使用高教深耕經費,是張總裁要無償來宣揚理念。聽講者信任的是品牌,是演講主題、高教深耕、中山大學、授課教師,還是演講者白狼呢?我想上述都有可能,高教深耕是贊助商,沒有贊助商應該辦不起來吧。

覺得「都請來」就是多元,有如讓白狼與其他思想平起平坐

讀者也不要天真以為,有邀請台灣基進黨就是尊重多元,讓學生親眼看到光譜上各個點的立場主張思想,包括「the thought that we hate」,怎麼會有問題?這是一種附庸學術的淺層中立,更預設學生可以自我賦權。

從自我賦權來思考,作者還提到「重點不是請誰,而是課後討論」,但我認為這個論點可以更完整:演講課是要補充課程不足,而不是呈現多元聲音。針對具有爭議性的政策、人物,在一定知識訊息的基礎上,事前閱讀相關資料並作討論,找出學生想要探查的問題,然後在公開的演講中,真正平等的針對這些問題詢問演講者,才是教育解放,而不是有邀就好的多元。

諷刺的是,這種以為有不同意見並陳就等於有多元聲音,這種單純的想法,預設了每個演講者都具有同等效力,而不論每個演講者背後的影武者有著天壤之別的擴張實力。嚴重來說,從張安樂演講到林榮基被潑漆,既是各自的單一事件,也是結構下的脈絡分支。

這種虛偽的平等,把白狼理念當成是與其他思想平起平坐的地位來看待,這個想法根本上已經違反了最基本的平等,被潑漆的小蝦米難以對抗大鯨魚,蝦米鯨魚平起平坐是一種假平等。我們真正該擔心的,歌利亞平常就已經在霸凌大衛,還需要這種渠道來凸顯平等嗎?這些學術同業還需要忽視權力的不平等來為白狼發聲嗎?

白狼的言論自由,不必由你我來守護

不要歧視更生人變成保護論述,依照「國立中山大學『高等教育深耕計畫』專題演講費支給標準」,依照支給標準分成具有特殊地位者之演講與一般演講,顯然白狼不會是屬於具有特殊地位者之演講,但他是屬於該校法規所定義的一般演講類業界人士?還是支給標準所指的「另配合計畫執行有外聘業界專家演講支給,本辦法所列標準支給顯有不足者,得專案簽請校長核定後辦理。」不管是哪一種,演講簽呈都能說明。

蘇貞昌掃帚說  張安樂到立院抬棺抗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對比價值理念與守法精神,「頗有爭議」的人物,從來就不是問題。邀請白狼,成為這些學者口中的言論自由、學術自由,學術界別急著幫統促黨洗白,尤其是拿自己紅燈右轉跟張安樂的豐功偉業相類比,這太膚淺了。

眾所周知,言論自由是為了捍衛弱者對抗強者的精神,白狼的言論自由,根本完全不必由你我來守護,不會有人否認統促黨的聲音夠大了,學術自由也讓校方只能表達遺憾與不以為然的自由。

統促黨當然有言論自由,他們連潑漆都比林榮基的嘴巴自由多了。中山校長發完聲明,有一堆大學生、學者在網路上幫白狼捍衛言論自由。這些學者有因此不敢說話嗎?越講越多,出現的是狼群效應,而不是寒蟬效應。

深入觀察,支持白狼言論自由的辯護者應該打鐵趁熱,從自身做起,立馬邀請張總裁蒞臨演講,張總裁應該很樂意自費前往演講,沒有本文所說的經費爭議,宣揚理念的熱血課程,應該會場場爆滿。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