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論青年參與:學習過程、理論及推行步驟

淺論青年參與:學習過程、理論及推行步驟
Photo Credit: Newscom/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年參與的概念在香港日益受到重視,也是世界發展的趨勢。

文:楊朗庭(香港科技大學生命科學部訪問學者、香港童軍總會助理區總監)

青年參與(youth involvement)的概念早於上世紀初已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歐美地區萌芽。當時發生了一場大規模學生運動,一些基督教青年組織的大學生與工人階級婦女結成聯盟,試圖改善工作環境。自此青年人的聲音開始慢慢受到重視。[1]在1930至60年代,更多青年人主動參與社會事務,例如1930年代歐洲反戰示威及1960年代美國反種族歧視及反核運動。[2],[3]後來在1965年的聯合國大會,成員國通過了「青年人促進人民和平,相互尊重和理解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Promotion among Youth of the Ideals of Peace, Mutual Respect and Understanding between Peoples),青年參與的重要性開始被世界正式承認。4

青年參與的定義及學習過程

自1960年代,各國政府機構,學者及教育機構都嘗試為青年參與定下基調。美國國家青年資源委員會於1975年曾定義,青年參與應該滿足青年人發揮專長,及給予他們決策的機會。[5]在1989年通過的「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CRC),它承認了青少年對影響自身的決策有權利發表意見及參與。[6]

青年參與有別於一般傾向以教導者為主導的技能訓練模式。它的教育模式類近與由學習者為主導的自主學習。自主學習的內容由學習者選擇,並主動努力以獲取智識、技能、成就或個人發展上的增長,學習過程不被時間及情境限制。[7]教師的角色則是學習的促進者(facilitator),幫助學生奠定牢固的知識基礎,培養自主學習的能力和習慣學習者判別自我的能力。在青年參與的原則下,青少年可以選擇參與他有興趣的活動或議題,從中體驗不同的事情,並在成年教導者促進下完成事工,得以成長。因為青年在事工選擇上擁有較大自主性,過程中亦按他們需要學習知識及技能,在學習上他們會變得更積極及有效能。

成功的青年參與

加拿大心理健康協會在1995年指出成功的青年參與應該為青年提供真正的機會,參與影響個人及社群層面的決定,從而認識和培養他們長處,興趣和能力。[8]綜合了Roger Hart提出著名的青少年加入階梯理論(ladders of participation)以及Adam Fletcher的青少年行動螺旋圖理論(The Youth Action Spiral),成功的青年參與應該包含以下條件:[9],[10]

(一)年輕人為決策者及擁有發言權
(二)年輕人的委身及賦能
(三)年輕人擁有參與及行使權力的權利
(四)年輕人與成年人有平等的權利

成年人應鼓勵年輕人的決策過程,避免青年參與流於表面化。兩個理論中不同的是,青少年加入階梯理論強調青少年的加入、參與、委身及賦能等是有八種程度之分。階梯中最低的三個層次,即是操控,表面作用及象徵意義,都屬於非加入性質,屬於頗為大程度上的成年人參與。最理想的青年參與是成年人擔當輔助角色,主動權在年青人身上。[9] 而青少年行動螺旋圖則側重於青少年的行動方式對社會帶來的改變,包括青少年參與委身、領導材及平等待遇等。[10]

青年參與的推行步驟

怎樣推行青年參與是成功的關鍵。教育學者David Driskell指出,推行青年參與應有三個核心基礎,我們應該從這三方面着手:[11]

(一)參與平台:青少年需要一個平台作為學習及發展的跳板。這平台應能讓青少年自由選擇參加的活動及議題,同時成年人可以提供青少年所需要掌握的知識、技能及態度上的培訓。值得注意,研究顯示大部分的青年人加入活動平台的原因是來自家長及朋輩的壓力,所以對活動的本身投入感低,亦解釋了部分青年參與活動成效不彰之成因。[11],[12]故此成立平台後,建立參與者的心理契約(psychological engagement)及提高動機均是往後要關注的事情。

(二)項目設計:設計必須針對參與者的內在需要。有學者指出,青年參與者的內在需要主要有三個,包括快樂及滿意度,發揮專長及技能的機會,以及對於道德或理想的承諾。[11],[13-16]項目設計成功執行的話,能把外在參與動機(extrinsic reason),即外在參與壓力,轉化為內在心理動機(intrinsic reason)。所以在設計項目時,必須考慮設計內容是否能滿足參與活動者的內在需要。

(三)提高動機:參與者自身對項目的興趣及所得的奬勵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將來的參與動機及可持續性。自我決定論(self-discrimination theory)指出在參與活動的過程,青年參與者需被賦能,面對適量的挑戰及難度,以及建立與項目本身及其他參與者建立歸屬感。值得一提,自我決定論同時也指出內在動機及奬勵對參與者的鼓舞程度大大超過外在動機及奬勵。例如,參與者對自己參與事工順利完成的滿足感一般會超越外在奬勵,並能夠建立對活動參與的持續性及歸屬感。[17],[18]

結語

青年參與的概念在香港日益受到重視,也是世界發展的趨勢。現時本地政府和非牟利青少年服務機構等正透過實踐青年參與,鼓勵青少年了解和參與社會事務。青少年人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社會發展不能缺乏青少年人的參與。在實踐青年參與時,我們必須對環境迅速作出回饋,吸取經驗和擴大青年參與的範圍及基礎。透過各方面的努力,繼續攜手培養青少年人技能和領導能力,協助他們提升視野,為社會帶來積極的改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