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睦艦隊的航行路線,體現了台灣在印太戰略的珍貴價值

敦睦艦隊的航行路線,體現了台灣在印太戰略的珍貴價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北京而言,台灣的防疫經驗躍上世界舞台已經挑戰了其對台政策的基本方針,而本次敦睦艦隊航行任務中所展現的「台美印台同盟關係」的實質意義,更是北京與台灣紅統人士最不樂見的結果。

由於敦睦艦隊出現群聚感染的現象,加上輿論關注艦上官兵離艦恐造成防疫的漏洞,加上國民黨需要彰顯自己的「監督責任」,同時轉移韓國瑜的被罷免的社會能量,一時之間將海軍防疫責任無限上綱似乎成了「圍魏舊趙」的最佳途徑,直言之,這樣的政治操作,不僅淡化了中國近期在周邊區域進行戰爭邊緣策略的政治動機,同時也稀釋了艦隊遠洋航行的戰略意義,導致產生親痛仇快的不良後果。

根據國防部公布的航線圖,原本艦隊航經太平洋、南海、印度洋等水域,展現敦睦艦隊的遠洋長航能力;從帛琉離開,經菲律賓南邊走婆羅洲下方爪哇海,再穿越馬六甲海峽,基於運補需要,也規劃自印度洋折返,穿越馬六甲海峽時,停泊新加坡璋宜海軍基地;後來因為新加坡疫情加劇,最後取消了部分的航線規劃。

然而就戰略高度而言,本次航行的規劃早已超過的敦睦演訓本身的外交軍事意義,體現的是台灣在美國印太戰略中的角色與能力,這是中共最不樂見的發展,也是國民黨委員看不見的政治死角。

本次敦睦艦隊的航行路線,有極大的戰略意義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思考,本次敦睦艦隊航行的區域含括了第一、第二島鏈、南海與馬六甲海峽等關鍵海域,從二戰太平洋戰史觀察,涉及了馬來亞、泗水、馬里亞納、菲律賓等幾場重要海戰,這些戰役的結果直接影響日本戰爭初期南進政策,以及美國日後執行跳島戰略的成果,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若以當下美中大國權力賽局的政治現實觀察,海上絲路與美國印太戰略之間的博奕,更牽動亞太地區各國的權力關係與區域的權力平衡。由於中國絕大多數的石油、天然氣等戰略物資必須經由印度洋穿越馬六甲海峽,美國只要掐住其咽喉就能威脅其經濟生命線,遂構成北京眼中的「馬六甲困境」,從胡錦濤到習近平一直都是中國的戰略隱憂。

中國為了保護海上生命線,除了透過印度洋上的「珍珠串」島嶼興建設施從西輸入石油外,試圖在中南半島最窄處挖掘克拉運河、發展其一帶一路的規劃、在南海島礁進行填海造路興建軍事基地遂成為反制之道。如此一來不僅破壞了美國公海自由航行權的方針,同時也造成與越南菲律賓在南海主權上的衝突,同時也製造了日韓兩國新的「戰略困境」。

台灣位於太平洋第一島鏈的關鍵位置,由於台灣海峽連結東海與南海的交通要衝,因此是大陸與海洋勢力交錯之處,有其重要的戰略樞紐角色。雖然解放軍早有穿越第一島鏈的能力,但是只要台灣在區域扮演「不沈航母」的角色,就能牽制中共東海與南海兩大艦隊的作用,避免這兩大海域成為中國內海導致島鏈之間出現權力真空的破口,這正是遏制中國成為海洋國家在地緣政治上的價值。

odteuj7lt373mdf3v85zo123drmxm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海陸交接的戰略地位,只會越來越顯著

深入觀察,即便台灣日後成為中國進行「反介入」下先發制人的攻擊矛頭,國軍亦可在解放軍飽和攻擊下保存實力,日後在美軍橫須賀、嘉手納與關島的奧援下進行戰略反攻,這就是台灣當下最重要的國防建軍目標,豈是柯文哲這類外行政治人物能夠理解。北京為了阻斷台美之間這樣的軍事佈局,必然在台灣東部進行各類的軍事演習,這也是遼寧號近日頻繁出現在此一海域的原因,因為此一海域就是美軍在1944年航母空襲台灣的戰鬥位置,差異在於解放軍走的是由北下的路徑而已。

換言之,中共取得台灣就能複製當年日軍南進政策的重要軍事基地,其實這樣的戰略佈局在去年索羅門建交看出端倪,取得南太平洋區域的地緣上先機就能阻斷美澳之間的軍事連結,這正是彼時聯合艦隊與美軍在瓜達康納爾島進行長達半年海空血戰的背景。

西方民主國家正發起一場對中國的輿論與法律戰,近因顯然是針對中國隱匿疫情所造成龐大生命財產損失而來,但就結構面觀察,則可視為美中經貿大戰的延伸。對華府來說習近平掌權下的中國,不僅威脅到民主國家的核心價值,中共近年來在周邊國家所進行的權力擴張行為,同時也牽動到亞太地區的地緣政治與權力平衡關係。

平心而論,對於北京而言台灣的防疫經驗躍上世界舞台已經挑戰了其對台政策的基本方針,台美政治關係也隨著雙邊防疫聯合聲明、台北法案與軍事交流不斷強化。本次,敦睦艦隊航行任務中所展現的「台美印台同盟關係」的實質意義,恐是北京與台灣紅統人士最不樂見的結果。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