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淪亡45年】創辦人追隨孫中山腳步,卻慘遭中國國民黨拋棄的「越南國民黨」

【南越淪亡45年】創辦人追隨孫中山腳步,卻慘遭中國國民黨拋棄的「越南國民黨」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華民國與越南共和國的革命情誼,其實早在孫中山先生的時代就已經建立起來,如越南國民黨是在中國國民黨的支持下成立,但後來國民政府因情勢所需,反而轉向支持較具實力的胡志明。

今年4月30日,是北越人民軍攻佔越南共和國首都西貢45周年的日子,其歷史意義猶如4月23日南京遭中國人民解放軍占領一樣,看在反共的越南人和中國人眼中都是不折不扣的「黑色四月」(Black April)。越南船民投奔怒海的歷史,與1949年外省人追隨中華民國政府(以下簡稱國民政府)遷台的「大江大海」,也確有異曲同工之妙。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中華民國與越南共和國的革命情誼,其實早在孫中山先生的時代就已經建立起來。由潘佩珠成立的越南國民黨,和中國國民黨的關係就類似於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與中華民國,稱得上是比親兄弟還要更為親近。既然國民政府曾經協助越南國民黨革命,何以最後帶領北越驅逐法國殖民統治者,統一整個越南的卻是共產黨人胡志明?就讓筆者在此娓娓道來。

PhanBoiChau
Photo Credit:WikipediaPublic Domains
相較於胡志明,潘佩珠在越南的地位更近似孫中山。

從維新會到光復會

根據清朝與法國在1885年6月9日簽訂的《中法新約》,原本以清朝為宗主國的越南阮氏王朝淪為法國保護國,並與寮國、柬埔寨合併為法屬中南半島聯邦。然而法國人僅將越南視為殖民地看待,讓許多不甘心當亡國奴的越南民族主義者走上武裝抗爭之路。1867年出生的潘佩珠來自於一個愛國的教師家庭,他在八歲那年就參加學生軍,聲援阮氏王朝第八任皇帝咸宜帝對法軍的反抗。

最後這場被稱為勤王運動的抗爭,還有在法軍憑藉優勢武力的鎮壓下宣告失敗,咸宜帝慘遭罷免並被流放到了阿爾及利亞。潘佩珠沒有心灰意冷,而是不斷閱讀來自中國的兵書與古書,同時掌握清朝內部的社會脈動來找到驅逐法國人的方法。當潘佩珠在1908年成立維新會時,他的參考對象為主張君主立憲制度的梁啟超,只因為潘佩珠對阮氏王朝仍有感情。

不過潘佩珠受到辛亥革命影響,逐漸認定挽救越南民族的唯一方法是「走向共和」,於是孫中山又成為了他全新的效法對象。他將越南維新會改名為越南光復會,並在國民黨支持下動員革命志士返回越南展開暗殺行動。以阮海臣為代表的越南光復會殺手們,雖成功行刺了一些阮氏王朝要員和法軍官兵,卻沒辦法動搖法國對越南的統治,反而還讓潘佩珠上了總督府的通緝名單。

孫中山領導的中國革命,在1923年獲得蘇聯援助後再一次走入高峰,也讓流亡杭州躲避通緝的潘佩珠興奮不已。他不只安排阮海臣進入廣州黃埔軍校擔任教職,還決定將越南光復會改名為越南國民黨,徹底追隨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只是潘佩珠還來不及動身展開越南的革命,他就先被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物出賣給了法國人,此人就是越南共產主義運動領袖阮愛國。

shutterstock_63441699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位於越南順化市的潘佩珠之墓。

失敗的安沛起義

阮愛國其實就是後來聞名於世的胡志明,當他選擇向法國人通報潘佩珠動向的時候,還沒有所謂越南的共產黨存在。根據共產國際一國一黨的原則,越南只是法國的殖民地,所以越南的共產主義信徒只能參加法國共產黨。所以如果放任越南國民黨持續壯大,最終所有來自共產國際和中國國民黨的資源都會湧入潘佩珠的手裡。

1925年5月11日,從杭州搭火車南下廣州開會的潘佩珠,在途經上海的時候遭到法租界探員逮捕。潘佩珠被帶回越南軟禁,直到1940年去世以前都沒辦法再介入越南獨立運動。但是他的追隨者阮太學與武鴻卿,還是在1927年12月28日於河內成立越南國民黨,準備將潘佩珠的革命推行到底。在阮愛國尚未崛起的情況下,越南國民黨也成了越南境內唯一的革命政黨。

以孫中山的辛亥革命為經驗,阮太學希望煽動阮氏王朝的軍人起身反抗法國殖民者與越南皇帝,他們很快就在越南北部發展出了1,500名黨員,其中大多數為軍人還有學生。1930年2月9日,50名潛伏於北圻步槍隊(Tonkinese Rifles)第4團官兵在60名黨人配合下在紅河三角洲的安沛要塞發動起義,擊殺兩名法國軍官與三名法國士官,並將另外三名法國士官打至重傷。

然而絕大多數的越南官兵,卻因為對天主教的信仰沒有接受阮太學號召參加起義,反而調轉槍口鎮壓他們。僅110人的越南國民黨人,自然是抵擋不了600人的北圻步槍隊,安沛起義最終以失敗畫下句點。阮太學在1930年6月15日遭法軍下令斬首示眾,大難不死的武鴻卿則逃往中國大陸避難,越南國民黨的本土武裝抗暴運動就此被畫上了休止符。

就算不提阮愛國領導的越南共產黨,越南也還有其他反對法國人的勢力是國民政府的潛在合作者。比如日本為了進攻越南,切斷國民政府經由中越邊境取得外國物資,還扶持了阮氏王朝成員暗中組織越南復國同盟會,準備與日軍裡應外合推翻法國的統治。可沒想到伴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還有法國遭到德國攻陷,日本又調整了原本聯合越南人推翻法國人的政策。

法國在1940年6月25日投降後,中南半島總督戴古(Jean Decoux)宣誓效忠貝當(Philippe Pétain)元帥領導的維琪政府,並允許日軍進駐越南。扶持越南獨立運動,如同扶持韓國獨立運動一樣在此刻成為了蔣中正用來對抗日本侵略的外交手段。只是來自越南的民族主義者立場五花八門,又分屬於不同的政治派系,讓國民政府難以通通將他們視之為越南國民黨看待。

Nguyễn_Thái_Học
Photo Credit:WikipediaPublic Domain
領導安沛起義失敗就義的阮太學,如今已經是越南人不分黨派公認的民族英雄。

越南革命同盟會

曾經追隨潘佩珠的阮海臣,曾一度將越南獨立的希望寄託在日軍對東南亞的侵略上,然而日軍進駐北越後不只允諾維琪法國繼續統治越南,還與法軍聯手鎮壓越南民族主義者。阮海臣心灰意冷下只好回頭尋求國民政府援助,但他又自認革命資歷高過武鴻卿,不願意屈就在越南國民黨內當一個小黨員,確實是讓接納他們的第4戰區司令長官張發奎將軍傷透腦筋。


猜你喜歡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邀請網紅父母陳珮芬與林時民、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人,共同討論如何讓台灣育兒環境更加友善。

長期關注育兒家庭議題的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邀請到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一家、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進行對話,從不同的角度,分享如何從硬體環境及社會氛圍建構友善育兒環境。除了育兒家長到場發聲之外,現場也播放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支持議題愛心大使-林心如所拍攝的「小朋友,是讓人更好的朋友」形象廣告。心如說自己生孩子後的最大改變是變得更加有耐性,對待他人也更有同理心,教育孩子雖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看到孩子能力逐漸「解鎖」,一切都很值得,也希望大家在公共場合聽到孩子哭時,能多一點包容,給爸媽多一點支持。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致詞時表示,雖然現在政府提供多項經濟補助,減輕家長育兒負擔,但較少關心家長帶孩子外出遇到的不友善狀況,希望藉由這次座談的分享,集思廣益來為爸媽打造方便外出的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也公布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結果,呈現當前台灣家長對育兒環境的親身經歷及滿意度。

兒福聯盟董事長_林志嘉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

育有六寶的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一起到場分享養育六個孩子的經歷。育兒11年的他們雖然感覺到政府對於育兒家庭的支持有變多,但育兒環境不論是硬體設施或是社會氛圍都還有改善的空間。媽媽陳珮芬表示硬體設施的部分親子停車位幾乎很難找到,就算找到空間也不夠大,難以讓嬰兒提籃順利上下車,以及買車票只有前兩胎有優惠,反倒像是在懲罰育有多胎的父母。

林叨囝仔The_Lins__Kids_六寶育兒心得分享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

黃瑽寧醫師則表示不同的家長有不同的教養方式,大部分的育兒困境反而不是硬體,更廣大的父母遇到的困境其實是「時間」,進入職場後很多產業對於育兒父母不友善的狀況就顯現出來,即使有育嬰假也很多父母還是不敢請,但孩子其實是需要很多時間陪伴的,建議企業都開始遠距工作的措施,成為一個常態。

石易平副教授也提到,現在社會對於育兒家庭的不友善是讓人不願生育的一大原因,並舉例新聞時事,有店家要求小孩背完圓周率後面30位才可以進入,小孩在現代社會似乎被貼上不能控制自己、髒亂的標籤。石易平副教授建議友善親子的大方向是「時間」,包含父母上下班工時和學校的上下學時間設計,可以更親子友善,才能有工作時間和陪伴孩子成長的平衡。

王婉諭立委也到場表示,政府一直以來多著重在經濟面的補助,但現行育兒津貼排富條款仍不太合理,育兒家庭的負擔其實非常大,即使是月薪十萬的父母,一個月光安親班也需要負擔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所得,且只有經濟面補助很難讓民眾有感或成為大家願意生育的原因,育兒友善的硬體設施和社會氛圍應並重。

聽爸媽的話_綜合座談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聽爸媽的話綜合座談時間。

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

今(2022)年初,兒福聯盟邀請已生育一個孩子的夫妻及未生育孩子的夫妻,辦理4場次的焦點團體,透過彙整與會者對育兒的期待及分享育兒經驗,發表「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兒盟指出,根據育兒家長及育齡夫妻所傳達的心聲可知,台灣當前的育兒環境存在「硬體設施不友善」、「社會氛圍不友善」兩大困境:

(一)硬體設施不友善,帶幼兒出門障礙重重
育兒家庭提到帶幼兒出門的日常,免不了會碰到硬體設施設備缺乏的問題,如:親子車廂一票難求、餐廳廁所或公共空間男廁沒有尿布台、親子停車位被占用、上下車空間太窄等問題。此外,與會的育兒家長也提及,適合幼兒活動的戶外空間明顯不足,尤其都會區之外的地區,可以讓幼兒活動的公園或公共場館更缺乏,少有讓育兒家庭安心的空間可供孩子們活動放電,難以促進幼兒身心平衡發展。

(二)社會氛圍不友善,育兒家庭承受諸多壓力
除了具體的設施設備問題外,育兒家庭帶幼兒出門、用餐,免不了會在意其他路人看待自己和孩子的眼光,如果正好孩子哭鬧,又遇到包容度比較低、甚至想干涉、批評家長教養狀況的陌生人,育兒家庭往往需要同時處理孩子,又得回應他人的指責和抱怨,十分困窘和難熬。未生育夫妻也表示,雖然還沒有帶孩子外出的經驗,但對於社會氛圍是否友善育兒,也有很深的感觸,也會擔心自己是否能承擔這些異樣眼光和壓力。

兒福聯盟白麗芳執行長表示,兒福聯盟從2012年調查發現,育兒家長面臨「行路難、如廁難與搭車難」的外出困境,之後促成「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法,增訂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等友善育兒環境的條款。雖有相關法條加持,但實體環境改善的速度,仍跟不上家長的需求;兒盟2017年調查發現,近6成媽媽覺得外在環境不友善、帶孩子到公共場所很有壓力;兒盟今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也發現,家長仍覺得當前育兒環境不夠友善,雖然法規有進步,有各式親子友善設施的設立,但設施似乎不符合家長需求,像是親子停車格不夠大、親子車廂不夠多等等。因此,兒盟呼籲政府,應普設從育兒需求出發的各項硬體設施,營造同理、體諒育兒家庭的社會氛圍,讓台灣家長更可以安心育兒。

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共同呼籲3大訴求:普設育兒設施、同理取代指責、多聽爸媽的話

綜合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及親子天下爸媽心聲,對於已生育及未生育家庭造成無形的心理壓力。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共同提出以下三點訴求,呼籲政府重視家長的需求,回應家長的困境與期待,讓台灣的育兒家庭能得到更有力的支持:

(一)普設育兒設施
我國雖有設置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的法源,但實際設置與使用情形,至今無從得知,建議政府對於友善育兒設施進行全國性盤點,並針對設置情況不佳的地區持續追蹤改善,以增加育兒設施的普及率,讓育兒家長帶孩子出門安心無礙。

(二)同理取代指責
在公共場合遇到帶孩子出門的家長,請社會大眾多點耐心,多點禮讓,多點體諒、包容和支持,藉此提升整體台灣社會友善育兒的氛圍,讓每位育兒家長出門在外,都能感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同理與善意。

(三)多聽爸媽的話
檢視政府近年來推出的育兒政策,多聚焦於加碼育兒津貼及幼托補助,對於育兒家庭日常使用的公共空間友善度關注不足,建議政府應從家長觀點出發,訂定相關法規時,多邀請家長參與,廣納家長意見,才能規劃出對育兒家庭更友善的公共空間,減輕家長外出的壓力。

更多調查結果與相關報導,請見【兒福聯盟】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和林心如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本文章內容由「兒福聯盟」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