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淪亡45年】創辦人追隨孫中山腳步,卻慘遭中國國民黨拋棄的「越南國民黨」

【南越淪亡45年】創辦人追隨孫中山腳步,卻慘遭中國國民黨拋棄的「越南國民黨」
左起前韓國總理丁一權、中華民國前總統蔣介石與南越特使的夫人在台北聚餐,照片攝於1966年5月21日。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華民國與越南共和國的革命情誼,其實早在孫中山先生的時代就已經建立起來,如越南國民黨是在中國國民黨的支持下成立,但後來國民政府因情勢所需,反而轉向支持較具實力的胡志明。

今年4月30日,是北越人民軍攻佔越南共和國首都西貢45周年的日子,其歷史意義猶如4月23日南京遭中國人民解放軍占領一樣,看在反共的越南人和中國人眼中都是不折不扣的「黑色四月」(Black April)。越南船民投奔怒海的歷史,與1949年外省人追隨中華民國政府(以下簡稱國民政府)遷台的「大江大海」,也確有異曲同工之妙。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中華民國與越南共和國的革命情誼,其實早在孫中山先生的時代就已經建立起來。由潘佩珠成立的越南國民黨,和中國國民黨的關係就類似於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與中華民國,稱得上是比親兄弟還要更為親近。既然國民政府曾經協助越南國民黨革命,何以最後帶領北越驅逐法國殖民統治者,統一整個越南的卻是共產黨人胡志明?就讓筆者在此娓娓道來。

PhanBoiChau
Photo Credit:WikipediaPublic Domains
相較於胡志明,潘佩珠在越南的地位更近似孫中山。

從維新會到光復會

根據清朝與法國在1885年6月9日簽訂的《中法新約》,原本以清朝為宗主國的越南阮氏王朝淪為法國保護國,並與寮國、柬埔寨合併為法屬中南半島聯邦。然而法國人僅將越南視為殖民地看待,讓許多不甘心當亡國奴的越南民族主義者走上武裝抗爭之路。1867年出生的潘佩珠來自於一個愛國的教師家庭,他在八歲那年就參加學生軍,聲援阮氏王朝第八任皇帝咸宜帝對法軍的反抗。

最後這場被稱為勤王運動的抗爭,還有在法軍憑藉優勢武力的鎮壓下宣告失敗,咸宜帝慘遭罷免並被流放到了阿爾及利亞。潘佩珠沒有心灰意冷,而是不斷閱讀來自中國的兵書與古書,同時掌握清朝內部的社會脈動來找到驅逐法國人的方法。當潘佩珠在1908年成立維新會時,他的參考對象為主張君主立憲制度的梁啟超,只因為潘佩珠對阮氏王朝仍有感情。

不過潘佩珠受到辛亥革命影響,逐漸認定挽救越南民族的唯一方法是「走向共和」,於是孫中山又成為了他全新的效法對象。他將越南維新會改名為越南光復會,並在國民黨支持下動員革命志士返回越南展開暗殺行動。以阮海臣為代表的越南光復會殺手們,雖成功行刺了一些阮氏王朝要員和法軍官兵,卻沒辦法動搖法國對越南的統治,反而還讓潘佩珠上了總督府的通緝名單。

孫中山領導的中國革命,在1923年獲得蘇聯援助後再一次走入高峰,也讓流亡杭州躲避通緝的潘佩珠興奮不已。他不只安排阮海臣進入廣州黃埔軍校擔任教職,還決定將越南光復會改名為越南國民黨,徹底追隨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只是潘佩珠還來不及動身展開越南的革命,他就先被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物出賣給了法國人,此人就是越南共產主義運動領袖阮愛國。

shutterstock_63441699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位於越南順化市的潘佩珠之墓。
失敗的安沛起義

阮愛國其實就是後來聞名於世的胡志明,當他選擇向法國人通報潘佩珠動向的時候,還沒有所謂越南的共產黨存在。根據共產國際一國一黨的原則,越南只是法國的殖民地,所以越南的共產主義信徒只能參加法國共產黨。所以如果放任越南國民黨持續壯大,最終所有來自共產國際和中國國民黨的資源都會湧入潘佩珠的手裡。

1925年5月11日,從杭州搭火車南下廣州開會的潘佩珠,在途經上海的時候遭到法租界探員逮捕。潘佩珠被帶回越南軟禁,直到1940年去世以前都沒辦法再介入越南獨立運動。但是他的追隨者阮太學與武鴻卿,還是在1927年12月28日於河內成立越南國民黨,準備將潘佩珠的革命推行到底。在阮愛國尚未崛起的情況下,越南國民黨也成了越南境內唯一的革命政黨。

以孫中山的辛亥革命為經驗,阮太學希望煽動阮氏王朝的軍人起身反抗法國殖民者與越南皇帝,他們很快就在越南北部發展出了1,500名黨員,其中大多數為軍人還有學生。1930年2月9日,50名潛伏於北圻步槍隊(Tonkinese Rifles)第4團官兵在60名黨人配合下在紅河三角洲的安沛要塞發動起義,擊殺兩名法國軍官與三名法國士官,並將另外三名法國士官打至重傷。

然而絕大多數的越南官兵,卻因為對天主教的信仰沒有接受阮太學號召參加起義,反而調轉槍口鎮壓他們。僅110人的越南國民黨人,自然是抵擋不了600人的北圻步槍隊,安沛起義最終以失敗畫下句點。阮太學在1930年6月15日遭法軍下令斬首示眾,大難不死的武鴻卿則逃往中國大陸避難,越南國民黨的本土武裝抗暴運動就此被畫上了休止符。

就算不提阮愛國領導的越南共產黨,越南也還有其他反對法國人的勢力是國民政府的潛在合作者。比如日本為了進攻越南,切斷國民政府經由中越邊境取得外國物資,還扶持了阮氏王朝成員暗中組織越南復國同盟會,準備與日軍裡應外合推翻法國的統治。可沒想到伴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還有法國遭到德國攻陷,日本又調整了原本聯合越南人推翻法國人的政策。

法國在1940年6月25日投降後,中南半島總督戴古(Jean Decoux)宣誓效忠貝當(Philippe Pétain)元帥領導的維琪政府,並允許日軍進駐越南。扶持越南獨立運動,如同扶持韓國獨立運動一樣在此刻成為了蔣中正用來對抗日本侵略的外交手段。只是來自越南的民族主義者立場五花八門,又分屬於不同的政治派系,讓國民政府難以通通將他們視之為越南國民黨看待。

Nguyễn_Thái_Học
Photo Credit:WikipediaPublic Domain
領導安沛起義失敗就義的阮太學,如今已經是越南人不分黨派公認的民族英雄。
越南革命同盟會

曾經追隨潘佩珠的阮海臣,曾一度將越南獨立的希望寄託在日軍對東南亞的侵略上,然而日軍進駐北越後不只允諾維琪法國繼續統治越南,還與法軍聯手鎮壓越南民族主義者。阮海臣心灰意冷下只好回頭尋求國民政府援助,但他又自認革命資歷高過武鴻卿,不願意屈就在越南國民黨內當一個小黨員,確實是讓接納他們的第4戰區司令長官張發奎將軍傷透腦筋。

最後張發奎將軍親自出面,於1942年10月1日將所有流亡廣西柳州的越南民族主義者整合起來,成立了一個由阮海臣、張佩公、武鴻卿與黃強等人聯合領導的越南革命同盟會,才暫時是解決了這個複雜的派系鬥爭問題。蔣中正從防範中共的角度出發,傾向支持反共的越南革命同盟會,然而越南革命同盟會的幹部們卻把心思放在彼此的爭權奪利上,完成無法形成有效的戰鬥力。

一心想讓越南人進入北越,協助第4戰區蒐集日軍、法軍情報的張發奎將軍只好轉向支持胡志明、武元甲與范文同等共產黨人,為他們提供武裝訓練。很快的,一支名為越南解放軍宣傳隊的共產黨武裝在胡志明領導下返回北越,並成功效法8路軍和新4軍的經驗於北坡成立了抗日反法根據地。他們立即對日軍還有法軍展開偷襲,並營救了數名在越南上空遭到擊落的美軍第14航空軍飛行員。

隨即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前身,即美國戰略情報局(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便派出了一支名為「鹿小隊」(Deer Team)的特戰人員空降北越,為越南解放軍提供武裝訓練。正當阮海臣、武鴻卿與張佩公等人還在柳州爭權奪利的同時,胡志明的越南獨立同盟已經在美軍協助下發展出了一支擁有60,000人的越南解放軍,這支軍隊也是二戰期間唯一具有代表性的越南人武裝力量。

起初胡志明盡量迴避與日軍爆發硬碰硬的正面衝突,可是當日本投降的消息傳到越南時,他還是命令武元甲在北越發起全面攻勢。越南解放軍於8月16日攻下太原市,又在三天後拿下中南半島聯邦首都河內。9月2日當天,胡志明在河內發表《越南獨立宣言》,宣佈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同時結束日軍、法軍還有阮氏王朝末代皇帝保大帝對越南的統治。

gsg
Photo Credit:國史館
阮海臣返回北越後,呈給蔣中正關於胡志明叛亂的文件,自稱為越南民國國民政府主席和越南國民革命軍總司令。
胎死腹中的越南國民政府

胡志明在率領越南解放軍返回北越前,曾向張發奎將軍保證自己50年內不會推行共產主義,這是蔣中正默許4戰區支援胡志明的一個重要原因。可是在日本投降,胡志明在越南的地位宛如民族救星,已經沒有任何本土勢力能制衡共產黨在北越的發展,讓蔣中正決定與越南革命同盟會的反共民族主義者們聯手施以反制。

根據麥克阿瑟將軍的命令,越南將以北緯17度為界,北方與南方分別由中華民國和英國實施佔領任務。所以接受蔣中正命令,率領12萬大軍進駐北越的第1方面軍司令盧漢,不只被賦予接受日本陸軍第38軍投降,解除日軍武裝與遣返日本僑民的任務,還必須要協助阮海臣建立反共一個反共的越南民國國民政府。

武鴻卿則在越南國民黨的革命發源地安沛,成立了一所軍事學校用來培訓反共的越南軍人,這所軍校號稱為越南版的黃埔軍校,目的是要建立一支效忠越南民國的國民革命軍。顯見在阮海臣與武鴻卿領導下,北越的越南民國將發展成一個符合蔣中正期待的親華國家,同時反對共產黨與試圖捲土重來的法國殖民統治者。

美國戰後的亞太政策,同樣是既反對共產主義也反對殖民主義,所以蔣中正相信他扶持越南民國的主張將得到華府支持。然而胡志明已經捷足先登與「鹿小隊」取得合作,並得到了美軍方面的充分肯定。縱然美國並不樂見越南在戰後成為共產黨國家,但卻也認為不該把胡志明排除在外,所以主張成立一個同時容納越南革命同盟會和越南獨立同盟的聯合政府。

阮海臣等人得不到美國支持,只能放棄成立越南民國的想法,加入胡志明領導的越南民主共和國聯合政府。胡志明為了彰顯民主氣度,還邀請阮海臣出任越南民主共和國的國家副主席,此舉更是讓他獲得美國方面嘉許。除了來自美國方面的壓力外,盧漢將軍也不願全力配合蔣中正排擠胡志明,因為他本來效忠的就是雲南地方實力派領袖龍雲

蔣中正利用盧漢率領第1方面軍入越的機會,命令駐紮昆明的第5軍出兵推翻了龍雲對雲南的統治,讓盧漢深感自己被捅了一刀。他不只沒有認真執行蔣中正交待的反共任務,還默許滇軍第60軍與東北軍第53軍等地方部隊暗中壓制越南國民革命軍,為胡志明的活動提供更大空間。效忠蔣中正的中央軍第52軍及第62軍,則基於東北戰局還有接收台灣的需要提早離開了北越。

蔣中正拋棄越南國民黨

戰後許多西方學者評價胡志明,認為他是一個以共產主義包裝自己的民族主義者,目標不是赤化越南,而是趕走以法國、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帝國主義勢力。不過筆者認為胡志明的行為並沒有那麼單純,與其說他是一個以爭取越南獨立為訴求的民族主義者,倒不如說他是一個如同史達林或毛澤東一般想建立極權統治的陰謀家。

曾經出賣潘佩珠給法國人的胡志明,願意為了排除中華民國這個在越南建立共產主義政權的首要威脅,再度與法國人攜手合作。他向法國提出了願意以讓越南民主共和國加入法蘭西聯邦為條件,換取法軍返回北越協助越南獨立同盟將國軍和越南反共人士驅趕回中國。胡志明一心想取悅法國人,甚至還將越南解放軍更名為越南衛國軍,進一步降低共產主義色彩。

然而從法軍在二戰中的表現來看,他們實在不是國軍的對手,根本不可能憑藉武力奪回越南。法國人唯一迫使國軍撤出越南的籌碼,是他們自19世紀以來掌握的租界與治外法權,因為二戰時的法國並沒有與重慶國民政府簽署類似於英美的《平等新約》。維琪法國雖然在日本壓力下,將中國的租借與治外法權都歸還給了汪精衛政權,但此一條約並沒有得到戰後中法兩國的承認。

剛成立不久的法蘭西臨時政府,決定以與國民政府簽署《中法平等新約》為條件,要求蔣中正將國軍全部由北越撤退。除了歸還中華民國應有的權益外,法國人手中還有一批人質,那就是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選擇在汪精衛政權領導下與日軍合作的越南華僑。法國政府隨時可以華僑「通敵」的名義,取消他們在越南的經濟特權,甚至於展開政治迫害。

過去在法國殖民統治的時代,華僑在越南的地位是僅次於法國人的「次等人種」,比「三等人種」越南人還要高。後來日本進入越南後,法國人取代華人成為「次等人種」,華人成為「三等人種」,越南人又成為「四等人種」,日子稱得上是苦不堪言。國民政府為了維繫華人的特權,不得不在越南問題上對法國人讓步。

此刻國軍在內戰中的表現並不順利,蔣中正沒有辦法維持更多部隊維持對北越的佔領,急於將盧漢手中的部隊調往東北參戰。哪怕是像53軍或者60軍這樣的地方部隊,也能在反共戰場上扮演相當大的作用。考量到與法國簽署《平等新約》後,自己民族英雄的地位能進一步鞏固,又能捍衛華僑的權益,蔣中正早就已經把越南革命同盟會的立場拋到了九霄雲外。

雖然蔣中正自詡為反殖民主義者,但是法國人再怎麼可惡邪惡,也總比共產黨人來得強。考量到法國人重返北越,能更進一步壓縮胡志明的行動,蔣中正批准了《中法平等新約》在1946年2月28日的簽署,為國軍駐防北越的歷史劃下休止符。隨著國軍從3月起將軍隊撤離北越,以越南國民黨人為核心的越南革命同盟會立即成為胡志明和法國人聯手清剿的對象。

Ho_Chi_Minh_(third_from_left_standing)_a
Photo Credit:WikipediaPublic Domain
美國對胡志明的支持,也是中華民國無法全力支持越南國民黨的一大原因,圖為OSS「鹿小組」成員與胡志明、武元甲合影。
越南人的雅爾達密約

1946年3月6日,以東北軍第53軍為代表的中國軍隊,在一場武裝衝突中擊敗了試圖強行登陸海防港的法國軍隊。可見只要國軍願意,中華民國是完全有能力以武力阻止法國登陸,確保越南革命同盟會的生存發展,甚至於建立一個反共的越南共和國政府。然而一心想要消滅中國共產黨的蔣中正,早已沒有心思顧慮越南共產黨,決定把國軍全部召回。

過去國立編譯館教科書內容,時常提到美國如何在1945年2月雅爾達會議上出賣中華民國。而看在阮海臣與武鴻卿等越南反共人士眼中,蔣中正在1946年2月犯下了與羅斯福完全一樣的錯誤。羅斯福相信邀請蘇聯進軍東北,不只能擊敗強大的關東軍,還能協助國民政府壓制中國共產黨的壯大。蔣中正同樣也相信,法軍比越南革命同盟會更有能力控管胡志明。

結果胡志明與法國特使聖特尼(Jean Sainteny),居然根據雙方在3月6日簽署的合作協議,派出越南衛國軍與法國遠征軍一起搜捕殺害留在北越的越南革命同盟會成員。武元甲率領越南衛國軍在紅河三角洲擊敗越南國民革命軍,將武鴻卿等人驅逐回中國。來不及逃跑的上千名國民黨要員,通通遭到衛國軍與法軍的無情屠殺。

原本致力於一個國名效法中華民國,甚至於在越南推廣三民主義的越南國民黨,就這樣因為蔣中正的拋棄慘遭胡志明與法國人屠殺殆盡。要等到胡志明與法國人翻臉之後,殘餘的越南國民黨人才又被允許在法軍控制區內活動,但他們已經不具備與共產黨抗衡的實力。越南民族主義運動的大旗,就此牢牢為胡志明掌握於手中,結果反而更不利於想把東南亞建設成反共基地的國民政府。

越南民主共和國副主席阮海臣,也在法軍重返越南之際逃回了中華民國,但是他對蔣中正的信任也到此為止。立場反共的阮海臣沒有在1949年隨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而是靠著周恩來的關係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下的大陸,並於1959年病逝廣州。對越南革命同盟會與越南國民黨的棄守,完全彰顯了蔣中正在越南政策上的短視近利。

蔣中正從北伐勝利以來,就致力於支持朝鮮與安南的民族獨立運動,並累積了相當大的威望。結果他為了爭取美英法支持國民政府打擊中共,居然先後拋棄了阮海臣與金九,甚至導致後者遭到少壯派軍人暗殺,種種行為都讓第三世界國家領袖對中華民國感到心寒,紛紛倒戈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是為什麼後來中華民國在不結盟運動國家中如此不受歡迎的遠因。

這也是為什麼後來率領奎山軍官團前往西貢的王昇將軍,還有擔任駐越南共和國大使的胡璉將軍都一度遭到南越軍人的敵視,認為中華民國國軍接收北越時紀律不佳就算了,還順道扶持了胡志明奪權成功,導致越南一分為二成為兩個國家。很多時候,我們往往只記得外國對我們的「背叛」與「出賣」,卻沒有記得中華民國對更弱小的民族也幹過類似的勾當。

當然中華民國與越南共和國的關係,並沒有在1946年3月劃下句點,越南國民黨也沒有被胡志明全數撲殺。隨著法軍在奠邊府戰役的失敗,他們又得到美法兩軍協助轉進南越,而且還成為了越南共和國最具活動力的在野黨,而且還數度獲得執政權。那麼越南國民黨與吳廷琰成立的越南共和國究竟有何淵源?請等待下次再由筆者慢慢介紹。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