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澳連儂隧道斬人案,郭偉健法官判辭導賞

將軍澳連儂隧道斬人案,郭偉健法官判辭導賞
將軍澳連儂隧道斬人案現場。Photo Credit: 林兆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連儂隧道斬人案」郭偉健法官判辭引起關注,值得大家好好「欣賞」。

將軍澳連儂隧道斬人案,郭偉健法官稱讚被告情操高尚,遺憾不能判更低刑罰,這份判辭,值得好好欣賞。

景點一:郭法官四個肯定

判辭中,出現七次「本席肯定」字眼,總共「肯定」了六件事情。一般判辭,多見「本席信納」、「本席相信」等字眼,甚少說得如此絕對。郭法官「肯定」了什麼?總而言之,郭法官肯定了被告拿刀落樓時沒想過傷人、肯定是因為情緒失控、肯定沒有預謀、肯定不是政治理由……

  1. 「本席肯定,被告當時完全相信,他的工作權、生活權,甚至生存權受到……踐踏甚至乎摧毀,而受到傷害的不單是他本人,還有他的母親和兒子。」(第86段)
  2. 「本席亦肯定,當被告與黃女士和李女士對話時……最終被告的情緒超越了臨界點,當他大聲講出『我忍唔住』及『我頂唔順啦』的說話時,這就是他情緒崩潰的時刻。」(第88段)
  3. 「本席肯定,即使被告帶著兩把刀前往該隧道,但被告在他情緒崩潰之前完全沒有想過用刀傷人。」(第92段)
  4. 「本席肯定,被告經過離婚的打擊、社會事件持續兩個多月對他的煎熬……情緒失控造出了與他性格完全不相符的行為。」(第92段)
  5. 「本席肯定,被告在襲擊3名受害人之前沒有預謀,只是一時情緒完全失控的結果。」(第92段)
  6. 「本席亦肯定,被告不是因為政治理由而向3名受害人施襲。」(第93段)

讀完判決理由前文後理,一般凡夫俗子,難以猜度法官何以如此肯定,我只知道,斬人者肚裏條蟲也不能肯定。

景點二:郭法官化生時事評論員

法官化身時事評論員,乃判決理由書的重要景點,第87段,法官以藍朋友視角,綜論反送中運動,全段字數統計,有829個全形字,形容示威者「使用種種文革式的極端主義行為」。

被告將遊客不來港歸咎於從2019年6月起開始的社會運動是合理的。香港雖然是彈丸之地,但往往吸引來自不同國家的遊客,原因是香港是美食天堂、購物之都,和在世界上最安全城市之一。但是,這些一切從去年6月產生了根本的變化。從那個時刻開始,在香港的街道經常出現長時間的堵路,在公路上由一些沒有執法權的示威者決定哪些汽車可以通過,他們對很多基礎建設例如地鐵肆意破壞,及對持有不同意見或不服從他們指示的人進行毆打。這些人通常連群結黨,穿上黑色衣物,戴著黑色口罩、眼罩、頭盔,甚至乎防毒呼吸器(俗稱「豬嘴」),令人不能辨認他們的容貌,猶如一支軍隊,更手持雨傘,不是為了遮擋陽光或雨水,而是集體打開雨傘來遮擋任何可以拍攝他們犯法行為的鏡頭,或遮擋其他人對他們的辨認,然後集體肆無忌憚地進行刑事毀壞和傷人。例如,有人想用手提電話拍攝便被逼交出手機,不依從就被打; 有人說了示威者不滿意的話便在雨傘遮蓋下被人用手及/或硬物圍毆至不省人事,而旁邊的人沒有人伸出援手或喝止。在有示威者走入商場被警方拘捕後,其他示威者便走到商場圍堵商場的看更,斥責甚至毆打這些看更,所持的理由是他們沒有阻止警方進入商場,但這些看更根本沒有阻攔警員的權力。他們更在商場內遊行及做出種種滋擾商舖和顧客的行為,破壞店舖和食肆的正常運作,趕走顧客。他們使用種種文革式的極端主義行為,目的是強行逼使商場對他們提供保護,阻止警方對他們的拘捕。這些醜惡罪行卻出自於聲稱民主自由和公義的追求者,而且更是一大群人,這是很大的諷刺。簡而言之,香港從去年6月起經已變成不安全的地方。在沒有安全的商場、食肆和街道,香港又怎可能吸引遊客到港? 沒有遊客到港,很多商舖和經濟活動都不能正常地運作,生意變差,引致失業和就業不足的情況急速出現。再者,即使本地人也感到不安全,很多人外出時不敢說話,唯恐說錯話或手中拿著電話便被人「私了」,很多人在這種情況下失去說話的自由,亦不願意外出遇上示威活動。在這些惡劣但又環環相扣的環境下,香港出現百業蕭條,社會人心不安。

欣賞完這段文字之後,千萬不要錯過彩蛋,接下來第88段說:「本席不打算在這些方面再說下去,因為這次判刑與評論這次運動無關。」(!!)不用大驚小怪,法官也有言論自由,時事評論員一時上身而已。

景點三:郭法官論武器

被告回家攞刀,拿了兩把,一把是約31厘米的牛肉刀,及一把長約29厘米的菜刀。法官信納辯方說法,謂「他真的不是有意圖用刀斬人」,牛肉刀用作鏟牆,菜刀用來自衛。郭法官亦肯定他本來無意襲擊人,理由是「他從來沒有使用第二把刀。如果他早有意圖襲擊受害人等並且帶著兩把刀,當他展開襲擊時,他就沒有理由不拿出所有武器。」(第91段)

根據尊敬的法官大人的邏輯,如果有人拿着兩支槍去殺人,但只用了其中一支槍,則可視為行兇者並非有意的理由之一;或是,身上有兩個汽油彈,但只用了一個,那就不是有預謀的理據之一。這種邏輯,大家需要好好學習。

景點四:郭法官的高尚情操

判決書上,描述了三名傷者中,被刺穿肺及曾經危殆的女傷者黃女士傷勢:右邊臉有裂傷、右肩頭靜脈切斷、四厘米深層傷口、第八根肋骨骨折、右後胸五厘米刺入傷口(她倒在地上後,背部再被刺一刀)、右肺萎縮、有創傷後壓力症。(第15段)

郭法官如何同情斬人的可憐被告?「被告經已被這場社會運動弄至為滿身鮮血及奄奄一息的垂死者。」(第93段)

誰是受害者?誰人滿身鮮血?誰奄奄一息?誰人垂死?法官大愛,情操深不可測。

景點五:郭法官的彈跳邏輯

這個景點不起眼,但也不容錯過,第90段,「根據陳女士的證供,當被告追斬3名受害人時,被告不時說著『嚟呀、嚟呀、玩大佢』。被告當時顯然知道不應該斬人……」

一句「嚟呀,嚟呀,玩大佢」之後,如何隔一個句號,就能肯定「被告顯然知道不應該斬人」?如何「顯然知道」,本人閱讀理解能力低,不知道。

景點六:郭法官觀人於微

郭法官對運動的認知,隱隱滲着離地的單純。法官特別寫到被告與傷者黃女士在斬人前的一段對答:

黃女士則供稱,被告曾經問她們在該處做甚麼,亦問她們:「點解喺機場打人?」、「你哋嘅目的係乜嘢?同埋想要啲乜嘢?」黃女士回答:「我哋冇打人,我哋想要嘅係自由。」(第78段)

郭法官念念不忘這對話,說「黃女士的回答顯然不是事實。」(第85段)然後用了一整段講機場事件,結論是「但黃女士卻否認有機場打人事件」。

據法官判決書的引述,黃女士其實沒有否認「有機場打人事件」,只是說「我哋冇打人」,「我哋」可以只是在講貼連儂牆的幾個人。但法官的判辭,看似把所有示威者一視同仁,多次在描述案發經過時,加入對激進示威者的批評(第88、94段),例如形容為「不折不扣的恐怖主義行為」。

法官有言論自由,不過,那幾位傷者,當時只是在貼連儂牆而已。

景點七:郭法官目光遠大

法官多次形容,被告認罪「毫無保留」,因為求情信中說希望他「所受的懲罰能換取傷者一點的釋懷」,顯示了「艱難時間仍然關心受害人的福祉顯然是表現出高尚的情操,而這些情操在現今社會的人包括接受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及專業人士鮮有出現。」(第98段)郭法官從幾個貼連儂牆的年輕人中,連繫到「恐怖」;從一個斬人多刀兼傷者倒地後再插一刀的惡漢中,洞察到高尚情操。

景點八:郭法官的遺憾

讚揚被告「高尚情操」後,法官不掩飾他的「遺憾」(第99段)。遺什麼憾呀?他遺憾的是,判例清晰,沒有辦法把認罪後的減刑比率擴大至超過三分之一。

觀後感

這是香港法治大觀園的一個小角落。聽說,公義不僅要伸張,還要讓人看得見。我們都看見了。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網誌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