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誰是被害者》黃河:練習「享受」穿女裝,感受跨性別者的孤寂靈魂

專訪《誰是被害者》黃河:練習「享受」穿女裝,感受跨性別者的孤寂靈魂
Photo Credit: Netflix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上半年話題推理懸疑鉅作《誰是被害者》,集結的演員陣容一字排開皆是台灣實力派演員,在形式與文本上高度契合。本次特地專訪劇中演員黃河,黃河期待能帶給大家更多想像,可能瘋狂、搞笑、可愛,甚至令人咬牙切齒。相信看過《誰是被害者》之後,觀眾能對此有更深的理解,也繼續參與他無所限制的演藝征途。

恰巧是約莫整整一年前,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捲起一陣話題旋風,不但能征服日漸提升的觀眾品劇標準,收視表現佳,更值得欣慰的是,引起大眾對於社會議題的討論,不負此劇使命。

而《與惡》的製作人之一湯昇榮,其任職的台灣製作公司「瀚草影視」,耕耘本土影劇12年,曾以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提供新世代影迷認識台語片的切點,也藉由《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投入對青少年議題的關懷,更推出《麻醉風暴》,透析台灣醫療環境與醫病關係的現狀。

這次,瀚草與國際平台Netflix接軌,瞄準題材清晰的類型劇,催生出目標族群基本盤龐大的懸疑推理影集:《誰是被害者》。製作方面,挑戰技術門檻刁鑽的鑑識專業,在解剖、溶屍、焚屍等視覺呈現上,著實皆令人心服,除了強大的美術表現,攝影、配樂和特效等也都精緻到位。

華語劇誰是被害者卡司亮相(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故事聚焦於一起起難以偵破的連環命案,被害者身分看似毫無交集,死法更是詭異離奇,而有亞斯伯格症的鑑識官方毅任(張孝全 飾),意外發現關鍵證物涉及失聯多年的女兒(李沐 飾),於是鋌而走險,私自查案。與時間賽跑的追兇三角,還有嗜血記者徐海茵(許瑋甯 飾)、火爆刑警隊長趙承寬(王識賢 飾),各擁資源、各懷目的,而這些詭譎命案,似乎還連動更多人馬。

本劇卡司眾星雲集,囊括台灣演藝界的老中青世代演員,各自交出突破以往形象的精湛演出。《關鍵評論網》本次專訪《誰是被害者》的演員黃河,在影集中詮釋一名年輕的酒店少爺游誠皓,樣貌清秀,是一名想要變成女人的跨性別者,在觀念保守的家庭成長,後來離家出走、自力更生,與連環命案有極深連結。

其實,光從預告就可看出,《誰是被害者》絕對來勢洶洶,而因為專訪的緣故,有幸成為搶先完食全部集數的觀眾,更可以確定本劇企圖心強大,實際上也將顛覆本土刑偵片的遊戲規則,為台劇樹立新的里程碑。

這樣的觀影感想,與黃河有不謀而合的默契,「其實在讀劇本時就很期待影像的呈現,以及導演會如何敘事。看完全劇後,覺得從開頭到結尾每一分鐘都非常精彩,為台灣影視立下標竿,真的大開眼界。」

事實上,黃河的演員之路和《誰是被害者》製作團隊有深刻前緣,包括獲封台北電影獎影帝的《紅衣小女孩》,以及後續參演此系列的第二、三集,皆是與瀚草影視合作。不論是電視劇或是電影長片,黃河的演技實力有目共睹,年僅30歲的他已出道近15年,表演風格豐富多元,但談到參與《誰是被害者》的淵源,仍謙虛表示:「這份作品的想像力是沒有限制的,團隊也非常大膽地讓演員嘗試別於以往的角色和狀態,這也是何以一開始收到劇本時,就非常興奮與激動,很榮幸有這個詮釋的機會。」

黃河所強調的「別於以往」,從「游誠皓」這個角色便可以清楚驗證,在這個男性的身軀裡,困著女人的靈魂,初次嘗試跨性別者的角色,黃河在外貌和心態上都下了許多功夫,「除了從衣著、妝髮、肢體動作等外在條件著手,我更想找到游誠皓身為人最根本的核心訴求:他就是想要做自己、想要毫無畏懼地生活在這個世界。」於是黃河練習「享受」穿女裝、塗指甲油、踩高跟鞋的過程,打從心底去愛自己這樣的狀態。

遺憾的是,游誠皓與家教傳統的父母親關係疏離,在酒店工作時也常遭受顧客霸凌,渴望以真實樣貌被愛的他,總覺得不見容於所處的世界,「期待作品播出後,能夠為社會中某一部份的人發聲,講出平常受到壓抑、沒有管道開口的話。同時也希望觀者透過戲劇,有更多同理心和新的觀點。」黃河認為戲劇能擔負的功能,不僅僅只是娛樂,最好的狀態便是讓大眾重新檢視對待彼此的方式。

G16_0401
Photo Credit: Netflix提供

回望黃河過去參演的影視作品,確實多數有與社會對話的立意,或所詮釋的角色,是真實生活中較少有機會向大眾介紹自己身分的人物,例如《危險心靈》中教改政策下的國三生、《最乖巧的殺人犯》裡成長環境複雜的御宅族、《完美Lily》中有暴力傾向的恐怖情人,以及在《翠絲》扮演的同志鰥夫等等。

原以為角色特性會是挑選投入計劃的最大考量,但其實對黃河而言,角色的設定只是加分項,最首要的還是劇本:「一個好的劇本,代表當中每個角色都環環相扣,劇情才能引人入勝,所以我一直以來都是先考慮劇本,並非特別執著要演怎麼樣的人物,當然,若能有跳脫以往的挑戰,也是很令我心動的。」

這樣看來,《誰是被害者》確實符合條件,它無疑是一部扣人心弦的影集,劇情錯綜複雜、細節精密,亦帶入許多台灣在地的犯罪記憶,寫實感特別強烈,「我讀劇本的習慣是從頭到尾通篇閱讀,包括主線和支線角色的內容,《誰是被害者》的劇本讓我感受到很強烈的懸疑推理感,就像平常看推理小說時一樣,這是很吸引我的原因。」

整體而言,游誠皓這個角色其實戲份並不多,但卻是極為重要的案件關係人之一,黃河也因一場串起故事的群戲,感受到作為演員渴望的刻骨銘心:「在那場短暫的戲當中,彼此之間沒有什麼對話,卻在導演喊Action之後很明顯清楚地體會到,每一位演員對於自己角色有各自鮮明的詮釋方式。這是在表演當下渾然忘我、純粹專注在角色上才會有的體驗。」

從表演技巧討論,能在相對有限的戲份空間發揮得宜,其實是一項珍貴的能力,就像字數受到限制的文章,更需要凝鍊字句、精準傳達。同樣很有挑戰性的是,必須在對手戲演員不多的情況下,確保自己的表演能融入整齣劇,而不是獨立的狀態。

G15_9956
Photo Credit: Netflix提供

因此,除了仰賴黃河掌握表演形式的靈活度,也需要莊絢維、陳冠仲這次雙導演組合的穿針引線:「因為拍攝《紅衣小女孩》的機緣,我和兩位導演已經有一定程度的默契,在《誰是被害者》前置時期也討論出很明確的呈現狀態。真的到了拍攝現場,通常只需要針對細節進行調整,例如情緒飽滿度、表演方向的微調。」

從成果看來,黃河在場次不多的條件下,確實成功與其他人物達到同處一條水平線的平衡,調性極趨一致,「演員的表演在類型片中更像是一種筆觸或顏料,我會盡量跟導演溝通,讓自己合理適應於特定風格,不會顯得突兀。」

其實表演的彈性,也可反映在演員針對不同播放媒介的應變之道:「舉例來說,電影是在黑暗密閉的空間放映,銀幕也很大,演員一絲一毫的反應都很容易被看見,因此表演細節要很充足細微。但若透過螢幕相對小的平台收看,觀眾處在明亮開放的環境中,較易因周遭事物而分心,所以演員必須提供更快速和強烈的情緒,藉以抓住觀眾眼球。」而《誰是被害者》將由Netflix獨家播映,聽過黃河的分享,或許觀眾未來在觀賞影視作品時,會有新的觀察心得。

影集誰是被害者演員訪問(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平常也有追劇習慣的黃河,是Netflix原創動畫影集《馬男波傑克》的忠實粉絲:「它有很強烈的衝突,視覺上是可愛繽紛的卡通風格,但是內容卻相對沉重又充滿反差,傳遞出人生有多麼的荒誕,並不如想像中美好。」樂於探討人性的黃河,對於動畫中不被理解角色們,抱有許多感想。

儘管類型南轅北轍,《誰是被害者》中其實也滿是不被理解的靈魂,這與鑑識科學的存在,或許有著令人心酸的呼應:生前,這些難以發聲的人物不被在乎;死後,人們卻得用各種方式定義這是誰?發生過什麼事?因此,看似殘酷的懸疑驚悚劇,其實有它的溫柔與包容,訴說大千世界中並存著各種不同樣貌的生命,值得好好被聆聽,否則絕望的人與被害者,可能只是一線之隔。

回到演員本身,黃河對自我的探索,從來不單只是表演而已:「我自己有在寫劇本想拍短片,也持續進行繪畫、攝影、文字書寫,希望不遠的未來,能舉辦個人的展覽,或是集結各種形式的創作,出版藝術書。」

在幕前的旅程中,黃河期待能帶給大家更多想像,可能瘋狂、搞笑、可愛,甚至令人咬牙切齒,「這會是身為一個表演者最大的心願。」相信看過《誰是被害者》之後,觀眾能對此有更深的理解,也繼續參與他無所限制的演藝征途。

ZHU_0822
Photo Credit: Netflix提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