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淪亡45年】一位Hold住國家的強人,「走向共和」卻行白色恐怖統治的南越總統吳廷琰

【南越淪亡45年】一位Hold住國家的強人,「走向共和」卻行白色恐怖統治的南越總統吳廷琰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南越總統吳廷琰與其弟弟吳廷瑈依靠白色恐怖統治,穩定了南越的政局,但對民主化的裹足不前引起了美國的不滿,而美國默許的政變卻加速了南北越的統一。

前一篇文章,我們介紹了中國國民黨與越南國民黨的恩恩怨怨,今天我們則要繼續介紹越南共和國這個中華民國友邦的歷史。越南共和國成立於1955年10月23日,滅亡於1975年4月30日,歷經吳廷琰的第一共和與阮文紹的第二共和,曾經存在長達20年之久。這個已經成為歷史的國家,對東南亞還有全世界帶來的影響是那麼的轟轟烈烈,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消逝。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民主制度的越南共和國慘遭共產主義制度的越南民主共和國併吞,變成我們所知道的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回過頭去看這段歷史,無論是哪種政治立場的學者,甚至於越南勞動黨官方本身,都不會否認吳廷琰在1963年11月2日的遇刺,是導致南越為北越併吞的最主要遠因,因為越南共和國就此失去了一個能hold住國家的強人。

吳廷琰死於一場美國政府默許的軍事政變,稱得上是中國國民黨背叛越南國民黨以來,另外一次國際強權對越南反共人士的出賣。但是在探討美國的出賣以前,我們先要瞭解吳廷琰的困難之處,還有他是靠什麼樣的人格魅力成功讓南越在他手上維持統一的。最後我們還要討論吳廷琰與越南國民黨的關係,還有導致他失敗的真正原因又是什麼。

越南共和國雖然存在20年,但是這個共和國的存在卻不是短短一天就實現的,因為關於獨立以後的越南該實施什麼樣的政治制度,始終都是獨立運動人士彼此之間激烈爭論的議題。光是抗戰期間由國民政府扶持,成立於貴州的越南革命同盟會領袖們彼此之間都意見不合了,更何況越南本土還有其他主張的獨立運動人士存在,他們未必都是共和體制的支持者。

越南是否該「走向共和」?

日本投降之後,爭取越南獨立已經成為所有越南菁英的共識,但阮氏王朝的支持者仍大有人在,更何況早在1945年3月,阮氏王朝末代皇帝保大就已經得到日軍扶持,於順化建立了一個越南帝國。若非胡志明利用日本戰敗的空窗,趁機在河內宣布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而且得到同盟國支持的話,阮氏王朝早已復辟。

AP_750101078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越南阮氏王朝末代皇帝保大

還有不少信仰天主教的越南菁英,雖也期待越南成為獨立國,但不希望與殖民母國法蘭西就此一刀兩斷。1932年出生北越寧平省的陳文新,就成長於一個信仰天主教的村落,他長大後加入保大皇帝的軍隊,他認為越南只需效法加入大英國協的澳洲、紐西蘭還有加拿大,以法蘭西聯邦會員國的身份獨立,接著實施君主立憲制度來維持阮氏王朝。

胡志明並不反對讓他的越南民主共和國加入法蘭西聯邦,但是他卻堅持以暴力革命手段推行共產主義,清洗一切反對他獨裁專制的異己。所以反對共產主義的越南人,無論是喜歡法國人還是討厭法國人,不論是共和派、復辟派、立憲派還是聯邦派都只能聯合起來反對胡志明。與台灣的外省人一樣,反共的越南人是靠著對共產主義的恐懼,而非效忠某一個強人團結到一起的。

二戰結束之後,重返越南的法國殖民當局認知到殖民統治違反歷史潮流,但是又沒有辦法滿足胡志明龐大的野心,只好在1949年6月14日扶持保大皇帝成立行使君主立憲制的越南國。這個具備法蘭西聯邦會員國身份的越南國,其實就是越南共和國的前身,但一開始的行政版圖並不只是北緯17度以南的南越,而是涵蓋了整個越南。

以在法軍服役的越南官兵為基礎,保大皇帝有了一支越南國國軍,開往戰場上與法國遠征軍抵抗胡志明的共產主義革命。然而此刻民族主義大旗已為胡志明所牢牢掌握,讓越南國和保大皇帝被打成了徹徹底底的法國傀儡。再加上來自蘇聯與中共源源不斷的支持,越南人民軍於1954年3月到5月的奠邊府戰役中擊敗法軍,確保了共產黨人對北越的控制權。

根據1954年的日內瓦會議,越南就此以北緯17度為界一分為二成為兩個互不隸屬的國家。實施共產主義的北越,必須要將實施君主立憲制的南越境內的共產黨人撤回北方,同時也讓北越境內的反共人士遷居南方,如此一來越南人民才能用腳決定自己究竟想生活在什麼樣的政治制度下。

然而法國方面沒有諮詢保大皇帝,就在與北越簽署的停火協議上同意讓越南國和越南民主共和國於1956年舉辦全國大選,選出一個代表全體越南人民的政府後實現南北越的統一。顯然在共產黨牢牢控制的北越境內,是不可能存在所謂公平選舉可言的,結果勢必以南越為北越併吞收場。在南越軍民反對法國與北越私相授的運動中,吳廷琰慢慢走上了西貢權力的舞台中心。

潘佩珠的精神傳人

吳廷琰1901年出生廣平省,來自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家庭,但具有強烈的民族意識。曾經在阮氏王朝底下擔任吏部尚書的他,希望能依循體制內路線為越南人爭取權益,並因推動越南議會設置運動得罪了法國人。最後吳廷琰在法國人的介入下丟官,雖免除了牢獄之災,但遭到殖民當局的嚴加監控,唯一能做的政治活動就是偶爾到順化探望軟禁中的潘佩珠。

或許是來自潘佩珠的啟發,吳廷琰雖然沒有到中國投身越南國民黨或越南革命同盟會,但也成為了共和體制的堅定擁護者。日軍曾在1945年3月9日推翻法國維琪政府對越南的統治後,邀請吳廷琰出任越南帝國保大皇帝的首相。吳廷琰拒絕了日軍的要求,從而讓他成為了越南眾人皆知的愛國英雄,而且還得到了胡志明的賞識。

越南民主共和國成立之初,胡志明曾親自出面邀請吳廷琰參加他的共產主義革命,卻遭到後者嚴詞拒絕,其理由很簡單,因為胡志明領導的越南獨立同盟在二戰勝利之初,活埋了他替保大皇帝服務的兄長吳廷魁。哪怕是殺人不眨眼的胡志明,在得知手下殺錯人之後,也只能夠不斷向吳廷琰賠不是,甚至做出了「放虎歸山」的決定,卻順便給自己製造了一個未來的大敵。

共產黨控制下的北越待不下去了,法國人也壓根看不起反法的吳廷琰,擺在他眼前的唯一選擇是流亡海外。然而1954年奠邊府戰役的失敗,預告的卻不只是法國退出越南,同時還有美國將取代法國在越南的地位。強調反共產與反殖民的美國政府,並不看好長年來被視為日本或者法國傀儡的保大皇帝,希望能支持一個形象更為清新的領袖來帶領越南「走向共和」。

於是在艾森豪總統以美援要脅下,保大皇帝同意讓吳廷琰返回西貢出任越南國首相,負責在日內瓦會議上的外交談判。堅持「一個越南」原則的吳廷琰,反對日內瓦會議中將越南一分為二的主張,拒絕在停火協議上簽字。此種堅持祖國領土完整的立場,讓吳廷琰在眾多派系的反共人士中脫穎而出,既獲得越南民眾青睞,也得到了美國政府的肯定。

天主教徒的身份,不只讓吳廷琰得到艾森豪支持,還讓他在美國贏得一位更強大盟友的支持,那就是即將成為下屆美國總統的甘迺迪。共和黨也好,民主黨也罷,都認為民族主義者吳廷琰比保大皇帝更適合成為美國在越南的合作對象。於是吳廷琰在1955年10月23日,於南越境內舉辦了一次全民公投,讓老百姓選擇要繼續君主立憲,還是帶領國家「走向共和」。

結果吳廷琰以98.2%的支持率獲得大選,廢除了保大皇帝,並將越南國正名為越南共和國。存在153年的阮氏王朝正式走入歷史,越南人民終於可以在共產暴政與君王專制之外,走出不一樣的第三條道路。潘佩珠、阮太學與武鴻卿等革命先烈的理想,最終在與越南國民黨沒有直接淵源的吳廷琰手中實現了,確實是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AP_551026122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1955年10月26日,吳廷琰在西貢宣布越南共和國成立。

無暇南顧的胡志明

剛成立的越南第一共和國,首要挑戰就是來自北方的越南民主共和國,因為胡志明急於完成越南統一,不會給吳廷琰喘息的餘地。胡志明看在大多數越南人心中,不只是共產主義者,而且還是率領越南人脫離法國殖民統治的英雄人物。無論如何,他終究率領越南人民軍抗擊了日軍與法軍等外來勢力,這樣的歷史地位是吳廷琰難以取代的。

就連許多反共的越南人,包括前面提到的陳文新,還有在吳廷琰之後擔任越南共和國總統的阮文紹以及總理阮高祺,都曾於二戰末期參加過胡志明的越南獨立同盟。他們加入「越盟」的原因,並不是來自於他們認同共產黨,而是因為「越盟」是唯一在與日軍作戰的武裝力量。即便是反共的越南人,尤其是不曾接受過共產黨統治的南越人當中,認同胡志明的也大有人在。

北越是南越的天然敵人,但是胡志明卻沒有辦法在吳廷琰活著的時候對南越施展大規模滲透。歸根究底的原因,在於吳廷琰本人雖然沒有結婚,但有可助他管控情治系統的弟弟吳廷瑈。吳廷瑈在法國留學時受到法西斯主義學說影響,主張國家民族走上富強的先決條件,就是群體願意無條件服從於一個強人的領導下。

尤其是在千年來接受傳統儒家文化洗禮,同時又處於戰亂環境下的越南,吳廷瑈認為更是不能貿然實施民主。在吳廷瑈看來,一個四分五裂的南越沒有辦法抵抗團結一致的北越,所以他的當務之急就是確保南越人民團結於吳廷琰的領導。他將從北方遷徙到南方的天主教徒組織起來,成立效忠吳廷琰的勤勞人民革命黨,將影響力深入到南越的社會基層。

搭配黨員幹部建立的社會網路,吳廷瑈還為兄長建立起了強大的秘密警察體系,專門監控與整肅第一共和的潛在敵人。以越南國軍為基礎擴編而成的越南共和軍,雖然內部還存有大量效忠保大皇帝、越南國民黨、和好教或者高台教的勢力,但吳廷瑈仍安插親信黎光松控制住南越的特種作戰部隊,確保軍事將領不敢輕舉妄動。

AP_6204011180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1962年4月1日,吳廷瑈在南越古芝戰略村進行軍隊巡視。

吳廷瑈手段固然兇殘,言行舉止更是充滿爭議,不過他在南越扮演的角色卻與同時代的蔣經國別無二致。原本失序混亂的西貢,居然因吳廷瑈的「白色恐怖」逐漸恢復穩定,原本蕭條的市區又重新恢復生產,讓當年造訪南越的新加坡戰地記者陳加昌老前輩嘖嘖稱奇。陳加昌對吳氏兄弟讚譽有加,認為他們的努力為越南共和國能存在於世界上長達20年之久打下基礎。

陳加昌指出:「吳廷琰剛回國時,他手上既無兵權也無警權;西貢幾乎是無政府狀態,天天可聞槍聲。友邦和百姓對國家態勢的發展都很悲觀,認為吳廷琰的政治生命頂多三個月,慷慨點的給九個月時間。但在美國支持下,吳廷琰以強勢手段穩定了政府,恢復社會秩序。不到兩年時間,他將國家帶上軌道,建立了越南第一個共和國。」

鑒於吳廷琰不打算執行南越政府沒有簽字的協議,在1956年舉行全國統一大選,胡志明征服南越的手段就是行使武力。南越境內以阮友壽為代表的共產主義者,在胡志明指示下於1960年12月20日成立了簡稱為「越共」的南越民族解放陣線,開始展開以顛覆吳氏兄弟為目標的暴亂活動,但在吳廷瑈的全面壓制下,「越共」沒有辦法在吳廷琰時代發展出足以威脅西貢政權的政治影響力。

胡志明打不敗吳廷琰的關鍵,還不僅是來自吳廷瑈的特務統治,同時還受制於自己的治國無方。原來胡志明效法毛澤東的土地改革政策,從1953年起以清算地主富農之名殺害多達上萬農民,給北越的社會經濟帶來了巨大傷害。數量眾多的農民群眾遭到清算批鬥,後果就是給北越帶來了大飢荒,必須靠蘇聯和中共的接濟才能讓政權持續運作下去。

越南勞動黨中央委員會不得不承認錯誤,由胡志明親自下鄉向農民群眾一個又一個賠罪道歉,方解決了紅色政權的垮台危機。蘇聯向北越提供了173,000噸糧食,中共則供應了32,000噸。反觀同一時期的南越,在1954年就生產了260萬噸的稻米,到吳廷琰上台後的1959年又增加到500萬噸。南越在民生主義上的優秀表現,讓胡志明根本沒臉要求北越人民支持他的「民族統一」大業。

激進和尚的叛亂

對於吳廷琰而言,他最大的危機並非來自於北越或者「越共」,而是來自於那些表面上效忠他,暗中卻不服他的南越軍人。其中越南國民黨,雖然在1955年追隨吳廷琰從北越來到了南越,但他們卻也成了勤勞人民革命黨的打壓對象。反對吳廷琰的越南國民黨人被吳廷瑈關入大牢,引起了部隊中越南國民黨支持者的反彈。

越南共和國空軍飛行員阮文舉少尉,其父親就是1960年遭吳廷琰逮捕的越南國民黨幹部阮文陸。阮文舉曾在法國和美國接受飛行訓練,但有長達六年的時間沒有獲得升遷,他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吳廷琰對越南國民黨人的歧視。於是在1962年2月27日這一天,阮文舉與另外一名飛行員范富國中尉,各駕駛了一架A-1攻擊機轟炸了位於西貢獨立宮,也就是南越的總統府。

A-1的攻擊造成三人死亡和30人受傷,但是卻沒有擊中在書房裡看書的吳廷琰。阮文舉與范富國按照原定計劃飛往柬埔寨尋求政治庇護,結果范國富中尉的A-1卻在途中遭到西貢河上的一艘越南共和國海軍掃雷艇擊落,他被以叛國罪關入大牢,但是卻沒有被判處死刑。吳廷琰饒過范富國的原因,有相當大的可能歸因於他與潘佩珠的老關係,所以願意對越南國民黨員網開一面。

其他政治派系的挑戰,從吳廷琰維持政局穩定的角度上來看還屬次要,他最大的威脅還是來自於南越內部複雜的宗教矛盾。越南人對宗教的狂熱,遠超過了台灣人,各種大小宗教在南越境內就有上百甚是上千的存在,其中聲勢最為龐大的佛教,給以吳廷琰為代表的天主教徒帶來巨大挑戰,也讓胡志明找到了利用宗教問題煽動南越內部團結的切入點。

參加越戰的美軍陸戰隊飛行員詹寧斯(Philips Jennings)指出,吳廷琰其實沒有打壓異教徒的政策,他的副總統和外交部長就是佛教徒,他的內閣成員由五名天主教、五名儒教和八名佛教徒組成。越南第一共和國的38名省長中,只有12個為天主教徒,剩下的26人不是儒教就是佛教徒。比起限制一切宗教,強調無神論的北越而言,南越稱得上是相當有宗教自由的國家。

和尚介入凡人政治,本身就已經違反佛教教義,然而以釋廣智為代表的一票激進和尚卻動不動就批評時政,指控天主教執政者破壞南北越和平。雖沒有證據能證明釋廣智為北越間諜,但他早年確實在北越參加過越南獨立同盟,所以有相當高的可能性是受到河內方面的指示辦事。激進和尚們運用手中一切擁有資源,挑撥佛教與天主教徒的對立。

1963年5月8日,齊聚古都順化紀念佛祖誕辰2,527年紀念日的一群南越佛教徒,在釋廣智煽動下發起暴動,抗議西貢政府不讓他們懸掛佛教旗幟。吳廷瑈動員軍警鎮壓暴動,並擊殺了九名佛教徒,引起了南越政府第一次的公關危機。鎮壓並殺害佛教徒的行為,讓原本力挺吳廷琰的甘迺迪,開始對南越是否能真正走向民主感到懷疑。

吳廷琰政府立即與佛教徒展開談判,決定解除禁止懸掛佛教旗幟的禁令,來解決南越複雜的教派之爭。結果在1963年6月11日,又發生了和尚釋廣德引火自焚的事件,而且他自焚的過程還被《紐約時報》攝影師給捕捉到,顯見佛教徒激進份子不願意善罷甘休。沒想到吳廷瑈的妻子陳麗春,在接受國際媒體訪問時戲稱釋廣德為「烤肉」,又給南越帶來了第二次公關危機。

AP_46672787142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1963年,僧侶釋廣德在一場反戰示威中自焚,全程由當時的AP攝影記者Malcolm Browne拍攝下來,這張照片遂成為越戰反戰的象徵影像。

慘遭美國拋棄的吳氏兄弟

更重要的一點是,吳廷瑈固然協助吳廷琰掌握住了南越基層,但是他的個人形象卻極度惡劣。吳廷瑈不只公然崇拜希特勒,而且還有嚴重的毒癮,讓美國方面很難不覺得他「很有事」。恰好1963年8月26日到任的美國駐越南大使洛奇(Henry Cabot Lodge Jr.),又是個類似史迪威一般懷抱優越感的外交官,對吳廷琰兄弟遲遲無法推行民主改革日益不耐。

洛奇大使到西貢的第一天,就打電話請吳廷琰到美國駐越南大使向他「報到」。此舉自然令自詡為民族主義者的吳廷琰無法忍受,反而在電話中請洛奇大使到西貢獨立宮向他報到,雙方的樑子就這樣子結下來了。顏面盡失的洛奇大使,下定決心扳倒吳氏兄弟,儘管國防部長麥納瑪拉(Robert McNamara)與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泰勒(Maxwell Taylor)將軍都認為吳廷琰是唯一能hold住越南的男人。

美國軍方與中央情報局都強烈支持吳廷琰,但是洛奇還是能在美國媒體圈中找到盟友,其中最有名的兩人為合眾社記者尼爾·斯漢(Neil Sheehan)與《紐約時報》記者大衛·哈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其中哈伯斯坦因撰寫《最寒冷的冬天:韓戰真相解密》(The Coldest Winter: America and the Korean War)一書的關係,在台灣還不算是一個太陌生的名字。

AP_4211040185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前美國駐南越大使洛奇(Henry Cabot Lodge Jr.)

這兩位美國大記者,不顧越南人數千年來生活在封建與君王專制下的特殊國情,以美國的民主標準對吳氏兄弟統治展開嚴厲批判。他們把矛頭對準了弟弟吳廷瑈,指出他是南越政府推行政治改革的最大障礙,並認為如果吳廷琰不大義滅親,越南共和國就不該繼續享受美國的援助。吳廷琰身為潘佩珠的傳人,自然不願意接受美國大使與記者的建議,打算頂住壓力對抗到底。

然而吳廷瑈害怕自己被美國除掉,居然在沒告知哥哥的情況下暗中與胡志明接觸,希望能藉由推動南北越統一的方式來共同對抗「美帝國主義」。結果吳廷瑈此舉似乎為美國方面發現,壓垮了甘迺迪總統對吳氏兄弟的信任。甘迺迪雖沒有批准洛奇的計劃推翻吳廷琰,但是他對吳廷琰的支持顯然已經動搖,給野心家們逮到了機會。

楊文明為首的南越少壯派軍人楊文明,在洛奇的鼓動下發動政變,於1963年11月2日推翻並殺害了吳氏兄弟。越南共和國第一共和的時代就此結束,但美國卻也沒有迎來一個更為民主的越南。在接下來短短兩年的時間裡,南越將經歷多達九次的軍事政變,陷入群龍無首的情況,迫使美國必須親自介入這場抵擋共產主義的戰爭。

究竟吳廷琰的死,給越南政局帶來多大的影響?關於這問題,其實從北越的角度出發能得到更公平的答案。至少就胡志明個人的評價來看,他認為這是美國在越戰期間犯下的最愚蠢的錯誤。北越勞動黨則明白指出:「在南越流亡海外的反共分子中,沒有人有足夠的政治資產和能力能讓其他人服從。因此,這個政權不會穩定。1963年11月2日的這場政變不會是最後一次政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