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在公會下「依法團結」,台灣律師需要更深的「社群連帶感」

除了在公會下「依法團結」,台灣律師需要更深的「社群連帶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律師之間的連帶感,多半乍現於個案遭外部院檢不當對待或行政濫權危及民主法治時刻,但不論是提升執業尊嚴或面對跨業競爭,扶持資深律師或支持年輕律師支持,台灣律師都不該忘記彼此是利害攸關的同一群體。

文:范瑞華律師

律師執業首重獨立思考,受典型法庭活動的對造結構影響,每位稱職的律師多少懷有不畏懼衝突、不害怕對立的基因,更有胸懷孤身對抗國家強權之英雄心之人,因此向不強調連帶感,理念上亦較認同所屬公會要多著墨促進法治進步與完備司法制度。然在近十數年間,執業生態丕變,律師錄取人數在缺乏配套下大幅增加,他業又群出競逐法律相關市場,律師個體無以因應執業環境變革。

為前述狀況提出解方已為律師公會組織無法迴避的課題。

當中,為團結律師社群力量,在經過長達30年的倡議,《律師法》終在今年初經折衝修正通過。此雖不過是眾多亟待變革之一環,然在該段火火熱熱修法論辯後,或囿於耳語影響,平日默默在各隅恪守在野法曹職責的律師們擔心與她(他)有數十年情感連結的地方公會將奄奄一息;或有因不耐改革遲滯不前、「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淪為遭人訕笑騙選票的口號等壓力,又見先進奔走提案,惟至全聯會會員代表大會仍遭擱置,在內部平台失靈之無奈下,外在又有世代資源剝奪的義憤催引,激昂交鋒的結果,全國律師無形中站成或(被)貼上北律一方與非北律之彼方,改革一方與既得利益一方。

相信不少知曉始末的律師先進們,見此治絲益棼現象,多有感慨!

而今原為捍衛律師執業權益,訴求團結律師社群力量之《律師法》修正通過,當年對峙場域上的每一律師能否站回本壘板,共同協力讓修法後的各律師組織接棒跑向下一局,承接後續為捍衛律師執業權益、促進民主法治的重責?不禁回想起數年前討論年金改革時,有識者常引用到社會連帶 (Social Solidarity)一詞,其中涂爾幹(Emile Durkheim)並進一步提出機械性的連帶與有機的連帶,人類社會之發展過程多是由機械的團結到有機的團結,透過人與人之間的相互接觸,自然而然地彼此間存有一種適應、平衡與規律,形成社會連帶性。

除了新《律師法》強制規定將每一位律師機械性的「團結」在新的全國律師聯合會下,在台執業律師的你我間,究竟有無存在此一連帶感呢?

律師執業分布城鄉,但在台灣都擁有共同的未來

律師無論於城鄉執業,小環境變化或快或慢終將受大環境影響,執業尊嚴與權益本相互攸關。然若未參與全聯會的活動,與不同地區律師的關係,多僅建立於校園或律訓時期,時或有因法扶、特定冤案救援、環保案件而有律師跨區合作之情形,仍屬少數,執業地不同的律師間未必有清楚的相互依存連帶感。(當然也有人笑說,律師獨立自主性強,即使同地執業,也未必有特殊連結,質疑群體連帶感之必要。)

直言之,各地方公會之設置幾乎是對應地方院檢所在區域,並非以律師為主體思考,至多是對應訴訟需求,對於地方公會的期待亦多著眼於協助開庭休息閱卷等事務順暢,從而律師對於「地方公會」或「全國律師公會」能提供如何之律師業未來圖像的想望,難免受限,遑論期待公會能積極扮演提升律師社群一體相互支持的功能!因而現階段出現無法提供在地服務之全國律師組織無用論,豈令人意外!

憲法法庭言詞辯論  旁聽民眾採梅花座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時至2020年,反省數十載全球化浪潮衝擊,我們應該都是肯定地方的價值,同樣地,台灣人民的人權保障不應在台北或花蓮而有不同,因此討論全台灣律師於各地執業與在地律師執業之權益保護,目的應不相衝突。亦即,在此次修正之《律師法》架構下,不管是台北律師公會或台東律師公會,有效提供在地司法功能的價值本身,並無差異,因此,當提出應以律師為本位思索公會之定位及運作模式,實不應理解成無視律師人數區域差異的問題或有包藏消滅誰的禍心,有此懷疑者更恐是忘了律師向有保護弱勢、少數的天性。

律師社群連帶感形成的挑戰,究竟是地理距離所造成的客觀障礙?或因前述地方公會設置所生侷限?甚或更多繫於每一位律師是否願意正面開放看待律師業共同的未來?

「律師公會」的連結不該只是「強制」,該共同維護及開拓律師市場

台灣律師是利害攸關的同一群體。

雖過往的連帶感,多半乍現於個案遭外部院檢不當對待或行政濫權危及民主法治時刻,然不論是提升執業尊嚴或面對跨業競爭,扶持資深律師或支持年輕律師支持,律師群體實利害密切相關。近日有一年輕律師也說,現況是,律師證照並未為我輩打造提供法律服務的獨占城牆,我等的競爭對手不應是有律師執照的同道。

thomas-martinsen-2443-unsplash
Photo by Thomas Martinsen on Unsplash

細想《律師法》修正的過程中,確實也是因為有不同地方的許多律師願意為律師業的永續發展,選擇相信改革,放下對未來的不安,方得達陣。而律師群體如未體認彼此利害與共,如組成的公會團體不具有與院檢、行政權相當之實力,維護及開拓律師市場恐再淪為空談,遑論深化台灣民主法治根基。

律師集中於都會區趨勢益形明顯,各國皆然,會籍人數約為國內登錄於法院執業律師總數近7成的台北律師公會,首要為6000多位的會籍會員提供必要且即時的支持,但也應正確認知首都公會有扮演領頭羊、帶領台灣往前發展的責任,而會員多來自台灣各地也時前往各地執業,各地司法資源是否足夠,相信也是首都公會必須理解的,此不僅是全國律師公會責任,更是會籍在台北的律師與各地律師休戚與共之所在。

近期新型病毒疫情肆虐全球,台灣防疫表現大幅提升在國際的能見度,國人對於台灣的認同也隨之躍升,大家都深刻感受到在這片土地上無分世代,你安全我也才安全的一體感!然此之前,這般對台灣社會連帶感的體悟恐未如此深刻。也期待經由落實此次《律師法》修正通過之精神,再次感受到全台灣律師一體的正向連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