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小孩問:寫給父母的親子性教育指南》:一旦開始聊到自慰的事後,就沒有什麼不能談了

《不怕小孩問:寫給父母的親子性教育指南》:一旦開始聊到自慰的事後,就沒有什麼不能談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孩子進入青春期後,家長就可以談得更細了。你若認為應該避孕,不妨把避孕當成性的一部分去談。若你並不支持避孕,則解釋有人會在婚前或婚後的性行為中使用避孕法,並說明你不贊成的理由。 

文:賈斯汀.里查森(Justin Richardson)、馬克.查斯特(Mark A. Schuster)

教青少年避孕

該談一談避孕了。孩子可能會問你避孕的事。夏洛的孩子便是如此……應該算有吧。「我經過雷恩的房間——那時他十四歲——聽見類似這樣的談話『要射之前馬上抽出來,你的動作要是不夠快,她還可以用灌水器。』我將門一推,劈頭便說:『胡說八道,才不是那樣!』我根本還不知道他房裡是誰,結果竟然是我的小兒子喬伊,他才十二歲耶。接著他們立刻掩飾說:『我們在開玩笑啦。』、『我們是在背劇本台詞啦。』」

「媽,保險套破了!」——緊急避孕法

即使你跟女兒討論過避孕的事,即使她和對方事先都計畫好了,意外還是可能發生。保險套破了、隔膜走位了,還有信誓旦旦說要等明年再做愛的女孩,突然莫名其妙地就失控了。如果女兒遇到類似狀況,可以使用緊急避孕法(EC),EC是數種陰道性交後的避孕法總稱,一般稱為「事後避孕丸」(the morning-after pill)但這種說法不是很正確。EC不必在第二天早晨服用,也不是單一的藥丸,而且不一定是做成藥丸的樣子。標準的事後避孕包含服用荷爾蒙藥片(跟口服避孕藥類似,但劑量高出很多)。EC有數種效用,如果你女兒在排卵前服用,便會停止或延緩排卵,使卵子無法受精。如果女兒已經排卵了,EC藥片會阻止卵子或精子在輸卵管中的游動,防止卵子受精或著床。

這些藥物並不會破壞或傷害既有的懷孕狀況(也就是已經著床的受精卵)。女生得服用兩劑藥,相隔十二小時,第一劑藥必須在性交後七十二小時內服用,越快越好。如果第二劑藥服用得稍早或稍晚,大都還好。若是在性交不久後,不想半夜爬起來吃第二劑藥,而先計算好第一劑藥的服用時間,也沒關係。即使性交後超過七十二小時了,藥丸還是可能發揮避孕的作用,然而關於這方面的藥效研究極少。雖然醫師協會鼓吹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將它當作成藥,但EC還是需要處方箋。孩子可以跟醫生要一份處方放在身邊,以防哪天需要做事後避孕。

EC會不會讓孩子更膽大妄為?研究顯示,把EC放在身邊備用的女性,並不會因此少用平時的避孕法。但你還是應該讓女兒知道,EC的成效遠比避孕丸、子宮隔膜或保險套都低,因此我們不建議將EC當成固定的避孕方式,而且EC也無法防止性病。如果孩子或其伴侶最後還是動用到EC,你們就真的得好好談一談了。一起檢討他們的避孕方法為何失敗,或為何都沒避孕。詢問時語氣最好輕柔些(「我相信你們一定很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或「你們都沒想過要避孕嗎?」) ,別急著罵人(「你們到底在搞什麼?」)。有時青少年真的按部就班做了——保險套也準備了、有效期限也檢查了——但是套子偏偏破了;有時則是在酒精作祟或伴侶催促下,一時昏了頭。

總之,等恐懼和副作用都過去之後再談,比較容易有建設性的討論。匆匆做事後處理時,大人常忽略一種可能。女兒沒有避孕,是不是因為想懷孕或有所猶豫?即使她不打算懷孕,但面臨這種可能時,心情也會五味雜陳。時間寶貴,孩子若能跟你或其他人討論一下,包括醫師在內,較能釐清自己的想法,畢竟要不要做事後避孕,決定權在她手裡。如果考慮事後避孕的人是兒子的女友,兒子可能也會有類似的感受。

夏洛以前教過國中生。

「我叫他們列張表,把避免女生懷孕的十大方法寫出來,大家再一起討論。我一會兒後回來,單子上的方法包括保險套和避孕丸,那是真正的辦法。我知道這是大好機會,我們很快就把陰莖抽離法剔除掉了。自慰後性交——這樣可以先耗光精子——也剔掉了。他們從沒想過,還有性交之外的其他辦法。他們也沒聽過子宮隔膜或其他避孕法。雷恩相信女生第一次性交不可能懷孕,我們也確確實實地討論了這個問題。」

如果你運氣好,堵到這種討論避孕的良機,千萬別放過,免得以後還得尷尬地故意製造話題。但話又說回來,如果你跟貝莉一樣擔心,就顧不得尷尬了。

「我正在讀一篇青少年得HIV的報導,心想,這實在太慘了,不過似乎跟我的生活沒什麼關係。接著文章提到,那孩子原本想當建築師,我家柯里就是想當建築師。這才發現,文章裡的男孩只比柯里大一歲。兒子一回到家,我一分鐘也不敢浪費,立刻叫他上車,載他到藥局裡挑保險套。」

貝莉要柯里選三種保險套,回家再一起套到黃瓜上。「我叫他要親自試一試。」

後來貝莉一再確認兒子都把話聽進去了。「我不用對他長篇大論,他就知道我非常擔心了。我並沒對他說『不准』或『你最好聽我的話』, 我了解我兒子——對他說教他一定不會聽,但他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

假如你一向都很開明,大概就不需要刻意去安排了。泰斯和他太太為孩子創造一種終身學習的環境。

「我實在不懂這有什麼大不了,」泰斯說,「只要在孩子成長時,把避孕知識當成生活的一部分就好了嘛。我們不會把我太太的避孕丸藏起來,平時就放在梳妝台上。孩子若問那是什麼,我太太就告訴他們。有一陣子她不能吃避孕藥,所以我們改用保險套。盒子就擺在床邊,孩子們從小都知道,要有性生活,就得避孕,除非打算要生寶寶。這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談話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