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產業為何需要紓困?從四大主題深入根本核心

藝文產業為何需要紓困?從四大主題深入根本核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三月初,文化部長鄭麗君為藝文產業工作者編列紓困預算,卻遭到賴士葆委員強烈情緒化的質詢,賴委員在台上憤憤有詞地直指「文化部有什麼了不起」的言詞。這番言論令許多藝文從業者感到心寒,卻也反應了部分人士對於藝文產業真實的看法和認識。本文希望分析疫情如何影響「藝文產業」,來說明藝文產業為何需要紓困?剖析其面臨的發展困境為何?

文:何芊葳(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

在「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下,各行各業皆受到影響,產業停擺等景氣衰退的狀況逐漸擴張,各國政府透過制訂紓困政策、編列預算等方法試圖降低各項產業產生的經濟衝擊,台灣政府也不例外。

然而在3月初,行政院提出「中央政府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預算案」送立法院審查,文化部長鄭麗君為藝文產業工作者編列紓困預算,爭取第一波產業紓困補助時,卻遭到賴士葆委員強烈情緒化的質詢,賴委員在台上憤憤有詞地直指文化部為什麼編列八億,更脫口「文化部有什麼了不起」的言詞。

鄭麗君立院備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賴委員的這番言論令許多藝文從業者感到心寒,卻也同時反應了部分人士對於藝文產業真實的看法和認識。因此,本文希望分析疫情如何影響「藝文產業」,來說明藝文產業為何需要紓困?剖析其面臨的發展困境為何?

文化部定義下的「文化創意產業」涵蓋多個種類,含視覺藝術產業、工藝產業、電影產業、廣播電視產業、出版產業等等,在此次疫情下,幾乎無一種類能夠倖免。本文聚焦討論文化部定義下,文創產業類別中的第二大項「音樂及表演藝術產業」,主題以戲劇、音樂和舞蹈類為主,其共同擁有短時間內聚集大量觀眾於一室內場地的表演性質,在此次疫情爆發以來,皆因為室內場館的緊急關閉而被迫停擺。

以下將從四個主題來說明藝文產業為何極需要紓困:一、長期不健全的產業結構;二、藝術的公共性與功能論;三、政府的藝文紓困政策;四、台灣藝文團體的紓困現況。

國民黨立委主張發現金紓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一、長期不健全的藝文產業結構

從經濟學的市場供需角度來看,支持一個產業的發展系統,必須同時存在穩定的供給方以及需求方,任其中一方的變化,都可能造成供需失衡的情形發生。因此討論台灣藝文產業結構時,對於供給、需求雙方的變化,皆需有所關注。

(一)藝文產業供給方——藝文工作者

由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主辦的「2019年度十大藝文新聞全民票選活動」中,去年最重要的藝文新聞由「藝文工作者勞動調查三現象:低收入、工時長、零保障」獲得。

此篇由台北市藝術創作職業工會發起的新聞報導調查,呈現藝術從業人員「月薪不滿3萬元、平均每周工作時間達52小時,超過法定正常工作時間40小時,工作合約保障、社會保險的覆蓋率十分不足」的總體狀況。這份調查反應出目前台灣的藝文工作者,在就業上確實存在多重不利勞動條件。

也因為長期處於如此劣勢的勞動處境下,造成許多原先對藝文產業滿懷熱忱的從業人員,被迫離開另尋轉職機會,苦撐著留在藝文產業的工作者,不得不「以量制價」,只能倚靠多接案子來增加收入,如此一來又進入了超時工作、契約不受保障的惡性循環之中。

(二)藝文產業需求方——人均藝文消費低落

國家兩廳院公布「兩廳院售票系統2013至2018年消費行為報告」,綜觀售票數據,年平均票房達12億,換算下來台灣每年每人藝文支出僅約五十元,尚有很大成長空間。

這份調查,是由兩廳院委託交大統計所統計其售票系統資料,得出的結果。其中內文還有針對消費族群進行分析,發現消費族群的男女比約3:7,30到44歲之間的都會女性是消費主力;居住地區高度集中在六都。雙北地區會員佔全體購票會員5成,其次是台中10%、高雄8%、桃園7%、台南5%。

很顯然地,台灣人欣賞藝文表演的人均消費低落,是造成這個產業難以依據需求法則正常運作很大一部份的原因,然而透過數據可以發現,這之間實際上隱含著極大的「城鄉差距」,如何擴大消費群眾,將每個人與藝文表演之間平等的距離拉近,是政府以及表演團隊需共同思索的問題。

(三)藝文產業的性質——曇花一現的大型煙火秀

多數藝文表演從籌備到演出的過程,就像是一場曇花一現的大型煙火秀,集百年功夫於一瞬。一場表演的呈現,仰賴背後龐大的籌備組織,從表演中舞台上的表演者、後台的表演訓練者、幕後各種舞台技術人員,到處理行政事務的藝術行政工作者、組織行政人員等,藝文產業的維持背後是倚靠一群為數廣大的相關從業者。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在藝文表演上尤其可以應證,演出者的長期訓練、行政團隊的長久籌備,投入者所有能量的持續積累,都只為了追求一瞬間的綻放呈現,傳達給台下前來欣賞的觀眾。

綜合上述所言,台灣的藝文產業存在一個不健全、穩固的結構當中,不受保護的供給方、失衡的需求總量等等,再加上表演活動本身電光石火的性質,當演出一場場地因為疫情影響而遭到取消時,可想而知,所衝擊的從業群體之廣大、影響之深遠。

台北愛樂演出 公視線上串流看得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二、藝術的公共性和功能性

賴士葆委員一席話:「你們做了什麼偉大的事情?值得八億?」,反應出部分人士對於藝術文化領域的看法。多數人會認為藝文展演的欣賞是精神層次的追求,應該建立在填飽肚子滿足物質需求以後,事實上世界各國的藝文事業發展也是循著這條路徑形成沒錯,然而藝術帶給社會的整體效益,真的如賴委員所述的沒有價值嗎?

在平田織佐的《藝術立國論》[1]這本書當中,他以身為一名劇場工作者的經驗出發,結合對於教育領域的涉略、法規賦予的文化權、產業結構變遷的統計資料等等,來探討藝術對於區域社群、國家經濟的貢獻,論證國家與民間都應該更加重視藝文產業未來的發展。其中,我引用平田織佐提出的子兩個概念,藝術的「公共性」和「功能性」來回應賴委員的藝術無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