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中醫骨傷科:把骨頭喬回去的「硬手法」和處理失調的「軟手法」

簡介中醫骨傷科:把骨頭喬回去的「硬手法」和處理失調的「軟手法」
Photo Credit:好痛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熱愛運動、甚至是選手的讀者們,我的建議是當有傷害發生時,找「懂運動」的醫生,會比拘泥於中西醫、是否是骨傷科專業更重要。

文:好痛痛王凱平醫師

台灣的醫療除了西醫體系外,中醫也是非常常見的一種醫療選項。喜愛運動的朋友們,對中醫專治跌打損傷的骨傷科應該不陌生,今天請中西醫雙專科執照、運動醫學專長的王凱平醫師,來和大家介紹一下中醫骨傷科。

中醫骨傷科細分的話,傷科偏向治療軟組織,也就是肌肉肌腱韌帶等等,而骨科偏向治療骨骼的問題。但實務上幾乎都是混著做,畢竟軟組織、硬組織是互相有關聯的。所以骨傷科醫師主要專長於「各種因為筋骨錯位、失衡而造成的急性、慢性疼痛」。

什麼是筋骨錯位?

筋骨錯位並不一定如字面上那麼可怕,有時候只是骨頭、韌帶一點點的位置偏差,但這就有可能造成疼痛、活動限制。從西醫的角度來看很接近「功能障礙(dysfunction)」,而中醫的說法是「筋出槽、骨錯縫」。

舉我以前遇過的一個例子,有位患者曾經打網球滑倒手撐地板,之後一年的時間都有反覆疼痛、活動受限的困擾。一開始以為只是受傷後肌肉持續痙孿造成的問題,但是放鬆後只解決7成問題。

進一步評估,發現他的手在上次撐地後,腕骨的位置有點跑掉,因此活動時會卡住,而且連接那塊腕骨的肌肉也長期被拉緊、跑離原有的位置。這就是所謂的「筋出槽、骨錯縫」同時發生的案例。

中醫骨傷科分類表
Photo Credit:好痛痛

我曾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中醫對於肌肉骨骼的目標,是達到「骨正筋柔、氣血自流」的平衡狀態。為此中醫的在肌肉骨骼的手法上,可以分為「軟手法」和「硬手法」。我們接下來會仔細介紹這兩種手法。

把骨頭喬回去的「硬手法」

硬手法的意思是使用瞬間的力道,或是穩定且較大的力道,來讓關節、骨骼回到原本該有的位置上。這是大家比較熟悉的骨傷科手法,用力抖一下、扭一下、拉一下,或是把你的骨頭推回去。硬手法在關節脫臼、骨折這類的骨頭問題上是必要的,但是在一些筋骨同時出問題的狀況中也用得上,事實上這反而是目前最常見的用途。

為什麼有時候會需要那麼大力呢?因為當你的關節脫臼、骨折的時候,附近的肌肉會緊縮起來,甚至異常痙攣。所以會需要較大的力量來把骨頭、關節橋回去。在一些嚴重的狀況,甚至需要兩、三個人一起操作硬手法。

我曾經看過中醫骨科醫師把手腕複雜性骨折,也就是裂成三塊以上的骨折,徒手拼回去,而且在X光下顯示拼得很平順。理論上這是需要開刀處理的一種骨折。雖然說在骨科水準頗高的台灣,這麼做不見得是最好的選擇,但是在一些醫療資源缺乏的地方,這簡直是一種神技!

許多民眾喜歡硬式手法,因為快速、有感覺,如果操作者的經驗豐富,搭配上「小夾板固定」的技術,可以減少一部分骨折、脫臼需要開刀的機率。

但是骨傷科硬手法並不是沒有風險的,由於硬手法會使用較大的力道,如果沒有良好的診斷為前提,有可能讓你受到二次傷害或是神經壓迫。而且這並不是一件太罕見的事情,請各位讀者務必要注意。

我會建議如果讀者想要找中醫做這類治療時,至少要找合格、有執照的中醫師。因為合格的中醫師,會瞭解各種治療的禁忌症,也就是什麼情況下能做什麼治療,什麼情況下會有危險。

處理失調的「軟式手法」

軟手法比較沒有劇烈的力道和動作,主要透過擺放肢體的位置、牽引、推揉等方式,來讓肌肉肌腱、筋膜等軟組織回到適當的位置;或是調整張力、進一步讓關節回到平衡的狀態。軟手法認為軟組織的力量失去平衡,會影響到骨架的位置。

肌肉的不平衡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拮抗肌的不平衡,例如手臂的肱二頭肌和肱三頭肌長期不平衡的話,有可能讓肌腱受傷,或是肩關節、肘關節疼痛。因此軟式手法的目標,是讓它們不要一邊太鬆一邊太緊。

另一種是單一肌肉的緊繃失衡,例如大家可以試著摸摸自己的小腿肚,那裏有一塊很大的肌肉「腓腸肌」。如果你仔細地按揉可能發現內外側之間、上半段和下半段之間的肌肉緊繃程度不同。有時候我們能摸到一小塊硬塊或一小束肌束,也可能是肌肉內張力不平衡所產生的狀況。

軟式手法的優點是比較輕柔,比較容易被大眾接受,而且不容易因為力道過大產生二次傷害。但是這個優點也衍伸出軟式手法常見的問題:患者容易無感,不曉得自己接受了怎樣的處置。這是因為要感受到身體軟組織的張力變化,以及變化後的反應,需要對自己身體較敏感、本體感覺較好,但不是每個患者都有這樣的感受力。

而且,並非調整完軟組織的張力就沒事了,既然張力常常是因為肌力不平衡、不良生活習慣、不良運動習慣來的,當然要從源頭去改變。以西醫的角度來看,那就是物理治療的運動治療、運動處方、衛教運動等等;而在中醫,傳統上稱做「練功」。

軟式手法比較吃手感,需要花很多時間培養,因此精通軟式手法的醫師是比較少的。但是硬式手法中專門處理骨折的中醫師,才是在台灣最稀缺的人才。諸多原因之中,技術傳承不易是個問題,最大的原因是西醫骨科的普及。

軟式手法、硬式手法沒有優劣之分,是依照不同的時機來運用。筋、骨本來就會互相影響,有時甚至互為因果。這與現代醫學觀念是很一致的:長期緊繃、肌力失衡會導致疼痛,以及而進一步的人體結構異常,反過來說骨架的失衡也會造成軟組織的張力異常。因此,軟、硬手法其實是可以交互應用的。最終就是恢復筋骨的平衡,達到「骨正筋柔,氣血自流」的目的。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