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誰是被害者》製作人:Netflix賦予重望,從產製模式中找到台劇類型片的全新可能

專訪《誰是被害者》製作人:Netflix賦予重望,從產製模式中找到台劇類型片的全新可能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序邁入2020年中,Netflix繼《罪夢者》後再度瞄準台劇類型片,看上以刑偵推理懸疑為主軸的《誰是被害者》,但與《罪夢者》不同的是,《誰是被害者》Netflix並未全程參與,僅只是「收購獨家播映權」,《誰是被害者》幕後最大功臣,便是由曾瀚賢創辦,湯昇榮擔綱總經理的台灣製作公司「瀚草影視」。

美國知名串流平台Netflix的原創作品深耕全世界,劇集如《虎王》、《王冠》、《紙牌屋》、《怪奇物語》等,電影更有《羅馬》、《婚姻故事》、《愛爾蘭人》等,無論是自行製作,抑或是收入版權,成績有目共睹。似乎只要掛上Netflix原創作品在品質與聲量上皆有一定保證。

Netflix並不滿足於英語系作品,近年積極與日本、韓國亦是亞洲等地合作原創影集,例如前陣子迴響甚大的《AV帝王》。於是去年10月31日,Netflix從出資、製作、劇本、選角、拍攝、剪輯到後製全程參與,與操刀《通靈少女》的新加坡IFA稜聚傳播共同合作,聲勢浩大的將首部華語原創影集《罪夢者》推出。可惜在口碑表反應上不如預期,罵聲掩蓋掌聲,灰頭土臉,首度出師不利,之後兩部原創作品《極道千金》和《彼岸之嫁》仍舊無法挽回頹勢,只剩零星火花,無法以燎原火之勢掀起風潮,Netflix無法駕馭華語內容的聲浪不斷傳出,台劇好似一頭無法掌控的困獸,與國際大品牌Netflix八字不合。

時序邁入2020年中,Netflix捲土重來,繼《罪夢者》後再度瞄準台劇類型片,看上以刑偵推理懸疑為主軸的《誰是被害者》,此作品集結台灣老、中、青三個世代,當紅的中流砥柱張孝全、許瑋甯;世代傳承的資深演員丁寧、王識賢、夏靖庭;也有像李沐這類初試啼聲的新鮮人。雖然都是掛上「Netflix原創作品」,但與《罪夢者》不同的是,《誰是被害者》Netflix並未全程參與,僅只是「收購獨家播映權」,擦去製作面上的干預痕跡,來自台灣的主創團隊更能自由揮灑在地創意,且在執行面上默契十足,忠於故事核心,《誰是被害者》幕後最大功臣,便是由曾瀚賢創辦,湯昇榮擔綱總經理的台灣製作公司「瀚草影視」。

時間拉回去年3月底,《我們與惡的距離》直面「無差別殺人事件」在台灣造成轟動迴響,引起「死刑」議題正反兩方的思辯,甚至帶出「思覺失調症」的底層聲音,發人深省,而後更橫掃金鐘6項大獎,此劇的製作人除了「大慕影藝」的林昱伶之外,就是「瀚草」的湯昇榮。

今年的《誰是被害者》,延續《我們與惡的距離》的版權模式,等作品完成,製作方再提供版權內容方開價競標,(《我們與惡的距離》是由HBO Asia(有線)和CATCHPLAY+(串流)分別買下),Netflix看完《誰是被害者》第一集初剪,決定搶下獨家播映版權,對於這次合作,湯昇榮直言:「其實這四年間陸續有和Netflix接觸,劇拍完之後,也有幾家平台來洽談,而Netflix動作很快,也覺得我們的作品合乎他們的想像,他們內部綠燈一過,雙方就拍板合作。」曾瀚賢則補充:「Netflix提供相對好的預算,且也尊重我們團隊的判斷,合作其實是滿好的模式,很快就有共識。」

與Netflix合作,等於是將台劇向外推展,《誰是被害者》將在190個國家播映、翻成30種語言,從本土(Local)邁入國際(Global),且串流平台隨選隨看的觀影模式,不同於過往有線電視綁死節目時段,觀眾能自由在平台上挑選作品,而非等待電視台定時餵養,等於是將選擇權交還觀眾。例如近期當紅的西班牙劇集《紙房子》,起初西班牙播映收視不佳,若在以前或許早就石沈大海,但透過Netflix的操作,推向世界,《紙房子》拋開西班牙,精準在寬廣的世界上找到同一群受眾,口碑起來,演變成現在的規模與聲量。

IMG_4135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左起:曾瀚賢、湯昇榮

OTT(Over The Top)的產業模式近年來衝擊整個影視產業,除了原有的Amazon、Netflix之外,好萊塢大片商以及科技產業一個一個投入競爭,包含已經上線的Disney+、AppleTV+,未來也有華納媒體旗下即將於5月27日上線的HBO Max、環球集團旗下的Peacock也正蠢蠢欲動,從國外的脈動就可看出影視產業型態趨勢的改變,且光是台灣就有無數家串流,有像CATCHPLAY+、myVideo、friDay這類雜食平台,也有像Giloo、Gagaoolala這類分別瞄準紀錄片和同志族群的分眾平台,串流影音群雄割據,同時在肺炎疫情的推波助瀾下,加速崛起,對於瀚草及觀眾來說,充滿無數可能性。

當然,選擇串流,放棄有線電視,對於瀚草來說也有一定風險與取捨,首先,串流平台目前仍是較為年輕的族群使用,中老年族群等於是間接被放棄。再來,Netflix上有無數影視作品,推向國際之餘,壓力隨之而來,習慣美劇、韓劇、日劇類型片的觀眾是否會點擊收看台劇類型片?是否有排擠效應?問號之外的是競爭壓力,好惡一攤,數字說話,成績就擺在眼前。

湯昇榮表示:「我們不知道外國人喜歡與否,但這部劇的出發點並不是要討好國外,是相信自己台灣的故事,用一種新穎的想像以及說故事的技巧拍出,我們一直嘗試,也幸運讓Netflix覺得有潛力,但同時是測試我們能否走向國際,我們一直問自己,台劇是什麼?為什麼要看台劇?是代表某種觀點、某種價值、某種水準還是某種世界觀?到底是什麼,其實我也還在探尋。但機會來自於我們對市場的想像,經過類型的包裝後,如何跟台灣、亞洲甚至全球市場做溝通,是我們這個產業的人面臨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