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誰是被害者》製作人:Netflix賦予重望,從產製模式中找到台劇類型片的全新可能

專訪《誰是被害者》製作人:Netflix賦予重望,從產製模式中找到台劇類型片的全新可能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序邁入2020年中,Netflix繼《罪夢者》後再度瞄準台劇類型片,看上以刑偵推理懸疑為主軸的《誰是被害者》,但與《罪夢者》不同的是,《誰是被害者》Netflix並未全程參與,僅只是「收購獨家播映權」,《誰是被害者》幕後最大功臣,便是由曾瀚賢創辦,湯昇榮擔綱總經理的台灣製作公司「瀚草影視」。

曾瀚賢補充:「在鐵三角中,製作的角色比較像是有機的驅動團隊,但所謂的領導,並非所有人都只能聽他的,鐵三角各自是平行,我們不可能當編劇,要做的是鼓勵編劇撰寫故事,是流動的角色,以工作職能區分,並分工作職位區分。」

從鐵三角的邏輯出發,等於解放台灣產製流程中,編劇從頭寫到尾的壓力,而瀚草的姐妹公司「英雄旅程」便是如此貫徹自身的編劇開發模式,解構傳統的工作模式,尤其類型片需要精準度,更需要團隊的幫忙,不同於電影作者論,影集的規模及邏輯都相對複雜,需要以團隊為主體不斷抓住核心,而非導演單一個體。瀚草的大方向是如此,但細節還是刻寫台灣的方法,中間充滿彈性,並非綁死,能應用也能變化,解構之後產出的新方法,找到台劇團隊中新的可能,不同於世界各國的路,正是台灣目前面臨到全球以內容投資、製作的浪潮下,激起的全新工作模式。

IMG_4153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鐵三角的實作成功,成為瀚草在製作面上的重要架構,但對劇本內容的注重,才是瀚草的核心。《誰是被害者》改編自台灣作家天地無限的小說《第四名被害者》,小說從電視台記者視角出發找尋屍體,劇中僅留下記者徐海茵之名,其餘人物皆屬創新。原先瀚草想開發成電影,而後看重此IP的價值,過往《紅衣小女孩》系列的成功經驗,讓曾瀚賢、湯昇榮野心更大,想將有潛力的項目發展成宇宙,也因影集在角色上的發揮空間大,編劇能揮灑的篇幅多了,角色更飽滿立體後,轉念一想,才拍成長度八集的《誰是被害者》,未來也正思考第二季。

編劇徐瑞良是曾瀚賢當初在金穗獎當評審時認識的,本業是導演的徐瑞良,被曾瀚賢相中一起處理各種劇本、學習企劃,據曾瀚賢透露,原本《誰是被害者》是由其他編劇處理,但發現徐瑞良操刀的有聲有色,就請徐瑞良繼續,透過上述編劇團隊的概念,而後才找上梁舒婷,最終才加入黃雨佳,形成三個編劇主筆的模式。「有點像補齊的概念,需要什麼補什麼,編劇們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破關。」曾瀚賢補充。

對於此作劇本,湯昇榮說:「不管我們怎麼佈局,還是要先把角色做對,角色完整後,觀眾自然跟著角色走。我們在劇本中也放入許多細節,讓角色不斷有挫折,營造懸疑把文本展開,編劇們花費很多心思。」真要細究,湯昇榮直言設定主角有「亞斯伯格症」,並非要大眾於此片結束後關注此症狀,而是因為「亞斯伯格症」富有戲劇性,可以當成有效的媒介使用,展現極佳張力。

對於戲劇,瀚草並不會自視甚高的肩負起社會責任,《誰是被害者》其實核心上碰觸了「自殺」與否的爭議性問題,片中也在中後段帶出「自殺」的正反辯證,會有這樣的核心,來自於「鑑識科學」,曾瀚賢說:「鑑識科學有一句話,是生前沒有人在乎你是誰,當人死後,卻拼命用各種方法查出你是誰,可惜且傷心的點在於,人已經死了。」從此觀點出發,呼應「無法發聲的人」,拋出本劇的懷疑。

0420_Netflix《誰是被害者》最新主演海報曝光。(圖:Netflix提供
Photo Credit: Netflix提供

更如上文所言,「議題」是在角色與觀眾背後,進一步逼視犯罪類型片,內裡其實是社會百態問題的浮現,許多時候也跟社會幻滅相關,好的影視作品能提供探討,發人省思,產生商業之外的其他價值,曾瀚賢和湯昇榮都有共識:「我們不想消費議題,在做刑偵類型片自然會放大社會問題,但回歸本質,先把故事說好,當觀眾覺得好看,才會延伸探考背後意義。類似《我們與惡的距離》,走到最後,大眾突然很關心思覺失調症,我們也並非刻意放大無差別差人事件,還是回到角色間的互動。」

湯昇榮進一步說:「我們都來自於社會某個角落,我願意關注此題材,當然是對這世界充滿想像,也提醒大眾社會上有一群弱勢,如果觀眾願意進一步思考,我們當然很歡迎,每個作品都需要被探討,我們透過專業影劇手法,讓社會底層無法發聲的人被看見,最終是希望全世界看見台灣。」

IMG_4147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側重於編劇以及擅於找到商業市場的瀚草,其實在2018年開啟了兩年一屆的「野草計畫」,由於OTT產業的蓬勃發展,各大串流平台希望有更多獨創的內容產製,「野草計畫」於焉誕生,主軸在消弭投資方與創作者間的鴻溝,將雙方拉在同一個平台,釋放可能性,瀚草是媒合角色,讓資方能挑選內容,投其所好,編劇們也能被各界看見,加寬劇本影像化的空間,挖掘未來市場的可能。

相較於政府舉辦的「優良劇本獎」是鼓勵劇本的水準和概念,「野草計畫」是商業的投資考量,評選標準偏向創意與商業性,或許結構不嚴謹但有潛能,便有機會在「野草計畫」中開花結果。2018年的評選作品中,《童話世界》已經實現拍出,並由張孝全主演。

0420_張孝全在Netflix《誰是被害者》鑑識高跟鞋鞋上的指紋。(圖:Net
Photo Credit: Netflix提供

除了「野草計畫」之外,瀚草也透過系統化的方法,因應市場延伸品牌類型,目前開展出五種類型,為「Gold Grass」、「Red Grass」、「Purple Grass」、「Pink Grass」和「Sky Blue Grass」,對應到的類型分別為「經典、文學」、「推理、警匪」、「懸疑、奇幻」、「愛情、喜劇」和「勵志、兒童」,《誰是被害者》便是「Red Grass」,原先在4月底上映的電影《逃出立法院》則是「Purple Grass」,今年更會推出改編歷史故事的「Gold Grass」。

從上述所言,便可看出瀚草對於創作者的疼惜及市場的敏銳度,從分眾市場中找尋創意脈絡,以大項目定位方向,再看向細節,試圖定義新局。最後,湯昇榮說:「這對我們想要掌控故事、深入不同類型的人來說,會有很多探討,像《誰是被害者》的探討就非常爽,我們找到很多有趣的型態,過程中也很享受,以這個為職業的人,會有兩個面向,我們當然希望得到好的迴響,也希望突破、改變自己,我們學習溝通與理解,向讀者分享我們對世界的看法,是極佳收穫,但回歸戲劇面,希望觀眾能享受這部作品的樂趣,足矣。」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