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德西韋」恢復速度比其他藥物快30%,曾被列為「板凳球員」的它如何抑制病毒?

「瑞德西韋」恢復速度比其他藥物快30%,曾被列為「板凳球員」的它如何抑制病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瑞德西韋是一種「核苷酸類似物」,之所以能用來治療武漢肺炎,是因為「核苷酸類似物」可以「騙過」病毒的聚合酶,進而抑制病毒自我複製。

美國公布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對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的臨床試驗,結果顯示,患者使用瑞德西韋的復原速度比服用其他藥物快了30%。而製藥公司目前也正進行另一項多國臨床實驗,台灣也有加入。除了原本被用來治療伊波拉病毒的瑞德西韋,還有哪些藥物有望治療武漢肺炎?

瑞德西韋臨床實驗結果:患者復原速度比安慰劑快30%

(中央社)華盛頓時間29日,美國公布一項大型臨床試驗結果顯示,武漢肺炎病患使用實驗性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復原速度比用安慰劑的患者快約30%。美國傳染病專家佛奇(Anthony Fauci)讚賞這種藥物有明確好處。

法新社報導,儘管瑞德西韋(remdesivir)尚未被徹底當成治療藥物,這仍是第一次有結果顯示,有藥物可以改善武漢肺炎病情。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至今已奪走全世界逾20萬人性命,並導致全球經濟停擺。

監督試驗的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發布聲明指出,病患使用這種由吉立亞醫藥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製造的藥物,恢復速度比接受安慰劑的患者快31%。

聲明提到:「明確地說,患者用瑞德西韋治療,恢復的中位數時間為11天;接受安慰劑的患者則為15天。」

領導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的佛奇在白宮告訴記者:「這項數據顯示,瑞德西韋在減少復原時間上,具有明確、顯著、正面效果。」

佛奇還說:「儘管改善31%看起來不像100%那樣吸引人,這仍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概念驗證,因為它證明有藥物可以擋住這種病毒。」

研究結果也顯示,使用瑞德西韋的病患死亡率較低,但差異很小。瑞德西韋組的死亡率為8.0%,安慰劑組則為11.6%。

這項試驗自2月21日展開,共有美國、歐洲、亞洲68地的1063人參與。

根據吉立亞醫藥公司的新聞稿,這項試驗選擇出現肺炎症狀、氧氣濃度下降但並未使用呼吸器的患者接受5天或10天的療程,而無論是5天療程還是10天療程,都發現相似的結果,二組的臨床試驗者在接受治療後14天,至少有52%的患者得以出院。

此外,吉立亞公司目前也正在進行更進階的多國多中心藥物臨床實驗,目前全球180個試驗點、超過5600名患者正在接受試驗,台灣也是其中一個試驗點。

不過,吉立亞公司也強調,瑞德西韋目前尚未在全球任何地方獲得許可或批准,也尚未被證明對武漢肺炎的治療是安全或有效的。

老藥新用:瑞德西韋是什麼?

台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的《Case報科學》介紹,瑞德西韋是一種「核苷酸類似物」(nucleotide analogues),而「核苷酸類似物」能抑制病毒自我複製。

為什麼「核苷酸類似物」可以作為抗病毒藥物?《Case報科學》介紹,假如被病毒感染而生病,醫學上最直接有效的辨法就是消除在體內不斷繁殖生長的病毒,而「抑制病毒自我複製」是其中一種策略。

病毒的複製過程,必須仰賴「聚合酶」(polymerase),聚合酶能將小分子「核苷酸」(nucleotide)聚合成大分子核酸聚合物,也就能形成病毒最重要的DNA或RNA遺傳物質。而「核苷酸類似物」是一種結構類似「核苷酸」的物質,所以能「騙過」病毒的聚合酶並與其結合,進而達到使病毒「終止聚合酶反應」的效果,也就阻斷了病毒的複製。

瑞德西韋最初在2016年開發的目的,是為了治療伊波拉病毒與馬堡病毒,這兩種病毒都跟武漢肺炎病毒一樣,屬於RNA病毒。2018年,吉立亞公司啟動的伊波拉病毒的臨床實驗,但2019年的結果顯示,瑞德西韋對伊波拉病毒的治療效果不敵其他治療方式,製藥公司因此終止瑞德希韋的研發,《Case報科學》形容:之後「瑞德希韋就被列為板凳球員」。

但因為瑞德希韋被發現有極大潛力抑制這次的武漢肺炎病毒,才讓瑞德希韋再次受到重視。

除了瑞德西韋,還有哪些藥物有潛力治療武漢肺炎?

除了瑞德西韋,抗流感的藥物「法匹拉韋」(Favipiravir)、治療風濕免疫疾病的「巴瑞替尼」(Baricitinib)、「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對抗瘧疾的「磷酸氯喹」(Chloroquine Phosphate)都曾被認為有望治療武漢肺炎。此外,泰國也曾將抗愛滋藥物「克力芝」(Kaletra或稱Aluvia)和抗流感藥物「克流感」(Tamiflu)混合用以治療武漢肺炎患者。

法匹拉韋(Favipiravir)《康健雜誌》報導,日本富士子公司開發的二線抗流感藥物「法匹拉韋」(又譯「法維拉韋」,品牌名稱為Avigan)被認為是對抗武漢肺炎的有效藥。中國科技部3月曾表示完成「法匹拉韋」用於武漢肺炎的臨床研究,結果顯示,「法匹拉韋」在病毒核酸轉陰、胸部影像改善、平均退燒時間,以及咳嗽緩解時間等方面,效果都顯著優於對照組。

巴瑞替尼(Baricitinib)《公視P#新聞實驗室》報導,根據發表在國際頂尖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的研究指出,根據武漢肺炎病毒感染肺部的過程與機轉,篩出6種被視為可治療武漢肺炎的藥物,用來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的「巴瑞替尼」就是其中之一。

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康健雜誌》報導,另一個同樣用於類風濕免疫疾病的「羥氯奎寧」(俗稱「奎寧」)最初由法國馬賽大學教授發現,對於武漢肺炎患者有療效。3月26日,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張上淳表示,研究顯示,「羥氯奎寧」可縮短患者排出病毒的時間,指揮中心也將此藥用於國內確診患者身上。

磷酸氯喹(Chloroquine phosphate)《公視P#新聞實驗室》報導,同樣俗稱「奎寧」【註】、過去被用來對抗瘧疾的磷酸氯喹」也被用來對抗武漢肺炎病毒,日前中國科技部日前表示,專家推薦應當儘快將「磷酸氯喹」納入新版的診療指南,擴大臨床試用範圍。

洛匹那韋/利托那韋(Lopinavir/ritonavir)和奧司他韋(Oseltamivir)《公視P#新聞實驗室》報導,日前泰國衛生部門曾宣稱,使用美商艾伯维(AbbVie)公司研發製造的抗愛滋藥物「洛匹那韋」(品牌名稱為「克力芝」,英文品牌名稱為Kaletra或Aluvia)和羅氏藥廠的抗流感藥物「奧司他韋」(品牌名稱為「克流感」Tamiflu)混合使用後,治療確診個案的症狀明顯好轉,且體內病毒量急劇減少。艾伯维公司也發布聲明表示,正積極與中國醫療機構合作,展開人體臨床試驗。

《報導者》報導,目前最被看好的武漢肺炎三大希望之藥為:「羥氯奎寧」、「瑞德西韋」和「法匹拉韋」。

【註】《康健雜誌》報導,「奎寧」是臨床常用的藥品俗稱,指的是「Chloroquine」(氯奎)或「Hydroxychloroquine」(羥氯奎)的藥品。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修慧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