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創手術」傷口小到只能讓手術器械進去,醫生如何看到該切的位置?

「微創手術」傷口小到只能讓手術器械進去,醫生如何看到該切的位置?
手術示意圖,與人工陰莖無關。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傷口如果只能讓手術器械進去的話,那我要從哪裡看到該切哪個位置?這時候有一群頭腦好棒棒的工程師就出現啦,看到這些在杏林之路上仇眉苦臉的醫師,決定伸出援手。

文:蕭精誠

近幾年來「微創手術」這個名詞,充斥在各大醫院外牆的廣告與新聞媒體中。究竟什麼是「微創」呢?微創手術面臨的困境又是什麼?

從傳統手術到微創

文章開始之前,想先請各位看這兩張痛痛的照片:

1_jG21YpS1Di6lXC3D8X8MtA
圖片來源:UnmetNeeds
左側為傳統腹腔手術後所留下的傷疤,右側則是微創手術所留下的傷疤

正如圖片說明所說,上圖為各位拍下了傳統手術與微創手術後所留下的傷疤。相信不管有沒有醫學相關的背景,只要用身為生物的直覺,應該就會知道右邊比左邊還要沒負擔吧。

是的,這也是從古至今的外科醫師所追求的最高境界之一──盡量縮小開刀的範圍,最小化病人的受創面積。受創面積越小代表術後感染機率越低,術後感染機率越低代表病人死亡機率越低,病人死亡機率越低代表成為天才外科醫生的機會越高。因此甚至有一段時間,術後傷疤的大小成為了名醫程度的指標。

後來在1984年,英國醫生John EA Wickham提出微創手術(Minimally invasive surgery)的概念,要比傷口小?OK!我把傷口縮小到只有手術器械的大小,看你怎麼比。

內視鏡手術將手術創傷達到無人能及的境界,逼得連黑傑克醫師都要把匾額砸一砸了。微創手術的主要宗旨,就是盡量減少手術病患的傷口面積,加速傷口癒合時程。這個想法一提出,便受到廣大醫界人士的支持(不用說病患一定更支持)。

但這樣問題就來了:傷口如果只能讓手術器械進去的話,那我要從哪裡看到該切哪個位置?

這時候有一群頭腦好棒棒的工程師就出現啦,看到這些在杏林之路上仇眉苦臉的醫師們,決定伸出援手。運用前人所留下的工程智慧,將他們運用在微創手術的領域,期望可以合作拯救更多天下蒼生。

那這個偉大的工程智慧是什麼呢?沒錯,就是「戰車」。

戰車與微創,面臨到同樣的困境

早在5000年前,人類就懂得在馬車上作戰的優勢。由一名老司機負責開車,其他人在後座逢人就戳、見人就射,讓馬戰車在世界各地的戰場都可以見到它的身影。隨著朝代的興衰更迭,科技也不斷地推陳出新,人類的殺人手法也是越來越獵奇、越來越奇葩。

RTX77K2X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漸漸的,馬戰車已經不堪在戰場上使用,取而代之的是一次大戰出現的裝甲坦克。把整個鐵箱子罩在身上到處跑,防禦等級又再向上提升了一個檔次。

然而,坦克車雖然將自己包得死死的,但取而代之的問題,是士兵的視野被侷限在一個小小的窗戶裡,造成許多死角。這好比微創手術過度追求縮小傷口面積,之後會面臨到的困境。難道真的就沒方法解決了嗎?

讀者可以一起想一想,如果今天我要開一台視線受阻的戰車,我要怎麼確保前方的安全呢?

  1. 可以在車外設一個攝影機,這樣就可以用第一人稱看到車外的戰況。這樣的邏輯,衍伸出「周視儀」
  2. 可以在遙遠的太空架一個攝影機,用第三人稱拍出戰車附近的景象。這樣的邏輯,衍伸出「全球定位系統GPS」

這同時也點出了兩個重要的醫材應用模式,既然我看不到體內的狀況:

  1. 那我可以在體內架攝影機,這樣就可以以第一人稱看到體內的狀況。這樣的邏輯,衍伸出「內視鏡(Endoscopy)
  2. 我也可以在體外架一個攝影機,用第三人稱拍攝體內的狀況。這樣的邏輯,衍伸出「手術導航(Surgical navigation)

簡單的說內視鏡就是將攝影機放入體內,替代醫師的肉眼直接看到內部的病灶;而手術導航則是將醫學影像與實際人體結合,讓醫師在螢幕上間接看到體內的病灶。

醫院如戰場,每一個躺在手術台上的病人,對醫師來說都是一場與病魔的戰役。而微創手術的出現,就彷彿是各國之間的軍備競賽,使用更精良的武器,力求快、狠、準的解決對手,並盡可能地降低因戰爭而受到破壞的平民與領土。

然而即使微創手術再厲害,也不是能面面俱到,正如同不管配備再精良的坦克,仍然不會捨棄掉最原始的肉眼觀察口一樣。不論是內視鏡手術或是手術導航,都是犧牲其部分方便性來換取傷口的縮小。

微創手術是個很大的概念,自從此概念被提出後就衍生出許多醫材。今天提到的只是內視鏡跟手術導航的基礎原理與概念,正如其他醫材一樣,背後還有很多複雜的原理與應用。但礙於篇幅,將在之後特別它們再寫兩篇獨立的文章。

本文經UnmetNeeds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