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蔣案」反映有志青年的無望,成為「吹台青」的濫觴

「刺蔣案」反映有志青年的無望,成為「吹台青」的濫觴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刺蔣案的背景,正是台灣正處在一個即將被美國背棄而必須退出聯合國的時代,當年台灣年輕人,他們強烈地希望為台灣盡一份心力,希望台灣可以民主化,建立新的國家。

4月24日對台灣一般人來說,不是紀念性的假日,不過對於關心台灣民主運動的人士,1970年的「刺蔣案」對他們來說,大多不陌生。但對於當年事件如何發生,及其事後對台灣的民主進程的影響,在那個戒嚴的年代,自然沒有太多的陳述,更沒有太多人知道。即使解嚴後的今天,大多人知道的資訊也多只是口耳相傳的片段,到底真正發生了什麼事,影響什麼層面,恐怕很難全面被了解與探究。

《刺蔣》的紀錄片導演蔡崇隆於今(2020)年4月24日將全片限時上傳網路,以供全世界有興趣的人士了解當年的真相,作為紀念今年刺蔣案五十週年的紀念。此片於1997年就已製作完成,卻因版權問題無法問世。個人在4月25日的限時線上觀賞,終於看到了難得的刺蔣紀錄片,心中百感交集,感觸良多。因為它補足了我個人欠缺的台灣史,也因為個人長期身居海外,深知海外台灣人思念家鄉的心情,對於他們當年身為海外台灣人,犧牲個人回鄉權益與多年的青春與自由,為台灣爭取民主自由,而深深地感到他們的情操可貴,也更讓身為台灣人的我感到驕傲。

刺蔣當年的時代,海內外台灣人都想刺蔣

五年級生的我,對於刺蔣案只是聽說,看了此片,讓個人更深層的了解,海外台灣人當年如何執行爭取台灣民主自由的理念。台獨聯盟在1991年個人旅居德國的海外,只僅於聽說,當年的我對於台灣歷史根本完全空白。旅居德國幾年下來,我的台灣歷史知識,就是這樣一點一滴透過台獨聯盟長輩的傳承而得知,說來荒謬,但確實如此。

之後對台灣的認知,也得由在德國所接觸到的台灣流亡人士所補足,他們是過去台灣黑名單長輩,個個理念清晰,個人也數次邀請以德文演講在德國大學談台灣歷史,讓國際人士更加認識台灣。台獨聯盟一直都存在於海內外,現今或許不再有時代的神秘感,反而成為台灣人傳承歷史的園地。

對於台獨聯盟與刺蔣案的連結,一直到看到此紀錄片才更加清楚明白。比照德國台灣協會的前身——德國台灣同鄉會在1971年成立,正是台灣被逐出聯合國的那個年代。確實,在當年台灣海外留學生對台灣前途未來充滿焦慮,希望藉由集結組織,可以團結台灣人。

刺蔣案的背景,正是台灣正處在一個即將被美國背棄而必須退出聯合國的時代,當年台灣年輕人,在他們的兒童時期多親眼看過二二八屠殺或社會動亂的情景,對於二十多年來蔣家極權統治極度不滿,在國外讀到台灣所不允許讀的所謂禁書,才知道台灣並不是自古屬於中國、才知道台灣的國際地位與中國政權的衝突,他們強烈地希望為台灣盡一份心力,希望台灣可以民主化,建立新的國家。

在紀錄片中受訪的評論人士提到,當年台灣在戒嚴的白色恐怖統治中,一切顯得非常平靜,幾乎令人無法想像。其實也不見得是,個人的叔叔劉辰旦與刺蔣的黃文雄幾近同齡,當年他就與幾個有理念的台灣青年,同是不滿蔣家政權,曾意圖要刺殺蔣家父子。他們推演了許多可能性,但終究因為無法拿到槍枝彈藥而作罷。

刺蔣案事件1970年發生後,台灣嚴厲重判所有的政治案,風聲鶴唳地到處逮捕可疑人士,最後叔叔就是因為1971年發生的花旗銀行、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1971年2月5日爆炸事件)遭到逮捕,而被設罪蒙冤判刑15年。由此可知,其實當年海內外有志的台灣青年,對於當局高壓統治的不滿,可說是都到了無法忍受地步。

他們看不到台灣民主的希望,所以除了在蔣經國出訪美國時抗議之外,也進而採取更強烈的政治行動,鋌而走險地拿真槍想要暗殺極權統治者的接班人蔣經國。黃文雄在受訪中提到,這是有意識的政治行動,他不想傷害無辜,所以近身暗殺。行動雖然沒有成功,但的確造成了海內外震撼。行動最終也讓蔣經國做了切身的反省,進而在往後政界任用台灣人士,而有了吹台青的起始。這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可以說是具有階段性里程碑的意義。

過去流亡台灣人對照現今中國人

50年前的刺蔣案,真實地影響了台灣民主歷程。中國獨裁猶在,對於現今的眾多中國流亡人士來說,民主在中國幾乎無望,他們的處境與當年流亡在海外的台灣人,可說是如出一轍。在怎樣的時機做什麼事,會有民主的轉機,其實在每個國家的當下,沒有一個人可以說得準。但是同樣是使用華文的台灣,在50年前有一群人承擔了使命與責任,願意當那隻在貓脖子上繫鈴的老鼠,所以起了台灣民主化的開端;而極權巨大如磐石的中國,在疫情過後,習近平政權將如何轉變,值得大家細密觀察。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