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化與夷化:「中國人早已被遊牧民族化」是否成立?

漢化與夷化:「中國人早已被遊牧民族化」是否成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人不是中國人」有兩重意思,第一重是「中華民族」不是真實存在的民族。第二重是(中國人的主體)漢族也不是一個民族,中國歷史是遊牧民的歷史。現在「漢人」是1895年之後構建出來的結果。

漢化與夷化

台灣輿論場上有一種「解構中國」的潮流,其中一種意見是,「中國人不是中國人」,早已被遊牧民族化。

這種論點的源頭可以上溯到19世紀末,法國人拉克伯里(Terrien de Lacouperie)在19世紀末提出「中國文化西來說」,認為中國人起源於古代閃米族人。後來瑞典學者安特生(Johan Gunnar Anderson)又認為中國文化從中亞傳來。日本興起之後,掀起對北亞民族的研究熱,東洋學盛極一時。其中一派強調東北亞(通古斯和朝鮮)和北亞民族(蒙古和突厥)相對漢人的獨立性以及它們互相之間的傳承性。這樣不免也強調北亞民族對中國(漢人)的影響。

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岡田英弘為代表的「右派」東洋史學者,開始提出「中國人不是中國人」,進行「非漢中心史觀的構建」。在上世紀90年代,美國新清史學派興起,師承美國邊疆學派和征服王朝理論,進一步應用在清朝,強調清朝的「滿洲特性」,用中國的(漢人)和内亞的(北亞遊牧民族和東北亞民族)兩重維度解釋清朝的成功之道。以上幾個源頭,都是現在台灣輿論場上「中國人不是中國人」的基礎。

以上學說都產生很有價值、很有啓發性的學術作品,但「中國人不是中國人」是否成立,則非常牽強。

準確地說,「中國人不是中國人」有兩重意思,第一重是「中華民族」不是真實存在的民族。這點筆者並無異議。實際上,中華民族只是政治宣傳的用於,中國憲法也沒有「中華民族」這個詞,而是說中國有「五十六個民族」。

第二重是(中國人的主體)漢族也不是一個民族。比如岡田英弘就認為,「真正的」漢人在三國時期已死得差不多了,此後的「漢人」都是北方的遊牧民族。自此,大部分的中國政權都是北方民族建立的,中國歷史是遊牧民的歷史。現在「漢人」是1895年之後構建出來的結果。

這種說法爭議很大。筆者認為是錯的,但詳細地分析不是本文的重點。筆者只想提出一個概念上的思考方向。

Banquets-at-a-frontier-fortress
Photo Credit:Unknown court artist@Wiki Public Domain

一個民族是否完全能按血統而定,這在民族學上爭議不大。答案就是「不能」。這有兩重意思,第一,血統是民族的一個重要成分;第二,血統不是認定民族的唯一成分。因此,可以把民族視為以血統為核心但附加上以文化認同為主而產生民族認同的「外圍人群」的結合體。

應用在中國歷史,可以發覺存在兩個相反的過程。第一個是「漢化」,第二個是「夷化」。漢化過程中,一些外族人口因為認同了漢人文化,加上長期混居和通婚,成為漢人的一部分。在夷化過程中,一些漢人同樣因為長期混居和通婚,認同了「夷族」文化,成為「夷人」的一部分。

筆者在這裡給「夷人」、「夷族」和「夷化」都用上引號,是指「夷」本身帶有漢族中心主義,筆者反對這樣用法,但為方便交流之故,在沒有更好更通用的表述前,只能勉為其難。

通常情況下的漢化和夷化都不難理解,用移民的例子可以說明。比如,漢人移民泰國很早,現在很多泰國人都有華人血統(包括前總理塔克辛盈拉),但除了回鄉祭祖等特殊情況之外,沒有人認為他們不是泰國人。同樣,在中國有不少猶太人的後裔,現在也都被視為漢人。

比較有爭議的,是如果一個政權的統治者是外族,他們以後是不是一直就是「外族人」呢?這裡有爭議的地方是,在以上的「通常情況下」,移民相對當地主體民族(如果有的話)是弱勢,是少數,甚至是個體,移民到當地有如一滴水到了大海中。但一個外來的統治者,即便人數較少,但對被統治的大多數人,依然強勢。否認北亞統治者被漢化的理論主要源於此。

其實,這個問題可以對比「夷化」過程。筆者認為「漢化」是真實存在的,正如「夷化」也真實存在一樣。

漢人統治者被本土化的例子,以筆者研究的南方民族中最常見。筆者在此舉出「百越化」和「彜化」兩個例子。

現在中國南方土地上的非漢族,歷史上大致分為三支,百越人、苗人、羌人。

百越人中的南越地區,成立的第一個國家是南越國。其建立者是趙佗。趙佗本是北方漢人,在秦始皇的命令下,參與帶兵攻打南越地區。後來秦朝大亂,趙佗在嶺南稱帝,建立南越國。此後,趙家連同他帶去的秦國士兵後代不久就被越人同化。

南越地區的另一個例子是馮氏政權。河北長樂馮氏是當地豪強,曾經建立北燕。北燕滅亡後,王族的一支輾轉到達宋朝(劉宋)統治下的嶺南。馮氏長期統領嶺南事務,和南越人通婚。南越人中有名的冼夫人就是馮家的夫人。南越馮家很大程度上南越化。在隋朝之初,南越有起義,冼夫人的孫子馮盎到隋朝京師要求帶兵平定,楊素驚嘆「不意蠻夷中乃生是人」。可見馮盎雖然有漢人的血統,但已被「南越化」。(順便說一句,馮盎還是唐朝著名宦官高力士的曾高祖)。

「彜化」的例子是在雲貴川一帶,即中國歷史書上說的西南夷,以前的地理名稱為「南中」。南中的主要居住人群是屬於羌人系統的彜族,當時叫「烏蠻」和「白蠻」。前者最後演變為現在的彜族,後者最後演變為現在的白族。

順便說一句,中國歷史上的「羌人」有好多種,分佈地帶也很廣,和現在的「羌族」不是一個概念。

漢武帝 Traditional portrait of Emperor Wu of Han from an ancient Chinese book
漢武帝|Photo Credit: 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漢武帝時期,漢朝向西南擴張,一些漢人移民到南中,建立以家族為核心的地方武裝,史書上稱為「地方大姓」。漢人政府依賴這些漢人的地方大姓的勢力,統治「夷王」,即本地彜族。諸葛亮「七擒孟獲」故事中的孟獲,就是地方大姓。

後來本地大姓坐大,出現爨(讀「篡」)姓的長期政權。爨姓來自山西,在蜀漢時到了南中,成為地方大姓。在晉朝開始,爨氏開始南中地區的統治。統治了幾百年,自己也變為夷人的一部分。在唐朝中期,烏蠻領袖皮邏閣崛起,滅掉爨姓政權,建立南詔國。這時爨姓政權已經被視為「蠻族」,皮邏閣根本沒有把他們視為外族政權。

這些都是典型的漢人統治者被「夷化」過程。

這種「夷化」模式其實並不罕見。在世界歷史上,各地反覆出現「外來的王」的情況。通常外來的王帶來一些外來文化特徵,但最終被本土化,成為本土民族歷史敍事的一部分。很多民族的傳說中,都有這種外來的王的痕跡。

比如越南(屬於百越族的分支)歷史第一個王是安陽王,傳說中,他是從現在中國四川到當地的王子。結合歷史,這個安陽王很可能是秦國在戰國後期滅掉蜀國和巴國時,一個遠走他方的王子。現在他成為越南歷史敘事的一部分,很顯然是被「越南化」了。越南歷史第二個王就是前面提到的南越王趙佗,他也顯然是被同化的「外來的王」。

柬埔寨第一個王從印度來到柬埔寨。傳說中他娶了當地的女王,一個九頭蛇精,於是成為柬埔寨的王。

傳說中,外來的王大部分是單槍匹馬的。實際上這當然不可能,他們多半是一族人,這樣才能有可以依靠的統治基礎。這些外來的王成為當地民族記憶的一部分,實際上就是這些外族人通過「夷化」過程,被融合到本地人中。

既然「夷化」是存在的,那麽毫無疑問,相對應的「漢化」的存在也非常順理成章。如果外族的統治者進入漢人地區成為「外來的王」,他們最終被漢化,也不應該視為不可能。因此,評價一個國家的民族屬性,不能僅有這個政權的統治民族所決定,關鍵還是以事實為根據,客觀分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