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村的「網紅夢工廠」:貴州曾經有茅臺,如今有了「三支花」

中國農村的「網紅夢工廠」:貴州曾經有茅臺,如今有了「三支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群人如果在政治、經濟、文化上被邊緣化,那麼他們一定要在夾縫中找回自尊和話語權,手機短視頻似乎為他們提供了這樣的舞臺。

打麻將、廣場舞曾經是中國農村人的主要娛樂方式,如今他們又多了一項活動——拍攝手機短視頻。除了手機短視頻,還有社交軟體、網路購物、移動支付等新事物,這一切都源於智能手機在廣大農村地區的普及。

2010年上海世博會有一句響亮的宣傳口號:「城市讓生活更美好!」 近些年,由城市興起的數字科技和商業模式正在逐漸下沉到中國廣闊的農村大地,深刻地改變了農村人的生活。根據馬斯洛(Abraham Maslow)的需求層次理論,如果社交軟體、網路購物滿足了人們低層次的生理、安全和社會交往的需求的話,那麼今天方興未艾的手機短視頻,則滿足了人們高層次的尊重和自我實現的需求。

作家張愛玲曾經說過:「出名要趁早。」 「一朝成名,一夜暴富」是不少中國人的夢想,對於農村人來說這也是他們擺脫土地的束縛,實現向上流動的方式之一。十年前,中國從中央到地方的電視臺都流行選秀節目,什麼挑戰主持人、超級女生、超級男生、中國好男兒,不一而足,主考官問選手最多的一句話是:「你有什麼夢想?」

在那個大談理想、追求夢想的年代,有不少人能脫穎而出,但是也有很多人猶如曇花一現、流星一閃。而今天手機短視頻猶如一個造星夢工廠,普通人在上面只要敢演,就有人願意看,網路紅人如過江之鯽般湧現。手機短視頻真正打破了年齡、顏值、學歷、財富的界限,貴州三位年過半百、其貌不揚的農村婦人組成的「三支花」組合,成為這場中國短視頻風口的現象級人物。

貴州曾經有茅臺,如今有了「三支花」

貴州是中國西南的一個邊遠省份,和湖南、廣西、雲南等省接壤,它最為外人道的地方是遵義和茅臺。1935年中共在遵義召開了在其黨史上有第一次重要轉捩點意義的「遵義會議」,這場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在黨內的領導地位,今天它被譽為著名的愛國主義紅色教育基地。茅臺鎮今天是遵義市懷仁市下轄鎮,當年紅軍長征曾路過此地,並與當地土產茅臺酒結下了不解之源。中共建政後,茅臺酒被中共高層領導在國宴上用來招待海內外賓客,一時間被譽為國酒,今天依然風光無兩。

提起貴州的名人,很多人可能會腦中一片空白,但是對手機短視頻的觀眾來說,來自貴州遵義農村的「三支花」組合已經是圈內炙手可熱的網紅。她們三人分別叫玉花、火花、桂花,合稱「三支花」,論長相、身材、穿著、年齡、才氣,她們都不佔優勢,也名不副實。在沒有成名之前,她們可能就是農村裡無時不刻不散發著土味的大媽。

俗話說:有心摘花,花不開;無意插柳,柳成蔭。一輩子在窮山溝裡生活的三姐妹不會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為手機銀幕前的寵兒,但是命運偏偏眷顧了她們,給了她們一個舞臺。三姐妹最早發跡於一個叫做「山支花」的帳號,當時三人並不是主角,而是以配角或群演的身份出鏡。而三人真正作為主角是從2019年12月開始,當時「山支花」帳號發布了一組對比35年前後「姐妹情」系列視頻,在抖音上獲得57.7萬個點讚,由此一炮而紅。此後又發佈了「上才藝」、「憋笑」系列,圈粉百萬。

據中國互聯網絡資訊中心(CNNIC)發布的第4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數據,截至2020年3月,中國網民規模達9.04億,手機網民規模達8.97億,網民使用手機上網的比例達99.3%。網絡視頻用戶規模(含短視頻)8.50億,其中短視頻用戶規模為7.73億。農村網民規模達2.55億,農村地區互聯網普及率為46.2%。

手機網民龐大的規模基數為短視頻行業帶來了巨大的用戶市場,目前抖音和快手是該行業的雙寡頭。據抖音發布的《2019抖音數據報告》披露,截至2020年1月5日,抖音日活躍用戶數(DAU)已經突破4億,為國內最大的短視頻平臺。快手在2019年5月公佈的日活躍用戶也超過了2億。

二者的定位和用戶群也有著不同,抖音的口號是「記錄美好生活」,快手的口號是「記錄世界紀錄你」。抖音以一、二線城市年輕人為主,85%的抖音用戶在24歲以下,主力達人和用戶基本都是95後,甚至00後,而快手則是以三、四線小鎮青年為主。此外,抖音的國際化程度高,截至2018年10月,該應用程式已被超一百五十多個國家的超過8億全球用戶下載。

三姐妹在兩個平臺上通吃,關注量和點讚量驚人。截止5月9日,她們在抖音平臺上,獲得579萬人關注,5046.6萬個讚,在快手上也獲得了超過120萬個粉絲。在抖音上,3月26日發佈的「上才藝6,EG埃蒙」單個視頻獲得了357.9萬個讚。他們還在視頻中誇下海口,誰能逗笑她們,就送10個「嘉年華」(虛擬遊戲幣,折合人民幣3萬元)。4月9日至18日,抖音官方還舉辦了「憋笑直播大挑戰」,連麥5分鐘內逗笑「三支花」或發布高讚作品都可獲得官方獎勵。後來一大波網紅、喜劇明星輪番上場逗笑她們,可是最後都無功而返,她們不僅一絲不笑,還現場打起了瞌睡。有喜劇明星挑戰失敗後,調侃道:「三位大姐氣場太強大,我要退出喜劇江湖了。」

三姐妹的走紅,也引來了一大波人的抄襲和模仿,比如有三個大爺組成的「三支樹」、三個青年男子組成的「三支老表」,還有同樣來自農村的三位婦人完全copy她們的橋段。這些給人的感覺都好像是東施效顰、邯鄲學步,三姐妹的成功是偶然的,但是她們娛樂逗笑的精神卻是專業的。她們雖然是鄉村洪流裡不足為道的小人物,但是每個人都個性格鮮明,又不是那麼臉譜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