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粥才是愛國:早餐不吃粥,是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追求?

不喝粥才是愛國:早餐不吃粥,是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追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喝牛奶還是喝粥本是每個人生活中的小事,不足掛齒,即使因為張文宏這樣的大咖一番「祈使語氣」,引發輿論炸鍋,也不過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但是作為黨媒的央視卻對此表態,十分耐人尋味。

中國人的生活繞不開吃,兩個人見面打招呼,第一句是你吃了嗎?而吃什麼不僅反映飲食營養結構,也透露出生活條件的好壞。最近中國人圍繞著早上該不該喝粥的話題,引發了熱烈地討論,甚至上升到了崇洋還是愛國的高度,連央視也高調表態不許喝粥,一時間治大國如喝小粥。

一粥激起千層浪

事情緣於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敢講真話」一炮而紅的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的一次科普。2020年4月15日下午,中國多所駐外使館與上海市外辦,聯合組織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視頻講座,期間邀請張文宏在講座中與民眾交流、答疑。張文宏在講座中提到:「疫情期間一定要注重孩子的飲食結構,一定要吃高營養、高蛋白的東西——例如牛奶、雞蛋,早上不許吃粥。」

他的這番言論隨即在網絡上引發了極大的爭議,一波廣東人對他的看法很不能認同,因為粥在廣東可以有不同做法,什麼皮蛋瘦肉粥、及第粥、艇仔粥等,裡面的食材非常豐富,營養價值也不差。還有網民認為喝粥是中國人傳統的飲食習慣,而喝牛奶是西方人的飲食習慣,張文宏強迫國人拋棄喝粥傳統是崇洋媚外。也有網民指出粥的營養密度比較低,牛奶等食品確實是更好的選擇。

中國媒體《第一財經日報》在微博上做了一個關於「張文宏稱早餐不許吃粥,要吃充足的牛奶雞蛋,你的早餐吃什麼?」的問卷調查,總共有近3萬名網友參與了投票。其中有1萬人選擇了「本來就吃牛奶、雞蛋」,9845人選擇「被媽媽騙了很久說粥有營養」,1743人選擇「會不會不消化」,最後有7745人選擇「不吃早飯的飄過」。

事後,張文宏依然堅持不能喝粥的看法,他表示:「我知道很多網友批評我,但粥還是不能喝。」他認為重症轉輕症最主要的一點要保證營養和蛋白質,這時候,靠粥和鹹菜你就麻煩了。而且,中國人最喜歡喝魚湯了,魚渣也要吃掉,都是蛋白質。

微博用戶「幻想狂牛」表示:「現在很多人把專家的話奉為圭臬,把專家當救世主一樣供奉,予他無限榮光,稱他是曠世英雄,不允許任何人質疑他半個字。這不是相信科學,這是相信科學能解決問題。喝粥還是喝奶,不是一個太大的問題,喝啥都能活著,那就噴他!從專業角度,肯定噴不動他,從道德層面下手,就容易多了,崇洋媚外!問題解決的時候,就是他們的神走下神壇的時候。」

魯迅在1926年的《論「費厄潑賴」(fair paly)應該緩行》中似乎為此爭議提供解決之道,文章提到:「中國人或信中醫或信西醫,現在較大的城市中往往並有兩種醫,使他們各得其所。我以為這確是極好的事。倘能推而廣之,怨聲一定還要少得多,或者天下竟可以臻於郅治。但可惜大家總不肯這樣辦,偏要以己律人,所以天下就多事。『費厄潑賴』尤其有流弊,甚至於可以變成弱點,反給惡勢力佔便宜。」

RTX1760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膳食的科學和現實考量

吃什麼、不吃什麼、怎麼吃,歸根結底是營養學的問題。中國最早的醫學典籍《黃帝內經》,記載了食物的核心:「五穀為養,五果為助,五畜為益,五菜為充,氣味和而服之,以補精益氣。」五穀是指稻、麥、黍、稷、菽五種糧食作物,在古代中醫看來,穀類是一日三餐中不可缺少的主食,也是對人體最為滋養的食物。其他的五果、五畜、五菜作為補充、調和。

現代營養學的觀點將人類需要從食物中獲取的物質分為七大營養素,分別是碳水化合物、脂肪、纖維素、蛋白質以及水五大宏量營養素,礦物質和維生素兩類微量營養素。人體所需的七種營養素,必須通過每天所吃的食物不斷得到供應和補充,維持生理需要和膳食營養供給之間的平衡。

目前,不少國家的政府制定了平衡膳食的指南。2016年中國國家衛生計生委疾控局發布了《中國中國居民膳食指南》,該《指南》針對2歲以上的所有健康人群提出6個核心推薦,分別為:食物多樣,穀類為主;吃動平衡,健康體重;多吃蔬果、奶類、大豆;適量吃魚、禽、蛋、瘦肉;少鹽少油,控糖限酒;杜絕浪費,興新食尚。膳食寶塔和膳食餐盤模型還推薦了每種食物的每日建議攝入量,比如奶和奶製品的建議量是300克,穀薯類是250-400克。

這樣的推薦是否科學,也面臨不少爭議。有營養學專家表示:「首先,食物種類很多了,每種食物中營養素含量均不相同,而且即使是同一種食物,不同產區、收穫時間、儲存方法、烹飪方法都會導致其中的營養素含量完全不同;其次,《膳食指南》只注重一些共性問題,並不是膳食營養素參考攝入量中所有營養都有考慮,比如維生素;再者,可能忽視了一些人對某些食物過敏,比如有人會對牛奶中的乳糖產生過敏。」

此外,各國的膳食指南也有一些差異。《美國人膳食指南》每5年更新一次。2015-2020年版《美國人膳食指南》是自1980年開始發布《美國人飲食指南》以來的第8版。最新的指南建議:多吃水果、蔬菜和粗糧;少吃飽和脂肪酸、鹽和糖。還建議一天喝相當於三杯牛奶的奶製品,一杯大約是240毫升。

中國人對於食物的選擇,除了營養需要,很多時候還要考慮食物的價格、可獲得性和飲食的偏好等因素。據相關市場調研發現:歐美肉、蛋、奶相對便宜,蔬菜相對貴,但是中國蔬菜相對便宜,肉、蛋、奶相對貴,你要求大部分經濟水準不高的中國人多喝牛奶並不現實。中國農村地區的牛奶供應並不充裕,大部分是摻入食品添加劑的乳製品飲料,營養價值並不高。

在中國,豆漿有時是牛奶的替代品,它們二者在營養價值的比較上難分伯仲。根據北京醫學出版社2018年制定的中國食物分成表顯示,分別拿100克的豆漿和100克的牛奶作比較,牛奶的能量值為54千卡,豆漿為31千卡;蛋白質含量都為3克;牛奶的脂肪含量是豆漿的2倍;豆漿的膽固醇為0,牛奶為15克;但是牛奶的鈣質含量遠高於豆漿。

RTXSPM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不讓喝粥和糧食短缺的現狀

喝牛奶還是喝粥本是每個人生活中的小事,不足掛齒,即使因為張文宏這樣的大咖一番「祈使語氣」,引發輿論炸鍋,也不過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但是作為黨媒的央視卻對此表態,十分耐人尋味。

2020年4月23日,央視網的《見識》欄目發表了題為〈不想喝粥才是傳統,不喝粥才是愛國〉的評論員文章。文章開頭定調早餐吃什麼好,是一個科學問題,不能隨意政治化。接著作者參考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健康飲食金字塔」,得出「米飯不健康,粥更不健康,是確切科學事實」的結論。接著作者提出「不喝粥,是中華民族千百年的追求」的觀點,通過考古發現和統計數據證明吃肉、吃蛋也是中國人的傳統,還特別強調中國人放開吃肉、吃蛋是在改革開放之後。

文章稱:「中國人吃的米飯變少了。2018年,城鎮居民人均糧食消費量110公斤,比1956年下降36.6%。可見,少吃飯,多吃肉,一直是我們的追求,只要能實現,人們立刻會做出選擇。有這樣一句調侃的話,我歷經千辛萬苦,才爬到食物鏈的頂端,你卻叫我不吃肉。同樣的,為了不喝稀的,中國人歷經千辛萬苦,現在,一句不喝粥怎麼就成了反傳統?」

文章還提到:「青少年身高、體重指標上的快速增長,與中國人吃肉、吃蛋是發生在同一時期的。營養狀況的充分改善,使中國的人口素質大大提高。可見,所謂喝粥的『傳統』背後是民族的千年飢餓記憶。早餐不要吃粥,意味著中國人告別了飢餓的歷史,迎來了豐衣足食的現代生活。這才是樸素的愛國主義。」

這篇文章發表後,隨即被中國各大門戶網站和海外媒體轉載,大家都在熱議「不喝粥是中國樸素的愛國主義」。

按照文章的觀點,喝粥是中國人在物質匱乏的年代裡不得已養成的習慣,今(2020)年全球糧食的短缺將是各國政府不得不面對的問題。近期,聯合國多家機構發佈的有關「全球糧食危機」的最新報告指出,全球去年共有55個國家和地區的1.35億人處於糧食危機狀態。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到今年年底,糧食短缺人口數量可能增加近一倍,總數超過2.5億。

已經有不少產糧國宣佈禁止糧食出口,糧食價格也應聲上漲。而中國政府對此依然保持樂觀,據《第一財經》上個月底援引美國農業部數據指出,2018-2019市場年度,中國期末水稻庫存約1.15億噸,按照中國人去(2019)年水稻消費1.43億噸來算,中國農民一年不種莊稼,不從國外進口一粒大米,全國人民可以吃9個月。

但是中國糧食儲備能否滿足龐大的人口需求,一直令外界質疑。近期,網路上流傳一份中共甘肅省臨夏州委辦公室下發的《臨夏州委對糧食安全作出部署》的檔,簽發日期為2020年3月28日。檔督促州委、州政府和各縣市要「通過多種管道千方百計調運儲備糧食、牛羊肉、油鹽等各類生活物資」,同時要「引導動員群眾自覺存糧,確保每戶儲備3至6個月糧食,以備不時之需」。據《新京報》報導,臨夏出現市民搶購米麵油的情況,有人一次買十幾袋。

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全球蝗災的影響,中國各地不同程度掀起了搶糧潮。據中國《每日經濟新聞》4月2日報導:「近日,武漢、黃岡、宜昌、鄂州等地出現搶購糧油現象。」幾乎在同一時間段,有重慶網名在微博上聲稱當地出現搶米潮。目前在中國網路上已經很難搜到各地出現搶糧的新聞,大部分是官方保證糧食供應充足的報導。

4月26日,中國國家發改委等11部門單位聯合印發《關於2020年度認真落實糧食安全省長責任制的通知》。通知要求,保持糧食播種面積和產量基本穩定。各地科學防災減災,加強對草地貪夜蛾、沙漠蝗及國內蝗蟲的監測,堅決遏制爆發成災,實現蟲口奪糧保豐收。

近日,中國網路上瘋傳一段「鐘南山袁隆平罕見同台」的視頻。該視頻係2011年鐘南山在某頒獎盛典上為袁隆平頒獎,期間其打趣說:剛給隆平大哥檢查過,身體很好,但是以後別再抽煙了。這兩位如日中天的英雄式人物被中國網友親切的稱為「醫食無憂」組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