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刺警案一審無罪:《刑法》19條全文寫什麼,法官為何很難判有罪?

火車刺警案一審無罪:《刑法》19條全文寫什麼,法官為何很難判有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部一名檢察官表示,精神醫學是有別於法律的專業,法官多會尊重並參酌其他事證進行認定,當鑑定報告指向被告行為時已喪失辨識力、控制力,法官很難視而不見,通常也很難反駁。

去年一名鄭姓男子搭火車刺傷一名鐵路警察致死,今(30)日一審判決,法院認為鄭男罹患思覺失調症,案發時為發病狀態,判無罪,並施以監護5年。對此,死者家屬、台鐵、警政署長、內政部長都支持再上訴。不過法界人士表示,法律就是如此,當鑑定報告指向被告喪失控制力,法官很難視而不見。

事發時為「急性發病」,火車刺警案一審無罪

(中央社)鄭姓男子搭火車刺傷鐵路警察李承翰腹部致死,嘉義地方法院認為鄭男罹患思覺失調症,判無罪並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5年,諭知新台幣50萬元交保後停止羈押,全案可上訴。

嘉義地檢署主任檢察官蔡英俊指出,對於法院判決深表遺憾,將收到判決書後提上訴;另法院讓鄭姓男子交保,對此將提起抗告。

李承翰父母到庭聽判,對於判決結果僅說「太離譜」。鄭姓男子表示沒有意見,願意交付保證金。

李承翰遭刺死案,嘉義地檢署去年8月依殺人罪將鄭姓男子提起公訴,嘉義地方法院由審判長卓春慧、受命法官林家賢和陪席法官鄭諺霓共同審理。

嘉義地方法院法官兼發言人洪裕翔說明,鄭姓男子在2010年有就診紀錄,醫師診斷鄭男有思覺失調症,但從2017年後就沒有看診紀錄。

洪裕翔指出,合議庭調查鄭姓男子案發當天足跡,四處陳述有人要謀害自己、取得保險金,甚至欲搭乘火車北上開記者會。

洪裕祥表示,鄭男在嘉義火車站被列車長要求下車時,還妄想有人要害他、語無倫次。鄭男精神狀態極度不穩,嚴重影響其認知及理解能力,隨即持刀刺殺前來處理的李承翰。

為釐清鄭姓男子的精神狀況,合議庭請台中榮總嘉義分院做精神鑑定報告,醫師診斷鄭男行為時,急性發病狀態,且妄想內容與犯案行為有絕對交互關聯。

醫師向合議庭陳述,鄭男犯案行為是受其精神狀態影響所致,合議庭認定鄭男已達《刑法》第19條第1項因精神障礙而不能辨識行為違法的程度。合議庭為降低鄭男再犯的可能性,令到相當處所施以監護(即強制就醫)5年。(嘉義地方法院新聞稿全文

《刑法》第19條全文:

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

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者,得減輕其刑。

前二項規定,於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者,不適用之。

鄭姓男子(54歲)去年7月3日搭乘火車,被控持新買的刀子刺傷李承翰腹部致死。嘉義地檢署認為被告明知刀子刺向腹部有致命可能,卻仍不違反本意,依殺人罪嫌起訴,鄭男於去年8月29日移審嘉義地方法院。法官認為被告有逃亡之虞,持續羈押至今。

思覺失調症是什麼?

思覺失調症是一種思考及知覺失調的腦部疾病,舊稱「精神分裂症」,由於名稱帶有刻板印象,因此在2014年更名。全台盛行率約千分之3,超過半數在30歲前發病。患者因腦部神經傳導物質不明原因失調,常有妄想、出現幻覺或專注力變差等症狀,如果不積極治療,會惡化到無法自我照顧的程度。

思覺失調症如何治療?吃藥就會好嗎?

藥物治療可減輕幻覺或妄想等症狀,早期就醫並定期接受門診治療,復原狀況會更好。此外,衛福部也指出,透過自主性社區治療、支持性心理治療或職能治療,能幫助患者培養工作技能,或是調整心理素質。各方面合作下,能進一步幫助患者穩定病情,回到正常社會生活。

警政署將協助家屬上訴,希望《刑法》訂定「保護員警專款」

《中央社》報導,法院每次審理鐵路警察案,李承翰的父親都到庭,希望法院可以判處死刑。李承翰父母今天到庭聽判,對於判決結果不發一語,在記者追問下,李父才說「太離譜」。

死者李承翰為鐵路警察,《中央社》報導,台鐵表示,台鐵說,李承翰是為了保護旅客不幸捨己殉職,對嘉義地方法院宣判鄭姓凶嫌無罪、新台幣50萬元交保後停止羈押,深表遺憾,支持檢察官依法提出上訴,期望司法能夠成為員警執法的後盾。

《中央社》報導,警政署長陳家欽受訪時說,得知判決後,內心很沉重、憤怒,且深表不公,無法接受,陳家欽說,法院判決間接影響警察執勤安全,更打擊警察執法士氣,警政署絕對聘請律師全力協助家屬上訴。

陳家欽表示,警察現今要面對環境險惡,很多不確定且高風險因素,為讓員警值勤時無後顧之憂,會向上級反映,希望在《刑法》訂定保護執勤員警安全專法專款,讓員警勇於執法。

陳家欽表示,行政院已核定新台幣4億多元要添購警察裝備,像10套新型情境模擬、採購電擊槍、優質警棍等,也會透過強化訓練,保障執勤員警安全。

而我國警政署隸屬於內政部,《中央社》報導,內政部長徐國勇今天表示,對於判決深表遺憾,絕對依法上訴,為殉職員警爭取公道。

法務部長:不會讓犯罪者以精神障礙為藉口理由,逃避刑事責任

《中央社》報導,法務部長蔡清祥今天下午接受媒體聯訪指出,「殺警行為是天地不容,國人也無法原諒,不會讓犯罪者以精神障礙為藉口理由,逃避刑事責任」,嘉義地檢署承辦檢察官深入探討此判決合理性,將提出理由依法上訴,他會持續關注此案的後續發展。

至於犯嫌獲交保部分,蔡清祥指出,因沒有看到嘉義地院判決裁定書,不知法院以何理由交保,可能法院就要負起責任。蔡清祥也說:「不容許自認為是精神障礙者在外趴趴走,即刻啟動社會安全網,讓相關人士密切注意他的行蹤及行為,也呼籲犯嫌本人以及其家人做好監督防範,避免再犯,更不容許再發生類似遺憾的事件。」

媒體提問,是否考慮修法?蔡清祥說,精神障礙能夠免責是依照《刑法》的規定,但是本件犯嫌是不是因為精神障礙而「絕對」無辨識能力,這還須深究。

法界人士:法律就是如此,法官只能判無罪

(中央社)鄭姓男子刺死鐵路警察因精障獲判無罪,監護5年。法界認為,鄭男若真的喪失辨識力、控制力,法官依法只能這樣判,重點在於衛政單位應建立嚴密機制承接危險人物,不能放任炸彈趴趴走。

北部一名檢察官表示,若被告行為時真的無辨識力、控制力,法官依法只能選擇無罪;結果令許多人不滿,但現行法律就是如此,無奈但只能尊重;不過本案尚未確定,或許上級審會有不同看法。

他還說,精神醫學是有別於法律的專業,法官多會尊重並參酌其他事證進行認定,當鑑定報告指向被告行為時已喪失辨識力、控制力,法官很難視而不見,通常也很難反駁。

這名檢察官認為,即使鄭姓男子最後無罪確定,監護上限也只有5年,司法單位無法永遠囚禁他;此時,地方縣市政府的衛政單位應馬上補位,依相關規定施以治療或安置,減少再犯風險。

擔任檢察官時曾偵辦北投女童割喉案的律師翁偉倫認為,本案關鍵在於精神鑑定確不確實,若鑑定認為被告喪失控制力、辨識力,法官也只能這樣處理,尤其事涉精神鑑定,司法介入空間不大,但檢察官若偵查中就能將被告送交精神鑑定,至少能減少誤判空間,爭取訴訟主導權。

北部一名法官則指出,以精神障礙作為抗辯在英國極為罕見,因為一旦抗辯成功,被告被長期監禁在精神醫院的可能性極大。

這名法官說,反觀台灣,被告一旦因為精神障礙而被輕判或無罪,仍能在社區自由出沒,沒有完整的精神醫院體系可以接手;台灣與英國的制度運作,已形成一個強烈的「安全防衛嚴密控管VS.危險因子放任自由」的對比。

他認為,對照英國精神醫院治療體系,依程度分為高度、中度、低度戒備或開放式醫院,這種完整安全網絡的相互串連機制,足供台灣反思及借鏡,立法院及衛福部真的要好好想一想。

他說,基本的概念就是因精神障礙而無罪的危險人物,必須轉至機構內治療,怎麼樣都不應該放一顆炸彈出來,本案被告居然可以交保在外,確實是制度一大漏洞。

針對法院只令犯人監護5年,長期進行法律科普的粉絲專頁「一起讀判決」指出,5年期限是依照《刑法》87條第3項,為了預防被告再犯、保障公共安全,法院可以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但這裡的監護並不是要處罰被告,而是一種保安處分。

《刑法》第87條全文:

因第19條第1項之原因而不罰者,其情狀足認有再犯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時,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

有第19條第2項及第20條之原因,其情狀足認有再犯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時,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但必要時,得於刑之執行前為之。

前二項之期間為5年以下。但執行中認無繼續執行之必要者,法院得免其處分之執行。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修慧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