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鐵殺警案」兇嫌沒有履行就醫的義務,後果卻是由他人承擔

「台鐵殺警案」兇嫌沒有履行就醫的義務,後果卻是由他人承擔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案鄭姓兇嫌當時為何選擇沒有就醫,沒有履行照顧自己義務,之後造成精神失能乃至傷人殺人,鄭嫌是否完全可以脫責?

文:湛茗任(林口長庚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

李承翰警官執勤中遇害案判決,引起社會輿論譁然。身為一位臨床醫師,我相信專業醫療鑑定的結果。在拜讀法官長達69頁的判決書時,也看到了雙方的論述與法官判決的理由。然而,有件事小弟仍不吐不快。

判決書第9頁第5行至第25行:

「被告自99年12月21日起至106年2月3日止,陸續前往奇美醫院精神科門診,經醫生診斷被告罹有思覺失調乙節……看了10年,醫生說是被害妄想症,後來2、3年,我就沒再去看、吃藥,有吃藥的話,會比較放鬆,不會覺得草木皆兵……被告吃精神病的藥,已經10年了,但已停藥2年多,他於5或10年前失蹤,期間都失聯......感覺當下精神不正常,已經不信任任何人」。

在臨床照顧病患的路上,病人因為種種原因忽視自己身體,未有良好控制疾病導致併發症的案例多到不勝枚舉。隨著國民健康署在推行兩性教育「我的身體我做主」的過程當中,我們是否忽略了,對於自己性器官以外其他器官,每位國民是否均有負起責任維持健康的義務?「有病就該去看醫生」這個已經做到爛掉的梗圖,陳述的不就是一個非常中肯的事實?

沒錯,醫生不是神,不是所有疾病我們都能處理,臨床醫師們正因為「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肆虐,而重新被教育著「在老天面前必須謙虛」這個真理。但誠如鄭嫌自己提到的,「有吃藥的話,會比較放鬆,不會覺得草木皆兵」。如果他有盡自己義務按時就醫的話,本起憾事是否會有不一樣的結果,也留下了想像的空間。

如果我有高血壓這種沒有傷害別人風險的疾病,不關心自己身體,或沒有履行就醫的義務,如果後續中風心臟衰竭,後果自負即可。但如果今天的疾病是有傷害別人可能性的疾病呢?沒有就醫的後果由誰承擔?

李案鄭姓兇嫌當時為何選擇沒有就醫,沒有履行照顧自己義務,之後造成精神失能乃至傷人殺人,鄭嫌是否完全可以脫責?就好比說如果一個有嚴重酒癮的人、不喝會有酒精戒斷的人,不選擇就醫或尋求醫療專業協助,酒癮犯了,喝酒酒駕撞死攔查員警,是否也可以算引用「精神失常」而規避法律責任?又好比說,平常因為覺得車子都很好開,所以都不修車,直到開了20年後突然發現到剎車皮壞了,出了車禍難道車主完全沒有責任嗎?

現行的對於強制就醫的防線僅有《精神衛生法》41條,「嚴重病人傷害他人或自己或有傷害之虞,經專科醫師診斷有全日住院治療之必要者,其保護人應協助嚴重病人,前往精神醫療機構辦理住院。」但在臨床工作的過程當中,我們都有經驗這類病人,可能隨著疾病惡化而失聯或拒絕就醫。

失聯後臨床醫師或醫療院所根本不可能找的到人,遑論強制隔離。更不該把這種責任單單丟回第一線臨床醫師,這遠遠超過第一線醫師能力所及。如何讓這些病患能夠回診就醫這種制度面的問題,當然遠遠超過我一個非精神專科第一線臨床醫師的能力範圍,有待各位專業思考相關配套。

我非常佩服在判決書宣告後,新聞沸沸揚揚,有人提到汙名化精神病患後,仍願意坐在精神科門診外面候診的病友們。沒錯,這些人正在履行照顧自己的義務,這些病友反而應該受到社會尊敬,而不是獲得異樣眼光。

當然法學專家們會對於我舉的酒駕和剎車皮的例子提出「必然性」等等論述,但在本案量刑之時,鄭嫌自己選擇未常規回診就醫,是否應也該列入考量?如此也才對得起所有認真回診的精神科病友。不僅限於精神疾病,有病,就是要看醫生。相對的每個人,也都該為自己的健康負起責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