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嚴峻:柏青哥成防疫缺口,觀光業跌落谷底深淵

日本疫情嚴峻:柏青哥成防疫缺口,觀光業跌落谷底深淵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的觀光旅遊旅宿業,則是原本想藉由東京奧運大發利市,結果因為疫情和東京奧運延後一年,一口氣跌落谷底深淵,深不見日。

文:大阪老楊

令和二年4月末,無言而終的櫻花季,靜謐寂寞的黃金周,全面自肅的日本國。

櫻花已落,人潮不見

暖冬時節使得今(2020)年的櫻花特別早開,提早帶來春天的消息,也讓令和二年的櫻花季在日本本州各地提前結束。每年此時,準備邁入長期黃金周連假之際,搭配北上的櫻花前線,應該是日本東北地區和北海道的櫻花最佳的賞花時機。然而今年,櫻花已然凋零,人潮亦不見踨影。

自安倍政府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後,已經過了三周的時間,途中由原來針對的7個都道府縣,延伸變為全國的47個都道府縣都納入宣言內。希望透過非強制的手段,加上在過去的阪神大地震或是311東北大地震時一樣,呈現出大和民族強大的自律自肅行為,來減少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降低感染的機會。

然而一間接著一間在開門前就大排長龍的柏青哥店,迅速的把這個期待給消滅了。

柏青哥業者逆向操作

大阪府首先發難,聲明公布不停業的店家名單,企圖引發公眾輿論來讓店家知難而退。結果造成反效果,被公布的店家甚至還吸引了鄰近縣市的玩家前往,店家反而公開呼籲說店內已客滿,請勿再前往。

不過大阪府並未因此更改政策,一樣持續的公布未停業關店的店家資訊。也獲得其他縣市的跟進實施,紛紛針對未停業的柏青哥店公開店家情報。相反的,當然也有店家主動關店響應政府的措施。

如果有讀者曾去過日本的柏青哥店,就會知道機台的密集度,以及不禁煙的方針等,完全符合感染的「三密」條件,因此讓柏青哥店成為各都道府縣首要打擊的「三密」目標。

然而,曾擔任大阪府知事以及大阪市市長的的「風雲兒」橋下徹,對下令店家停業卻又不補助營業損失的政策大為不滿,認為這是死活問題,「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措施法相關立法不夠嚴謹,是一部惡法。

柏青哥-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補助只能救急,紓困實而不惠

的確,安倍內閣針對補助所提出的政策,到目前為止只有每人10萬日元的現金發放,以及每戶2片「安倍口罩」。對於大受影響的業者,則只是由經濟產業省(相當於經濟部層級)提出了「紓困貸款」方案,供業者向當地的窗口申請救急。

相比之下,台灣針對此波疫情下受到重傷害的觀光旅遊旅宿業,迅速的提出各項補助及紓困方案,並分類分群的提供轉型培訓課程等因應措施;雖然在申請上仍有一定的程序要走,但反應已經不算慢。加上台灣疫情控制得當,國內旅遊需求雖有幾波小恐慌,有部分旅宿飯店宣布停業,但還不到全面停擺的窘境。

飯店倒閉潮如海嘯襲來

而日本的觀光旅遊旅宿業,則是原本想藉由東京奧運大發利市,結果因為疫情和東京奧運延後一年,一口氣跌落谷底深淵,深不見日。許多旅館為響應政府自肅要求,主動停止營業到6月底,並且不接受任何新的預約。對大型飯店集團而言在資金操作上還不構成困難,甚或像APA飯店集團,以及東橫INN飯店集團,還主動提供旗下飯店作為當地防疫旅館,來協助處理疫情。

但是也有像WBF(White Bear Family)飯店集團,因承受不了虧損超過160億日圓(約合新台幣45億3000萬元),主動申請破產,所投資營運管理的27間中小型商務旅館一夕放水流,一去不復返。又例如新型膠囊旅館業者First Cabin(頭等艙)也因擴展過快,不敵疫情帶來的影響而主動宣布破產。

根據東京商工調查公司(TSR)的調查資料,從疫情開始的2月起算至2020年4月27日為止,因受到疫情影響的關係,共有100家中小企業申請破產,其中飯店及旅館的旅宿業就高達21家,為所有業種之冠。另包含西武王子飯店、東急飯店、京阪飯店、伊東園飯店和阪神阪急等,有近10多個飯店集團、近170間飯店,暫停營業到5月底或6月底不一。

或許這正是日本政府在這次疫情下,作任何決策時所考慮到的重要因素和變數。安倍內閣必定了解日本的觀光立國政策,其實只建立在大量的入境旅客消費上,尤其又過於集中在中國、韓國、台灣和香港這4個地區。

朝野不同心,走不出疫情的迷宮

而相較台灣連續6天沒有確診病例,中國、韓國也正逐步在對防疫規定放緩之際,日本政府打算在5月4日之前作出是否要延長緊急事態宣言到6月。這個消息對東亞的觀光旅遊業,及日本國內的觀光旅遊業,無疑又是一個重擊。

從關閉國境的「水際政策」到東京奧運延期,日本似乎還沒從這次的防疫迷宮中,看到任何一點出口的曙光。除了執政的自民黨之外,整個在野的荒腔走板的質詢,也讓民眾雖不滿意,還是只能接受目前安倍政府的領導。日本的朝野政黨可能要更貼近民心接地氣,才能找到線索,遠離新冠病毒的威脅。

東亞四國的貿易、觀光等產業交流密切,在疫情過後產業的恢復也需要時間作重整,才能回到過去的正常時刻。如果日本成為區域唯一的負數時,無論如何相乘,都無法讓產業恢復成正數。這對台灣、韓國和中國的觀光旅遊業,也會讓產業的恢復時間拉的更長。屆時「觀光產業」,可能變成了「關光慘業」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