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口罩無用論」拉開序幕,武漢肺炎疫情下的「法式自我打臉」

以「口罩無用論」拉開序幕,武漢肺炎疫情下的「法式自我打臉」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一開始法國政府聲稱的「口罩無用論」至今,前前後後都顯示出許多可疑之處。即便官方未曾公開解釋過,但全法人民都心知肚明,政府當初不僅做錯了決策,還讓大眾都活在他們所操控的謊言之下。

文:迷瑞Rui(外派法國華語教師)

太陽的光影穿過簾子,映在臉上熱熱的溫度喚醒了睡夢中的我。

看看時間,才晨間7點。最近剛換了夏至時間,太陽越來越早出現了。倒也無所謂,反正現在都在家,什麼時候要再補個眠都可以。我苦笑著,將棉被蓋住頭遮掩刺眼的陽光,在被窩裡拿起手機,滑著本日新聞,看看現在的疫情又有什麼新進展了。

今天是5月1日星期五,是禁足以來的第46天。打從禁閉以來,除了去超市買東西,沒有口罩的我,幾乎都沒有出門過。

到底疫情是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的?而又是為什麼,法國會淪落到大家都沒有口罩可以戴?讓我們回顧一下,這幾個月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1月:疫情之初,法國政府對全法人民祭出「口罩無用論」

自從武漢疫情爆發,法國的媒體也隨之大篇幅地報導關於「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的傳播狀況。一天又一天,原本罷工還鬧得沸沸揚揚的版面,似乎瞬間全被中國嚴重的疫情給淹沒。

1月26日,在法國僅有3例確診時,法國前衛生部長Agnès Buzyn首先公開發表了所謂的「口罩無用論」。言談內容指出,「口罩只需給醫療人員與生病的人使用,民眾請勿在藥局買口罩,這是完全沒必要的行為,目前並沒有任何徵兆顯示法國人民需要買口罩。」

Agnès Buzyn並且補充,針對醫療人員,他們需要專門的N95口罩(masques de protection),是因為和病人有極度密切的接觸,而一般生病的人配戴的是外科醫療口罩(masques chirurgicaux),則是為了防止他們的飛沫與細菌散播。除了以上兩類族群,身體健康沒有任何症狀的一般民眾,沒有必要買口罩。並且,萬一法國真的爆發這個疾病的大流行,庫存有數千萬的口罩,不需要擔心,若真的需要給民眾使用,政府也會分配給大家。

此篇言論自此開始受到民眾廣傳,大家也似乎安心下來,雖然看著一天比一天的病例越來越多,我們這些普通人在其餘的時間,照樣過著平靜的生活。

2月:疫情逐漸蔓延,法國外交部寄送口罩等17噸醫療用品給中國

2月開始,世界各地紛紛爆發更多的確診案例,歐洲和亞洲比起來,還算不太多的零星個案,每天打開新聞,可以看到都是圍繞在這個話題上。而這是否表示政府開始關注、人民開始憂心?

然而,在2月18日,法國外交部寄送了多達17噸的醫療用品,包含口罩、手套等,援助疫情嚴峻的中國。事實上,這件事在當時幾乎沒有任何受到太大的媒體關注,是直到而後疫情變得不可收拾,才被各路媒體與網民追溯到此事件。

殊不知寄送口罩的約莫3天過後,鄰國義大利開始出現確診和死亡病例火速攀升,歐洲航線的班機有越來越多取消的趨勢。不過除此以外,法國都如同以往,沒有封鎖任何邊境,也沒有嚴格管制機場的旅客。我們的生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也不見政府有任何警告或緊張的政治作為。並且在這個月裡,我在街上還真沒看過有人戴口罩。

政府竟然這麼有信心,是不是表示法國境內口罩充足,能夠因應未來可能變嚴重的疫情?還是,他們根本不認為,法國之後的疫情會嚴重到哪裡去?

3月初:暴風雨前的寧靜,中央發布醫用口罩徵收令

時間來到3月初。法國的確診人數來到接近300人左右,總統馬克宏開始宣布要徵收口罩,給醫療人員和感染的人優先使用,藥局販賣的口罩只能持有醫生處方簽的病人才能買得到。直到3月底,法國總理Édouard Philippe仍不建議民眾配戴口罩,說是只要維持好社交距離、在打噴嚏與咳嗽時,以手肘或面紙遮掩就足夠(gestes barriers)。

而政府發言人Sibeth Ndiaye,3月初接受訪談時發表的言論,也重複著一般人戴口罩不必要的「口罩無用論」。在訪談時先是對於主持人詢問「您是否為自己與孩子買口罩」的問題冷笑回應,接著強調政府將口罩列為管制:

「一般人真的不需要買口罩。而且現在如果沒有處方簽,也買不到口罩的。還有,口罩的使用是很特別的,比如我根本不會用口罩,因為錯誤地使用口罩,反而會讓自己身上沾染病毒。」

至此,她依然聲明法國口罩的庫存量綽綽有餘,絕對不會有缺貨的狀況。

3月中:病情無法控制大延燒,「口罩無用論」備受質疑

3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終於宣稱武漢肺炎是「全球大流行疾病」(pandémie),預期會擴散相當快,請各國做好因應措施,並開始積極應對。

同樣在這天,法國也開始醞釀了接下來一連串的風雲變色。

受到周遭環境與風俗民情的影響,我當時也沒那麼擔心這個疫情。這天是週四,我和友人們在下班以後,去了場小型的音樂會。反而是義大利好友傳來了訊息,說:「我最近有點擔心疫情,所以人多的場合我暫時就不出席了。」當時我的西班牙好友,仍半嘲諷地說,這個音樂會這麼小,又沒有很多人。

在聆聽這場音樂會的過程中,我突然接收到了一個震驚消息:「下週一起,全法國的學校一律關閉。」再過2天後,在朋友家吃晚飯,又收到了第二個消息:「商業機構全數在翌日起不得營業。」再過2天,禁足令正式頒布、法國全境封鎖。

所有的政策,幾乎完全沒有預警,民眾直到禁足令頒布以前,還是完全沒有意識到問題嚴重性。酒吧與店家關閉前的幾小時,出現了大排長龍的狀況;禁閉以前的假日,大家聚集到公園享受好天氣......短短的5天內,政府的措施到達巔峰。

稍早即便看到鄰國義大利短時間內,疫情變得不可收拾,政府也拖延至3月中才「突然」有所作為。而為何民眾會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究竟是文化特性的影響,又或其實是政府的政策宣導與配套措施不夠完善,有意掩蓋某些事實,才導致疫情呈現無法挽回的局面?

接下來,每日的確診成倍激增,醫護人員開始爆料出口罩與防護衣等醫療配備完全不夠,甚至僅有的口罩庫存都是當初2009年因為H1N1危機所留下的,口罩的使用期限早已過期近10年。一些護士指出,「我們只能使用這些過期的口罩,而且根本不夠,很多同事沒有口罩可以戴,每天染病的人湧進醫院的病人越來越多......」

消息傳出以後,所有的法國人民感到既震驚又憤怒。這不僅表示,法國已經好幾年不再製作或進口口罩了,先不說這件事的離譜性,更是直接揭露了政府口口聲聲說的口罩庫存量充足,事實上就連醫護人員都不夠使用,未來還能分配給民眾嗎?種種的資訊,也讓大家推測「難不成是因為口罩不足,才說口罩不給一般民眾使用?」、「這是政府的陰謀論吧?」

3月底:「口罩無用論」迅速崩解,打臉事件層出不窮

從禁足令頒布那天起,去街上採買時,開始看見有很多人配戴起口罩(不知道是先前買起來囤放的,或是以其他特殊的管道所取得),沒有口罩的人多半用圍巾、布製品遮掩口鼻。大家開始恐慌害怕,也開始認為這個病毒的危險性很高,完全不如政府當初不論是低估也好、或其實是想試著安撫人心的說法。

3月30日,也就是宣布再延長禁足令兩週時,網路調查上出現越來越多對政府不信任的評論,認為政府滿口謊言、資訊不透明的聲量高達63%。對政府的做法的信心度持續下降,超過半數(55%)的人,對政府處理此危機的做法不贊同。

3月25日,總統馬克宏到東北部重災區Mulhouse醫院探查,身邊的士兵們全數戴N95口罩;進入醫院前,他也謹慎地戴起了口罩。同一天,政府發言人Sibeth Ndiaye對外繼續嚴厲堅稱:「口罩只對生病的人有用,若非密切與病人接觸的族群,並沒有必要戴口罩。」3月31日,媒體也揭露,總統馬克宏前往探查Angers附近的口罩製作工廠的進度,依然也「全副武裝」。

RTS378CJ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總統身為國家元首,是否以身作則是統治國家的基礎原則?沒有與病人接觸的他,為何會出現與政府所倡導的「口罩無用論」完全相悖的「戴口罩」行為?

這是否意味著,他其實認為一般人也應該戴口罩防禦?

4月:法國官方政府的政策大轉彎

4月起,法國開始出現各種專家或科學家出面分析,一般人戴口罩,能夠減免病毒傳播等可能性、至少比完全沒有戴口罩還有效等,反駁了政府口罩對一般人沒有用的說法。然而因為法國目前根本買不到口罩,於是也開始出現了自行製作簡易布口罩的教學影片。

越來越多的官員,包含世界衛生組織,在此時改口道:口罩有一定程度的用處。4月7日,部分城市如法國尼斯市長也自行對外宣告,之後打算強制執行居民外出必須戴口罩的規定。

4月27日,總理Édouard Philippe也提出了5月11日解禁計畫裡,會強制人民在一些場所戴上口罩,這完全違背當初他口中「人民不需戴口罩」的這句話。他指出,未來每個人應當都能領到口罩,相關詳細發放日期與措施,視地方政府而定。基本上未來能在大型超市通路中,購買到一次性口罩或是可洗式布口罩,但是醫療口罩仍然緊縮,無法分配給一般大眾。

法國累積因感染武漢肺炎而死亡的官方數據,至今已突破2萬人,而累積的確診感染人數超過了10萬人,數字雖因禁足而逐日減低,但仍在持續增加中。從一開始法國政府聲稱的「口罩無用論」至今,前前後後都顯示出許多可疑之處。即便官方未曾公開解釋過,但全法人民都心知肚明,政府當初不僅做錯了決策,還讓大眾都活在他們所操控的謊言之下。法國政府言行不一致的舉動,實在讓人民相當失望,也對徹底瓦解了對此政府處理危機的信心。

延伸閱讀

資料來源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黃筱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