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師談刺警案:鑑定醫師承擔極大社會壓力,犧牲自己的時間還要被出征

精神科醫師談刺警案:鑑定醫師承擔極大社會壓力,犧牲自己的時間還要被出征
Photo Credit: Shouji Hasegawa CC0 1.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會只安排一次司法精神鑑定,不是因為法規規定,也不是因為這個醫師,而是預算不足,法院只能省著點花。另外,過去都建議警政單位一定要比照美國,建置基層人員危機處理團隊的訓練機制,得到的回應都是處理精神病患並非警務專業,事情一直擱到現在。

文:李俊宏(衛福部嘉南療養院成癮暨司法精神科主任)

許多朋友轉貼沈醫師的澄清文稿(編按:指火車刺警案的鑑定醫師),我跟沈醫師有過數面之緣,他的學經歷是一時之選。沈醫師通篇沒有再對案件發表甚麼議論,澄清的是媒體在傳達上塑造的一些形象。案件也還剛過一審,應該是面對問題、解決問題,而不是解決因為處理系統問題而讓某些人不開心的人。

其實沈醫師所屬的台中榮總嘉義分院扛起了當地許多不賺錢、但社會一定要有的業務,沒有這家醫院,嘉義的精神醫療業務大概會垮一半。它不是醫學中心,是因為醫學中心的評核標準不是看這個,如果鑑定都要醫學中心才有公信力,那醫院評鑑應該要規範醫學中心要是司法精神鑑定中心。

過去,我出庭作證時,檢察官或律師一樣會對學經歷、鑑定案數、鑑定報告內容來字字斟酌,針鋒相對的時候,沒有被掃到颱風尾也不大可能,事後也會跟我說職責所在,講話銳利點不要在意,我跟許多法律人之後都是不錯的朋友,彼此都是本於職責做事,社會是因為這些競競業業的人才能好好運轉的。

當然也有結束後,在媒體上有負面報導,正在審理的案件也不能對外澄清甚麼,就只能認了。案子定讞後,太忙也就沒再去理了。

很多精神科醫師跟我一樣,日常的業務脫離不了家庭暴力加害人、性侵害加害人、物質成癮者、精障受刑人這些社會衍生出來的陰暗面,日常的業務脫離不了沒有病識感的病患跟痛苦無助的家屬,你會因為錯失一個個案而憤怒。我們也想當幫忙好人的好人,多風光,但可能影響社會安全的人誰來處理,你以為監護處分誰收,還不是精神科醫師,死刑還是關進去我們不更輕鬆?

我們不走,是因為怕沒有人接,怕一走有些正在過平安生活的同胞會受到影響,也想透過自己所學多回饋社會一些。你的歲月靜好,是因為有這些人在負重前行,不只是警消,醫療在這個社會也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這波疫情相信大家都看得出來。精神醫療也是其中的一環。

如果,你不會因為COVID-19採檢,一採、二採陰性變陽性,責怪防疫團隊,那司法精神鑑定的結論不符社會期待,或是鑑定結論不同,本來就是醫療行為的正常現象。

先進國家是透過檢辯雙方,各自聘請不同的鑑定專家,根據所得的觀測證據,在法庭上交叉詰辯,最後陪審團根據交叉詰辯的過程得到一個結論。以刺殺雷根總統的辛克利案而言,辯方請了四個鑑定專家、檢方請了兩個鑑定專家,診斷跟論述也不一樣;挪威屠殺案的布雷維克案,兩次的鑑定專家診斷跟論述也不同。挪威跟美國的民眾並不會去出征這些鑑定專家,這本來就是基於各自證據理性思辨的過程。

我相信,沈醫師跟我,還有許許多多的醫師,都不會堅持自己的意見就是真理,就是一錘定音的黃金準則,不僅是因為醫學本來就是凝聚眾人智慧成就的科學事業,更是因為我們接受的訓練背景本來就是要跟其他人共同合作、共同思考、共同探究。而資源充裕的國家,針對案情需要,本來就是安排複數的鑑定單位。

台灣會只安排一次鑑定,不是因為法規規定,合議庭也可以安排補充鑑定(要求原鑑定醫師提供新佐證,我就被要求過好幾次),也可以委由複數團隊鑑定;門診鑑定不夠,還可以安排留置鑑定,問題不是法規,也不是因為這個醫師,而是預算不足,法院只能省著點花。而要安排留置鑑定,以健保為主的醫院還得考量其他病患家屬的感受;出庭作證,一個早上拿五百元證人費,連打掃阿姨都賺得比我多,有時候法庭也會跟我說不好意思,想說台灣這個國家就是這樣壓成本,算了,畢竟是生我養我的土地。

鑑定醫師大多像沈醫師一樣,承擔著極大的社會壓力、犧牲自己的時間、換取完全不等值的報酬,本於專業提供意見,希望能夠幫台灣社會多一點,不管是病患端,還是家屬端、社會端。

若是這樣還要被出征,那叫這個醫師情何以堪?

坦白說,過去幾次會議,都建議警政單位一定要比照美國,逐步建置基層人員危機處理團隊(CIT, Crisis Intervention Team)的訓練機制,這個跨專業的訓練,可以減少員警在面對精神病患危機事件所引發的80%傷亡,影片裡面很清楚,值勤團隊雙員警、裝備完整、經過訓練,準備好了才去面對病患,後來得到的回應都是處理精神病患並非警務專業,事情一直擱到現在,有啟動嗎?請問現在公共運輸遇到疑似精神病患急性發作處理SOP是什麼?這個不去檢討,回過頭來檢討依法行政的專業人員,有這個道理嗎?況且,如前所述,本來就可以安排不同團隊鑑定。

審判結果出爐,立委、官員們喊好誇張,不能接受,我覺得你們手握國家資源跟龐大預算,而我每年納稅,沒逃過半毛錢,風災、震災、防疫,需要我的時候從來沒閃過,也不是沒本於專業提出改善台灣社會體系的建議,講了好幾年,報紙媒體都留有紀錄,台灣整個系統都不動如山才誇張好不好。該解決問題的人明明是你們,結果變成是解決試著處理問題的人,到底是誰才不能接受。

面對問題,才能解決問題。有的時候,處理問題沒有捷徑,你只能耐著性子整個系統一個一個環節拿出來檢視、討論、改善;最後,呼籲政府應該要比照司法改革舉辦精神健康與心理衛生的國是會議,擬定未來十年、二十年的精神醫療改革與資源投注、分配的方向,不要再拖了,希望台灣未來會更好,也希望沈醫師平安。

延伸閱讀

本文由李俊宏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