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有病》:專訪三位年輕精神疾病患者——思覺失調症、恐慌症、憂鬱症

《我們都有病》:專訪三位年輕精神疾病患者——思覺失調症、恐慌症、憂鬱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前,賀琪會責怪有些人怎麼這麼沒有同理心。現在,賀琪認為,在寬容別人之前,要先學會放過自己。放過那個選擇離開家裡的自己,放過得了憂鬱症的自己。「畢竟我只是生病而已,又沒做壞事。」

一、大家給我很多愛──思覺失調症患者Shane

(文字:陳湘瑾/癌友有嘻哈|採訪:陳湘瑾|採訪協力:蔡孟儒/米娜哈哈記事本

P138_Shane
Photo Credit: 布克文化出版社

她是Shane,今年20歲,曾就讀北一女數理資優班,目前在商務公司擔任行銷。同時也是一名情感型思覺失調症患者。

高二以前,她的人生規劃是一條清晰的道路,以生科為志業,目標是成為中研院的研究員或大學教授。17歲時,生病卻攪動了這一切。

我還以為我有陰陽眼

Shane從五歲時開始就有幻聽,10歲出現幻覺。

「我大概知道,自己會感受到一些別人聽不到或看不到的事物,但我一直以為是我有陰陽眼。」Shane笑著說。

從小Shane就自認是個努力又認真的人,幻聽和幻覺,不至於影響她的日常生活──於課業上、滑板社、科展競賽及課外活動,Shane一直都有出色的表現。但是到高二時,她突然就覺得沒辦法了。

情感型思覺失調

思覺失調症,為大腦在處理思考與記憶的功能損毀,導致患者容易出現幻覺、幻聽,及認知功能的下降。從《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齣戲就能窺見一二。

但Shane的狀況卻又有些不同,她是「情感型思覺失調」。除了上述的症狀之外,情感型還會綜合憂鬱症或躁鬱症的症狀,而Shane的狀況,比較偏向憂鬱症。

我有時候覺得自己滿衰小的

「當時最讓我困擾的是我躺在床上沒有辦法念書。」

「因為我對自我要求很高,不能忍受自己在床上耍廢。我明明手腳沒有斷掉,但就是站不起來、也睡不著。」

「我覺得自己很爛、很廢,怎麼可以這麼頹喪?但當意識到自己真的沒有辦法時,我很生氣、很絕望。」

生病打亂她的人生規劃,後來她休學了一年,復學後考進了志願生科系,一個星期就又休學了。

我永遠沒有辦法想像半年後的我會幹嘛

這些改變,不過是Shane三年間的冰山一隅。她說從前的自己,是一個有明確人生規劃的人。但17歲以後,她便永遠沒有辦法想像,半年後的自己會幹嘛,連自己的髮型都無法預測。

「基本上我的朋友對於我的打扮,已經不會再受到驚嚇了。他們已經習慣我的生活、正在做的事情,或是穿著髮型,都是一直在變動的人。」

變動中的不變──友情無價

講到朋友時,Shane臉上的烏雲瞬間散開。她說高中休學那年,是朋友們經常找她耍廢、騎車載她出去玩,她才能找到維持繼續活下去的念頭。

去年七月,Shane覺察自己的精神狀況惡化,到精神病院住了一個禮拜,朋友們為了能夠輪流陪伴她,還開了一個共用行事曆,將探病時間排得滿滿的,所有時段都有不同人陪伴她。

「我都有點不好意思,大家給我很多愛。」

「一路上從狀況很糟到現在,支撐我到現在還沒有死掉的,是我的朋友們。」

Shane這麼說著時,眼神裡看起來,也充滿著愛。

二、走跳少年看人生──臨床心理師Bibo

(文字:劉桓睿/癌友有嘻哈|採訪:劉桓睿|採訪協力:蔡孟儒/米娜哈哈記事本)

P118_Bibo
Photo Credit: 布克文化出版社

她是Bibo,畢業於臺大臨床心理學研究所,曾在高醫安寧病房擔任臨床心理師,陪伴癌末病人。

原本的她,就跟一般專業醫療人員一樣:觀察病人、分析病情、選擇療法。然而,去年突如其來的恐慌發作,才讓她意識到自己從未察覺的「專業的傲慢」。

毫無預警地昏倒

去年初,Bibo在醫院工作時,曾因不明原因,突然昏倒了兩次,但是卻查無病因。當時她也沒有多想,就這樣過了一個禮拜。

有一次,在一堂學習因應焦慮症的工作坊上,Bibo又開始感覺呼吸急促、暈眩感來襲。坐在椅子上努力壓抑不適感的她,想的並不是會不會暈倒,而是害怕在場幾十位心理師的眼光。

當心理學家遇上心理生病後,她開始自我分析與反省。利用自己所學的知識,她判斷自己應該是有恐慌的症狀。然而,她卻沒有因此放下恐懼,反而變得更加焦慮。

「心理師竟然生了心理的疾病」──從醫病人員轉換成病患,突如其來的角色錯置,Bibo陷入了深深的矛盾裡。

從第三人稱到第一視角

徬徨無措的她,在跟一位前輩討論完後,才下定決心去看精神科。然而,正當她決定要出門求助時,卻發現她竟然走不出家門。

「搭電梯的時候如果突然昏倒怎麼辦?」「走在路上突然昏倒該怎麼辦?」各種擔憂、害怕的情緒,猛烈地占據了她的思緒。突然間,她想起了她的病人。

以前在門診聽到自己的病人描述這種不安時,她心裡都會覺得:有這麼難嗎?想太多了吧?這想法不太理性吧?直到自己也親身經歷了相同的困境──她才發現每位出現在她診間的病人,來看診時,都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氣!

放下專業的傲慢

在有了這樣的體會後,Bibo對病友的態度,漸漸從傳統醫病「上對下的指導」,變成「平起平坐的陪伴關係」。

Bibo說,原本她會有上對下的觀念──是因為在傳統醫護人員的價值觀中,為了讓病人能好好聽從醫生的指示配合治療,都會營造出一種專業的「權威感」。

在Bibo放下了原本認為「病人就是來求助於我」的小傲慢後,她開始發自內心地給予病人勇氣與鼓勵。有時和病人的交談中,Bibo還會分享自己也曾經生病的經驗。

醫療人員與病的心理距離

Bibo說,其實有許多心理領域的醫療從業人員,在這麼高壓的工作壓力下,也會需要依靠藥物來幫助自己穩定精神狀態,但或許是害怕揭露太多,會失去病人的信任,多數心理師都選擇避而不談。

Bibo說剛開始其實她也很猶豫,到底要不要和病人分享她生病的經驗,但看到病人們在聽完分享後驚呼:「哇!原來心理師也會這樣喔!」他們如釋重負的表情與反應,讓Bibo覺得很值得。

打破了傳統醫病之間上對下的結構,選擇和病人站在同一條線上──Bibo說對外出櫃自己的疾病,不但沒有讓病人對她失去信心,還讓病人變得更加信任她了。

三、陪伴就是最美好的同理──賀琪(憂鬱症)

(文字:符煜君/癌友有嘻哈 謝采倪|採訪、拍攝:符煜君|採訪協力:蔡孟儒/米娜哈哈記事本)

P130_蔡賀琪
Photo Credit: 布克文化出版社

她是蔡賀琪,新創圈的設計師。從國中開始就患有重度憂鬱症,在一次自殺未遂後,成為了老師和同學眼中的「怪人」。

「有人說憂鬱症很多時候是可以被預防的,是啦,如果包括被霸凌的話。」她自嘲。

充滿暴力陰影的童年

賀琪說,從小開始,父親就經常對母親動粗家暴──長期下來,媽媽的精神狀況越來越不穩定,開始將情緒宣洩的出口,轉移到自己的孩子身上。相較於長子和小妹,最被討厭的是身為老二的賀琪。

「我媽打我打得最凶,因為她覺得我比較像我爸。」

「我哥和我妹都不知道,當他們不在家的時候,媽媽就像瘋了一樣,會不停打我,或是撞牆。」

我似乎永遠得不到媽媽的愛

她回憶,母親節的時候,同樣是康乃馨,妹妹的花就會好好的放在桌子上,而賀琪的卻會被母親狠狠的摔在地上。

有時候賀琪在畫畫或是寫作業時,母親會突然拿去撕碎,或是故意打翻畫紙和顏料盤。時隔多年,她回憶起這一幕還是會不禁落淚。

「我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媽媽為什麼會這樣對我?」被壓抑近乎潰堤的委屈,讓她在國中的時候就患上了重度憂鬱症。自殺未遂後,每個月都要去諮商中心報到。這讓她當時成為了師長和同儕眼中的怪人。

離開家我也很難過

家庭與母親,自童年來就帶給賀琪許多傷害。但在長達六年的戀情,以對方劈腿告終後,她意識到或許只有家人才會永遠陪伴自己。因此她便搬回家裡,每天在桃園與臺北的工作之間通勤。

可這段時間她才徹底感受,自己只是家裡的「銀行」。有時候為了要生活費,出門前賀琪的母親都會與她推擠拉扯,睡覺的時候還會偷翻她的包包,甚至是搜房間。「我每天住在家裡就像在防小偷。」

2017年,賀琪決定和這個家劃清界限,獨自到臺北生活。即使是這樣充滿淚水的家,選擇離開,還是讓她心裡感到非常難受。

陪伴就是最美好的同理

2019年,賀琪參加了一場和疾病主題相關的講座。其中一位講師,對憂鬱症的朋友說了一段話:「我會儘量去同理你們,有時候我可能做得還是很不好。但是你們還是要知道:我一直都會在。」

賀琪說聽完後,她真的快要哭出來。

「我第一次生病時,從來就沒有人和我講過這些話。」

「大家知道我生病時,都會下意識的躲開,這對我來說,是很受傷的。」

學習放過自己

以前,賀琪會責怪有些人怎麼這麼沒有同理心,後來她才理解,這真的是很正常的事,畢竟沒有人是完美的。

「我是一個不會放鬆的人。可能同樣一句話,在別人聽來可能沒有問題,在我聽來就好像出了什麼錯。」

現在,賀琪認為,在寬容別人之前,要先學會放過自己。放過那個選擇離開家裡的自己,放過得了憂鬱症的自己。「畢竟我只是生病而已,又沒做壞事。」這麼說著的賀琪,哭過的鼻子,變得紅紅的。

相關書摘 ▶《我們都有病》:專訪三位照顧/陪伴者──妥瑞症、思覺失調症、失智症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布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我們都有病, 謝采倪

「生病後的人生,可能會讓你感到痛,
但也可能讓你看到從沒預料到的風景。」

本書收錄48篇關於疾病的故事,集結癌症、精神疾患、罕病、照顧者與醫病人員的真實分享。

22歲、26歲、32歲,是她們罹癌的年紀,將畢業、工作衝刺期、剛新婚,人生正開始卻被迫停下腳步。卻也因此重新思考了「我的人生就是用生命和時間去換錢而已嗎?」

「我們都有病」是由三位年輕癌友共同創辦的病友社群,致力用設計和知識的力量,打造病友友善的社會。

「不提倡正向樂觀的心靈雞湯,只聊真實又有病的人生」

用幽默的態度,讓生病這件事變得不再這麼可怕,希望讀者能從中找到與疾病和平共處的方式。

getImage
Photo Credit: 布克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時代演變,個人化服務漸受各方企業重視,本文以數位CRM系統所衍生之各項服務為例,說明PChome如何將「MarTech」運用在個人化服務中,以及其所扮演的各種關鍵性角色。

隨著iOS14的社群隱私權政策改變,以往透過數位廣告帶來的流量紅利已隨之消退,追蹤用戶使用習慣與興趣所帶來的轉換率更是逐漸降低,加上疫情影響,線上消費數量暴增,消費者比以往更重視個人化服務,因此「再」數位化浪潮襲來,「MarTech」(科技行銷)儼然已成為品牌數位轉型的重要工具,如何利用數位CRM(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系統洞察消費者需求、立定行銷策略正是品牌所要面臨的一大挑戰。

以人為出發點:CRM成為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

過去大眾傳播式的集體宣傳在現在市場中已經逐漸無法滿足消費者需求,消費者越來越注重個人化的體驗。個人化體驗首先要獲得個人化的喜好,因此眾多品牌開始利用數位廣告、商務對話的方式獲取用戶的購物慾望清單,以及點數經濟刺激舊客回購,透過追蹤會員在網站上瀏覽、產生購買行為的行動軌跡,再搭配大數據分析,針對不同族群設計推播內容再加以溝通,以此提升服務品質並深度經營顧客關係。而數位CRM系統則扮演著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不僅能協助整合會員數據,更善加運用客戶標籤,傳遞精準的資訊,與消費者互動,提升「獲客」與「活客」的能力,建立忠誠度立足數位市場。

建立會員分級制度 打造精準個人化服務

數位CRM是打造顧客回流最佳的工具,不過要讓用戶長期買單,客製化的溝通模式與打造會員分級制度才能有效提升用戶黏著度。例如誠品以書店起家,目前也朝向複合式商場邁進,旗下事業版圖橫跨書店、文具店、電影院、旅館,甚至連生鮮超商、酒窖都有經營,也開始新增許多小規模的社區店;在電商方面,除了自有的誠品線上網站,也在其他電商開設主題館增加接觸點。誠品正在打造自己的生態圈,並努力運用數位足跡進行CRM策略應用,如將會員分卡分級,並給予高等級的會員不一樣的特級制度,但同時也為有特定偏好的會員設立不同的制度,像是針對購書會員推出「讀書人徽章」分級制度,有藝文活動也會優先讓高等級的讀書人先報名。

而PChome旗下的時尚選貨電商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以簽到集點、兑禮、限時任務等誘因與用戶深度互動,創造每日簽到率81%的佳績。透過這樣的忠誠度計畫,企業更能區別用戶的使用頻率與黏著度,進而建立會員分級制度並精準溝通資訊。另外零售品牌全聯也攜手Appier運用AI技術整合線上線下的會員資料,並利用貼標技術辨別消費者輪廓,分析出會員曾搜尋、瀏覽的軌跡來量身打造客製化的專屬推薦商品。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_Chatbot
photo credit:gosky官網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深化會員互動。

消費型態轉變 透過生態圈落實CRM掌握會員輪廓

生態圈和全通路是許多零售商和電商目前都在深度經營的策略,為的都是收集更多的數據創造更個人化的體驗。例如誠品的會員制度不只是針對所有會員,還因應會員的消費習慣推出不同的方式和獎勵,讓消費者感到差異化,進而提升品牌黏著度。

電商品牌PChome 24h購物過去利用到貨服務以及不囉唆的退貨機制,作為培養客戶忠誠度的關鍵。他們也藉由完整化金流系統,建立了自己的P幣生態圈,透過完整的通路和支付系統了解消費者的消費習慣,現在藉由數位CRM操作觀察到,對比2019-2020年到今年台灣疫情爆發後,全站消費活躍用戶從本來的25-54歲年齡層,擴增到18-24歲以及65歲以上,另外是熟齡女性用戶比起2019上半年有20%以上的成長,顯示出受疫情影響,整體消費型態的改變更是橫跨各世代族群。

懂得根據數據策略布局才是關鍵心法

針對消費需求的變化,PChome 24h購物進一步將四大主題會場結合時事及需求規劃選品,不論是居家上班上課所需的3C產品、或是照顧到想要培養居家儀式感之族群的電玩、書店、健身等品項,還有提前佈局宅家防疫被悶壞的心,規劃一系列夏季穿搭、防曬彩妝、露營用品等夏季出遊必備產品。

運用數位CRM進行策略行銷,有利於品牌活絡舊客以及帶動業績成長,如PChome 24h購物在22周年慶「狂樂收貨節」利用大數據撈出會員最感興趣的人氣品牌及集品類,進行每日換檔,抑或是看準低接觸外送商機,與foodpanda攜手推出在APP、網站購物消費滿$1即可獲得foodpanda新客5折券,串聯兩大平台資源,建立更大的用戶資料庫,為後疫時代帶來嶄新的商業模式。

PChome_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場。

除了推品策略,CRM也能有新玩法,PChome 24h購物22周年慶還推出「拉長音折扣賽」,串聯自有平台資源並結合IG濾鏡功能,在社群上與粉絲大玩挑戰任務,完成任務後透過IG Chatbot的行銷技術發送相對應的優惠折扣,而這樣透過開發互動濾鏡的遊戲方式不僅優化用戶的社群體驗,更透過CRM系統將用戶分級,依據達成任務的級距發送獎勵,成功觸動年輕族群,導入站內達成轉換。

PChome_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換折扣。

Martech是許多企業、品牌在面對數位轉型時重要的行銷利器,其中CRM系統更是品牌與時俱進、端出更好的消費者服務所倚賴的重要工具,打造會員生態圈不僅能夠檢視會員服務的優劣並加以優化,建立會員忠誠度、使顧客不斷回購,更替平台帶入新契機的一大機會點。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資訊」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