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察朱威爾事件》(下):如何避免自己成為媒體公審的幫兇?

《李察朱威爾事件》(下):如何避免自己成為媒體公審的幫兇?
圖片來源:《李察朱威爾事件》電影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時候,就算新聞媒體的熱度已經過去了,但他們的傷痛卻還持續下去。因為在他們的鄰里或周遭同事親友的眼中,他們早就被打成同樣有罪的一群人,終生都可能會受到別人的指指點點。

找來凱西貝茲飾演男主角的媽媽,果然是一步好棋。當她被提名了去年的奧斯卡女配角,由於當時《李察朱威爾事件》尚未在國內上映,所以我也不曉得她演的到底好或不好。看完這部片子之後,我覺得這個提名真的是實至名歸。因為若不是她精湛的演出,這部片子會變得很不一樣。

當男主角李察被媒體和FBI盯上之後,面對媒體的追擾和FBI的上門搜查,就連她的吸塵器和貼身衣褲都要被當作證物查扣,作為母親的凱西貝茲都快要崩潰了。她讓我們在鏡頭前看到,她不只因為和自己相依為命的寶貝兒子被誣賴而痛心,她本人也被這種日復一日的壓力,折磨得喘不過氣啊。

別說她的兒子並未犯案,即使她兒子真是犯人,我們無所不用其極的去折磨這樣一個老人的合理性在哪裡?是因為她生出了一個罪犯而懲罰她嗎?

反觀國內,我們的媒體嗜血程度並沒有更低。不管是疑犯的家屬或周遭親友,甚至很多時候就連被害者的父母、小孩或另一半,都被迫得在鏡頭前曝光。出現在畫面的那兩秒鐘有沒有打馬賽克其實已經不是重點了,在那之前的整段過程對他們產生的困擾、傷痛及壓力,才是一種社會集體的霸凌。

很多時候,就算新聞媒體的熱度已經過去了,但他們的傷痛卻還持續下去。因為在他們的鄰里或周遭同事親友的眼中,他們早就被打成同樣有罪的一群人,終生都可能會受到別人的指指點點。

6(15)
圖片來源:《李察朱威爾事件》電影劇照

很多人會把這樣的問題怪在大眾媒體頭上,天天有人嘲諷記者的素質低落和無良。不得不承認,自從有線電視開放之後,我們的媒體環境還真的很糟、甚至有愈變愈糟的趨勢。但我自己也擔任文字媒體的記者,我有許多同學及學長學弟也都先後擔任過記者,我必須要跟大家說,我從來沒看過有那則新聞是記者想跑就跑、想發就發的。而那些給他們指示的媒體經營者卻不是記者出身,也不見得受過新聞專業教育。

所以大家不是不能罵記者,但當我們罵記者的同時,並無法解決什麼問題,因為他們的老闆就跟你我的老闆一樣,其實骨子裡全是生意人。運氣好的時候,我們可以遇到一個好老闆;只可惜許多人的運氣都很差,所以不免會遇到壞老闆,大眾媒體也是一樣。

就我看來,最大的問題還不只是媒體染紅染藍或染綠,而是在台灣好像有錢就可以任意擁有並支配媒體。攸關於我們全民的第四權居然是一項可以被自由買賣的標的,進而讓這些媒體經營者可以操控我們的閱聽權,這才是真正可笑的地方。

當然,不只大眾媒體,現在出現在社交媒體或許多自媒體上的言論,也逐漸對每個人的生活都產生影響。然而,或許是之前接收過多大眾媒體亂糟糟報導的遺毒,不少網路上的言論,其實也難以避免媒體公審及未審先判的問題。

別說什麼基本的查證或平衡的角度了,我之前參加過一個教網路寫作的課程,授課的講師甚至公開教大家說,為了搶新聞熱度,即使那個地方你自己根本還沒去過也沒關係,先寫先贏、騙些眼球關注度再說。我當場聽了目瞪口呆,而且絕不是因為感嘆怎麼會有那麼天才的想法,而是覺得要我寫一篇自己根本連基本概念都還不清楚的文章,實在寫不出來啊。

就好像有許多出版社會把新書主動寄來給我或其他也有點知名度的老師們,但他們總會希望我們一收到書、就算看都還沒看,就拍張照發在臉書上也不要緊,因為總算是一種曝光。我知道對出版社或許追求的也就是如此了,但我多數都會婉拒,因為我總要先看看書的內容再說,否則怎麼能向別人推薦呢?

由於我平常很忙,所以等我真的有空看完那本書後,可能書都已經出版一到三個月了,即使我屆時寫了一整篇文章去推薦那本書,會來跟我道謝的出版社或作者大概只有十分之一,我相信這也讓我在出版社的心目中,成為配合度不怎麼高的老師,但我還是堅持這樣做。因為我覺得看完(甚至不只一遍)再推,才是一種比較負責任的作法。

再以今天的《李察朱威爾事件》這類型的電影心得文章為例,即使接下來的資訊有80%都不會出現在這篇文章中,但我還是會在動筆之前先花些時間上網搜尋,包括這部片子的票房多少、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本來打算自己演出律師一角、後來雖沒參演但卻仍然是這部片子的製作人、真實世界中的李察朱威爾分別對哪些媒體及單位提起訴訟……

這些背景資訊,或許並不見得對我形成自己的觀點會有決定性的影響,但我依然會花時間做這些事。即使沒有任何一個讀者覺得這很重要也無所謂,但那會讓我提筆寫作時更加安心。

所以該怎麼避免讓自己不要成為使無辜被害者更痛苦的幫兇?就拿我自己來說,雖然我依然無法完全避免針對時事有感而發的批評,但我會刻意減少這類文章的數量,而且不只是要做好一定的功課,還得確定自己真有些觀點再來發言。能有益於讀者產生什麼行動的最好,而不是自己想批評就批評,那就和其他人的嘴砲也沒有什麼差別。

我雖然也和大家一樣,很多時候看到一些自己不滿的事情,就會忍不住想要說個兩句,但我會考慮兩件事情:

  1. 我萬一罵了出來,除了我自己會因而感到很爽之外,對別人會有正面的影響嗎?舉例來說,我看到有些人天天在喊著叫別人要做個好人,但他們本身卻表裡不一,讓我覺得很噁心。但是,寫一篇文章去罵這些人有意義嗎?還是跟大家分享如何明辨是非會更有意義?
  2. 其次,台灣的鍵盤魔人實在太多了,現在還有更多為了特定利益或目的而發言引戰的網軍四竄。與其加入他們的行列天天去抨擊他人,我給自己的一個要求是:我假如敢在網路空間指責這些事情,若在真實世界中遇到了,我會同樣的出來制止,還是擔心會惹麻煩而選擇默不吭聲?假如是後者,我也沒有什麼資格來跟大家假道學的說三道四。讓網路世界中的自己,盡可能更貼近現實世界中的自我。起碼對我個人來說,會讓我比較心安。
三、看天情結:總有一天事實會水落石出

最後一種讓人感到無助的吶喊,是當他們發現自己無計可施時,只好安慰自己說「總有一天事實的真相會水落石出」。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樂觀以對,但其實與聽天由命只有一線之隔,所以我把最後這種稱為「看天情結」。

我跟很多人在這一點上的看法恰恰相反:面對輿論的打壓、既得利益者的抹黑、競爭者的造謠、甚至有些時候會是自己公司同事的爭功諉過,的確很多時候會讓人感到無力。然而,假如連你自己都放棄了為自己努力,請問還會有誰比你更在乎真相?

至於所謂事實的真相,其實光是同一件事情,在不同的人眼中看來都會有不同的觀感,你認為的真相不見得就是另一個人認為的真相。要追求客觀的事實,原本就是一件困難的事情,更何況你是想要讓不只一個人相信這個客觀事實的話,更是難上加難。

我就曾經遇過,都已經經過法院不只一審判決後所認證的事實,加上人證物證俱全,還是有人會徹底否認到底,堅持一定是另一方的錯。這只是因為有些人的人性卑劣、死都不肯認錯嗎?

其實對每一項我們所收到的訊息來說,不過那是一則新聞、一篇文字或一段影像,每個人都會有選擇性的接觸、選擇性的理解、以及選擇性的記憶。就好像有人會就是不看中天,但也有人就是非中天不看一樣,同樣的事實在不同人的眼中,可能根本還沒機會露出、就被他的同溫層隔離掉了。

還有人是即使看到了一模一樣的新聞,或一模一樣的判決書,在他心中會被詮釋成另一種他比較願意相信的內容;更有甚者,無論事實如何,這些人連自己的記憶都可以改變。所以你想要跟他爭何謂事實的真相?只怕難上加難。

5(23)
圖片來源:《李察朱威爾事件》電影劇照

就算我們無法改變這個世界,但很多事情我們起碼可以從自己做起,讓這個世界起碼少掉一些因我們而起的不完美。

  • 1. 把意見和事實區分開來

每個人都有權發表自己的意見,但即使你是在衝動之下為之,都應該要養成一個習慣,那就是把意見(opinions)和事實(facts)區分開來。你依然有權去發表自己的主張和想法,但請讓大家知道,什麼是你知道的、什麼是你認為的,這才能對自己和整個社會負責。

更進一步來說,就像我們在「一談就贏」不斷強調的,你是對的,不代表另一方一定是錯的。這個世界應該夠大到讓兩種或多種不同的立場共存,所以既不要因為自己是對的而盛氣凌人,更不要天天去攻擊別人的不是。因為後者已經不只是道德修養的問題,而是邏輯的問題──就算別人有千百個不是,也不代表你和他不同的那個立場就是對的啊!能夠做到這一點,相信紛爭就會少一點,大家也就能有更多起碼可以共同討論的基礎。

  • 2. 思考消息來源與利害關係

每次當我看到一件醜聞或爭議,我首先想的都不是當事人怎麼那麼離譜,而是在想:是誰放給媒體/警方/公司老闆這個消息的?當你想想消息來源從哪裡來,你就可以開始推測他們的動機,然後你就更能看清楚事情背後的真相。

此外,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利害關係,當我們遇到一件事情時,先把涉及的關係人都列出來,接下來再設法找出他們各方在這個事件中可能會產生的利弊得失,很多事情就會比表面上的現象看起來更為清楚。然後我們才會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看熱鬧,還是已經懂得如何理性思考。

  • 3. 擺脫眾口鑠金的成見

這是一件許多人都未必能夠做好的事情,說難聽點就是「西瓜偎大邊」。只要很多人都異口同聲地說一個特定對象有問題,有些人就會想都不想地就贊同,認為這些人「講得很合理」,而那個對象十之八九就是有問題。

在《李察朱威爾事件》中,李察原本覺得委屈,但卻同時不敢反抗權威、認為自己本來就該接受調查。在片尾的審訊中,他終於爆發了!他對著FBI探員說,包括自己是不是同性戀的這個問題在內,在他回答任何問題之前,他想請問FBI:請問經過那麼多的搜查之後,有任何一項實質證據證明了他可能涉及犯下爆炸案嗎?

因此,一件事情聽起來很合理,不代表那就真正發生過。很多人都這樣說,更不代表那一定就很合理,而可能只是你沒有聽到那質疑的聲音而已,因為那個質疑的聲音相對微弱。

就我們自己來說,起碼我是這樣期許我自己的:假如已經有一大群人的主張既清楚又響亮,自己未必需要跟著去打落水狗,因為那很可能只是助長另外一種形式的霸凌。無論你覺得自己是多站在正義的一方,霸凌就是霸凌,這不是一個我會希望自己認同的價值。

再者,這個世界永遠需要不一樣的聲音。倒也無須一定要跟所有人都唱反調,但就像以色列的「第10人法則」一樣,又或者是和當年通用汽車的著名CEO史隆(Alfred Sloan)的開會原則相同,永遠為自己找出一個不一樣的聲音,這個世界才不致於淪為一言堂。

MV5BMmRkNWRkZjMtNDVkNS00YmIwLWJlZTUtMDJm
圖片來源:《李察朱威爾事件》電影劇照

即使凱西貝茲的演出精湛無比,但全片我最喜歡的角色,還是山姆洛克威爾飾演的律師。在李察還在小型企業管理局打雜時,他主動向這位律師示好,透過觀察他對文具和零食的喜好,主動讓這位律師感受到他的細心。

老實說,多數人遇到這樣做的李察,不是不當一回事的把對方當客氣,就是反倒會覺得這個人根本是個怪咖便敬而遠之。但山姆洛克威爾沒有這樣做,不但開始和他有說有笑,兩人甚至還一起去打電玩。多年之後,當自行開業的他接到了李察的電話時,雖然早知道這會是個燙手山芋,因為不但輿論不支持他們那方,而且李察的古怪行徑還會因而留下許多不良紀錄,但他還是義無反顧的接了這個案子。

在這個殘酷的世界上,我相信每個人都會希望有像片中的山姆洛克威爾這樣,為自己挺身而出的人。但與其期待這樣的好心人會從天而降,我們可以試著讓自己變成別人眼中的好心人。該從哪裡做起呢?就從先不要用刻板印象去看待那些不被多數人歡迎的人做起吧!人非聖賢,但我們可以試著找出周遭每個人的可愛之處,因為有天那個被大家嫌棄的對象,可能就會是下一個拯救上百條性命的英雄。

本文經鄭志豪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