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豬揚變色」談感情界線:如果感情痛苦,為何不早早離開?

從「豬揚變色」談感情界線:如果感情痛苦,為何不早早離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要我從這件事情來討論能夠從中學習到什麼,我想,最重要的或許是如何溝通、如何劃清界線,以及如何勇敢地離開一段不適合自己的關係。

周揚青發布分手宣言,並抖出羅志祥在感情中不忠的事件,在這幾天鬧得沸沸揚揚。許多人抱著看戲的心態,來看這起演藝圈內的八卦。周揚青看似風光,成功讓前男友身敗名裂,但周揚青真的勝利了嗎?

從周揚青爆料的內容來看,這些事件絕對不是一夕之間發生的。我猜可能已經經歷了數個月、甚至數年。這對她來說,無疑是一件長時間的折騰,但是為什麼她不離開關係?為什麼要在最後一次爆發?我想這有可能,是她其實「離不開」這段關係。

如果要我從這件事情來討論能夠從中學習到什麼,我想,最重要的或許是如何溝通、如何劃清界線,以及如何勇敢地離開一段不適合自己的關係。

如果感情痛苦,為什麼不離開?

事實上,周揚青所遭遇的感情問題,也是許多人在感情中會遭遇的問題:明明一段關係不如自己所願,為什麼離不開?

從依附的角度來看,會陷在一段關係裡面離不開的,通常是焦慮依附型的人。焦慮依附型的人,有著較高的「不安全感」。對某些焦慮依附者來說,他們寧可有著一個伴侶作為寄託,也不要選擇單身,即便這段關係不能帶給他們幸福。

心理學上,有著一個很符合直覺的研究結果:當一個人對一段關係的不滿意度越高,就越不會對一段關係做出承諾,想當然耳,也就越容易分手。但這個研究有一個例外──焦慮依附程度越高的人,即便對關係的不滿意度越高,也不能預測他們會有較高的分手機率。

為什麼呢?這樣的現象可能源自於他們的原生家庭,或是成長的環境所影響。一個高焦慮依附的人,通常對於自己的自尊並不高,他們總會覺得自己是一個很糟糕的人,因為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他們的依附對象無法一直給予他們安全感,使得他們必須要不斷用力地向他們的依附對象討愛,時時刻刻處在焦慮的狀態裡面。

正因為這樣,他們逐漸失去了自我,他們無法相信自己是個有能力的人。因為他們的自尊心,會一直隨著依附對象的回饋,而不斷地起伏著。而他們的依附對象,雖然會給他們回應,但他們的回饋常常是很不穩定的。譬如當一個人還是孩子的時候,他可能在捷運上跌倒而大哭,他的依附對象不但沒有安撫他,反而罵他「哭什麼哭,這有什麼好哭的?」這個孩子聽完之後,感受到依附對象對自己情感上的拒絕,反而更用力地哭,直到依附對象終於受不了,被迫安慰他們為止。

由於每一次想要得到愛,都需要花上很大的心力,使得這些孩子的自尊不斷隨著依附對象的回應忽高忽低。不但不相信自己是個有能力的人,同時又對於依附對象的回饋非常敏感,整天焦慮著自己的依附對象是否能夠關心自己。

焦慮別人的評價,讓他們離不開感情

有一些焦慮依附的孩子在長大了之後,會踏上不斷找尋親密關係的這條路,他們必須要透過「與人交往」作為「有人愛自己」的證明。但同時,他們仍然會非常在意自己的交往對象,是否能夠在乎自己的需求,並對這件事情時時刻刻充滿焦慮。

當他們的伴侶無法滿足自己的需求時,他們通常不會選擇離開關係。因為他們需要透過擁有伴侶,來證明自己是有價值的,就和小時候一樣,不斷地向伴侶討愛。他們通常會採取兩種討愛的方式,一種是不斷地對對方生氣,時不時對於對方破口大罵;另一種則是內心不斷地反芻(ruminate)自己所受的傷害,不斷地因為感情裡受的傷哭泣,卻不敢把真正的需求告訴伴侶。

對於前者而言,他們之所以會一直生氣,是因為他們擔心「伴侶如果不在意我的需求的話,就代表他不愛我,我隨時有可能會被拋棄。」所以必須要向伴侶不斷地爭取關注。而後者,則是因為「害怕把內心的需求告訴伴侶之後,會被伴侶拋棄」,因此不斷在內心裡隱忍,直到受不了而爆發為止。

善用溝通技巧劃清界線,才能停止內心的焦慮

然而,無論是不斷生氣或不斷哭泣的焦慮依附者,通常最終都沒能真正把內心的需求,用恰當的方式傳遞給對方,而以分手收場居多。

那麼,焦慮依附者到底該怎麼做呢?其實重點在於他們能不能好好溝通、劃清界線;若多次溝通不成時,能不能適時地選擇離開?

對於要如何好好溝通,婚姻心理專家約翰.高特曼(John Gottman)提出了一套有效的方式,取代不斷生氣或暗自哭泣。高特曼認為,要好好溝通,必須要在雙方冷靜下來的時候,坐下來好好談論彼此的關係,彼此輪流扮演訴說方與傾聽方。當訴說方在說話的時候,傾聽方要試著不去反駁,專注地聽;若自己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就拿起紙和筆寫下來,等到換自己擔任訴說方時,再發表自己的看法。

當輪到你擔任訴說方時,你需要的是了解(Awareness)哪些話會刺激到伴侶,並試著避免說出那些話;對對方保持寬容(Tolerance)──你不一定要接受對方的觀點,但你得接納對方。接納和接受不同的地方在於,接受是認同對方的觀點,接納則是涵容對方可以擁有自己立場的權利,而不是爭執對錯。

最後,訴說方應該把批評轉為願望與正面的需求(Transforming criticisms into wishes and positive needs),例如「你為什麼要瞞著我去做這些事情?」轉為「我希望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去做這些事呢?」

雖然很難,但你如果選擇的是「希望讓這段關係走下去」,那麼你就應該秉持著讓這段關係走下去的作法,而不是把「溝通」變成「質問」或「翻舊帳」。除非,你選擇的是要分手,而不是透過溝通讓這段關係變得更穩固。

而當你作為一個傾聽者的時候,則是要試著去理解(Understanding)對方說的內容和你理解的是否有誤?先別試著解決問題,高特曼發現,有69%的情侶都有解決不了的問題;重點是如何與問題共處,而在與問題共處之前,你得先確認對方的意思是否如你所理解的並無二致。同時,你得試著保持無防衛式的聆聽(Non-defensive listening),如果對方真的激怒到你了,你可以請對方先暫停,然後試著讓自己做幾個深呼吸,並且把你想說的話寫下來,藉此讓自己冷靜,避免直接攻擊對方。

最後,請試著同理(Empathy)對方的需求,試著想想,如果你是對方的話,是否也會有相同的感受。

當然,如果你很確定對方已經踩到你的底線了,你無法原諒對方;或是經過幾次溝通都無效,你們並沒有辦法確實解決問題,那麼請你離開這段關係,與對方劃清界線。你必須弄清楚自己想要的關係是什麼,並對自己坦誠「對方確實無法帶給你自己想要的關係」。

我知道這很難,對於一直需要依賴他人的你來說,分手確實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你的自尊感可能會變低,你可能也會痛徹心扉。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這並不代表你什麼事情都不能做:

  1. 你可以選擇多報名自己有興趣的活動,從活動參與中的成就感,能夠提升你的自尊與自信;
  2. 你也可以選擇多認識新朋友,從中找到能夠和你平起平坐,不需要委曲求全的關係。即便只是普通朋友都沒有關係,因為你需要的是在平起平坐的關係內獲得滋養,如此才能提升你的自尊心;
  3. 如果真的很痛苦的話,可以找尋戀愛教練、心理醫生、諮商心理師、臨床心理師的協助。透過這些專業的談話,一方面能夠找尋自己不安全感的來源,以及找尋適合撫平自己不安全感的方法,另一方面,也能逐漸清晰自己想要的感情到底是什麼,同時避開不適合自己的對象。

這一段路,確實不簡單,也需要花上很多的時間去走,身為兩性心理作家的我,如今也還在走這一條路。這或許會是一輩子的功課,未來會怎麼樣,沒有人能夠說得準,但是讓自己離開痛苦的迴圈,其實是對自己的一種寬容。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