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統派猶太愛情觀(下):現代猶太教約會,兼具世俗與宗教兩個相反世界的好處

正統派猶太愛情觀(下):現代猶太教約會,兼具世俗與宗教兩個相反世界的好處
由臉書社群POC配對成功的一對現代正統猶太教新人|Photo Credit: Tzippi Shaked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代正統猶太教世界裡的約會,兼具世俗與宗教兩個相反世界的好處:不僅在宗教與社群的架構下,確保單身者更容易有類似的價值觀,除去一些惱人的約會「遊戲」,卻也同時保有該社群稱為「bashert」這樣,類似西方定義下的浪漫、自由戀愛觀念。

(本文內容為作者對Leah Gottfried, Tzippi Shaked與Saw You At Sinai網站的Danielle進行之專訪撰寫而成)

現代正統猶太教社群的「說媒」系統

雖然很多現代正統猶太教社群中的年輕人,在大學、單身者活動、安息日晚餐等各種社交場合,遇見自己未來的另一半,現在也有越來越多人使用交友APP與交友網站。再者,也有不少人的姻緣,是經由家人、親戚、朋友、或專業說媒、介紹而促成的。

描述紐約市上西區現代正統猶太教青年約會交友的YouTube影集Soon By You
描述紐約市上西區現代正統猶太教青年約會交友的影集《Soon By You》|Photo Credit: Talya Bendel

不少猶太人的專業「說媒」(Shidduch)系統,乍看之下,可能有點像是申請一份工作的感覺。想要雇用專業媒人的單身者,會繳交一份與履歷表有些異曲同工之妙的個人檔案給媒人(Shadchan)。媒人在審視檔案之後,可能會與單身者進行一些交談或訪問,釐清他們的狀況與理想對象,接著,這些手上有很多單身檔案的媒人,會經過挑選,向單身者建議一位可能的對象,同時向對方提及這位單身者。若兩人合意,他們便會開始約會;在約會的過程中決定對方是否為理想、甚至是要論及婚嫁的對象。如果這單身者決定終止約會,他們可以請媒人再幫他們推薦其他單身者。

莉亞在婚前曾經雇用過媒人,卻發現這個模式並不適用於自己。她覺得讓一個與自己素昧平生的媒人,在看了自己的檔案以後,就根據一些「有關自己的隨機事實(random facts)」決定自己可能跟誰速配,感覺有點奇怪,而且對方通常跟自己沒有什麼交集。此外,儘管有些媒人確實很體貼單身者的需求,有些媒人卻可能有點沒禮貌,也無法了解在約會市場的單身者,心裡的百般滋味。

原則上,莉亞一直相信,自己會「自然地」遇到那個對的人。

  • 推特說明:紐約時報關於莉亞・哥特弗雷德婚禮的報導

莉亞的例子在筆者看來,聽起來相當「自然」,也符合主流西方對婚姻與愛情的憧憬;藉由媒人的幫助找到約會對象,不僅看來不自然,也可能引發一個神學問題:如果神為單身者預備了一個獨一無二的靈魂伴侶,那麼單身者何需大費周章藉由媒人,「費力地」找到那個靈魂伴侶呢?

琪琵提供了一個兼顧實用與神學的答案。她表示,在以色列的現代正統猶太教(註1)社群,說媒提供非常實際的幫助。首先,與北美如加拿大及美國等,有不少現代正統猶太教徒居住的國家或都會區相比,以色列較沒有下班後上酒吧的習慣,因為相對缺乏這樣的文化,就減少了社交活動或認識新朋友的機會。其次,以色列的安息日(週五日落至週六日落之間)一般是休息日,而非社交日,多數大眾運輸工具停擺,大部分的人也習慣與家人共度,這更減少了單身者結識其他單身者的機會。琪琵認為,神會以各種方式、包括說媒,將單身者的bashert帶到他們的身邊。作為一個「媒人」這樣的中介者,她就彷彿一座將bashert帶給單身者的橋樑。

代表Saw You At Sinai網站受訪的丹妮艾拉(Danielle),針對該網站在單身者交友上所扮演的角色,表達了十分雷同的觀點。她說:「現代人的生活非常忙碌,但他們在各種事上都想要追求最好的。就像許多人會雇用一位經紀人、讓經紀人為自己做研究,以獲取最好的交易那樣,使用媒人幫助擇偶也是一樣的道理。」

琪琵進一步指出,在現代正統猶太教社群中,每個人都可以是潛在的媒人;此外,她所經營的臉書社群POC中的媒人,都只是想要幫助社群中的單身者才加入的,而不是為了獲利。

POC提供一個嚴謹的管道,讓在以色列的現代正統猶太教英語社群中的單身者,有機會以結婚為前提,認識其他單身者。POC的媒人(Point People)不收費,95%是已婚身份,且必須經過推薦才有可能加入。一旦琪琵收到推薦,她會對候選人進行15到20分鐘不等的訪問,確定這些人與POC抱持同樣的理念。

同樣地,POC對想要加入的單身者也進行嚴格的審視,通過審視的單身人士,才能成為「會員」,獲得一位媒人(POC的慣用語是「Point Person」)的代表。由於不少想要入會的單身者,是從英語系國家移民到以色列的現代正統派猶太教徒,POC甚至會聯繫這些人在母國的拉比,打聽他們的背景及名聲。琪琵在訪問中提到一個針對單身人士的簡易篩選法則:「若想像候選的單身者與自己的子女約會,會讓自己感到不安,那麼POC就會拒絕此單身者的申請。」

與其他性質類似的網站或服務,如Saw You At Sinai一樣,POC在單身者成功成為「會員」後,會先藉由一些基本的問題,來了解單身者對理想對象有哪些想法或要求,包括可以接受的年齡差距、信仰敬虔的程度(包括可以接受女性的裙子長度、根據猶太教飲食律法而認為在奶類和肉類食物必須間隔多久等,相對比較細節的問題)。

由於Saw You At Sinai接受各種宗教背景的猶太人,在信仰這塊領域上,單身者的答案與要求可能頗有差距;相對地,只接受現代正統猶太教徒的POC,其會員在這方面的差異相對較小,他們通常在信仰的問題上,具備相似的價值體系。從很多角度來說,這都能讓配對更加容易一點。

不過,在信仰上的高度同質性,並不表示這個群體缺乏多元性。琪琵表示:「POC的很多單身者都有開放的心胸,他們最在意的通常是一個人的人格特質,而不必然是一些宗教信仰上的細節。只要對方持有同樣的信仰,且願意敞開心胸,我們就有足夠的材料能做點什麼。」

琪琵還提到,很多POC單身人士對於與皈依猶太教的單身者約會或結婚,是沒有任何問題的(註2)。在她自己所居住的現代正統猶太教社區,就有三對夫妻是跨種族(interracial)。

這樣聚焦在價值體系的模式,意味著POC的單身者,在找對象這件事上,會聚焦在價值觀,而非像是收入等這些比較「實際」的考量。此外,許多加入POC的年輕單身者,都是即將進入大學、或已經大學畢業的教育背景,因此他們通常會被與有類似教育程度的單身者配對,所以單身者通常比較關心:「對方是否有好心腸、好的名聲?他們是否做了很多善行(chesed)?」

為了確保配對過程的嚴謹,POC的兩位、分別代表不同單身人士的「媒人」會一起決定,這兩個單身者是否合適,取得共識後,才會向兩位單身者提出建議。收到建議的單身者有24小時的時間決定,是否想要與對方出去喝個咖啡(coffee date);在24小時的等待期間,兩位單身者還可以向「媒人」提出一些關於對方的問題並獲得答覆,以幫助他們做出決定。

約會:現代正統猶太教徒版

不論是否經由說媒的管道,如前文提到,約會是現代正統猶太教徒決定自己與對方是否有化學反應的重要過程。莉亞也表示,「交集(connection)」與「化學作用(chemistry)」是自己以前單身約會時,決定是否會有下次約會的關鍵;而那種感覺像是面試的首次約會,則令人反感。不過她也提到,有時候約會對象看似沒什麼問題,也沒展現不適當的行舉,但約會過程就是覺得卡卡或怪怪的,好像少了什麼。

此外,約會過程也讓雙方再次就一些比較實際的問題,進行更深度的討論。除了前文提到的敬虔程度,在以色列以外的現代正統猶太教社群,約會中的雙方也可能會就是否「回歸以色列」(make aliyah)進行討論。畢竟回歸以色列意味著遷居以色列,這樣重大的人生決定。

此外,越來越多的年輕單身者也會談論有關基因檢測的問題,以避免一些好發在阿什肯納茲(Ashkenazi)猶太人身上的遺傳疾病。代表Saw You At Sinai受訪的丹妮艾拉就指出:「在比較接近哈雷迪的社群中,基因檢測的議題可能在雙方約會以前、或雙方確定要進一步交往以前,就會被提出⋯⋯在不同的猶太人族群中,不論信仰敬虔誠度,越來越多人會考慮基因檢測。」該網站也為正在考慮步入婚姻的單身人士,提供相關的資訊

通常,針對單身男女應該在約會多久後,決定兩人是否合適、是否要停止約會、或想要讓關係更進一步、甚至步入婚姻等,並沒有一定的規矩,但琪琵說在POC,他們通常會建議被配對的單身者至少約會三到四次,再來決定是否要繼續,因為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會在第一次約會就感受到化學反應。」她還提到:「猶太教相信真愛是一個需要茁壯成長的過程⋯⋯雙方為對方做得越多,彼此就更會被感染愛意。」也因為這樣,POC會建議約會中的單身男女,一起從事一些像是義工之類的活動(此建議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由於保持社交距離的政策,已經過調整,註3)。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特殊之處是,單身的現代正統猶太教徒在約會時,仍會恪守前文提及的,避免與異性有肢體碰觸的律法(shomer negiah),除了避免像是牽手這樣比較簡單的碰觸,更不會有更進一步的親密接觸。這點觀眾在影集《Soon By You》中也可以看到。

影集Soon By You中,現代正統猶太教徒約會場景
影集《Soon By You》中,現代正統猶太教徒約會場景|Photo Credit: Leah Gottfried (Screenshot)

如果約會的雙方都覺得可以更進一步朝婚姻邁進(根據琪琵的說法,在現代正統猶太教社群中,這平均是約會了三到四個月之後),那麼就是時候讓雙方與對方家長見面。莉亞提到,在她自己的朋友圈中,除非是已經訂婚的關係,不然一般不會在安息日晚餐時,帶只是在約會階段的異性回家吃飯。

  • 影片說明:YouTube影集《Soon By You》有關安息日晚餐的預告片

琪琵也同意這個說法,並且針對以色列與北美不同的社會結構做了補充。在北美或一些其他英語系國家,自己開車相對比較普遍,但這在小國以色列,特別是年輕人,自己開車相對較不普遍。因此在以色列,男女雙方約會通常會先約定在一個地點集合,雙方各自到達指定地點後,再一起到餐廳或咖啡店約會。也就是說,在以色列,比較不會發生像是在北美,當男性開車到府接送女方時,可能巧遇對方父母的情況。這也就意味著,只有在男女雙方訂下婚約時,才會見到對方父母。

那麼,對現代正統猶太教徒來說,「約會」這個通往婚姻的必經道路,是否耐人尋味或充滿趣味?當被問到最想念單身時約會的哪些點,莉亞回答:「我完全不想念約會⋯⋯完全不會⋯⋯整個過程很讓人緊張⋯⋯」她回憶起那些例行的梳妝打扮後,有時必須忍受無聊或痛苦的幾個小時,讓人感到「耗時、甚至令人沮喪」。但她也坦承,有時候約會也是很有趣的,特別是當她與現任丈夫約會時。

影集Soon By You中,對不斷約會卻毫無下文感到洩氣的Sarah Jacobs
影集《Soon By You》中,對不斷約會卻毫無下文感到洩氣的Sarah Jacobs|Photo Credit: Leah Gottfried (Screenshot)
關於現代正統猶太教徒約會的一些觀察

最後,現代正統猶太教徒的約會模式,可以給予我們哪些啟示?

與世俗、不信教的社群相比,現代正統猶太教青年不會漫無目的地約會,而是具有高度的目標導向,約會是一個為了看看與對方是否足夠契合,可以共同建立家庭的過程;另一方面,與更虔敬像是哈雷迪(Haredi)這樣、婚姻往往牽涉家庭長輩、乃至社群的社群相比,現代正統猶太教社群在兩性的分別、以及擇偶上,又給予個人更多的自由。

從許多方面來看,我們似乎可以總結,現代正統猶太教世界裡的約會,兼具世俗與宗教兩個相反世界的好處:不僅在宗教與社群的架構下,確保單身者更容易有類似的價值觀,除去一些惱人的約會「遊戲」,卻也同時保有該社群稱為「bashert」這樣,類似西方定義下的浪漫、自由戀愛觀念。

在這樣兼具社群價值與個人自由戀愛的框架下,家庭仍是現代正統猶太教社群生活很重要的一環。在猶太會堂、安息日晚餐等各種節日儀式或慶祝中,男女的角色與定位往往是鮮明的,家庭也往往是其中非常基本的單位;也難怪婚姻似乎仍是不少該社群中,單身男女最終的「標的」。這樣對家庭的嚮往似乎也影響了人們在社交場合與單身人士的互動。

莉亞就提到:「我能感覺到在我們的社群裡,有時人們不知道該怎麼與單身人士互動⋯⋯單身者有時在社交場合會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她進一步指出,這種態度有時對單身女性更加鮮明,已婚女性往往得到較多的「尊敬」,單身女性不論其在教育或事業上等各方面表現多麽出色,仍無法因為這些成就而獲得婚姻帶給女性的社會認同。

在這樣的社群氛圍下,所有社群成員似乎都多少成了「說媒」的一員,各種專業、業餘或隨機的媒人,都成了單身者追求維護傳統與個人自由戀愛平衡下的中介者,集體動員,以幫助單身者在社群的框架下,找到命定的那位basert。

像是琪琵創辦的POC這樣專門的說媒組織,做的往往比單純的「媒合」更多。在與琪琵的訪談中,筆者感覺,POC的媒人蠻像是具備良好直覺與深度知識的兩性關係專家兼約會教練。

有一次,琪琵在幫助一位單身男性配對九次失敗後,她認為自己終於摸清楚這位男士所想要的,於事她自信滿滿地推薦了第十位女性;讓她意外的是,這位男士回應:「這個女生什麼都看起來很好,但我就是不來電。」琪琵馬上拿著照片詢問自己與這位男士同齡的兒子,問他:「這位女孩漂亮嗎?」得到兒子肯定的答案後,琪琵馬上將自己兒子的反應告知這位男士,並鼓勵他至少試一試。聽從了琪琵建議的這位男士,最終與他的第十位配對步入禮堂。

「說媒的藝術在於了解你的觀眾(指單身人士)。」琪琵指出。她也提到,自己在進行配對及輔導的過程中,從來不會耍小伎倆甚至是欺騙單身者,但是她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稍微施點壓力。

另一次,一位女性在與一位男性約會了三、四個月之後,在逾越節即將拜訪父母前夕,動了想要與這位男士分手的念頭,因為她擔心:「如果我在逾越節帶這個男生回去見我父母,結果我們最後分開,那怎麼辦?」琪琵回答:「試試看吧!最壞的情況就是分手,但這很可能攸關妳終身的幸福。」這位女士聽了琪琵的建議。在當年逾越節假期結束前夕,琪琵收到兩人傳來的訂婚照。

「說媒是5%的做媒,95%解決問題。」琪琵笑說。

註釋
  • 註1:前文曾短暫提及,形容以色列現代正統猶太教族群比較精確的字眼是National Religious (Dati Leumi),本文為方便讀者閱讀,統一使用「現代正統猶太教」。
  • 註2:琪琵在訪問中有特別提到,擁有「科恩」(Cohen)這個代表祭司後裔姓氏的單身者除外,因為根據《妥拉》,科恩的後裔不可與皈依猶太教者結婚。
  • 註3:有鑒於新冠肺炎在以色列的疫情及政府相關政策,POC在約會上開始給予單身者不同的建議,如藉由視訊進行約會等。琪琵強調,在當前這樣的大環境下,在視訊約會中發揮創意變得十分重要,例如,POC會建議單身者在視訊約會時,使用背景音樂增加情調等。
參考資料
  • Engelberg, Ari. 2016. 'Religious Zionist Singles: Caught between "Family Values" and "Young Adulthood".' Journal for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Religion 00(0): 1–16. https://tinyurl.com/yc5wd6af
  • Feder, Don. 2011. 'The Jewish Roots of Family Blues.' Issue Brief, Family Research Council. March 2011. https://downloads.frc.org/EF/EF11C13.pdf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