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淪亡45年】越戰期間的「三個越南」:除了南北越,還有「獨派」越南南方共和國

【南越淪亡45年】越戰期間的「三個越南」:除了南北越,還有「獨派」越南南方共和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謂的南北越統一,其實有三個代表越南的政權涉入其中,分別是代表越南民主共和國、越南共和國、越南南方共和國,如今統一的越南名為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

從越南國民黨、吳廷琰、美軍還有南越軍的視角介紹完了越戰的來龍去脈後,我們還要討論另外一個不可忽視的越戰角色,那就是越共。越共究竟是什麼?越南國民黨的簡稱為「越國」,越南革命同盟會的簡稱為「越革」,越南獨立同盟的簡稱為「越盟」,那麼「越共」是否為越南共產黨的簡稱呢?其實在不同的歷史階段,「越共」這兩個字都有不同的代表性。

越南共產黨成立於1930年,前身為印度支那共產黨,在共產國際指揮下負責越南、寮國還有柬埔寨三國的共產主義革命。雖然越南民族主義者普遍反對法國的殖民統治,但對於破壞傳統文化與社會秩序的共產主義還是強烈牴觸。這迫使胡志明沒有辦法公開以共產黨,或者共產主義旗號吸引支持者,只能以越南獨立同盟這個強調民族主義的統一戰線團體來推動革命。

1954年日內瓦會議後,「越盟」與法軍達成瓜分越南的協議,北越正式由改名為越南勞動黨的統治,成了共產主義國家。不過胡志明仍沒有放棄把整個越南納入自己的統治,所以支持南方本土的「越盟」人士持續針對南越政府發起武裝鬥爭。不過「越盟」既然已經走入歷史,南方的「越盟」人士自然應該打出新的革命旗號。

於是在1960年12月20日,一個名為南越民族解放陣線的組織誕生了。雖然美軍跟隨南越政府的立場,硬是將南越民族解放陣線簡稱為「越共」(Viet Cong),可南越民族解放陣線在命名上卻完全不提共產兩個字。南越民族解放陣線一如過去的「越盟」,知道共產主義不受南越人民歡迎,所以把自己打造成一個以反對美國還有南越政府為目標的統一戰線組織。

「越共」在軍事上接受北越政府的指揮,經濟上接受北越政府的支持,目標也是要把南越建設成共產主義國家,所以稱呼他們為「越共」,本質上並沒有什麼錯誤。但以阮友壽為代表的南越民族解放陣線,投入革命的一個根本意義卻與北越是不一樣的,他們其實並不打算將南越併入北越,而是要在北緯17度以南成立一個名叫越南南方共和國的新國家,換言之他們其實是所謂的「獨派」。

FNL_Flag_svg
Photo Credit:維基百科Public Domain
越南南方共和國國旗

共產主義的統獨觀

冷戰時代的海峽兩岸,存在於國民黨與共產黨之間的左右之爭,也有兩岸統一和台灣獨立的統獨路線之爭。國民黨與共產黨都以追求兩岸的終極統一為奮鬥目標,但對於統一後的中國該走什麼路線存在分歧。而在國共鬥爭的兩岸大架構之下,還有主張台灣獨立的分離主義勢力在挑戰中華民國政府對台灣統治的合法性。

獨派主張台灣成為有別於中國的新國家,自然與希望解放台灣的中國共產黨想法是南轅北轍。然而從現實主義的角度出發,代表中國統領台灣的卻是國民黨執政下的中國國民黨,於是國民黨就自然而然成為台獨的首要鬥爭目標,讓中共與獨派找到了合作的可能性。畢竟「共同敵人」的存在,往往比「共同利益」更能把兩個陣營緊密的團結在一起。

再加上獨派內部的社會主義左派和保守主義右派,其實也存在著無法彌合的矛盾,彼此之間的鬥爭相當巨大。與中共同樣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左翼獨派,由於在1927年台灣共產黨成立時就已建立了「兄弟黨」的關係,雙方更是自台灣光復以來就建立了共同對付國民黨的盟友關係。只要能推翻蔣家父子在台灣的統治,中共其實並不在乎利用台獨。

更何況從共產革命的史觀出發,「統一」或者「獨立」都只是一種進行政治鬥爭的手段而已,目標終究還是以建立紅色政權為主。列寧為推翻沙皇和臨時政府,並不在乎芬蘭脫離俄羅斯帝國的版圖,因為他相信等俄羅斯成為共產主義國家蘇聯後,芬蘭的無產階級人士也會將芬蘭帶回蘇聯的版圖。所以為確保紅色革命成功,列寧絲毫不在乎「分離國土」的罵名。

對中共領袖毛澤東而言,他其實並不在乎台灣到底是不是中國的領土,而是更在乎台灣是屬於「哪一個中國」的領土。如果台灣是由日本帝國主義或者國民黨反動派繼續統治,那中共自然就支持台獨運動來對抗這兩大中共眼中的「民族敵人」和「階級敵人」。國民黨雖然同是中國人,但因為屬於中共定義下的「階級敵人」,就是比獨派還要優先消滅的對象。

於是就出現了1955年萬隆會議上,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廖文毅在周恩來默許下出席的情況。廖文毅甚至不是社會主義信仰者,而是期待能在美日支持下推動台獨的右翼人士,可見冷戰時代的中共只要能扳倒兩蔣父子,是願意與任何不同的勢力勾結的。這就是共產國家所謂的「統一戰線」,南越民族解放陣線也是類似思維下誕生的「統一戰線」產物。

南北越政府的統獨觀

對於越南最終是該統一,還是以北緯17度為界,如南北韓一樣永久性分裂為兩個國家,南北越領袖們都有不一樣的看法。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包括保大皇帝與吳廷琰在內的反共民族主義者,對於國土在強權干預下一分為二是非常不高興的。新加坡戰地記者陳加昌前輩,也在他的回憶錄《越南,我在現場》中指出了越南留學生對國土分裂的悲憤之情。

尤其是來自北越的反共民族主義者,他們對法國把自己故土讓給共產黨更是憤恨,自然都是堅定不移的統派人士。吳廷琰總統也因為故鄉廣平省被劃入北緯17度以北,成為共產主義北越的領土而感到耿耿於懷。他在美國支持下,不只拒絕了在《日內瓦和約》上簽字,也從來不曾停止過從越共手中收復北方失土的努力。

單方面發動統一戰爭,並不符合美國的利益,這道理吳廷琰當然也懂。所以骨子裡不喜歡中國,強迫華僑歸化越南國籍又主張廢除漢字的吳廷琰,還是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建立緊密的雙邊關係他深知,蔣中正與自己一樣有從共產黨手中收復失土的想法,相信可以協助中華民國反攻大陸為誘因,換取台灣支持南越奪回北越控制權。

只可惜中華民國自身也受到美國箝制,不可能在沒有華府支持的情況下暗助南越收復北越失土,所有中華民國與越南共和國的合作都被限制在17度線以南進行。為此胡璉將軍也不免抱怨道,如果美國允許中華民國拿下海南島,又能早點配合南越軍進攻柬埔寨境內的北越據點,越戰就會有非常不一樣的結果。最後統一越南的政府,不見得會是胡志明成立的越南民主共和國

然而吳廷琰兄弟死亡之後,南越政府在民族統一的追求上已經比第一共和國時代消極許多,主因來自於第二共和國的領導人阮文紹是南越人。比起統一整個越南,阮文紹更在乎的是如何維持越南共和國在南方的統治。他更願意服從日內瓦會議的決議,把南越和北越視為兩個相互獨立的國家看待,但仍不否定自己文化上與北越同胞同文同種。

包括副總理阮高祺,還有武鴻卿等越南國民黨領袖都來自北方,他們對於越南「終極統一」的理念其實並沒有放棄。所以流亡海外的越南人,無論他們是來自北越還是南越,雖然認可的國旗是越南共和國的黃底三紅線旗,但是畫出來的地圖卻永遠都是統一的越南。筆者過去在美國讀高中時,就看到越南籍的女同學如此搭配介紹自己的國家,可見南越政府的基本主張還是「民族大一統」的。

越南
Photo Credit:DHN CC BY SA 3.0
越裔美國人在越南新年期間舉著南越旗幟

北越的胡志明、武元甲與范文同一樣,都主張把紅旗掛上西貢獨立宮的。然而成功遊說胡志明接受越南分治方案的,卻不是來自法國或者美國的代表,而是中共的周恩來。根據陳加昌的回憶,周恩來告訴胡志明,如果他不接受把越南一分為二的方案,法軍不會從越南撤出,他的「越盟」游擊隊就只能夠在鄉村裡活動。

只有先接受南北分治,讓法國從越南撤出部隊之後,胡志明才有可能再透過選舉重新把越南統一起來。周恩來以此為誘因,讓胡志明接受了越南南北分治的安排。不過因為南越與美國都沒有同意《日內瓦和約》上關於南北越舉辦統一公投的主張,於1969年去世的胡志明無法目睹到南越的「回歸」,其繼承者花了足足20年,才把紅旗插在西貢獨立宮上。

周恩來顯然是支持越南的共產革命,但他很早就觀察到,一個分裂的越南其實比統一的越南對中共更為有利。越南人的民族主義,終究有相當程度上是建立在古代反抗中原王朝的基礎之上,且越南又延續了法國殖民統治者的立場,宣佈對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擁有主權。貿然幫助北越統一南越,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會形成長遠的威脅。

事實上中共在對北越表達支持的同時,暗中也與尚未建立越南共和國的越南國總理吳廷琰打交道,希望能同時與南北越建交。周恩來甚至在日內瓦會議中共代表團的閉幕招待會上,公然向吳廷琰的弟弟吳廷鍊表達歡迎南越到北京設代表處的立場。面對范文同的抗議,周恩來輕描淡寫表示:「中國和北越是兄弟邦,但也不能排除南方的存在,大家都是亞洲人啊。」

北越正規軍的砲灰

中共同時承認兩越的政策,最終因吳廷琰總統選擇承認中華民國而胎死腹中,但周恩來仍打算以支持南越民族解放陣線的方式來箝制北越。胡志明統治下的越南民主共和國,以毛澤東的激進手段推動土地改革,導致北越在50年代遇到大飢荒。到了1959年,北越已經成為徹頭徹尾的失敗國家,若不以實現民族統一發動對外戰爭,垮台只是時間的問題。

灰頭土臉的胡志明先是強化對南越民族解放陣線的支持,接著在吳廷琰被暗殺後派遣北越正規軍南下,希望能迅速推翻背後有美國支持的南越政權。然而在美軍聯手澳洲、紐西蘭、菲律賓、泰國與南韓等國發起的國際干預下,北越正規軍搭配南越民族解放陣線,卻沒有辦法推翻內部狀況四分五裂的越南共和國政府。

自認掌握民族大義的胡志明,向來不把吳廷琰之後的南越領導人放在眼裡,但他卻知道,一旦南越政府在南越民族解放陣線聲勢浩大的情況下被推翻,「越共」就有更多的資本與胡志明領導的越南勞動黨分庭抗禮,甚至可直接宣佈南越的共產主義政權獨立建國。如何在實踐「民族統一」之前,盡可能把「越共」消耗掉,才是胡志明的首要考量。

所以北越正規軍雖然已經南下,但他們在戰略上卻把南越本土的「越共」當砲灰使用,利用多國聯軍還有南越政府軍的彈藥為自己清除未來的敵人。當中最有名的案例,就是發生在1968年的農曆春節攻勢,越共在北越政府軍的要求下分三批實施「大規模自殺」,向南越境內上百座城鎮發起硬碰硬的進攻,結果卻被聯軍和南越軍輕而易舉消滅掉。

站在毛澤東「打得過才打,打不過就跑」的游擊戰原則,北越政府將越共集中起來,投入如此大規模的進攻作戰是毫無道理可言的。根據美軍援越司令部提供的數據,越共在農曆春節攻勢中被消耗掉了70%的戰力,在南越境內累積長達十年的軍事力量慘遭聯軍以優勢兵力打垮。北越靠著農曆春節攻勢,既對美國實施了一場成功的心理戰,也徹底消滅了越共討價還價的資本。

根據美軍將領杭特(Ira Hunt)的調查,農曆春節攻勢以後的越戰整體而言已是北越正規軍與多國聯軍之間的戰爭,不再有越共的任何角色了。農曆春節攻勢結束後的1969年6月8日,北越雖然同意南越民族解放陣線在祿寧「獨立建國」--越南南方共和國,但南越共產黨政權的武裝力量,已被牢牢掌握在北方派下來的越南人民軍手中,成為了北越政權不折不扣的傀儡。

被中華民國派往南越出任政戰顧問的徐芳櫨上校,對北越與越共的關係有詳盡的研究。徐芳櫨上校指出,後者的越共領袖表面上是阮友壽這些來自南方的共產黨人,可實際上真正掌握核心權力的,卻是人民革命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武志功和總書記黃文心,他們是由越南勞動黨派到南越,領導監控南越民族解放陣線的北越籍共產黨員。

所謂人民革命黨,實際上就是越南勞動黨中央南方局(COSVN)的另外一個招牌而已,目的就是確保南越民族解放陣線貫徹北越的統一意識。越共部隊裡的所有政戰人員,都由人民革命黨負責訓練派遣。只是統一和獨立,都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在面對南方的共產黨員時,北越強調「民族統一」,但是在面對南越政府的時候,卻又要求承認越南南方共和國的獨立地位。

AP_1802717998612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圖為1968年春節攻勢期間,西貢市的戰爭現場。

兩個南越政權的覆滅

越南南方共和國在1969年6月8日成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旋即於6月14日給予其外交承認,一方面展現支持南越人民「抵抗美帝國主義」到底的決心,二方面則支持越南共黨內的分離主義勢力,盡可能防治一個統一的越南國出現。尼克森總統在1972年訪問北京,基本上也與周恩來達成了讓南越獨立於北越掌控之外的共識。

考量到南越很有可能與中共建交,進而切斷中共對北越武力統一南越的軍事支持,范文同也只能在巴黎和會上強化越南南方共和國的地位。北越有一個越南民主共和國,南越則同時有越南共和國與越南南方共和國,一瞬間世界上同時存在著「三個越南」。這樣特殊的狀態,北越居然能夠接受,甚至還堅持要鞏固越南南方共和國的存在,豈不是跌破大家的眼鏡。

北越從本質上來看,當然是主張「一個越南」的原則,不希望越南南方共和國獨立,更不願意承認越南共和國的存在。不過范文同也知道,越南南方共和國的存在是北越「以獨促統」的一種手段,因為越南的統一必須建立在南越分裂而非團結的基礎上。他們所最害怕的,就是看到越南共和國同時獲得美國和中共的外交承認,在軍事和經濟上發展成能夠與北越分庭抗禮的狀況。

由殖民時代親日精英在南韓組成的大韓民國政府,論民族主義的道統還比不上越南共和國,而且相當長的時間還依賴美國的軍事與經濟援助才能生存。但是時間久了以後,實行資本主義的南韓在經濟表現上遠超過北韓,最終也得到中共和美國的雙重承認。在北韓民生完全破產,南韓卻成為亞洲數一數二經濟體的今天,又有誰相信大韓民國會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統一呢?

3ivoxpymu9nowcod94lm1to74ovgsh
Photo Credit:manhhai CC BY 2.0
參與越戰的韓國陸軍白馬師士兵

如果北越選擇不分割南越,還依照阮文紹政府開出的條件把15萬在南越的正規軍調回北越,且信守承諾不再發動攻擊,最終垮台破產的必然是不會是越南共和國。等到蘇聯垮台解體的90年代,北方的越南民主共和國要不是垮台就是如同北韓一樣,必須要靠中共輸血才有可能繼續存在。南越是否會成為另外一個南韓,甚至於成為新加坡的一個強力競爭者,也是我們所無法預測的。

這樣的未來或許對越南人民比較好,但是對越南勞動黨卻肯定是不好的,所以讓15萬越南人民軍留守南越,支持越南南方共和國的分離主義運動,才可確保北越共產主義政權的延續。而美國的尼克森與季辛吉政府,為了感謝中共在越南議題上的妥協,居然也默許了讓北越軍隊留守南越。巴黎和會的談判徹底彰顯了強權政治的醜惡面,讓依靠美國協防的南越政府也不得不接受。

從1973年1月28日到1975年4月30日為止,中南半島上出現了越南民主共和國、越南共和國與越南南方共和國「三個越南」彼此相互承認的狀態。范文同表面上要求阮文紹與阮友壽協商,在西貢建立一個包括南越民族解放陣線的聯合政府,實際上卻不斷偷偷派兵進入南越,隨時準備給越南共和國致命一擊,實現共產主義下的國家統一。

杭特將軍的數據顯示,越南人民軍在南越境內的數量到1974年12月31日的時候已提高到34萬,早就遠遠超過美國與北越當局的不超過15萬人的默契,但北越軍的士氣,一開始其實並不高昂,主要是因為復活節攻勢的失敗,讓許多人民軍戰士的士氣陷入低潮,畢竟他們已經離開北越故土多年,思鄉情緒嚴重,開小差的嚴重程度甚至還超過了南越軍。

透過審訊被俘虜的越共第200C戰鬥工兵團團長黃文譚,杭特還瞭解到北越正規軍與越共之間因為彼此看不順眼,相互大打出手的情況。他研判如果美國國會沒有斷絕對南越的軍事援助,讓越南共和國軍維持有效戰力的話,北越在1975年的攻勢會被擊敗。事實上就連河內當局本身,對於統一戰爭最樂觀的評估也是要到1976年才能實現。

可北越的經濟狀況已經形同破產,不可能等到1976年才完成這場民族統一戰爭。美國國會停止對南越的援助,確實是幫了北越政府一個大忙。但是讓范文同與武元甲兩人願意卯足全力拼下去的真正原因,還是來自於蘇聯對北越展現出的大力支持。此刻蘇聯與中共還在競爭誰有資格當共產世界老大哥,更願意對北越展現出無私的支持態度來增加北越好感。

一方被美國拋棄,另外一方則得到蘇聯的全力支援,西貢在1975年4月30日的失守已經是無法改變的命運。北越正規軍大批T-54、T-55和59式戰車的南下,除有衝垮南越軍防線的目的之外,另一企圖就是要搶在越南南方共和國之前控制住西貢。既然南北越的統一只剩下一步之遙,那麼越南南方共和國這個傀儡政權的存在,自然也是沒有必要了。

西貢陷落以後,許多國家還真的把阮友壽的越南南方共和國認真當一回事看待,紛紛提出了與新政權建交的要求。承認越南南方共和國的國家,甚至還包括了越戰期間配合美國出兵的澳洲與泰國。曾經殖民越南的法國,乃至於老牌帝國主義國家英國,也都在外交上承認了越南南方共和國,確實給阮友壽帶來了一些與北方抗衡的資本。

然而越南南方共和國的武裝力量,終究還是掌握在斐信等北越勞動黨人的手裡,他們並不打算給給阮友壽、黃晉發等南越共產黨人太多驕傲自滿的時間。總計得到75個國家承認,邦交國數量已經不輸給中華民國的越南南方共和國,在北越的優勢兵力威脅下展開所謂「統一公投」。最終在99%的民意支持下,越南南方共和國在1976年7月2日為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兼併。

統一後的越南,被命名為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越南勞動黨也不再需要掩飾自己的共產主義色彩,直接更名為越南共產黨。從這層意義上來看,北越要到1976年實現民族統一後,才真正獲得「越共」的簡稱。然而此刻絕大多數的「越共」,即南越民族解放陣線的骨幹們,正被集體送往「再教育營」接受勞改,為他們的「分離主義」言行付出代價。

Vietnam War Viet Cong Prisoners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圖為越戰期間,南越的軍人拘捕了兩名疑似越共的平民,進行盤問。

失敗的越共

總計有50萬到100萬的越南人,在南北越統一後被送到「再教育營」,當中僅有30萬是南越政府的軍人、公務員或支持者。至於前越南南方共和國領導人阮友壽跟黃晉發等人因太有名,具備統一戰線的宣傳價值,並沒有死在北越政權的迫害之下。究竟有多少前南越民族解放陣線的「獨派」,在北越統一南越後遭到迫害,我們恐怕是拿不到詳盡的數字。

舊「越共」的成員,雖然參加了北越領導的革命戰爭,但他們對北越的幻想,在統一後迅速消逝。破爛殘舊的河內與有「亞洲小巴黎」之稱的西貢擺在一起比較一下,究竟是誰的制度比較符合人性?其實就連北越官員自己都知道答案是什麼。統一後的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又馬上對中共扶持的紅色高棉用兵,對「越共」的迫害就更是嚴重,因為河內無時無刻都在懷疑他們是中共同路人。

於是到了1978年後,又有新一波的越南人投奔怒海前往海外求生,這次逃難的不再是以越南共和國政府的支持者為主,而是被懷疑暗中替中共服務的前「越共」幹部和華人華僑。在美國加州的小西貢裡,就有不少難民其實是有「越共」背景的。他們對今天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的抗拒程度,可一點也不輸給前南越政府的支持者。

不可否認,越共游擊戰士吃苦耐勞又作戰英勇,若不是有崇高的理想主義是無法在美越聯軍的圍剿下支撐20年之久的。但是從歷史的結果來看,他們顯然選擇了用錯誤的方法,也就是暴力革命來達成自己的訴求,給無數南越百姓還有他們自己造成了無可避免的人間悲劇。筆者對於南越民族解放陣線,其實是給予相當同情與惋惜的。

如果他們沒有走上極端民族主義的道路,進而被北越政府牽著鼻子走,搞到連對自己部隊的指揮權都拱手讓人,後來200萬越南人投奔怒海的悲劇是否可以避免?若他們放下武器接受南越政府招安,以在野黨身份進入越南共和國的國會裡奮鬥,搞不好能成功轉型成越南版的「民主進步黨」,靠著老百姓的選票取得政權也不一定。所以「越共」在筆者看來,當然是歷史的大輸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