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淪亡45年】敗者真為寇?回顧被遺忘的「南越」越南共和國軍功過

【南越淪亡45年】敗者真為寇?回顧被遺忘的「南越」越南共和國軍功過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越南共和國僅存在20年,但其存在期間並非完全只靠美國與多國聯軍捍衛而已,在與北越的正規戰中的表現也獲美國肯定。而其最終的消亡除有內部問題外,也有國際強權的利益考量與背叛使然。

提到越戰的唯一戰敗者,當屬1975年滅亡的越南共和國(南越),這個國家曾存在20年,人口曾多達19,582,000名,跟今天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一樣真實。然因亡國的關係,如今關於越戰的歷史論述,除多從「勝利者」北越的角度出發,將這場戰爭視為越南人民抗擊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戰爭之外,就只能透過美國的視角予以思考。

美國對待戰敗的南越人民,雖不完全從「成敗論英雄」的角度出發,但還是帶有強烈的西方中心主義色彩。尤其是在絕大多數的好萊塢電影裡,越南共和國軍隊的角色不是被忽視,就是被形容為缺乏戰鬥意志的隊伍,只能仰賴美軍保護自己的國家。來自歐美的左派學者,更是完全把越南共和國軍視為「美帝」的馬前卒,認為他們的戰爭視角不值一提。

派系林立、貪汙腐敗,還有缺乏戰鬥意志確實是越南共和國軍的問題,而在抗戰末期的中華民國國軍也同樣有類似問題。國共內戰爆發後,這些問題在國軍內部還更加嚴重,但難道我們能因為部份國軍將士的派系林立、腐敗無能或者缺乏戰鬥意志,就否定國軍的貢獻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此也該以同樣的標準也檢驗越南共和國軍的表現。

越南共和國自1955年成立以來,總計與越南民主共和國(北越)打了長達20年的戰爭,幾乎沒有一天的太平日子可過。其中只有1965年到1973年這短短八年的時間,是以美軍為主力在與北越正規軍、越共從事戰鬥。剩下12年的時間,南越都是靠越南共和國軍在守護,而且他們在尼克森總統推行「越戰越南化」政策以後,實力也有顯著的提升。

不輸胡志明的反法傳統

正如前中華民國駐越南共和國大使胡璉將軍所言,越南共和國軍成立時間很短,無法如美軍或國軍那樣發展出一套屬於自己的軍事傳統。越南共和國軍的前身為效忠保大皇帝的越南國軍,但其軍隊的所有高級將領,包括參謀長阮文馨將軍都出身法國軍隊,而且還以法軍身份在1949年到1954年之間投入對抗越南獨立同盟(越盟)領袖胡志明的戰爭。

然而南越政府將越南國軍改編為越南共和國軍的進程,實際上也是一段吳廷琰抵抗法國殖民統治者的歷史篇章。雖然法國在日內瓦會議上做出了退出中南半島的承諾,但仍想藉由操縱保大皇帝影響越南事務。吳廷琰剛被保大皇帝任命為越南國總理的時候,手中其實是完全沒有兵權的,而掌握兵權的阮文馨卻完全不服從他的指示。

人在法國的保大皇帝,則動不動就以想瞭解國內局勢為理由,要求阮文馨或吳廷琰到巴黎見他。而剛剛獲得獨立地位的南越,情勢又十分不穩定,吳廷琰或阮文馨任何一強人出國,都形同向另外一強人交出自己手中的兵權或政權。法國空軍飛行員出身的阮文馨,實際上又比美國扶持上台的吳廷琰更效忠保大皇帝,為南越境內「親法派」的代表性人物。

在1954年10月19日,保大皇帝渡過41歲生日後不久,突然下令阮文馨到巴黎諮詢國事。措手不及的阮文馨,只好接受保大皇帝的命令飛往巴黎,並強調自己會在兩週內返回西貢,結果他一搭機離開西貢,吳廷琰就在弟弟吳廷瑈支持下奪取了10萬越南國軍的兵權,成了南越唯一的軍事強人。

AP_750101078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越南最後一位皇帝-保大皇帝。

奪下兵權的吳廷琰,著手對不服從西貢中央政府的武裝力量展開肅清,先是逼迫高台教歸順,接著又處死了抗命的和好教領袖黎文榮。不過,在西貢的堤岸區,仍然有平川派領袖黎文遠率領的華人黑幫勢力拒絕歸順,而且在法國的暗中協助下,在1955年4月28日發動武裝鬥爭,試圖推翻吳廷琰政府。

蘭斯代爾(Edward Lansdale)為代表的美國駐南越軍事代表團,立即向吳廷琰政府提供美元現鈔,供其用於分化平川派暴徒與黎文遠之間的關係。由楊文明將軍指揮的越南陸軍步兵第5師,也趁勢宣佈效忠吳廷琰,進而以龐大的軍事力量擊潰平川派叛軍。法國在西貢的黑勢力被連根拔起,才讓吳廷琰有了將越南國轉為越南共和國的資本。

顯見越南共和國軍的誕生,是建立在和阮文馨、黎文遠兩個法國代理勢力決裂的基礎上,象徵吳廷琰領導下的新越南不再是法蘭西帝國的傀儡。吳廷琰將法國代理勢力逐出越南,在歷史意義上來看一點也不輸給在北越戰場上擊敗法軍的胡志明,這也是為何胡志明對吳廷琰始終讚譽有加的原因。越南共和國軍在民族主義上的表現,相比越南人民軍是毫不遜色的。

無法統一的反共軍隊

1949年追隨中華民國政府來台灣的外省軍民,也有是對毛澤東還有共產革命的恐懼,不見得都是以對蔣家父子的忠誠來維持凝聚力。越南共和國軍做為一支反共的民族主義力量,與來台的外省軍民也有類似的問題,即並非所有人都效忠吳廷琰。越南共和國軍的上層結構,仍被牢牢控制在法國訓練的軍事精英手中,其中楊文明是代表人物。

阮文馨的父親阮文心,曾於1952至1953年出任越南國首相,他為了得到民族主義的正當性,也在越南國民黨人武鴻卿幫助下參加越南國民黨。曾在國軍庇護下,於北越組織越南國民革命軍的武鴻卿,透過阮文心父子的幫助讓手下進入越南國軍服務。即便越南國軍轉型為越南共和國軍後,越南國民黨人對越南共和國軍的影響力仍不減,無形中對吳廷琰產生了箝制。

有相當數量的越南共和國軍事將領,是過去追隨胡志明抵抗日軍或法軍的越盟成員,因為對共產黨的暴力土地改革政策心寒而選擇脫離北越。後來擔任越南共和國總統的阮文紹,還有他的副手阮高祺都參加過越盟。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